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南北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雪夜惊变2

南北枝 南楼有月 4167 2020.08.24 16:32

  阿佑?

  叶寒枝灰败的眼睛闪过一丝亮光,她艰难起身趴上城墙朝子午门的方向看去。

  子午门下的那个男子,他一改往昔的装扮,一身戎装,带着千军万马兵临城下。

  他竟真的来了!

  他怎么敢来?怎么可以来?

  似是感觉到了叶寒枝的目光,男子忽然抬头朝她笑着,那笑纯净,温暖,与这厮杀的战场格格不入。

  “阿……”

  叶寒枝想叫他,却被萧景钺死死的捂住了嘴。

  她拼命挣扎,始终挣脱不了萧景钺的桎梏。

  刀剑无眼,阿佑好多次差点被敌人砍中,叶寒枝的心也跟着起起伏伏。

  他太单纯,根本斗不过萧景钺。

  可他仍然义无反顾,一路披荆斩棘,直冲子午门。

  曾经那个单纯不懂人事的阿佑到底也被这些人逼到了如此境地!

  “担心吗?”萧景钺一把扯过叶寒枝的头发,叶寒枝被迫仰着头望着萧景钺。

  他的唇贴近她的耳后:“都这个时候了你竟然还担心他?呵呵,叶寒枝,你真是好的很!”

  “你放过他好不好?他什么都不懂,他那么单纯,根本不会对你构成威胁!”叶寒枝苦苦哀求,她不能再让阿佑也出事。

  “单纯?”萧景钺不知想到了什么,冷笑连连,“你真以为萧景佑像你看到的那么天真无害?他不过都是在装,装的痴傻无知,骗过了你们所有人!”

  萧景钺看了眼城墙下的萧景佑,那眼神满是讥讽。

  若他真的痴痴傻傻什么都不懂,又怎会兵临城下?

  萧景钺心中恼恨,萧景佑今天必须得死!

  叶寒枝根本不信萧景钺。

  她与阿佑洛山七年,京城十一年,如果阿佑的单纯无害是装的,这十八年的时间里她早该发现了。

  这一切不过是萧景钺心中愤懑难平刺激她罢了。

  叶寒枝平静了下来,阿佑即使不知人事,但他有定王叔的二十万大军,无论如何保住性命还是可以的。

  萧景钺似乎看出她的思量,城墙下,萧景佑已经身中数刀,动作显得有些迟缓,他身边的将士也一个个倒下。

  子午门尸横遍野,双方损失都已过半。

  “你说,他这么在乎你,会不会为了你放弃自己的命?”

  听到这话,叶寒枝的脑子突然嗡嗡作响,等她清醒过来时已经被吊于城墙之上。

  寒风凄冷如刀,她海棠色的衣裙在风中瑟瑟飞扬。

  “全都给我住手,否则我杀了她!”

  萧景钺的声音从叶寒枝头顶传来,她的双手被绳索勒的生疼。

  萧景佑果然停下动作,他立于阵前,满身鲜血。

  萧景钺在那根唯一可以维系她生命的绳索上架了一把明晃晃的刀,脸上是一副不可一世的模样。

  萧景佑眼神猝然一紧:“你放了她!”

  叶寒枝心中一暖,至少阿佑待她全是真心,至少她最重要的亲人不会舍弃她!

  本以为眼泪已经流干,可此刻她还是被眼中的雾气所迷,以至于没有看清楚萧景佑看向萧景钺时的那双眼,眼神嗜血,表情狠决。

  这才是真正的萧景佑。

  然而,她从未见过,也不会知道他的这一面。

  她想喊他,但她太虚弱,一点声音也发不出来。

  萧景钺狼子野心,手段狠毒又虚伪至极,怎么可能会轻易就放了她?

  他脸上现出一抹得逞的笑:“叫你的人放下兵器退出宫门外!”

  不,不可以!

  叶寒枝着急地看着萧景佑,期望他不要做傻事。

  阿佑似乎总能感应到她的目光,他朝她笑了笑,然后抬手下令:“传我命令,所有人退出子午门!”

  听到号令,萧景佑手下的几个将军震惊不已,九王爷这样太冒险了!

  “王爷,如今形势于我们大大有利,何不就此肃清乱臣贼子登基为帝?”说话的是定王旧部王翦王将军,定王将九王爷托付于他们,他们自然全心为他想。

  在没见到九王爷之前他听过很多流言,说王爷心智不全,行事作风如同孩童,可真当他见到九王爷时才知道那是九王爷装出来的。

  皇宫诡谲,若不是一直痴傻度日他怎能平安?若不是一直天真如孩童,他又该以何种理由待在叶小姐身边还不被人怀疑?

  萧景佑阻断他:“我意已决,撤兵!”

