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南北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花魁泠烟

南北枝 南楼有月 2059 2020.09.15 08:30

  “好狂的口气!”

  萧景瑜带着几个官兵走了过来。

  米铺前那几个官兵见是宁王,立刻行礼道:“宁王殿下。”

  “宁……宁王殿下?!”店主突然一阵结巴,心虚的低下头左右乱看。

  萧景瑜瞥了他一眼,冷声道:怎么?难道怀疑本王是假的?”

  “不……不敢!”

  “哼!”萧景瑜懒得同他纠缠,朝着之前与店主纠缠的那几个官兵道,“进去搜!”

  “是!”

  看到有人进去,那店主顿时有些慌张,脸上的汗不停地往外冒。

  萧景瑜淡淡瞥了他一眼。

  一柱香后。

  “宁王殿下。”一个士兵从里面出来,表情复杂。

  米铺店主的双手不停地搓着,脸上的汗越来越多。

  萧景瑜心中暗自冷笑,眼神凌厉的问道:“怎么回事?”

  那官兵被萧景瑜身上的威压摄住,低着头沉默了一瞬。

  他们刚才进去搜了半天确实没有搜出贼人,不过却搜出了其他东西。

  他道:“殿下,我们搜出了一些东西,还请殿下移步随小的去看看。”

  萧景瑜点点头,又转头吩咐他带过来的几个官兵道:“把人给本王看住了!”

  “是!”

  其中一个领头模样的人手一挥,他身后两人便上前将店主左右架住,另外几个拔出刀又把店里的长工集中在一起控制了起来。

  那前来汇报的官兵在前面带路,萧景瑜跟着他穿去了后堂,后堂有几个粮仓,里面存的都是大米。

  绕过粮仓,他们来到了一个矮房面前,这矮房破烂不起眼,但似乎常有人走动。

  官兵推开矮房的门,里面昏暗一片,他又往前走了几步,突然脚下一阵“咯吱”声传来。

  萧景瑜眉毛一挑,这下面有玄机!

  果然,那官兵蹲下去移开地板,地板下是一条黑漆漆的密道。

  官兵打亮了火折子,萧景瑜跟着他一起下去地道。

  地道又窄又长,萧景瑜跟着走了许久才走到宽阔处,之前进来的几个官兵打着火把,神情凝重地守在此处。

  这个地方面积宽广,堆积着许多大箱子。

  “殿下,您看!”一个官兵走过去打开了其中一个箱子,暗室中顿时银光一闪。

  是兵器!

  萧景瑜眼神一凛。

  “全部打开!”

  官兵应声将所有箱子打开,里面明晃晃的全是兵器,映着火光,将密道也变成了火红色。

  这里竟有如此多的兵器!

  萧景瑜忍不住嗤了一声,站在他旁边的一个官兵听见,以为他心情不好,一时间噤若寒蝉。

  另一边,玉春楼。

  玉春楼是京城一家青楼,平时往来许多达官贵人、世家子弟。

  玉春楼有一头牌,名泠烟。

  听闻泠烟姑娘姿容绝色,更是弹的一手好琴,引得许多世家子弟为她倾倒。

  但泠烟姑娘清高孤傲,从来都是只卖艺不卖身,又让许多想一亲芳泽的有钱公子哥儿遗憾不已。

  不过这并不影响泠烟姑娘的名气,反而越来越多的人倾慕她的作派,甘愿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此时,玉春楼里纸醉金迷,奢侈糜烂,男男女女,不堪入目。

  “老板娘。”

  玉春楼的老板娘正招呼着客人,忽听到一清越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她转头看去,来人是一个穿着华贵的小公子,那样貌清艳绝伦,竟是比女子还要好看。

  他身后还跟了个少年小厮,生的也是眉清目秀。

  老板娘迎了上去,谄媚道:“哎哟,这位小公子看着面生,怕是第一次来我这玉春楼吧?”又转头看向楼上,“姑娘们,快下来!来客了!”

  “不必了!”少年小厮阻止老板娘的热情,道,“这些个庸脂俗粉怎能配得上我家公子?我家公子只要泠烟姑娘!”

  一听是要找泠烟,老板娘“哎哟”一声道:“这位小公子啊真不巧,泠烟姑娘呀现在正在房里为客人抚琴呢,这怕是要等好久的,您不如再挑个顺眼的姑娘?我们玉春楼除了泠烟姑娘,还有许多其他的美人儿,包公子您满意!”

  “不必了!”那小公子似乎不胜其烦,冷着一张脸不说话,少年小厮拿出一张银票道,“老板娘,我们就找泠烟姑娘,到底行是不行?”

  那少年小厮看着文文瘦瘦的,说起话来却是气势十足,想必他的主家身份不凡,更何况他手里的是五百两银票啊!

  这世上跟谁过不去都行,跟钱过不去,那不是傻子吗?

  老板娘立马赔笑,两眼发光的收下银票,道:“行!行!当然行!我呀这就帮公子把泠烟给公子你找来!”

  老板娘喜笑颜开的将小公子引上二楼雅间,又让他稍等片刻,然后笑呵呵的出去找泠烟。

  老板娘一走,少年小厮立马找了个凳子坐了下来抱怨道:“小姐,我们干嘛来这里找人啊?这要是被老爷和老夫人知道了怎么办?”

  没错,这小厮正是挽竹。

  今日早晨,小姐听说宁王殿下与兵部的左侍郎大人将京城戒严了以后就带着她来了这里。

  “他们要是知道小姐来这种地方,奴婢就是死一万次也不够。”

  叶寒枝沉着一张脸,她去哪里什么时候要经过父亲的同意了?

  “挽竹,一会儿泠烟姑娘过来你就去门外守着,千万不可让任何人进来,知道吗?”

  “……是,小姐。”挽竹撇撇嘴,小姐根本就没把她的话听进去嘛!

  “公子,你看我把谁带来了!”老板娘忽然推门进来,她身后还跟了个年轻貌美的姑娘。

  这姑娘穿着烟霞织锦,一袭曳地莲花裙,头上戴了流云冠,装束本身有些艳丽,只是这姑娘气质孤傲,容貌倾城,跟叶舒影相比也是不遑多让的,这样的装扮更显的她冷艳不凡。

  但叶寒枝最喜欢的是她的眼睛,清亮干净,身处青楼却出淤泥而不染。

  叶寒枝朝挽竹轻点下头,挽竹立刻会意,把老板娘带了出去关上门警惕地守在外面。

  屋里只剩下叶寒枝和泠烟。

  泠烟看了一眼叶寒枝,眼前竟是个面容清绝脱俗的小公子。

  “泠烟姑娘请坐。”

  叶寒枝语气平常,既不过分亲近也不过分冷淡。

  泠烟闻言步履轻移,姿态优雅地坐在叶寒枝对面。

  

举报

作者感言

南楼有月

南楼有月

大家来竞猜男主角呀!谁才是你心中的男主呢?

2020-09-15 08:3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