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十不全传奇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4章 解救

十不全传奇 张大震 2862 2018.09.14 20:50

  三年前的一天,萧昌拎着两盆盆栽,来到外门人事房。

  “呦!萧堂主,有事您招呼一声,我到您那去就行了,怎劳您亲自来呢!蓬荜生辉!蓬荜生辉!”

  “哪里哪里!赵老板说的哪里话!这是百花国进贡的珍品神仙草,宫里分给我两盆,我想着赵老板为了外门弟子,多有劳累,特意给你送来,摆在你的卧房里,既美观大方,又补精益气!”

  “哎呦呦,萧堂主说笑了,小人这身贱骨头,怎么受用得了这么珍贵的贡品!折煞折煞!”

  “哎呀,萧某一片心意,赵老板就不要推脱了!”

  “那,那就多谢萧堂主了!”

  “听说妙妙小姐不日就会突破先天境界,萧某人有意让妙妙小姐进灵波堂,着力培养,成为灵波堂的继承人,不过妙妙小姐最近正在备战外门比武大会,修练辛苦,也照顾不上,就多劳烦赵老板,多多照应照应!”

  萧昌说话的时候,眼睛却盯着神仙草。

  赵有光何其聪明,立刻明白了萧昌的意思,连忙道:“哈哈哈!该当如此,老实跟萧堂主说,小人和妙妙小姐还是自家人呢!小人手脑愚笨,这神仙草交给小人,小人也打点不好,不如小人给妙妙小姐送去,才不浪费了好东西!”

  “哎,这多不好意思,这是萧某送给赵老板的!”

  “那小人留一盆,转头我给妙妙小姐送一盆过去,如何?”

  “哈哈哈!既然神仙草已经送给赵老板了,就由赵老板安排好了!”

  内门许多长老和堂主给钱妙妙送礼,钱妙妙通常是不收的,他们就会托赵有光代送,同时给赵有光一些好处。不过大家都不会像萧昌这么遮遮掩掩。这个萧昌,身为皇孙和堂主,竟这么惺惺作态,连赵有光都把他鄙视一番。

  萧昌之所以让赵有光转手,并且用言语极力掩饰,是因为他知道,矛山内发生的一切,都逃不过掌门的法眼。他如果直接把盗魂草送给钱妙妙,或是直言让赵老板转送钱妙妙,极有可能会引起掌门的注意和怀疑,到时钱妙妙丧命,难免会查到他身上。

  如此,一盆实际上是盗魂草的神仙草,被摆放在钱妙妙的卧房里。

  李大亮向焦远之转述了这场他看到的情景。

  焦远之神色凝重,道:“你去萧昌的洞府,救出妙妙陷在凌魂阵中的那缕天魂,把那缕天魂送回妙妙的泥丸宫,妙妙就能得救。”

  “萧昌的洞府?我可进不去!”

  焦远之从元神中分离出来一颗神识,焦远之拿在手上,神识化成一把光斧。

  焦远之把光斧交给李大亮,道:“你拿着这把斧子,没有阵法能拦地住你!”

  “我自己去吗?我不知道萧昌住哪呀!”

  “斧子知道!快去!再晚了妙妙就挺不住了!”

  “好!那你去做什么?”

  “我回中阳宫,召见萧昌!”

  中阳宫正殿。

  焦远之元神附体,安坐大殿之上。

  萧昌进到殿来,见到堂上正正摆着一盆盆栽,正是盗魂草,心中一凉,两腿一软,险些当场瘫倒。

  萧昌毕竟是六世皇孙,灵波堂堂主,见过大场面,急忙调整心态,镇定心神。

  萧昌躬身拜到:“弟子见过掌门,不知掌门清晨即招弟子前来,可有要事吩咐?”

  焦远之面无表情,伸手指着盗魂草,道:“你来看看,这是什么?”

  萧昌故作轻松,看了一眼,道:“这是一棵神仙草,从色泽和长势来看,应当是百花国的独有品种,堪称珍品!”

  “你再看看!”焦远之的话语中增加了几分威压。

  萧昌感觉快要站不住了,但仍不动声色,再看一眼盗魂草,道:“请恕弟子眼拙,没看出这棵神仙草,有什么门道!”

  “你再看最后一眼!”焦远之从宝座上站起身来,眼神寒意逼人,释放出凛凛灵压,这是化神境界的人才有的元神威势。

  萧昌的心突突狂跳,再站不住,顺势跪在盗魂草之前,仔细打量盗魂草,猛然间抬起头来,道:“呀!弟子想起来了!这是,这是几年前,弟子送给外门人事房掌事赵有光的那盆神仙草!这是百花国进贡的贡品,宫里分给弟子的!大概两三年了吧,弟子记不清了!但为何这盆神仙草,和几年前差不多一个样,没怎么长呢?”

