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紫水晶之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月狐族

紫水晶之痕 漠河冰冷 5010 2020.07.01 10:09

  嗄吱!

  一道清脆的声音在石台后面缓缓传开。

  吁!那是什么!

  人群中突然传来阵阵惊讶声,林枫闻声望去。

  只见四个大汉抬着一个盖着红布的箱子走上石台,箱子被红布完完全全的裏住,让人怎么也窥视不出一二来。

  咚咚!

  “感谢各位贵宾来参加此次拍卖会,接下来的是本次拍卖会的最后一件拍品。这珍品是什么呢?还请华某先卖个关子。”

  说完,人群中议论纷纷。

  “哎!你说这压箱底的会是什么东西啊”

  “谁知道呢!这宝贝用那么大的红布盖着,应该是个大物件吧。”

  “这还用你说?瞎子都能看得出来。”

  “管它是什么东西呢,反正我们看看热闹就好了。”

  “你说的也是,咱们啊,凑凑热闹长长见识就成了。”说着,抬头看向阁楼上,淡淡的说道:“看到了没,阁楼上的人还没出声呢。”

  “也是,能在此次拍卖会坐在阁楼上的人那必然是位高权重。定是大梁二皇子和曹家少年这般。”

  锦服老者目光缓缓扫向台下,布满皱纹的脸上也是逐渐露出笑容,接着右手拿起红布用力一扯。

  嘶!

  人群中无数道目光有些呆滞的望着台上的这一幕,原本有些骚乱的吵闹声此时瞬间寂静。

  那是!一个女人?

  突然,人群中震惊大呼:“快看!快看她的眼睛!紫色的眼睛。”

  众人闻声望去

  只见一个披着一件有些破旧的兽皮女孩畏畏缩缩的龟缩在铁笼角落,兽皮虽旧,但是披在那凹凸有致的身上却是别有一番风味。

  此时的她双腿弯曲,双手互相紧锁的蹲在地上,大而圆的眼睛眨巴眨巴的巡视着周围。她身上的那件兽皮实在是过于破损,导致暴露在空气中的右臂上浮现出一个若隐若现的浅红色月牙印记,头上一根根青丝被一支木簪整齐的盘着。

  一张白里透红的瓜子脸上,细长的柳眉,琼鼻微翘,红润的樱桃小嘴使人看了便忍不住咬上一口。她的眼眸虽然是奇异的淡紫色,但是她的眼神很清澈,很纯洁。只是,扫向周边的目光开始变得有些闪闪躲躲,随后更是微微一退的缩在角落里。

  哔!

  人群瞬间沸腾,无数道充满贪婪的目光死死注视着台上的少女。

  锦服老者微笑道:“此女是一支夏国的一支商队在落日森林中偶遇拾得。根据古书记载,此女便是上古时期名噪一时的月狐族。”

  哔!

  人群中再次沸腾,吵杂声再次响起。

  “这月狐族是什么啊?那女孩的眼睛怎么是紫色的?”

  “咳……”

  锦服老者轻咳一声,个群中的吵杂声才缓缓的安静下来。

  老者满意的笑了笑,接着说道:“各位贵宾先不用慌张,先容老朽给各位贵宾讲个故事。”

  十万年前,星云大陆资源匮乏,生活在大陆上的人族与蛮族争斗不止。

  由于蛮族天生蛮力,人族虽然数量上有着人数的优势,但是在与蛮族对抗的争斗中无奈处于下风,因此不得已退居南下。

  星云大陆的南边有着一片草木繁盛的森林,那里生活着一群无忧无虑的月狐族。男的在水溪边捕鱼,女的便在森林中采摘野果,他们用从野兽尸体上扒下来的兽皮遮羞,群居住在森林里面的一条小溪边。

