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南北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暗起波澜

南北枝 南楼有月 3254 2020.08.26 20:00

  睿王的那几眼落在叶舒影眼中俨然生出了不快,以前无论自己走到哪里都是最注目的,即使知道叶寒枝姿色更甚,但她从不出席贵女聚会,自己也就没怎么在意,毕竟一个女子的容貌固然重要,但最重要的还是她的身份,她的头脑。

  可如今自己心仪的男子却在看另一个女子,饶是叶舒影再有气度心中也多有不平,不过她惯会掩藏做戏,此时只大大方方站在那里,一副大家闺秀的做派。

  宁王自命风流,见过的美人何其之多,今日见到这名女子却让他着实惊了一惊。

  不说她的容貌如何,便是这满身的风华就已经让人移不开眼,且不知为何,惊艳之余他总觉得这女子似曾相识。

  叶寒枝感觉到一道探究的目光,她眼角轻瞟过宁王的方向,只见他嘴角含笑,眉眼轻弯,一副玩世不恭之态。

  “阿枝,影儿,快去见过两位殿下。”两人刚进门,老夫人便说话了。

  两人调转方向,站在睿王和宁王面前。

  “见过睿王殿下,宁王殿下。”

  “见过睿王殿下,宁王殿下。”

  一个温柔高雅,一个冷若冰霜。

  睿王面露微笑,谦和地受了她们的礼。

  宁王微愣了一下,眼睛在叶寒枝身上停留了片刻,随后唇角微勾,收回目光,自顾自地品着茶。

  行过礼后,叶寒枝转身时看了眼叶庭,语气淡淡的叫了声“父亲”,然后又走到老夫人面前亲切的唤了声“祖母”。

  叶庭面色有些难看,他这个女儿这些年来对他不甚亲厚,刚开始他以为是因为乔璃的去世她一时伤心,可时日长了他便发觉她这个女儿是真的同他疏离了,虽然谨守规矩,日常请安也没有落下,但面对他时笑意太少,有时候他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什么,可仔细想来,他能做错什么?

  “阿枝,到祖母身边来。”叶老夫人朝叶寒枝招手,叶寒枝笑着迎上去站在她身边。

  睿王这时已经明白过来她的身份,她叫叶庭父亲,又叫叶老夫人为祖母,想来便是叶丞相正妻所生的那个女儿了。

  听说这位叶家二小姐深居简出,性子冷清,也不爱搭理人,如今看来传言不假。

  “本王早就听闻丞相家的儿女个个都十分出众,叶丞相,你果真好福气呀!”

  叶寒枝朝说话那人看去,宁王姿态闲适,说话也带着漫不经心的味道。

  叶庭有些诧异,宁王自来府中后一直话很少,突然这般倒让他有些不适应。

  “孩子们懂事,臣心甚慰。”叶庭语气里透着些骄傲。

  叶寒枝听着嘴角浮过一丝笑意,叶庭骄傲的是叶墨书和叶舒影吧!

  “只是不知叶丞相行事竟然如此谨慎,将自家的女儿藏的这么紧!莫不是怕被人惦记了去?”宁王话锋一转,扯到了叶寒枝身上,只是他面带笑意,让人以为他只是打趣。

  “宁王殿下有所不知。”叶舒影接过话茬,笑道,“非是父亲想将妹妹藏起来,而是妹妹性子有些冷不喜欢见生人。”

  “哦?”宁王转头看向叶寒枝,看模样只是玩笑,“看来今日本王与三哥倒是有福气!”

  众人不疑有他,觉得宁王说话风趣的很,只有叶寒枝清楚的从与他对视的眼里看到一闪而过的讽刺。

  他在讽刺什么?

  叶寒枝收回目光,眼观鼻鼻观心安静的站在老夫人身旁。

  呵,这小女子挺会演!宁王如是想着。

  厨房管事老邱来了,他走到齐氏身边耳语了几句:“夫人,花厅那边都已经布置好了,厨房也都准备就绪。”

  齐氏满意的点点头,示意他先下去,然后朝老夫人看去。

  老夫人会意后站起身来:“两位殿下想来也还没用午饭,府中备下了些清粥小菜,两位殿下不妨随老身移步花厅随意用点?”

  “老夫人盛情,小王怎敢推辞!”睿王笑着回老夫人。

  说着,厅里的人也都起身慢慢朝花厅移步而去。

  最前面是老夫人和唐妈妈,叶庭与齐氏陪在睿王和宁王身边,叶舒影跟在齐氏身旁,柳姨娘则是跟着默不作声。

  叶寒枝行在最后,她看着此时谈笑风生的萧景钺,心中的恨意烧的她胸口一阵一阵的疼。

  “小姐,”挽竹跟着叶寒枝,见自家小姐脸色有些不对赶忙上去搀扶,“小姐,你怎么了?是不是生病了?”

  叶寒枝此刻只想静一静,她轻轻挥开挽竹的手然后缓缓抚上胸前的玉玦……

  闭上眼睛,前世种种皆涌上心头,那一幕幕此刻全变成了一把把利剑深深扎进她的心膛。

  萧景钺,这一世你且等着!

  “小姐?”