  焦远之面色沉重,重又坐会宝座之上,摇头叹气,道:“萧昌,我念你是本门弟子,本想给你个认罪的机会,饶你不死,没想到,你仍是不知悔改!你太让我失望了!”

  萧昌转向焦远之,满脸困惑:“掌门!掌门此言何意啊!我萧昌一向对剑宗忠心耿耿,对掌门忠心耿耿,不敢有任何不轨之心!我如果做了什么让掌门不高兴的事,还请掌门实言相告,我一定改过自新!”

  “萧昌,你犯了剑宗大忌,也犯了我的大忌,你今天死定了。”焦远之淡淡地说到。

  焦远之一句平淡的话,给萧昌宣判了死刑。

  萧昌所有的演戏和狡辩,是希望在宗门律法上钻空子,即使大家心知肚明,如果证据不足,就不能给他治罪。但是,如果焦远之不管律法那一套,按他自己的方式来,那萧昌就一点活命的希望都没有了。

  萧昌顿时陷入绝望,不再演戏,也不再狡辩,只向焦远之一个劲地磕头,大哭大喊:“掌门饶命!掌门饶命!我错了!我知错了!”

  “萧昌,你错在哪?”萧昌身后,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

  萧昌转过头来,看到钱妙妙,惊讶道:“你,你还活着!你没死!”

  萧昌本以为钱妙妙肯定活不成了。经过三年多的折磨,钱妙妙早已毗邻生死边缘,他今天早晨,给凌魂八卦阵增加了十倍的强度,钱妙妙必死无疑。他只是还没来得及确认结果,就被招进中阳宫里来了。

  方才,李大亮的元神拎着焦远之的神识化成的光斧,站在萧昌的洞府之前,看着萧昌打开洞府大门,急忙忙奔中阳宫去了,连大门都忘了关。

  李大亮往里走,却撞上了一层光墙,撞出一片光晕。

  他看一眼手里的光斧,真有掌门说得那么厉害?

  他拉开身体,全力挥动光斧,砍向阵法。

  砰!

  一声巨响,一阵光波冲击,把李大亮冲飞十几丈远。

  李大亮飞回来,光墙消失了,阵法被那一斧打破了。

  好斧子!为什么我的神识化不成斧子?

  不是想这个的时候,救钱妙妙要紧。

  进到萧昌的洞府,险些被洞府里的阴森气氛吓晕。

  萧昌的洞府,宛如鬼域。

  各种溶液里装着各种生灵的脏器,悬浮着各种动物的尸骸,密密麻麻如同森林。天上飘着红色的云,空中下着红色的雨,远处红色的汪洋卷动着红色的浪涛,冒出冲天的血腥气,白雪皑皑的山,细细看去,是一块一块的骨骼。

  当李大亮的元神在不住地干呕的时候,神识光斧光华闪烁,牵引着李大亮,向着一处高台飞去。

  这是一座宏大的祭台,祭台外围竖立着八根石柱,石柱上有阵法光波流动,中心有一个八角石匣,石柱中流出的阵法光波,源源不断地涌进石匣。

  这就是凌魂八卦阵!钱妙妙被盗取的一缕天魂,就在石匣里!

  李大亮走到石匣之前,打开了石匣。

  他看见了在石匣中心受苦的那一缕天魂。

  他挥动神识光斧,连番劈砍,砍破了八根石柱上滚动的阵法。

  石匣里平静下来。

  他飞进石匣,携住这一缕天魂,飞出石匣,飞出萧昌的洞府,飞回中阳宫水榭。

  王胖子躺在水榭的地板上,钱妙妙平静地躺在王胖子怀里,像是睡着了。李大亮打破凌魂八卦阵的那一刻,钱妙妙已经不再痛苦了。

  李大亮飞进了她的泥丸宫,把手里的这一缕天魂归还给她泥丸宫里的天魂。天魂回复完好,仍旧很虚弱,但钱妙妙不再有生命危险。

  李大亮飞出钱妙妙的泥丸宫,神识散开,才找到了他被王胖子打进水塘里的身体。

  李大亮元身归位,钻出水面时,钱妙妙已经醒了。

  破晓晨光照进水榭,照在钱妙妙和王胖子身上。

  “我觉得,我的病好了!我就像重生了一样!”钱妙妙感受着晨曦的温暖,柔声道。三年来,她从未感觉如此轻松愉快过。

  “哈哈哈!李大亮!亲爷爷!你是我亲爷爷!”王胖子开怀大笑。

  “哈哈哈!哈哈哈!”李大亮浑身湿漉漉地,在他们两个身边躺下,看着拂晓的天空,大笑不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