  他们的头发很奇怪,是棕红色的,眼眸则是呈现紫色,右臂上有一个月牙形状的浅红色印记。除此之外,其他的与外人族的外貌体形上并无差异。他们世代生活在森林里,无世隔绝。

  直到有一天,溃败的人族闯进了他们的家园,整片森林开始暴躁了起来。似乎是不欢迎这个侵略者,森林里的野兽发了疯的去攻击人族。

  元气大伤的人族又怎会是野兽的对手,结果个族死伤严重。月狐族人偶然间发现了这支伤残的人族队伍,月狐一族单纯善良,不但没有抵御侵犯他们家园的外族人,收留了他们在小溪边。

  得以喘息的人族很快便渐渐的恢复了元气,他们教会了月狐族使用工具,月狐族也因此变得强盛了起来。两族之间你来我往,很快便变得亲密了起来。

  岁月安好,时间飞逝。占据了大半个大陆的蛮族人因为内部争斗变得元气大损。

  之后人族联合月狐族把一举把蛮族赶回了极北之地,夺回土地之后,人族与月狐族联手建立了落日王朝。

  可是,不久后。离开森林的月狐族族人却诡异的染上了传染病,这样传染病只在月狐族中传播,而且是不冶之症,月狐族也因此元气大伤,尸横遍野。

  月狐族族长推测他们月狐族是受到了森林的诅咒,而右臂上的月牙印记便是诅咒的标记。族内长老商议,把整族迁回森林,以便抑郁疫病的传播。

  悲剧的是,回到森林的月狐一族还是没能阻止疫病的蔓延,最终惨遭灭绝。

  听完锦服老者一席话之后,全场一片寂静。

  有的早已泣不成声,痛哭流涕,安澜也不例外,随身携带的手帕早已湿透,只好把林枫的袖子用来擦试眼泪。安澜一边擦拭着泪水,一边小声轻泣,到了情绪高涨的时候还时不时用她的小拳头锤着林枫。

  如此感性的不过是一小部分罢了,大多数人的目光依旧停留在月狐族女孩身上,眼神充满了贪婪。

  锦服男子目光扫了扫,满意的撇嘴一笑。随后开口道:“如今,十万年后月狐一族再次现世,想必这困扰了月孤一族数万年之久的诅咒已经消失了。”

  说完,全场一片哗然,看向女孩的目光更加的贪婪了。

  “好了,华某也不多废话了。相信此女的重要性在座的各位比华某更清楚吧,此次华兴拍卖会最后一件拍品“月狐遗女”起拍价两千万两黄金!”

  “三千万两黄金”

  快看!是夏国的永安王。

  当声音响起时,众人望去。

  只见一道身型有些肥胖的中年男子早已站了起来。他穿着一件金丝锦服,头上戴着一个镶着绿色宝石的金冠。他那双布满血丝的双眼死死的盯着缩在角落中的女孩,眼神里的贪婪不加遮掩。

  唉!这永安王死胖子可是出了名的老色胚,仗着经营着南花梨木和王爷的身份糟蹋了不少女孩,如今这个身世悲惨的小女孩怕是难逃魔爪了。

  永安王没有理会这些闲言碎语,依旧死死的盯着,眼神变得更加灼热。

  啍!“这也太可恶了,居然拿人当货物买卖”安澜气得急剁脚,气鼓鼓的道。

  随后转头对着林枫说道:“枫哥哥,咱俩回去带兵来把这里抄了。”

  林枫嘴角一抽,有些哭笑不得的说道:“我的姑奶奶啊!你可别乱来。”

  他知道华兴交易所对奕国的利益有多大,若是安澜真的带着皇城守卫军过来,朝里的那些大臣必定会借此生事。关键是,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公主殿下还真干得出来这事。

  啍!

  安澜生气的跺了跺脚。随后恶狠狠的盯着那道肥胖的身影,嘴里喃喃自语:“气死我了、气死我了、气死我了。”

  林枫无奈的摇着头。这种事情在星云大陆发生了太多了,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谁的拳头大谁就掌握着话语权。所谓的公平公正不过是强者用来安抚弱者的一种手段罢了,这个世界一直如此。

  梁宇抬头望向阁楼上的林枫,嘴角流露出些许玩味,淡淡的说道。:“五千万两黄金。”

  林枫闻声望去,两道目光在空中触碰,一股危险的气息悄然袭来。林枫心尖猛然一震,那是!猎人盯着猎物的眼神!

