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南北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章 故布疑云

南北枝 南楼有月 2021 2020.09.20 08:30

  一盏茶后,那两个下属回来,苏淮又让他们去把那几个老仆叫来,等他们去叫人后苏淮趁没人注意将他们带回来的东西放进了匣子里……

  “侍郎大人。”那些老仆已经过来,面上带着小心与讨好。

  苏淮点了点头,又带他们去了一个比较偏僻的地方,然后他从匣子里拿出几封信一一交到他们手里。

  那几个老仆不解苏淮何意,苏淮道:“一会儿我会制造一些混乱,你们拿着信趁机从后门出去找宁王殿下知道吗?”

  “啊?”老仆们没明白,其中一个问道,“为,为什么啊?”

  苏淮回道:“没有为什么,你们按我说的做,否则,窝藏盗贼的罪名也不小!”

  那几个老仆这下听明白了,他们如果不帮侍郎大人送信,那他们就要坐牢!

  “是是是!”老仆们连连点头,“小的们知道了。”

  “嗯,出去后不要走在一起,要分开跑可知道?”

  “小的们明白!”

  待一切都准备的差不多后,苏淮从隐藏的角落出来,然后又叫来之前的那两个属下吩咐了什么才又回到了自己之前站的地方。

  睿王一直注意苏淮的举动,此时觉得苏淮行为奇怪,于是让一直跟在他身后的卫伯去查。

  卫伯是他的暗卫首领,一直以侍从的身份跟在他身边。

  卫伯刚走,那边王府书房就着了火,且火势蔓延很快,只一会儿功夫火舌就已经卷上了其他屋子。

  一时间搜查的士兵们慌乱起来,也不知是谁说了一句“快救火啊”,大家就拿着盆子、桶子开始救火去了。

  那几个老仆见王府混乱,又想着侍郎大人的吩咐,于是趁机出了王府。

  不多时,卫伯回来,他朝睿王耳语道:“王爷,苏侍郎将信件交给了辰王府的几个仆人,他们现在已经趁乱出府了。”

  睿王凝眉:“派人去追了?”

  “是,属下已经派人去追了。”

  萧景钺听了点头,可他还是觉得奇怪,苏淮就这点心思?

  这边正想着,那边苏淮已经将匣子交给了刚才去拿东西的那两个官兵……

  只一天不到,所有的事情仿佛都有了一层面纱,神秘又刺激。

  米铺前聚集的人群已经散了,桑六他们一直牢牢控制住米铺的老板和伙计。

  挽竹气鼓鼓的坐在地上,她想,她的小姐肯定是又和宁王殿下在一起了。

  刚才她可是看的清清楚楚呢,宁王殿下一招手小姐就不见了!

  桑六看着挽竹这模样,感觉心里痒痒的,忍不住想要去逗逗她。

  “喂,小丫头,你怎么生气啦?”

  挽竹闻言跳了起来,怒道:“谁是小丫头,我明明是个男人,男人,没看见吗?”

  “……”

  桑六表示,真的没看见呀!

  他道:“女扮男装就应该像样点,你看看你,哪里像个男孩子?”

  “我……”挽竹气结,她哪里不像男孩子了?

  桑六看她这样,忍不住笑了起来。

  她长的清秀,虽然穿了男装,却掩盖不住她身上的女子气息,行为动作,说话语气也完全就是个女儿家,又怎么会像男子?

  但挽竹女扮男装的机会不多,哪里能明白这其中的玄机?此刻见桑六笑她,立刻瞪着眼睛看他。

  桑六见状只能摇摇头,不敢再多说什么。

  “挽竹。”

  挽竹忽然听到有人叫自己,猛地回过头,刚好看见自家小姐和宁王殿下双进双出。

  她嘟起嘴跑过去小声道:“小姐,您去哪儿了?”

  叶寒枝知晓挽竹这是有情绪了,摇摇头笑着说道:“我们回去吧。”

  “好。”

  叶寒枝带着挽竹离开,没有跟萧景瑜作别。

  萧景瑜看着两人的背影,心中觉得有趣又舒适。

  他们结盟至今,这是第一次有动作。

  信任未立,时日尚短,棋局下的也很仓促,可他们已然走到了这一步,到底是她信任自己呢,还是自己信任她?

  萧景瑜想不出答案,似乎在丞相府第一次见到她,他就莫名的想要相信她,可明明他就不是个容易信任别人的人。

  桑六看着自家王爷一会儿沉思一会儿发笑的样子不觉诧异,王爷这是怎么了?

  想了想,桑六想不出什么来,这时候桑六忽然有些想念桑七和桑九,那两个家伙比他聪明,一定能想出来的!

  回到霜雪阁,叶寒枝看见丫鬟们现在全都站在院子里,十个人,排成了两排。

  陈妈妈这是在训斥丫鬟。

  陈妈妈站在她们面前,一手叉着腰一手指着她们道:“平时我是怎么教你们的?!在这个院子里做事就要清楚自己的本分,别自己的本分事还没做好就想要伸手到别人的事情上去!”

  这些丫鬟里有不少齐氏和叶舒影安插的暗桩,这么些年来她身边亲近的只有陈妈妈和挽竹,但她从不清理院子里的这些眼线,是不想打草惊蛇。

  叶寒枝听了一会儿,大概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今天她与挽竹不在霜雪阁,有个别的小丫鬟想要趁机打听,结果被陈妈妈发现了。

  挽竹白了一眼,二夫人那边什么都想要掌控在手里,这些暗地里的手段用了不知有多少。

  叶寒枝进了院子,跟陈妈妈打了声招呼让她不要气坏了身子然后便直接回了房间。

  陈妈妈知晓小姐这是全部交给自己处理,于是又训斥了好一会儿,丫鬟们才灰头土脸地散去。

  苏淮的这一天过的很是惊心动魄,为了能够将证据保留下来呈交给皇上他可是用了好大的心思。

  睿王殿下不是个笨的,他肯定会怀疑自己把信件交给那几个老仆的用途,后来等他发现两个京兆尹的官差出了辰王府去寻宁王,那他肯定会以为自己是声东击西,追出去的。

  其实他哪里是声东击西,他那是釜底抽薪,偷天换日。

  信件不在那几个老仆身上,也不在给那两个亲信的匣子里,而是早早就被他拿了出来放在了自己的身上。

  苏淮站在议政殿上,皇上正在翻阅那些信件,而他此时安静的站着,心里却将宁王骂了好几遍。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