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南北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拒回洛山

南北枝 南楼有月 3702 2020.08.25 13:11

  陈妈妈是叶寒枝母亲乔氏的乳母,乔氏头七,虽说府里上上下下都在忙碌,可只有她是真心真意,她才是府里最忙的那个人。

  叶寒枝看着陈妈妈,心里一阵温暖。

  前世,她一直像自己的祖母一样照顾自己,疼爱自己,甚至最后也是因为自己才丧了性命。

  “陈妈妈,别担心,我没事的。”叶寒枝不忍心让陈妈妈再为自己担心,忍不住放低了声音,柔声安慰她。

  “欸,没事就好,没事就好。”陈妈妈突然眼泛泪光,夫人已经不在了,若是二小姐再有个好歹,她真是不知该如何是好。

  “阿枝。”

  陈妈妈还在一旁抹着眼泪,叶老夫人带着人进了来,陈妈妈和挽竹见了连忙行礼退让在一旁。

  “哎哟,我的乖孙女,你总算醒了!”老夫人急急的走上前来将叶寒枝上下左右都打量了个遍,见叶寒枝除了脸色苍白了些,其他都没什么大问题才稍微放下心来。

  叶老夫人如今年过半百,头发花白,本就慈眉善目的她此时更是和蔼。

  前世叶府的这些人里,也只有老夫人和柳姨娘是真心对自己,只可惜她还未从洛山回来老夫人便去世了。

  “祖母!”叶寒枝扑到老夫人怀里,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泛着委屈。

  “诶!”叶老夫人抱住叶寒枝,她的乖孙女遭此劫难真是让她心肝也疼。

  老夫人身后是叶庭和齐氏,叶庭如今不过三十,正是风华正茂志得意满的时候,可如今他英俊的脸上写满了伤心与疲惫,乔氏的死对他也是一个很大的打击。

  叶寒枝从老夫人怀里出来,看见叶庭这番模样有些心疼,正想安慰他时脑海里猛然响起前世里叶舒影说的话,她不过是一枚棋子,是萧景钺的,也是他叶庭的!

  “父亲。”叶寒枝止住脚步,规矩的行了礼。

  叶庭顿了顿,一种奇怪的感觉涌上心头。可他并未往叶寒枝身上想,只当是自己刚刚失去爱妻,情绪不佳,心绪不宁。

  齐氏随着叶庭进了屋赶忙扶起叶寒枝,嘱咐她现在需要多休息,看着是一副善解人意温柔体贴的模样。

  “二娘。”叶寒枝软软糯糯的叫了声,水汪汪的大眼睛眨巴眨巴的很是可爱,可谁也不知道她此时心里是多么的波涛汹涌。

  她暗中打量着齐氏,母亲头七刚过,齐氏一身素衣打扮未着脂粉,倒是挑不出错来。

  叶庭看着自己刚病好的女儿,面色忧心:“阿枝,你母亲刚去你就遭受如此大难,为父心里着实难过,如今你醒了,为父的心也就放下了。”

  “是啊,阿枝,你可是好起来了,不然老爷也得生病了呢!”齐氏立在一旁,二十多岁的她美丽成熟,一番话说的恰到好处,既关心了她,又顺了叶庭的心。

  叶庭果然满意的看了一眼齐氏,就连叶老夫人也赞赏的点点头。

  “谢父亲二娘关心,我的身体好了很多了。”

  叶寒枝其实对这个父亲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七岁时她被送去别庄,后来回了叶府她已经长大也就没了小女儿那种娇态,也不像叶舒影那般喜欢在他面前撒娇,是以他们父女两的关系并不算亲近,可他毕竟是自己的父亲,原以为那种亲情是不会磨灭的,可是现在……

  “娘,老爷,大夫说了,阿枝的病呀是思母过度忧心所累,如今正是需要静养,更不能再经受刺激,我想着要不然我们将阿枝送去洛山别庄,洛山那边山清水秀,景色宜人,阿枝在那里休养是再好不过的了。”

  齐氏的话让叶庭眉头微皱:“阿枝还小,让她一个人去那么远的地方,又没人照顾,实在是不妥。”

  叶老夫人也不赞同:“洛山那么远,要见一面也困难。”

  老夫人和叶庭的反应在齐氏预料当中,她笑意盈盈温柔如水:“娘,老爷,若阿枝待在府中睹物思人,对她的病情大有不利呀!洛山的别庄是姐姐的陪嫁庄子,那里的仆人又都忠心,定是不会亏了阿枝,再说我们可以让陈妈妈跟在阿枝身边小心照顾,怎么也不会让阿枝过的不舒适不是?洛山虽说有些远,但也不是远在天边,想要见面也不是难事!”