  “有趣!”梁宇舔了下嘴唇,喃喃说道。随后便回头看向石台

  众人望着这一幕疑惑不解,唯有那曹家少爷看着阁楼上的那道身影也是跟着笑了笑。

  安澜柳眉紧锁,看向林枫低声问道:“枫哥哥,那大梁的二皇子刚才盯着你干嘛?”

  林枫摇着头说道:“谁知道呢?可能是你枫哥哥长得俊俏了些,他嫉妒了。”

  安澜还没气的白了他一眼,便把目光重新回到石台上。

  锦服男子拿起锤子,目光扫向人群。道:“还有人出更高的价格吗?”

  永安王袖袍一挥,两眼恶狠狠的盯着梁宇,随后又望向台上的那道俏影。眼里闪过一抹无奈,只好坐下。他知道,那位一旦开口,他这小小的王爷便已经失去了争夺的权力。毕竟,夏国皇室不可能会为了他这小小的王爷去得罪一条疯狗。

  锦服老者看着已经坐下的永安王,随后大声道:“恭喜3号贵宾以五千万两黄金的价格拍得了这件拍品,一会拍卖会结束后华某会亲自送到贵客手上。”

  “此次华兴拍卖会圆满结束,老朽代表华兴交易所衷心的感谢各位能从百忙之中、万里之外来到华兴拍卖会捧场。”锦服老者俯身恭手道。

  “澜儿,走吧。”林枫看着逐渐散去的人群,淡淡的说道。

  说着,两个便下了楼。

  “林兄且慢”

  一道声音从的面传来,林枫转头,便见到梁宇立于前方,两眼笑眯眯的盯着他。

  林枫眉头一皱,开口道:“二皇子?有事吗?”

  “哎呀!林兄防备心别那么重嘛”

  林枫鄙了他一眼,随后说道:“据我所知,你们大梁和奕国之间好像并没有那么“亲密”。林枫没有记错的话,今日林某也是第一次见到二皇子仙资,并没有与二皇子有什么交情吧。”

  “哎!今日与林兄一见如故,梁某欢喜得很。为表心意,梁某为林兄准备了一件礼物,还望林兄莫要嫌弃啊。”

  等一下!

  林枫摆了下手,随后恭手说道:“多谢二皇子好意。只是,林枫与二皇子素不相识,林枫实在是承受不了如此大礼,还望二皇子见谅。”

  哦?

  “林兄这还没看到是什么呢,还是先看一眼再下结论吧。”

  说着,梁宇拍了下手。

  只见一道熟悉的身影被两个待卫搀着走过来,带头的是刚才拍卖会的锦服老者此时笑眯眯的走过来。恭手说道:“梁公子,您所拍的物品老朽给您送过来了。”

  梁宇对其摆了下手,随后说道:“梁某只要这雪莲就可以了,这剩下的就送给林枫兄弟当个见面礼吧。”

  众人皆是一愣。

  而老者则是微微一笑,抬头一挥,随后两个侍卫缓缓的把月狐族女孩搀到林枫眼前。

  随着缓缓接近的身影,林枫这才清楚的看到这位月狐族女孩的全貌。

  她的眼眸是淡紫色的,一张瓜子脸五官端正,凹凸有致的身资,再加上那水汪汪的眼神,确实是惹人怜悯。

  林枫剑眉一皱,缓缓开口道:“二皇子这是什么意思?”

  他知道眼前这个人没有那么简单,单单是刚刚那道充满杀气的眼神,梁宇就已经被林枫列入了“黑名单”,他可不相信那只是一道“善意”的微笑。

  “这件东西本来就是梁某专程拍给林兄的啊,还望林兄收下。”

  林枫恭手说道:“林枫承受不起,谢过二皇好意了”

  梁宇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

  “子染,竟然林兄不喜欢。”

  说着,那深邃的眼中浮现出一股寒光,冷声道:“那就杀了吧”

  话音刚落,黑袍男子拔剑而起。

  等等!

