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南北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叶二公子

南北枝 南楼有月 3142 2020.08.25 13:48

  乔氏头七已过,乔公那边也得到了消息,但路途遥远,有心无力,赶不过来,只能由叶府一方操持着入了葬,但痛失爱女,乔公又如何能安枕,又因远在天边无法见爱女最后一面,乔公竟然病倒了。

  消息传到京城不知是多少日以后的事了,但叶寒枝重生一回,这些事情却是比别人都要先知道,外祖父心中挂念着母亲,病了这一场还不知得缠绵病榻多少时日。

  于是叶寒枝亲自选了几样乔氏生前的东西,又写了一封信聊表安慰,命人送去江南。

  归来的这一日,却是就这样过了。

  晚间叶寒枝躺在床上,看着房间里熟悉的事物,竟是怎样都无法入睡。

  前世种种譬如昨日,本是遥远之事,如今看来却是清晰异常。

  苦心十年,步步为营,相辅相佐,运筹帷幄,那十几年的事情桩桩件件如今却是没人比她更清楚了。

  她重生归来必是有其缘故,或许正是因为前生落得个那般下场,所以上天给了她一个机会去弥补错误,手刃仇人。

  可她现在毕竟雉龄,而她的仇人有的已经权势滔天,有的连人影都还见不着,她又如何去向他们复仇?

  萧景钺……

  嘴里念着这个名字,叶寒枝的心中生出无限的恨意,烨儿,阿佑,外祖父一家,陈妈妈,挽竹,柳姨娘,二哥……

  她身边亲近的人,一个一个都因她惨死,她永远不可能忘记……

  翌日,晨光熹微,陈妈妈端水进来,她走到床边想叫叶寒枝起床,可床上空空如也。

  她伸手摸了摸,冷冰冰的,连个人气儿都没有。

  陈妈妈顿时慌了,忙满屋子的找人,最终在隔间的书案上见着一个穿着青色衣服的小人儿,粉雕玉琢的,不是叶寒枝又是谁?

  小小的叶寒枝趴在书案上,闭着眼睛,长长的睫毛在晨光中闪着熠熠光辉,白里透红的脸蛋美丽沉静,即便只是个七岁的孩子,却可窥见日后的绝色,看着倒不像个人间的凡人了。

  小小年纪已是这般颜色,长大后不知又是怎样的风华绝代。

  陈妈妈见叶寒枝没事,松了口气,又想她睡得这般熟,不愿打扰她,便转身回去拿了件披风小心的为叶寒枝披上。

  七岁的小孩儿被披风裹在里面,小巧可爱,让人怜爱的紧。

  陈妈妈温柔的笑了笑,正准备离去,转身之际余光瞥见叶寒枝手下压着好些写过的纸。

  那些纸厚厚的一沓,有的是字,有的是图,待她想要抽起来细看时,却忽然被一只手按住,拍在书案上“啪”的一声,响在这房间里异常清晰。

  陈妈妈没有防备,被这突如其来的声响吓了一跳,随即才意识到是自家小姐已经醒了。

  她看向叶寒枝,发现自家小姐也在看她,只是那眼神太过吓人,饶是她这般历尽人事,也被她的眼神吓得直发抖。

  “小姐。”陈妈妈有些心惊,小姐的眼神真是太可怕了,仿佛只要被她盯上一眼,就有如万把小刀在她身上剐一样,她想,就是凌迟之刑也不一定有小姐的眼神恐怖。

  “是陈妈妈啊。”叶寒枝看清楚了来人,眼神不复刚才那般凌厉,她眯着眼睛笑,不动声色的将那些纸收了起来。

  陈妈妈惊讶于自家小姐眼神转变之快,一时间愣愣的不知道要说什么。

  叶寒枝仿佛没看到陈妈妈的异常,看了眼窗外,春日的阳光透过窗户洒在书案上,几只鸟儿叽叽喳喳叫个不停,一派生机盎然的景象。

  “原来都这个时候了。”叶寒枝兀自呢喃了一句。

  陈妈妈此时终于回过神来,说道:“奴婢打了热水,二小姐是否现在洗漱?”

  陈妈妈声音有些僵硬,应当是对刚才之事有些后怕,叶寒枝淡然一笑,也没解释,只点点头道:“嗯。”

  陈妈妈惶恐地伺候叶寒枝洗漱完毕,挽竹此时进了来,与陈妈妈一同替叶寒枝穿戴。

  挽竹年纪虽小,但勤快麻利,乖巧可爱,时常能逗的叶寒枝开心,可此时叶寒枝虽面带笑意,却不如以往那般真实。

  陈妈妈心生疑窦,一个人怎会一夜之间产生那么大的差别?莫不是因为大夫人的去世吧?

  陈妈妈觉得自己似乎找到了问题的根源。

  大夫人与小姐之间的感情十分亲密,小姐不过七岁却要承受丧母之痛,若是正常的生老病死也就罢了,偏偏这其中还夹杂着许多阴谋,以七岁雉龄承受这些,又如何不产生变化?