  母亲刚逝那会儿齐氏也是这番说辞,叶寒枝沉浸在丧母之痛当中,对于叶府也实有些睹物思人,便也就由着齐氏将她送走了。

  那时她以为母亲是难产去世,母亲怀孕时齐氏一直细心照顾,所以最后母亲去世她也没有怀疑到齐氏身上。

  可是现在想来却有诸多疑点,母亲身体向来康健又对饮食起居格外注意,怎么会说难产就难产,而且最后还一尸两命?

  她已经归来,若去了别庄,在那里天高皇帝远,她就算想找到齐氏谋害母亲的证据也是困难重重,倒不如留在府中,一来为母亲,二来为阿佑。

  再看叶庭,他似乎觉得齐氏的话有几分道理,开始认真的思考起来。

  “父亲,祖母。”

  叶寒枝突然出声,老夫人、叶庭、齐氏齐齐转头看向她。

  她伸出手一只拉着叶庭宽大的衣袖,一只拉着老夫人宽厚的手,眼泪汪汪的望着他们。

  “我不想去洛山,我已经没了母亲,不想与父亲祖母也分开!”

  她的一句话说的很是恳切,眼中泪水盈盈,俨然一副舍不得亲人的可怜模样。

  叶老夫人看着心中不忍,于是紧紧地握住她的小手:“好好好,我们不去,不去啊!”

  叶庭本就对乔璃的死心怀愧疚,再听得这番话哪里还忍心再将她送走?

  叹了口气后,叶庭抹了一把眼角的点点泪花,然后俯下身子摸着叶清寒枝的头轻声说道:“只要阿枝开心,怎样都可以。”

  又说到:“你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需不需要再给你请个大夫来看看?”

  齐氏的脸色变了变,叶寒枝在府中多受老夫人的喜爱,叶庭对她也是疼爱有加,反而自己的一子一女落了下风,送她去洛山也是想隔开几人的亲近感,趁机让自己的子女成为老夫人和老爷心中唯一的宝,甚至有机会她还可以除掉她!

  “不用了,父亲。”叶寒枝抬头朝叶庭天真的笑着,“我的身体已经大好了。”

  “那便好。”

  说罢,叶庭又嘱咐齐氏好生照顾叶寒枝,齐氏只能笑着连连应下。

  叶庭欣慰,又待了一盏茶后与齐氏一起离开了霜雪阁。

  叶庭齐氏一走,老夫人也没多待,吩咐下人好生照顾二小姐,又说过几日让叶寒枝过去青松院陪陪她便走了。

  “二小姐,您可要离那二夫人远一点,依老奴看她可不像好人。”待人一离开,陈妈妈就立即拉住叶寒枝苦口婆心的劝着。

  一旁的挽竹听了一脸疑惑:“陈妈妈怎的这样说?那二夫人温柔善良,不像个坏人呀!”

  陈妈妈看着挽竹这副不成气的模样,伸手戳着她的脑袋:“你懂什么?俗话说知人知面不知心,你怎么知道她就是真的温柔善良?”

  叶寒枝瞥着陈妈妈,心中若有所思。

  陈妈妈久经风霜,历尽人事,看人看事都比别人狠辣一些,连陈妈妈也觉得齐氏不像她表面上那般良善,想来前世当真是自己瞎了眼,竟会觉得齐氏和善。

  “二小姐?”