  王翦沉默,九王爷对叶小姐的心思他们这些心腹是知道的,一月前叶小姐被亲姐陷害与王爷共度一夜,王爷现在怕是更不会放手了。

  九王爷太执着了……

  其实王爷他也不太相信萧景钺会真的放了叶小姐吧,他让他们撤兵是因为只要有一丝机会救下叶小姐,他都不可能放过。

  王翦不愿撤兵,但他知道自己已然无法劝阻九王爷,只能带兵撤了出去。

  凄迷的冷风吹得叶寒枝眼睛生疼,她眼睁睁看见定王旧部退出子午门却毫无办法。

  萧景佑执剑长立,与城墙上的萧景钺对峙:“你快放了她!”

  “放了她?”萧景钺阴恻恻的笑着,眼里闪着不明不白的妒意,“好啊,朕便如你所愿!”

  突然叶寒枝感觉身体失去支持直直坠落。

  萧景钺砍断了绳子……

  阿佑到底还是单纯了些。

  不过这样也挺好,起码她可以见到她的烨儿,她的外祖,她的舅舅舅母,还有那个没来得及来到这个世界的孩子……那些所有因她受累的亲人,她都能见到了!

  她等待着骨肉破碎,然而预想中头破血流的痛苦并未出现,叶寒枝睁开眼,甫一见到的是阿佑那张单纯无害的脸。

  “无忧你看,阿佑接住你了,阿佑很厉害的。”无忧是她的小字,只有阿佑和萧景钺知道。

  萧景佑抱住她,笑的一脸天真。

  叶寒枝心中一暖,心里忽然就开朗起来。

  这才是真正的阿佑,心思纯白,懵懂不知世事……

  叶寒枝抬手抚上萧景佑的脸,一边替他擦去血污一边浅笑道:“我没事,阿佑真厉害。”

  得到夸奖,萧景佑嘴角一咧,笑得更开心了些。

  他在叶寒枝面前永远都是个孩子,只有这样她才会允许他的靠近,允许他的放肆。

  “好一对苦命鸳鸯!”

  萧景钺看着城墙下的两人,心中颇为不屑,嫉恨的火焰在胸中熊熊燃烧。

  萧景佑小心扶起叶寒枝:“无忧,阿佑带你回去。”

  “不,阿佑你听我说,”叶寒枝拉住萧景佑,“我们走不出去的,你一会儿带上皇叔的旧部一起走,萧景钺不敢跟你硬碰硬,你要好好活下去知道吗?”

  萧景佑脸色一变,执拗道:“我才不要!什么好好活下去,没了无忧阿佑还怎么好好活?!”

  阿佑情绪激动,一双如星河灿烂的眼死死地盯着她,仿佛她犯了什么罪大恶极的错事。

  叶寒枝怔愣了一瞬,别开眼不敢再劝。

  萧景佑笑了笑,小心的扶她站起来。

  此地不宜多做停留,他们必须马上与刚刚退出去的大军汇合。

  他们背对子午门,城墙上萧景钺眼神阴毒如同藏在暗处的毒蛇,只要看上一眼便让人不寒而栗。

  “唔~”

  萧景佑走在叶寒枝身侧,忽听到她一声痛苦的呻吟,顿时神经一紧:“无忧,你怎么了?”

  叶寒枝想说些什么,话未出口,身子先瘫软了下去。

  萧景佑惊惶的揽着她的肩膀,一只手摸到她后背,一种粘稠温热的感觉沾染手心。

  他眼神变得凌厉异常,鲜艳的红色映在眼中更是嗜血狠决。

  他抬头。

  城墙上,萧景钺还拿着弓箭,他朝子午门前的他们嘲讽一笑,那模样不可一世,得意至极。

  “我杀了他!”

  萧景佑恨极了城墙上的那人,语气里全然不复以往,取而代之的是嗜杀坚决。

  叶寒枝背后受了一箭,本就虚弱的她此时更是气若游丝,她看不清眼前人的神色,只知道他定是愤怒极了,担心的一把拉住他。

  “阿佑!”

  萧景佑停住脚步。

  “我想……回洛山。”

  叶寒枝气息不稳,萧景佑再顾不上城墙上那人如何,立马将她打横抱起让她轻靠在自己身上,然后努力克制自己颤抖的声音,答道:“好,我们回洛山。”

  萧景佑在之前子午门的厮杀中受了极重的伤,此时他拖着沉重的步伐走在红白红白的雪上。

  萧景钺看着那两人,嘴角扬起一抹残忍的笑。

  想走?

  我倒要看看,你们怎么回洛山!

  “放箭!”