  林枫身形一闪,伸手便抓住了黑衣男子刺向前方的剑刃,那剑在离女孩喉咙之外一厘之处停下了。

  滴答……

  剑刃划伤了手,那有些白嫩的手上缓缓流出了鲜血。

  “枫哥哥”

  安澜惊声大叫,紧接着快步跑到林枫身旁,一把推开执剑的黑衣男子。随后转头盯着黑衣男子,怒道:“混蛋,竟敢伤我枫哥哥,本公主让你全家陪葬。”

  林枫拉回安澜,轻声说道:“澜儿,回来,枫哥哥没事。”

  安澜恶狠狠的盯着梁宇,咬牙切齿的说道:“别让本公主逮着机会,到时候定让你尝尝冯叔叔的手段。”

  梁宇没有理会安澜公主的恐吓,转头看向林枫,玩味的笑道:“林兄改主意了?”

  林枫脸色一沉,怒道:“二皇子这是何意?”他心里清楚,刚才要是他反应慢了一点,恐怕面前这女孩此时已经变成一具尸体了。

  “林兄有所不知,这东西要是没有了价值,纵然是价值千金,在梁某眼里也不过是废物一个。竟然林兄已经拒绝了,那她就已经失去了价值,梁某自然不会留着一个废物在身边。”

  “竟然如此,那林枫便谢过二皇子的好意了。”林枫恶狠狠的盯着梁宇,咬牙切齿的说道。

  梁宇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林兄不嫌弃就好。说起来,林将军可是梁某一生所敬仰的英雄。林兄又是林将军的独子,梁某若是不好好“招待”,那岂不是让旁人看了笑话。”

  林枫冷哼一声,道:“还是不劳二皇子费心了”随后脱下外袍盖在了那道有些惊慌失措的俏影上。低声说道:“别怕,跟我回家吧”

  女孩抬起头看向林枫,眼睛瞟向那只布满鲜血的手,思虑了一会,随后微微点头。

  林枫收起心思,恭手对着梁宇说道:“二皇子,今日的事情我林枫记下了,来日定会找机会好好“报答”今日二皇子的良苦用心。”

  安澜狠狠的瞪了一眼,随后三人便离开了交易所。

  一些还未离场的观众亲眼目睹了这一场戏,随后纷纷议论着。

  一紫色男子对着身旁的白衣男子说道:“杜兄你看,那不是镇国大将军的独子林枫少爷吗!”

  被换作壮兄的白衣男子淡淡的说道:“可不是嘛!在他一旁的是安澜公主吧。前段时间的游行大典上,本人有幸目睹过这位公主殿下的仙资,那确实是安澜公主无疑。”

  话音刚落,紫衣男子接着说道:“听闻这安澜公主从小便与那林家公主一同长大,两人之间又如此这般,那林家少爷无疑是坐实了这驸马之名了。”

  白衣男子思虑了一会,有些疑惑的说道:“不会吧?这林家少爷的出身虽然是配得上这驸马的身份。但是,如果是一个草包,就算林家势大,朝中的群臣们也难免会在背后嚼舌根。陛下就算再疼爱安澜公主,也会权衡一二之后再做决定吧。”

  “管他呢!照今日这情形来看,此次的生辰宴怕是有好戏看喽。”

  “唉!咱的老百姓的安稳日子不长了。”

  子染听着这些闲言碎语。他实在是想不明白,公子为何会在此时去招惹这么棘手的敌人。虽说那林枫在他眼里不过一只翻手便能捏死的蚂蚁,可他必竟还是林家的独子啊,林家的身后可是三十万龙虎军。想到此处,心里不禁打了个寒颤。

  “你是不是很疑惑本殿下会去招惹林家。”梁宇淡淡的说道。

  黑衣男子恭手说道:“殿下自然有着打算,小的愚顿,还望殿下见谅。”

  梁宇目光浮现一股凶狠,沉声道:“这大陆沉寂得太久了,是该“活动活动”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