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南北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夜探深闺

南北枝 南楼有月 2072 2020.09.12 08:30

  冷月凌空,陈妈妈和挽竹已经休息去了,叶寒枝坐在床边,就着暖黄的烛光翻着手里的书。

  她夜里总是这样,睡的很迟,不是看书便是做些其他的事。

  她平时看书很快,一刻钟的时间能翻很多页,但夜里看书,她总喜欢慢慢的,静静的看。

  烛火摇曳,暖黄的烛光跳跃在她的眉间,让她姣好的容颜比之平日添了些柔情,少了些清冷,一眼看过去,竟有些岁月静好的感觉,很温暖,很踏实。

  萧景瑜站在叶寒枝身旁看的出了神。

  她看书很认真,竟没有发现身边还有个人。

  烛火燃烧过半,叶寒枝终于看完了手中的书。

  她轻轻将书合上,指尖扫过鬓角发丝露出她红润的嘴唇,唇角微微翕动,竟有勾魂夺魄的魅力,让人不由得心跳加快。

  她闭了闭眼,神情有些慵懒,惹得萧景瑜的呼吸有些紊乱。

  就在这一瞬间,叶寒枝发现了他。她美目突然一转,朝着萧景瑜的方向望去,面上有些惊讶。

  两人四目相对,萧景瑜不知为何忽然感觉有些心虚,不自觉的咽了咽口水。

  叶寒枝眼里有一丝慌乱,在看清来人后,眼里的那丝慌乱在转瞬之间变得清明,眼里流露的是淡淡的疏离。

  萧景瑜忽然又感觉心里有些闷闷的,好像有什么东西压在上面一样,很不舒服。

  “宁王殿下深更半夜闯入女子闺房,倒真是君子之举!”

  她的语气藏着些愠怒,听起来更冷漠几分。

  萧景瑜笑了笑,倚在床柱边上道:“反正本王从来都不是君子,这种事情做了又何妨?”

  倒是挺有自知之明。

  叶寒枝起身走到柜子旁,将书放在原处。

  “殿下深夜到访,不会只是为了夜探女子闺阁这种事吧?”叶寒枝边说边在圆桌旁坐下给自己倒了一杯热茶。

  “若本王说是呢?”

  “那我得考虑考虑是不是应该换一个品行更为端方的人跟我合作了。”

  “呵。”萧景瑜轻笑了一声,倒是个不肯吃亏的主。

  他长腿一伸,走到圆桌旁挨着她坐下看她,那模样像极了一个无奈。

  “有件事不知你知是不知,你骗了三哥的事他已经知道了,听说他为了这事可是发了好大一通脾气,这下他该是看看记住你了。”

  叶寒枝默然,这件事被萧景钺发现是迟早的事,她本就没指望能瞒他多久。

  可这么短的时间就被发现让她有些不快,到底还是她心思不够周全,走漏了风声,也低估了萧景钺的能力。

  “多谢宁王殿下提醒。”

  “你我之间何须谢字?”萧景瑜眉眼微弯,眼睛里闪着狡黠的光芒。

  看来这事真是无意间走漏了风声,他之前还以为是她故意而为,现在看来还真是他想多了。

  “自然需要。”叶寒枝冷眼扫过萧景瑜,道,“毕竟你我只是合作的关系。”

  这话说的不可谓不泾渭分明,但萧景瑜听着这话却是面带笑意,就连眼角也微微上翘。

  他的心情很好。

  能让一向冷淡自处的叶寒枝对他产生其他情绪,也算是他的本事不是?

  但叶寒枝只是看着萧景瑜,神情淡淡没有一丝变化,仿佛她看的是一件物品,而不是一个男人。

  萧景瑜有些无奈:“‘不解风情’这话都说是用来说男人的,本王看用在叶二小姐身上也挺合适。”

  叶寒枝现在算是明白陈妈妈的担心了,寻常人哪会对女子说这样的话,也只有萧景瑜才能做的出。

  叶寒枝不想再理会他,这人行事说话太过轻浮,若是顺着他,只怕是会让他得寸进尺。

  萧景瑜见叶寒枝不说话,便一直盯着她看。

  他平生所见美而人何其多,像她这样的却是头一个。

  叶寒枝喝了口热茶,暖意瞬间席卷心头。

  “本王不明白,你为何这么做?骗了他于你有什么好处?”萧景瑜的声音不温不冷,明明是在发问,却好像只是在陈诉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

  叶寒枝听到萧景瑜的话周身的气息骤然下降,近乎森冷。

  “帮忙而已。”叶寒枝冷冷说道。

  “帮忙?”帮谁的什么忙?

  “对。”

  叶舒影那么想嫁给萧景钺,那就让她嫁好了,一个人有多么的称心如意,最后失去的时候才会有多么痛苦。

  叶寒枝嘴角的冷笑不明显,但却没逃过萧景瑜锐利的眼神,他眉毛一跃,原来她对三哥竟是如此排斥,那她所谓的帮忙,难道帮的是叶家大小姐?

  那天所见,叶家大小姐对三哥确实有那么些意思,而经过叶寒枝的推波助澜,叶舒影便越发得三哥青睐。

  只是没想到这中间竟出了意外,可以叶寒枝的能力,这样的意外本可以避免,那她又是因为什么而忽略了这边?

  他双手抱在胸前,好整以暇地看着她:“有多少女子想嫁入皇家想嫁给睿王,你倒好,这么避之不及。”

  叶寒枝冷笑,今生她对皇家是没了心思了,谁想去便谁去好了,与她何干?

  “殿下来就是为了告诉我这件事?”叶寒枝抬头看他。

  萧景瑜点头:“既然同坐一条船,那有些事情还是要告诉你的,这是我的诚意。记着,你欠本王一个人情。”

  叶寒枝:“……”

  “欸,你说本王每次叫你都是叶二小姐叶二小姐的,听着怪别扭,不如省了吧,随你家人一样叫你阿枝,这样还亲切点!你看如何?”萧景瑜真真是个厚脸皮的主,这样的要求也能提的出来。

  虽然称呼于叶寒枝来说并没有什么意义,她也不介意别人如何称呼她,可他这套近乎套的也太明显了……

  见叶寒枝没有答话,萧景瑜追问:“叶二小姐以为如何?”

  她仍旧不说话。

  萧景瑜毫不在意,勾唇一笑叫道:“阿枝。”十分自来熟了。

  “王爷想如何我管不着,但是在其他人面前希望宁王殿下还是按着规矩来。”

  终于,房间里响起叶寒枝清冷的声音,萧景瑜脸上的笑意更深了。

  “那你也不要叫我什么宁王殿下,六王爷的,叫声景瑜来听听!”

  “宁王殿下,人要懂得适可而止!”叶寒枝深呼一口气,神情有些不耐烦,“我与你不熟。”

举报

作者感言

南楼有月

南楼有月

宁王,你太不要脸啦!

2020-09-12 08:3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