  “咻——咻……”顿时万箭齐发。

  一支支箭直直地向他们射来,如大雨倾盆,避无可避。

  生死一瞬,叶寒枝心中一片豁然,她抬头看了一眼萧景佑。

  男子的臂弯粗壮有力,怀抱温暖安稳,她的阿佑二十九岁了,已经长大可以护着她了,可惜……

  叶寒枝闭了闭眼,箭雨当前,她推了推男子的肩膀,然后用力跳下他的怀抱转过两人的位置……

  刹那间,万箭穿心!

  “无忧!”

  萧景佑大喊,声音痛苦而绝望。

  他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幕,心一阵阵的绞痛,那原本清丽无双的人现在满身的血窟窿。

  此时她像是失了依托的莆苇般飘倒在地,脸上还带着笑意,从容又决绝!

  萧景佑手足无措又小心翼翼,担心害怕的更是连碰也不敢碰她。

  他跪倒在叶清澜身旁,手指蜷曲,然后一点一点的蠕动着靠近,却在即将碰到时又颤抖起来,他终是不敢碰眼前这个海棠色的身影。

  “无忧?”

  “无忧?”

  他转而试探着叫她的名字,仍旧是小心翼翼,好像是担心吓到眼前的人一般。

  “无忧,你不要丢下我一个人好不好?!”

  “你不是答应过阿佑,你说你会永远陪着我,你怎么可以就这样丢下我?”

  “无忧……无忧……”

  他一遍又一遍地喊着,即便她再也无法回应他。

  微弱且清晰的声音一声又一声回荡在子午门,虽未声嘶力竭,可任谁都能感觉到那撕心裂肺的绝望与痛苦,剩下的将士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眼里流淌着的全是不忍。

  不知过了多久,子午门前回荡着的声音骤然停歇,那些士兵们看见曾经荣宠极盛的九王爷将陛下的宠妃轻轻抱在怀里,他的神色凄苦又安然,嘴里一直念念有词,好像在说什么回洛山一类的话。

  他们隔的近,但男子声音近乎呢喃听的不甚清楚,他们只看见九王爷小心的折断插在女子身体里的箭,每折断一支,他们的心也跟着颤一次。

  九王爷的眼神温柔沉溺,手上的动作谨慎仔细,他抱起那个海棠色的人儿艰难地挪动着脚步。

  然而,萧景钺怎会放他离开?

  萧景钺站在城墙之上,手持长弓,他要他们死!

  萧景佑已经身中数箭仍不肯倒下,他走的极慢,每走一步都摇摇欲坠,可他的眼睛始终看着洛山的方向,穿风破雪,亘古不灭。

  “说好……一起……回洛山的……”他看了看怀里的人,忽然就笑了,还好,还好她还在自己身边……

  萧景佑缓缓跪倒在地,他怀中那抹海棠色跟着落在了洁白的雪上,异常醒目。

  他无力的抬了抬手,叶寒枝离他不远,只要他再努力一点,手再往前一点就能抓住她了。

  他想带她回家,回到那个属于他们的家!

  血液和意识在不断流失,他拖着已经没有什么知觉的身体一点一点地挪动。

  她就在眼前了……

  萧景佑嘴角露出一抹满足的笑,然后用尽全身最后的力气紧紧抱住了她。

  他将头埋在叶寒枝的颈窝,轻声说了句:

  “无忧,原谅我,这辈子……阿佑不能带你回洛山了!”

  洛山的风,洛山的水,还有洛山的你……

  叶寒枝的身体渐渐冷去,萧景佑嘴角那抹满足的笑容却始终不散:

  还好,最后我还能陪在你身边……

  温度一点一点流失……

  北风呼啸,风霜渐烈,寒意一点一点侵蚀着这里的每一个人,漫天大雪落在地上,和着那些鲜红的血液显得触目惊心。

  萧景钺看着紧密相偎的两人,眼神一紧,胸口泛起一阵腥甜。

  大雪渐渐落满了叶寒枝与萧景佑的身体,遮盖了他们身上的血迹,也渐渐冻住了所有人的心……

  他们死了,死在了子午门,死在了萧景钺手上,他们都是他亲手杀死的!

  城墙上,萧景钺突然吐出一口血来,惊的左右立即上前搀扶。

  他摒开左右抬手擦去嘴角的血,然后抬头望了望天笑了起来,笑着笑着眼角又流起了泪,左右见此皆一脸迷惑,却又不敢言语,只待在一旁静静守候。

  良久,他终于开口,道:“把他们分开葬了吧,宸妃以皇后之礼下葬,那个人……以亲王之礼下葬……”

  说完,他也不理手下人自己一个人走了,众人跪地恭送,他也只摆摆手,已无心再说话。

举报

作者感言

南楼有月

南楼有月

其实萧景钺也是一个“可怜”人啊……

2020-08-24 16:32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