  叶寒枝睁开眼,眼里的浓浓恨意烧的挽竹浑身一颤。

  “走吧,莫要迟了。”

  叶寒枝看着挽竹,眉眼平静,神情清冷,是她一贯的样子。

  挽竹默默跟在她身后,心里却还在疑惑刚才自家小姐的反常。

  花厅离正堂不远,一盏茶的功夫都要不到便走到了。

  花厅中央有一张大圆桌,桌上已经摆好了碗筷,只是还未上菜。

  老夫人坐在正位上,睿王宁王分坐左右,叶庭与齐氏也分开坐在睿王和宁王身边,然后便是叶舒影,叶寒枝,柳姨娘。

  柳姨娘本是妾室不能上桌,但睿王为人谦和并不介意,所以也就坐在了最末的位置。

  “二位殿下,臣府上全是些粗茶淡饭,比不得宫里,还请两位殿下莫要嫌弃。”叶庭见大家都已落座,便先开口。

  睿王笑着,不卑不亢道:“叶相客气了,不管山珍海味还是粗茶淡饭都只是食物而已不必太在意,况且叶相府上这些可不是寻常粗茶淡饭可比的。”

  “如此,睿王殿下待会儿可以多吃些。”

  “好。”

  睿王答着话,此时有丫鬟小厮端着托盘鱼贯而入,正是要上菜了。

  今日的膳食多以素食为主,齐氏做主又加了三道时蔬,四道野味,加上叶清澜的四样和叶舒影的三样,一共十四个菜。

  “两位殿下尝尝合不合胃口。”齐氏目光殷切,叶舒影有些紧张,也不知道睿王殿下喜不喜欢自己做的菜。

  萧景钺打量了桌上的菜肴,个个精致的很,看来相府也是花了不少功夫的,虽说多是素食,但宫中那些山珍海味多少吃的也腻味了,偶尔换换口味也不错。

  只是……

  “丞相大人,这是什么?”宁王煞有介事地指着其中的一盘菜问道。

  睿王顺着看过去,只见那盘子里铺上了一层荷叶,荷叶之上有几瓣荷花,每一瓣荷花里又有三颗被白菜包的圆滚滚的东西,模样奇特又精致。

  “呃……”叶庭不知,望向齐氏。

  齐氏当然不知这是什么。

  “两位殿下何不尝一尝?”叶舒影笑着解围。

  她私下打听过,知道睿王不喜欢吃白菜,这菜是叶寒枝做的,既如此索性让睿王殿下尝一尝,也好落一下叶清澜的面子。

  萧景钺果然脸色变了变,他不喜欢吃白菜,可毕竟相府人不知,此时也不好当面发作。

  “三哥!”萧景瑜夹了一颗白菜丸子给萧景钺。

  萧景钺眼睛抖了抖,心里将萧景瑜骂了一个遍,但无法,还是要勉强吃上一口。

  看着睿王吃东西时严肃的神情,叶舒影心中一阵畅快,只等着睿王发怒,然后好将叶清澜推出去。

  白菜这玩意儿,萧景钺一直很嫌弃,觉得带了些甜味,不喜欢。

  叶寒枝看着萧景钺极为勉强的吃了一口白菜丸子,然后脸色瞬间变化。

  “不知这是府上哪位厨子做的?”

  睿王发问,叶舒影刚想说话却被叶寒枝抢了先。

  “回睿王殿下,这是姐姐为了款待两位殿下专门下厨做的。”

  “这明……”叶舒影气结,这明明是……

  “想不到叶大小姐的厨艺如此精妙,这菜做的心思巧妙,本王觉得甚好。”

  睿王的一席话将叶舒影将要说出口的话堵在了喉头。

  “殿下谬赞了,雕虫小技何足挂齿。”她面带笑意,顺着话接过,心中却是疑惑,叶寒枝怎么回事?

  “睿王殿下,还有这几道菜也是姐姐精心做的,您不妨也尝尝看。”叶寒枝又指了几道菜。

  萧景钺尝了尝,果然每道菜都极合他的胃口,虽然有些譬如白菜,土豆是他不喜欢吃的,但这几道菜完全将他不喜欢的东西融合成了他的口味,这心思花的让他很是诧异,不由得多看了叶舒影两眼。

  叶舒影向来都是大方懂礼,但偶尔在他面前会显露一些女儿家的情态,对他也花了不少心思,更何况她长的天姿国色,他对她颇为满意,只是难得这次深得他心,让他对叶舒影的映像又好了几分。

  叶舒影见睿王满意,心里很欢喜,也就忽略了去计较叶寒枝如此做的原因,只当她是友爱姐姐。

  毕竟平时她在叶寒枝面前表现的可是一个十足的好姐姐的模样。

  老夫人吃的少,但两位殿下在此,她不好早早放了筷子,只得慢慢吃着陪着众人。

  饭毕,叶庭与睿王宁王两人又说了一会儿话,都是朝堂上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

  没过多久,两人告辞了。

  叶寒枝跟着老夫人回了青松院。

  “枝丫头,你说说你今日是个什么想法?”老夫人坐在太师椅上,表情有些严肃。

  刚才那几道菜她是吃出来了,分明是阿枝做的,她却偏偏说是影儿。

  叶寒枝上前:“祖母,孙女无心皇家,又何必多花那个心思呢?”

  老夫人无奈,她今日这般便是想让叶寒枝在这两个皇子面前露个脸,得了他们的好,以后成为皇子妃也不是不可以。

  她这般为她打算,这小妮子一句无心皇家便将她打发了。

  也罢,左右都是为了她,若她不喜欢就算了吧。

举报

作者感言

南楼有月

南楼有月

每次写到宁王,总想要让他和我们枝枝在一起,可是……男主你再不出来,枝枝要跑啦!

2020-08-26 20: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