  想到此,陈妈妈心中的恐惧渐渐散去,余下的全是疼惜。

  叶寒枝见陈妈妈那副想通了的样子,也不多说,只是笑笑。

  这边叶寒枝刚刚穿戴整齐,那边院门口就热闹了起来

  陈妈妈听着院门口的嘈杂,皱着眉头边出去边道:“什么事这般吵吵嚷嚷的,打扰小姐清净。”

  “陈妈妈,是我。”

  院门口走进来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女子,她生的模样清秀,身姿端正,一身粉色刺绣的罗裙显得她温柔可人,但举手投足间总有股谦卑之态。

  她身后跟着一个十多岁的男孩,身量比同龄人修长一些,模样俊俏,穿着蓝青色的长袍,看着有种读书人的儒雅,但他的眼神却是正气凛然,给他平添了几分刚毅在其中。

  这便是柳姨娘和她的儿子叶云安了。

  说起这柳姨娘,她原本是乔氏的丫鬟,乔氏对她十分亲厚,但突发变故,竟让柳氏成了叶庭的姨娘。

  乔氏因此难过了好一段时间,但对着柳姨娘依然亲厚,时时帮助扶持,柳氏成了姨娘后也对乔氏更加恭敬,见到叶庭就绕着走。

  但毕竟乔氏身边的一些下人不知缘由,只觉得是柳姨娘背了主,故而对柳姨娘十分不友善。

  陈妈妈对柳姨娘倒与乔氏如出一辙,也是亲厚的很,时常告诫下人见着柳姨娘须得恪守本分,该行礼的行礼,不可怠慢。

  那些人原也算做的不错,可如今乔氏意外去世,伤心之余旧账一翻,又故态复萌。

  陈妈妈见着院里的人对柳姨娘的态度,呵斥了几句,然后走过去将他们两人迎了过来。

  “你身子可好些了?”陈妈妈看柳姨娘走路有些不稳,脸色也还苍白着,关心的问了一句。

  柳姨娘笑了笑,声音温柔道:“好些了,只是担心小姐,想来看看。”

  陈妈妈听到柳姨娘话里对叶寒枝的关心,暗暗叹了口气。

  叶云安跟在她们两人身后,看似默默听她们的谈话,心却早已经飞到了霜雪阁里去了。

  嫡母故去,阿枝妹妹一定很伤心。

  正这般想着,前面的陈妈妈和柳姨娘忽然停了下来,原来是叶寒枝听见了外面喧哗声,没等陈妈妈回来便自己先出来了。

  “姨娘,二哥。”

  叶寒枝看着跟陈妈妈身后的两个人,心情有些复杂。

  柳姨娘赤诚忠心,二哥为她拼死谏言,可惜,到底是她害了他们。

  柳姨娘看到叶寒枝出来,忙走过去拉她进屋:“现在外边儿天气凉,小姐可要仔细些,莫再着了凉,不然到时可有罪受了。”

  叶寒枝不甚在意的笑了笑,想说些什么,但一时间也找不出话来,便闭口不言,只笑着由柳姨娘拉她进去。

  叶云安紧跟在她们身后,陈妈妈则吩咐下人准备茶水。

  进了屋,柳姨娘将叶寒枝前前后后上上下下都看了个遍,确定她真的已经没事了才说道:“本来昨日妾身也想来看望二小姐,但听说老爷在就没过来,如今看着二小姐身体康健,便是打心眼里高兴。”

  柳姨娘这番话算是解释昨日不来的因由,她怕叶寒枝心中责怪,便主动提及,但叶寒枝其实并未怪过她,柳姨娘的为人她清楚,柳姨娘这般谨慎小心,反而有些让人心疼。

  “姨娘说的哪里话?我并无大碍,倒是连累姨娘担心了。”

  叶寒枝说话的语气太过沉稳,与平日活泼可爱的模样相去甚远,陈妈妈和柳姨娘叶云安听在耳中,心里俱是一怔。

  亲人故去,莫不是打击太大承受不住,被迫成长之下突然变成了这样?

  叶寒枝也反应过来自己这般作态实不像个七岁的小女孩儿,可她活了这么多年经历这么多事,如何还能像个小孩儿一样说话呢?

  “这些都是奴婢应该做的,哪里有连累不连累的?”柳姨娘不敢提及乔氏,只能顺着叶寒枝的话说下去。

  “阿枝。”叶云安担心的看着叶寒枝,一张清俊的脸皱在一起,他慢慢走到叶寒枝面前,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发,“你放心,一切都有二哥,二哥会陪着你。”

  叶云安说这话时神情郑重,仿佛在许什么誓言一样。

  想起前世叶云安的死因,叶寒枝忽然觉得心里沉重了几分,好像有什么东西压在那里,十分难受。

  “二妹妹,外面天气不错,我带你出去放纸鸢可好?”叶云安忽然弯着腰笑眯眯地看着叶寒枝,那模样竟像个拐带小孩的人贩子,拿着一颗糖,尽力诱惑。

  叶寒枝怔了一下:“我……”

  “我什么我呀,我都让人准备好了,你跟着我去就行了,哪儿那么多话呢!”叶云安以为叶寒枝要拒绝,想也不想直接上手拉着她,要将她往外面拽。

  陈妈妈想阻止,又觉得或许二少爷这样不管不顾的做法能让二小姐走出悲伤,就站着不动,任他们玩闹。

  

举报

作者感言

南楼有月

南楼有月

有没有发现,叶家二少爷小时候挺可爱的嘛……

2020-08-25 13:48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