  “嗯?”叶寒枝抬头,陈妈妈那张慈祥的脸此刻正担忧的看着她,旁边挽竹那张小脸上也写满了担心。

  “挽竹,我有些饿了,你去厨房弄点吃的来。”

  “是。”挽竹得了令又小跑着出去了,那小胳膊小腿的煞是可爱。

  待见不得挽竹的身影后,叶寒枝才对陈妈妈道:“陈妈妈,您是否觉得母亲的去世有蹊跷?”

  听得她的话,陈妈妈一惊:“二小姐您……?!”

  “没错,我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叶寒枝没有掩饰的直接告诉了陈妈妈,“母亲身体一直很好,就算难产,救治得当的话大人和小孩至少可以保一个,可是如今大人和孩子一个都没保住,陈妈妈觉得这是为何?”

  陈妈妈忽然有些激动,她眼睛微眯,双手有些颤抖:“自然是有人不想夫人和小少爷活……”夫人难产时,小少爷已经成形,最后却只能化成一滩血水和血块,这些人,这些人竟然如此狠毒……

  想到此处,陈妈妈眼里又泛出泪水来,她实在是心疼夫人和小少爷,可如今最难过的却是二小姐。

  “那您觉得会是谁?”叶寒枝追问。

  “不会是……”陈妈妈看了一眼自己眼前这个半大不小的孩子,忽然灵光一闪。

  “陈妈妈。”叶寒枝满意的看着面前这个情绪激动的老人说道,“母亲去世,她是最大的获益者。”

  齐氏原本是齐大将军的女儿,后来在一次宴会上看上了叶庭的风采死活要嫁给他,甚至求到了皇上那里。

  当时父亲与母亲早有婚约,母亲乔璃乃是当世大儒乔公之女,她自己也是声名天下,更何况外祖父辞官以前是皇上的老师,皇上根本不可能毁约,可齐氏逼得紧,齐将军也暗中施压,皇帝无奈,只得让齐氏做了平妻。

  “二小姐……”陈妈妈觉得自己眼前的这个小女孩变了,变得更坚强聪明,更成熟稳重了。

  “陈妈妈不要担心,我没事。”叶寒枝当然知道陈妈妈的心思,但她并不说破,只道,“我只想弄清楚事情的真相而已……”

  “二小姐想要怎么做?是否需要老奴?”陈妈妈面色不自觉的有些凝重。

  叶寒枝本是想探探陈妈妈的口风,如今自己刚刚归来,手中一点筹码都没有,她如何能动?现今只能静观其变,先暗中积蓄力量了。

  陈妈妈见叶寒枝久不说话,以为是她年纪还小,无法定夺,正要出口,却听得自己面前的小人儿说道:“此事我自有主张,陈妈妈听我的就是。”

  “可是……”陈妈妈还想再说些什么,挽竹却风风火火的进来了。

  “二小姐,奴婢让厨房给您做了些清淡的食物,您快些吃吧!”

  叶寒枝看着年龄与自己差不了多少的挽竹无奈的笑笑,她走到桌边坐下:“陈妈妈,挽竹,你们也一起来吃吧。”

  “这怎么可以?”挽竹惊恐,奴婢怎可与主子一起同食?

  叶寒枝坚持:“没事,我一个人吃怪孤单的,而且这么多我也吃不完呀,你们就当做是陪我吧!”

  “你们不要顾忌主仆尊卑,让你们一起你们就一起,在我这里没有那么多恼人的规矩。”

  “欸,好!”陈妈妈情绪有些激动,她与乔氏感情甚笃,有时也会同桌而食,如今二小姐也这般,说明二小姐待她亲厚的紧呐,她又怎么会忍心拒绝二小姐的好意?

  说着,她又去拿了两副碗筷坐在叶寒枝的身旁。

  “挽竹,你还不来?”叶寒枝侧头看着挽竹,挽竹毕竟还是小孩子,见陈妈妈已经坐下就没那么坚持了,慢慢的踱步走了过去。

  初春天气微凉,而霜雪阁内却和乐融融。

举报

作者感言

南楼有月

南楼有月

枝枝不是不找阿佑,而是怕他被自己连累,是在用另一种方法去保护阿佑哟!

2020-08-25 13:11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