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南北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密室相会

南北枝 南楼有月 2436 2020.09.17 08:30

  哪儿来的混小子坏他好事?

  “大家听我说呀,我们都是老实本分的良民,哪知这些官差一进来就拿人,还不准我们辩解,说拿的就是我们呐!”

  “这世间哪有这样的道理啊?”

  “就算是官差也不能这般不讲道理啊!”

  人们一听,觉得老板说的也有道理,又开始谴责起官差来。

  挽竹听到这些,气不打一处来。

  这些人都是眼睛瞎了吗?这么明显的诬赖都看不出来!

  她气愤的跑到米铺老板面前,指着他的鼻子说道:“人家官差大哥哪里不让你辩解了?你话不是那么多,这些人难道不是你引来的?你这奸商,说不定你里面藏了不少脏东西,不然你干嘛这样鬼哭狼嚎阻止人家官差大哥办案?”

  挽竹这一说,架住老板的一个官差看了她一眼,那眼神里有探究,有感谢,甚至还有些愉悦。

  叶寒枝瞥了一眼那官差。

  这不是是萧景瑜身边的暗卫桑六嘛!

  前世她曾见过他,不过那时他是个阶下囚,哪有今日这般神采?

  再看控制米铺老板和伙计的这几个官兵模样打扮的人,他们应该都是萧景瑜的暗卫吧!

  看来萧景瑜已经到了。

  “官差大哥,你别理他,他这种人就是欠打!你要是真打了,我帮你拍手叫好!”挽竹朝着桑六扮的官差说道。

  桑六很配合的朝挽竹笑了笑,手里的刀也配合的拿的近了些。

  挽竹没有看见桑六这些小动作,继续与米铺老板纠缠。

  叶寒枝扫视了一下四周,发现米铺大堂的布帘后面有一玄色身影在看她。

  是他?

  叶寒枝趁着人群没注意,悄悄闪了进去。

  掀开布帘,忽然有个人拉住了她的胳膊,叶寒枝来不及出声,就被那人一把捂住嘴,把她往布帘后的墙角带。

  “是我。”

  是一个熟悉的男声。

  叶寒枝皱了皱眉,伸手把还覆在自己嘴上的手拿了下来。

  “我知道。”叶寒枝语气冷淡,若不是早知道萧景瑜在这儿,她会过来?

  萧景瑜尴尬的咳了一声,他这不是小心驶得万年船嘛!

  “不过阿枝今日这身装扮倒是俊俏,就连本王也是自叹弗如啊!”萧景瑜转移了话题,眼睛将男装的叶寒枝上下打量了个遍,打趣道,“看来京城又多了一个让姑娘们魂牵梦萦的少年郎了。”

  叶寒枝冷声道:“那也比不得宁王殿下身份尊贵,让人趋之若鹜。”

  “那可不?”萧景瑜面露骄傲,“本王这般英俊潇洒,玉树临风,爱慕本王之人自然多了一些。”

  叶寒枝冷冷看了萧景瑜一眼,冷声问道:“东西可找到了?”

  萧景瑜闻言笑了一下:“阿枝来的正是时候,走,本王带你看看去。”

  说着,萧景瑜拉着叶寒枝就往后堂走去。

  叶寒枝有些不习惯,甩开了萧景瑜的手默然跟在他身后。

  萧景瑜看了眼叶寒枝,眉毛一挑,歪了歪头,没说什么,引着她走过一条长廊后,来到了米铺存放粮食的粮仓。

  绕过粮仓,矮房就在眼前。

  矮房外围了许多官兵,萧景瑜带着叶寒枝走了过去,吩咐道:“你们守在外面,没有本王的命令谁都不许进!”

  “是!”

  说完,萧景瑜带着叶寒枝进了矮房,一起下了密道暗室。

  其他人都被萧景瑜遣退了出去,暗室中只有他们二人。

  叶寒枝左右打量了一下,暗室里堆了十几口大箱子,想来里面装的就是兵器了。

  萧景瑜直接走向一个大箱子打开来。

  叶寒枝晃眼一看,满目果然都是作战用的兵器。

  “这里一共有多少?”她问。

  萧景瑜道:“粗略估计,应该有四五万。”

  叶寒枝凝眉。

  前世萧景钺告诉过她,齐国公私藏兵器多年,不可能只有五万。

  可是剩下的兵器去哪儿了?

