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崔家嫁女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心事

崔家嫁女 一叶丁香 2092 2019.03.23 17:21

  次日,霜雪和婷婉两人在绣花,绣着绣着,霜雪就笑了出来。婷婉看了她一眼,笑着说:“魔障了,不会还想着那个沈公子吧,昨日你可是和他嘀嘀咕咕了很久,也不知聊什么。”

  “姐姐,我真没想到他会那样看重我,旁若无人地坐到我身边,现在想想,心还砰砰直跳呢。”霜雪一副小女人的样子。

  “霜雪,你不觉得他有些唐突吗,我们只不过和他见了一面,都不熟悉,他就坐到你旁边,这个行为似乎有些轻浮的嫌疑。”

  “姐姐,不管你相不相信,人与人总有一见如故的感觉。我和沈公子就是,我们对所有事物的看法都出奇的一致,他心里所想得就是我心里所想得,我从未遇到这样一个,懂我知我的人,我觉得他就是我一直期待得那个人,他终于出现了。”

  “霜雪,我希望你别急着下结论,你们才第二次见面而已,沈公子的确是个出色的人,无论是外表还是才华,都很出众,可我们对他平日地为人处事,和他的家庭一点也不了解。”

  “姐姐,我知道得,我只是忍不住想和你分享我的喜悦。对于他的家庭,我已经了解得一清二楚了。他被祁景墟害得背井离乡,无法回家,他的先父,一直护卫楚地老王爷,可新任的祁王爷因嫉妒之心,残害自己的发小。”

  婷婉大为惊讶,忙问怎么回事,霜雪一五一十地告诉婷婉,沈公子所受的不公。霜雪每讲一遍沈公子的不公,就可怜他一分,也就恨祁景墟一分。婷婉觉得不可思议,她替祁景墟辩解:“也许这其中有些误会,祁王爷只是不善言辞,但是待人还是十分温和的,不像是无情无义之人。”

  “姐姐,你就是太好心了,认为天底下就没有坏人,就算干了坏事也是又苦衷的。我相信沈公子不会骗我,那是我们第一次谈心,他没必要骗我,而且我看得出来,他对我也是很倾心,更不可能骗我了。”

  “当然,沈公子也是不会骗人,那么可怜的身世,谁会拿出来骗人呢。”

  “对啊,所以祁景墟就是这么一个高高在上,无情无义的人。”

  “也许你会笑我心软,但是我不能改变我的想法,人性本善,只是蒙尘太多。祁王爷死里逃生,应更加珍惜亲人,注重亲情,所以不可能因为嫉妒,就对儿时伙伴,亲如兄弟之人,痛下杀手。中间肯定有什么原由,只是我们不得而知。”

  “姐姐,我尊重你的想法,但是你也无法改变我的想法。只是,我觉得疏言有可能也遭受祁景墟的蒙蔽,我甚至认为,疏言买下红楼,就是给祁景墟做事,毕竟楚地的王家,不可能忤逆楚王。我们和疏言朋友一场,我希望姐姐要提醒一下他,免得被人利用完,就被弃之如敝履。”

  “好的,有机会,我也向疏言打听一下,是怎么回事。妹妹也需守护好自己的心,丢了就很难找回来了。”

  两姐妹正说笑间,仆人来请他们去花厅,说是家里来了客人。她们来到客厅,原来是王疏言和王潇澜,他们亲自来请崔府上下去红楼听戏。王疏言还特地邀请了霜雪,请她务必光临,霜雪笑着答应,问了王疏言都邀请了哪些人。王疏言的回答让她十分满意,他说木易县所有世家都邀请了,还特别邀请了最近非常火爆的诗社成员。霜雪想着可以再见到沈公子,到时候和沈公子的感情定能更深一步,就愉快地答应了。

  王疏言见她这么开心,想起早上的画面,都要替霜雪担心起来。一大早,他就被“噼啪噼啪”声吵醒,循声而去,看见满池荷花,已经被景墟摧残殆尽。袁峰就站在边上看着,也不加阻拦,王疏言过去问他怎么回事,为何把这满池的荷花,给毁了。袁峰笑着说:“我们的祁王爷觉得这荷花长得太丑了,不配当红楼荷花,觉得拿不出手,就随手毁了。”

  “你别胡说八道,我这满池荷花,可花了我不少心血,正是应景的时候,花开的比楚王府的好看多了。”王疏言惋惜的说。

  “袁峰传令回楚王府,王府内不许有一点荷花的影子。”祁景墟还不过瘾,直接下令。

  “喂,你发什么疯啊。人在这里,还管王府的荷花。”王疏言大惑不解。

  “你别再说了,再说,估计整个楚地都没有荷花了。”袁峰适时地阻止王疏言。

  “什么情况?”王疏言问。

  “刚才暗卫报告了,昨晚斗诗会的情形,结果这荷花就无辜遭殃了。”袁峰无语地说。

  “昨晚是不是霜雪也在涤音舫,早知道,我昨晚就去斗诗会看看了。”王疏言可惜错过了一场好戏。

  “别幸灾乐祸,两个都是心头的人,一个心头之恨,一个心头之爱。”袁峰淡淡地说。

  “景墟,荷花也毁得差不多了,你上来休息一下,我想办法让金社长把诗社移走。明天,我邀请各世家,来红楼听戏,我一定把她邀请到,你有什么话就当面和她说,别再摧残我的荷花了。”王疏言真诚地恳求道。

  “嗯,还可以。”说着,祁景墟从荷花池跳出。

  王疏言只能让霜雪自求多福,到时候不要像他的荷花就行。两兄妹和婷婉说了一会儿话,就告辞了。

  这个消息让崔家姐妹兴奋不已,婷欢和婷珊因为多了一个和诗人接触的机会,兴高采烈。婷婉因为可以和王疏言见面而开心,上次虽说在红楼住了不少日子,可是红楼长什么样,自己都没看过。最令霜雪奇怪的是崔厌,竟然也满心欢喜地要去听戏,霜雪试探性地问道,难道燕王妃也同意一个占卜官参加各种各样的宴会吗。

  “燕王妃非常宽宏大量,他觉得占卜官也是个人,应该有人的七情六欲才正常,特别是未婚的占卜官,更应该经常参加聚会,我在燕州时,王府的活动都是有参加的。这次能和霜雪堂妹一起去参加,真是三生有幸,希望堂妹多多指点。”崔厌讲得头头是道,霜雪听得失望至极,被崔厌缠住,只怕和沈公子讲话的机会都没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