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南北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结盟初立

南北枝 南楼有月 2024 2020.09.09 08:30

  “小姐。”

  陈妈妈从外面进来,见到萧景瑜后神色恭敬的行了个礼,然后走到叶寒枝身边小声说道:“小姐,时候不早了,我们该回去了。”

  叶寒枝看了看天色,已然过了晌午,她朝萧景瑜道:“宁王殿下,寒枝出来多时不便久留,如果日后殿下有事可去源流当铺留下话,那里很安全。”

  萧景瑜拱手谦礼:“小王明白。”

  “那寒枝就此别过,殿下珍重。”

  “叶二小姐!”萧景瑜忽然叫住她。

  叶寒枝停住脚步。

  萧景瑜看着应声回头的叶寒枝,狡黠的眼里带着笑问道:“其实你早就知道本王在梁上了吧?”

  叶寒枝看着萧景瑜,道:“今天虽是腊八,可王爷您不觉得宁安寺偌大一个寺庙一个香客都没有很奇怪吗?”

  宁安寺虽不是京城香客最多的寺庙,但也从来不缺信众,今日腊八,虽然阖家欢聚,但也少不了一些香客前来还愿,但今日这里却一个人都没有,显然是寺庙提前关闭了,让人想来也来不了。

  萧景瑜哑然,凡事过犹不及,他今日竟犯了这样的错误。

  他道:“知道本王在,为何不拆穿?”

  “既然殿下想做梁上君子,我岂有不成全之理?”

  萧景瑜轻笑,这位叶二小姐说话果真妙哉,与她合作不知会有怎样的意外收获?

  “叶二小姐这般成全,景瑜倒不知该说什么好了!”

  萧景瑜的自称忽然变了,陈妈妈十分敏锐的察觉到,悄悄瞥了一眼宁王,然后快速收回目光:“小姐,我们该回去了,不然挽竹可要闹别扭了。”

  她们今日出来了一天,挽竹一个人在霜雪阁撑着倒是苦了她。

  叶寒枝朝陈妈妈点点头,然后对萧景瑜道:“王爷,家中还有人在等候,告辞了。”

  她朝萧景瑜辞别,与陈妈妈一起走出了大殿。

  萧景瑜看着叶寒枝的背影眼中闪过一丝锐利的光芒。

  他不是没有察觉到刚才她的动作神态里皆带了疏离,即使与他联手,她对他的态度与对其他人的其实并没有什么分别。

  结盟?

  一个相府小姐,竟要与他结盟么?她的目的是何?

  萧景瑜想了许多种可能,但没有一种能解释叶寒枝的行为,不过……萧景瑜的嘴角又扬起他那抹招牌的笑意,邪魅,不羁。

  无论她有什么心思,在他手上也翻不出什么风浪来。

  ……

  叶寒枝与陈妈妈出了宁安寺,之前的那个车夫还守在那里,他等着叶寒枝和陈妈妈坐好后便挥鞭抽马慢慢回程驶去。

  “小姐,方才宁王殿下似乎……”陈妈妈想起萧景瑜那略显亲近的自称,欲言又止,不知该如何说下去。

  叶寒枝倒不觉得有什么,漫不经心地问道:“似乎什么?”

  陈妈妈顿了一下,话到嘴边换了个说法:“奴婢觉得宁王殿下举止有些轻浮,小姐是不是可以换个人选?”

  叶寒枝没想到陈妈妈会有这样的想法,侧头看她,道:“陈妈妈觉得有谁能换?”

  “……”

  陈妈妈有些无奈,她一时间竟想不出还有谁能有宁王殿下这样的身份地位,心性能耐。

  小姐选的人哪儿都好,就是这行为举止……

  唉!

  “小姐,奴婢想不出来。”

  叶寒枝轻笑一声,陈妈妈阅人无数,如此武断的给人下结论倒是头一回见。

  “萧景瑜不是个轻浮浪子,陈妈妈应该看的深一些。”

  “是。”

  陈妈妈沉默着坐在一旁,她其实并不是武断,就是有一种十分别扭的感觉,那种感觉就好像是自家的小白兔被一匹狼盯上了。

  当然,叶寒枝不能算是小白兔,但宁王殿下绝对可以算得上是一匹狼。

  她怕自家小姐不是对手啊。

  回到霜雪阁,挽竹果然闹起了别扭,晚饭也只吃了一点点。

  陈妈妈笑她:“你这般黏人,以后还怎么嫁人?难道还要让小姐在府里给你找一个不成?”

  挽竹垂眼,语气不自然道:“谁说我要嫁府里的人了?不还可以不嫁嘛!”

  陈妈妈道:“那你也得看小姐愿不愿意留你呀?小姐要是不留你,我看你怎么办。”

  “小姐~”挽竹可怜兮兮的望向叶寒枝,“您会要我对不对?”

  叶寒枝见挽竹如此,忍俊不禁道:“挽竹,洛山别庄还缺人手,你要不要去住上一段时日?”

  “别啊小姐!”挽竹一听立马慌了神,扑到叶寒枝身边妥协道,“奴婢以后都不这样了还不行吗?”

  挽竹低着头,仿佛被人欺负了一般,陈妈妈实在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挽竹被陈妈妈笑的脸有些红,气呼呼地跑去给叶寒枝打水去了。

  看着挽竹逃也似的模样,叶寒枝的心情也开怀了不少。

  只是如今她与宁王刚刚结盟,她该做些什么呢?

  想着,叶寒枝还是写了封信交给当铺那边,让他们给宁王府送去。

  深夜,宁王府。

  书房里,暖黄的烛光照的室内通明,萧景瑜坐在书案前面色沉静,不知在想些什么。

  他的手放在一张画像上,正小心翼翼的抚摸着画中女子的脸。

  那女子身穿戎装,英姿飒爽,仔细看去,眉眼之间竟有几分与叶寒枝相似。

  她就是秦贞。

  她明媚的笑容像是三月的风,轻柔又温暖。

  秦贞是萧景瑜的暗探,她在他身边快六年了,几次为他出生入死,在他心中,秦贞已然占有一席之地。

  “贞儿……”

  他的神情有些奇怪,像是怀念,又像是愧疚,更像是看着她在看另一个人。

  叶寒枝……

  萧景瑜抚着额头。

  “怎么总是想到她?”

  今天白天看到叶寒枝时,他便发现她和秦贞两人的眉眼有些许相似,故而有些出神。

  他以为,他在透过叶寒枝想念秦贞,没想到现在看到秦贞的画像,他想着的却是只有过两面之缘的叶寒枝。

  萧景瑜撑着书案站起身来,闭了闭眼,面色看上去有些疲惫。

  “王爷。”

  桑九从窗外翻身而进,稳稳地跪在萧景瑜身前。

  萧景瑜睁开眼看他,眼神锐利,让人不由得心底一寒。

举报

作者感言

南楼有月

南楼有月

猜猜我们宁王殿下到底是看谁像谁,想谁呢?

2020-09-09 08:3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