  “怎么了?”萧景瑜察觉叶寒枝神色不对,问道,“难道这里面还有什么问题?”

  “嗯。”叶寒枝点头,道,“兵器的数量不对。”

  “什么意思?”萧景瑜问道,“难道除了这些,还有其他兵器?”

  萧景瑜果然聪明。

  叶寒枝道:“据我所知,齐国公私藏的兵器至少有十万,但这里的兵器数量远远达不到。”

  十万?

  萧景瑜皱了一下眉,然后很快便舒展开来。

  叶寒枝侧头看他。

  齐国公共有四子一女。

  嫡长子齐南是骠骑大将军,掌管十万兵权,现在在南疆驻地守着,庶次子齐飞桓是骁勇大将军,手中有皇城禁卫军五万。

  而他另外两个儿子都是嫡子,齐三公子齐隐生性多疑,善用智谋,是齐家的军师,与齐大公子一起在南疆驻守,齐四公子齐念尚医,时常云游四海不知所踪。

  至于齐冉重,他自己手里还有五万兵马。

  齐家共有兵权二十万,如今又有十万兵器,皇室中人不是应该担心齐国公一家有谋反之心吗?怎的萧景瑜如此淡定?

  “殿下不担心?”她问。

  萧景瑜挑眉:“担心什么?不管他们有何目的,我们这么搅和一趟,如今只怕也得搁置。”

  他说话时姿态肆意,语气安然,浑身透露出一种成竹于胸的自信来。

  叶寒枝听了反应过来。

  齐南还在南疆,齐国公手里的五万大军又在京城百里外的校武场,调度起来起码需要三天时间,就算齐飞桓率领皇城禁卫军作乱,但若没有支援,也是孤掌难鸣,翻不起什么风浪。

  齐冉重如若狗急跳墙真的想要谋反,他也得掂量掂量其中到底有多少胜算。

  所以,齐冉重得知自己藏的兵器被发现后定然不敢有大动作,只能想尽办法为自己脱罪。

  叶寒枝很快将这其中的横枝末节想清楚,萧景瑜欣赏的看了她一眼。

  “本王很好奇,叶二小姐到底是如何知道齐国公这么大的秘密的?”

  欣赏过后,萧景瑜双手抱胸,好整以暇的看着叶寒枝,问出自己一直都很好奇的问题。

  虽然,她不一定会回答……

  果然,萧景瑜看见叶寒枝一边埋头看着暗室里的冷兵器一边回道:“我自然有我的方法。”

  他低头笑了笑。

  “那想必你也有办法找到剩下的那五万兵器了!”萧景瑜抬眼看她,眼角微微上翘,看起来是笃定她能找到一般。

  叶寒枝闻言把视线从兵器上移开,对上萧景瑜的笃定又揶揄的眼神,忽然觉得有些难言的无奈之感。

  这宁王殿下真是狡猾的像只狐狸,这摆明了是要把事情推给她,又可借机察看她的能力。

  她别开眼沉声道:“殿下放心!”

  看叶寒枝既生气又无奈的样子,萧景瑜心情一阵舒畅。

  他笑问:“要不要本王派点人手帮你?”

  叶寒枝冷声道:“不用。”

  萧景瑜轻咳一声,这丫头实在有趣,那副生人勿近的脸上虽然一直冷冷的,表情变化不多,可是他就是喜欢看她脸上的表情因为自己而变化。

  他关上箱子,站在叶寒枝面前,问她:“你那边进展如何?”

  叶寒枝往后退了一步,站定后道:“还算顺利。”

  萧景瑜点头,道:“今日朝堂上在讨论四哥手上的兵权去属一事,五哥提出兵权三分,三万给禁卫军,四万给齐国公,剩下三万让皇叔看着,你猜最后父皇怎么说?”

  叶寒枝道:“陛下不会同意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