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南北枝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 兵器案

南北枝 南楼有月 2112 2020.09.21 08:30

  苏淮站在御书房的大殿上,皇上正在翻阅那些信件,而他此时安静的站着,心里却将宁王骂了好几遍。

  如今自己已然卷入了这场纷争,看情形,睿王殿下与宁王殿下应是对立的。

  现下这情况,睿王殿下他是得罪了,宁王殿下因着父亲的缘故也肯定不会放过自己。

  可他还没有理由去责怪宁王,因为宁王给了他选择,是他自己去的辰王府,自己想方设法把证据给交了上去。

  宁王殿下对人心的把控真是惊人的准确。

  他早算准了陛下会让自己和他一起办理盗贼的案子,也算准了睿王殿下会去辰王府,更算准了自己在看到睿王带兵去辰王府后一定也会跟着去。

  这些年来父亲一直教导他皇室之争残酷血腥,让他一定敬而远之,

  他入朝为官以来,一直将父亲的话视为金科玉律至今不敢忘,却没想到这么容易就被宁王殿下打破。

  皇上的脸色很难看,那些信里的内容虽然不是很详细,但足以说明齐飞桓与辰王密谋陷害太子。

  “苏淮,这东西还有谁看过?”

  皇上威严低沉的声音响在大殿上。

  苏淮抬头道:“回陛下,吕尚书和睿王殿下都看过。”

  皇上眉头拧成了“川”字,苏淮沉下头,陛下做什么决定不是他一个兵部侍郎能管的。

  忽然,皇上身边的太监总管荣来从殿外进来。

  他靠在皇上身边轻声道:“陛下,宁王殿下来了。”

  皇上脸色又是一沉:“让他进来!”

  宁王不是一个人来的,他身后跟了几个士兵还有几个平民百姓模样打扮的人。

  那几人走路不稳,呼吸粗重紊乱,眼睛也不敢抬起来,见到皇上后更是吓得直接跪在了地上。

  宁王冷眼看了那几人一眼,而后朝陛下行礼道:“儿臣参见父皇。”

  皇上看着宁王,问道,“老六,你来所为何事?”

  “父皇,儿臣今日奉命追捕为祸京城的贼人,结果竟发现了一些不该有的东西”

  皇上疑惑:“什么东西?”

  苏淮侧头看了看宁王,见他气定神闲,嘴角带笑,心中那股复杂的情绪顿时涌上心头。

  宁王侧头看了看身后几人,那几人立刻抖成了筛子。

  皇上眼睛一瞥,那几人更加害怕,直哆嗦着趴在地上,冷汗直流。

  这几人一看就是犯了事却又胆小如鼠的渣滓,皇上十分厌烦,问道:“这些都是什么人?”

  萧景瑜垂着头,不卑不亢的回道:“回父皇,他们是一家米铺的老板和伙计,那些东西就是在他们的铺子里搜查出来的。”

  “哦?”皇上这才将目光定在他们身上,但只片刻就移开了,可这片刻对跪在那儿的几人来说,简直犹如万箭穿心般痛苦。

  “陛下饶命啊!陛下饶命!”米铺老板首先撑不住,直接开口讨饶,另外几个伙计悄悄的你看我我看你,也跟着叫喊起来。

  萧景瑜眉毛轻轻一挑,明明是十分愉悦的心情,却厉声厉色的喝问着那几人:“说,你们都藏了什么?”

  “陛下,陛下!小人哪里敢藏什么兵器!都是齐国公府的管家让小人这么做的!他说的话相当于国公爷说的话,小人哪敢不从?……”

  米铺老板为了脱罪,一股脑的把知道的事情全说了,包括从何时开始藏匿兵器,如何运送,如何联系等诸多事宜。

  皇上听了龙颜大怒,下令定要彻查此事。

  天色渐晚,等苏淮和宁王从议政殿出来时月亮已经挂在了墨色的穹顶之上。

  宫灯通明,长长的宫道此时都点燃了宫灯,照的一路明亮心中沉静。

  刚才大殿里皇上发了好大一通脾气,私藏兵器如此大的罪名安在头上,不管是谁都难以自救。

  这下齐国公府又该如何自处?

  苏淮不禁又多看了几眼宁王,今天一天发生的事情太诡异了,就好像所有的事情都在宁王殿下的掌控之中一样。

  宁王感受到苏淮似有若无的打量的目光,停下脚步转头笑道:“苏侍郎可有什么疑问?”

  “殿下说笑了。”苏淮笑着回道,“殿下神机妙算,苏淮佩服。”

  “呵,这句佩服本王收下了,只是苏侍郎现在应该多派些人监视齐国公府,私藏兵器一事父皇交与了你来办,苏侍郎可要抓紧了。”

  苏淮心中有闷气,明明刚才皇上是要宁王继续追查,结果他两个嘴皮一翻这任务就落到了自己身上。

  他有些咬牙切齿,却还是彬彬有礼道:“殿下放心,苏淮定竭尽全力!”

  宁王挑眉,苏淮为人可不像他表面上那般一本正经,他肚子里的黑水藏的深着呢。

  “如此甚好!”

  宫里的消息传的很快,不消一会儿睿王府便得到了消息。

  睿王府书房里。

  “好个苏淮,安伯侯府的果然都不简单!”

  萧景钺怒气难遏,一掌拍在了桌案上。

  “王爷,属下有错甘愿受罚。”卫伯跪在地上,他低着头,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

  萧景钺看着卫伯这样心中郁气更是堆积,卫伯跟了他这么多年,今日竟然栽在了苏淮手上!

  “卫伯,你该知道办事不利会有怎样的惩罚!”

  他的暗卫,若是办事不利按照规矩是要断一只手的。

  卫伯垂下眼,没有一丝犹豫道:“是,属下这就领罚。”

  说着卫伯便要起身抽剑自断一臂,萧景钺眼神一凛,喝到:“住手!”

  卫伯停住动作疑惑地抬头。

  萧景钺道:“这次先记着,若是再有下次提头来见!”

  卫伯知道睿王这样做不是放过了自己,而是现在自己还有利用价值,若是他再失误,那自己的命也不用留了。

  “是,属下明白了。”

  萧景钺挥挥手:“下去吧!”

  卫伯听从吩咐,一个闪身便离开了。

  邕王萧景铭听到消息也赶到了睿王府。

  睿王和邕王乃是一母同胞的兄弟,夺嫡之争中他们表面支持太子,暗中又和老四接触,目的就是要他们鹬蚌相争。

  “三哥,我觉得此事定然不简单。

  四哥陷害太子一事齐飞桓怎么会牵扯进来?还有齐国公府私藏兵器,这件事情连你我都不知道,老六又是如何找到的?难道真是巧合不成?”

  萧景钺皱眉:“你说的我又何尝没想过?本想趁此机会拉老六下马,现在却反被他将了一军。”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