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崔家嫁女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红楼之行

崔家嫁女 一叶丁香 4230 2019.03.23 17:24

  红楼宴会如期举行,霜雪一走进红楼,就开始搜寻沈公子,左看右看都没找到人。她们一行人继续往里走,看到了金社长和诗社成员,唯独没有沈公子,霜雪心里咯噔一下,难不成王疏言为了祁景墟,没有邀请他。婷欢比她更着急,直接问金社长:“金社长,怎么没见到沈公子啊,这种场合怎么能少了他呢?”

  “沈公子有事去了银陵,没办法来这里,”金社长说完,朝主位上看去,“如果不是因为某人,我想沈公子因该不会这么巧,要去银陵。”

  霜雪想果然被她猜中了,肯定是祁景墟暗中使绊子,都已经把人家赶出楚地了,就连在木易县都要绕道而走,实在是太过分了。本来还想着,能和沈公子加深了解,征服他那颗满腹才华的心,现在连一丝机会都没有了。没有沈公子,那她来红楼干么,她开始心不在焉地瞎晃起来。

  王疏言在高台上,向宾客宣布,今天红楼的宴会分三个部分。第一个部分,在畅音阁,戏剧表演,为了增加趣味性,每段戏剧只演一炷香时间,让观看者,猜戏名,猜中者有奖。第二部分,在尚德堂,机关术展示和比拼,获奖着,有意外惊喜。第三个部分,在未央湖(也就是昨日荷花被摧残殆尽的人工湖,王疏言已经让人清理干净),湖中巨石,进行斗舞比赛,魁首可得金羽衣一件。王疏言一说完,台下一片哗然,红楼真是不惜血本,款待木易县世家,大家纷纷去寻找自己喜欢的项目。

  霜雪对这些都不感兴趣,正是人不对了,做什么都不是原来的味了。崔厌非要和霜雪去畅音阁,说是自己对戏剧还是有一定研究的,结果莫名其妙地听了一个时辰的戏,崔厌一个也没猜对。霜雪的了个空,悄悄地溜了出来,四处溜达,她觉得有必要找个人说一下心事,否则就要满出来了。她往未央湖走去,果然看到了西奈,“总算找到你了。”“我看你那个堂兄一直跟着你,我也不方便去找你,这里还挺好玩的,金羽衣吸引了好多人,你看婷珊和婷欢都上去了。”西奈也看到了霜雪,向霜雪介绍道。

  “她们两个又是上去献丑得,没什么好看,我有话对你说,我们出去吧。”霜雪把西奈从未央湖拉到上次奇怪的小竹林里,因为这里一个人都没有,正方便两个说悄悄话。

  “怎么了,神秘兮兮的。”西奈问。

  “沈公子,你知道吧?”

  “我知道啊,最近这么出名,谁还能不知道沈公子啊。”

  霜雪把祁景墟对不起沈公子的事说了一遍,心中感觉舒服多了,就算沈公子没来,也感觉他在一样。卢西奈听完,让她小心点。“霜雪,虽说沈公子没必要骗你,但是初次见面就聊是非,未免不好,而且你也完全没有必要,为了一个初相识的人,去得罪一个身份比他高很多的人。”

  “我知道,但是情谊和身份无关。”霜雪坚持己见。

  她刚说完,一抬头暗叫一声不好,“西奈,你要帮我个忙,”她指着崔厌走过来的身影说:“我堂兄太搞笑了,一个戏剧也看不懂,硬说自己对戏有研究,非要拉着我听戏,我都快睡着了。他走过来,你帮我挡一下,把他骗回畅音阁去,好朋友,看你的了。”霜雪说完,钻进竹林躲了起来。

  西奈摇了摇头,见到崔厌行了个礼,问道:“请问您是霜雪的堂兄吗?”

  “是的,我刚刚还看到霜雪了,这么一晃眼就不见了。”崔厌还到处寻找。

  “哦,霜雪说自己有点急事,先走了,她说崔堂兄喜欢听戏,刚好我也想去畅音阁听戏,不知可否和崔堂兄一道去。”崔厌真没想到,还有人会奉承自己,乐开了花,和卢西奈愉快地往畅音阁去了。

  “好险啊”霜雪拍拍胸脯站了起来,想转个身,看看周围,结果一下子就撞在一个人的怀里。她摸了摸疼痛的额头,抬头看到了祁景墟,“怎么是你啊,你怎么在这里啊。”

  “还没问你干么躲在这里,你还问起我来,难道你忘了,这是我的密道吗?”祁景墟绑着脸看着她。

  霜雪想起来,上次确实也是从这里进来的,忙到:“对不起,是我误闯了,我马上走。”

  “我这里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吗?”祁景墟冷冷地说。

  “进来都进来了,你想怎么样,难道想杀人灭口,不过这也是你经常干的事。”霜雪也恶狠狠地说。

  “你,跟我来。”祁景墟说着往前走。霜雪跟在后面,发现这次走的和上次又不一样,这片竹林还真是有很多秘密啊。她们七拐八拐的,走入了一间茅草屋,进入屋后,景墟滑动了墙上的镰刀,地下出现了一道裂缝,裂缝越来越大,现出了一条通往漆黑的石砌通道,两人进入通道后,裂缝就合上了。地下漆黑,只有景墟手上一个小火把,通道很长,似乎走不到尽头。霜雪有些害怕,暗地里抓住了祁景墟的衣角,祁景墟咧嘴笑笑,也不言语。到了尽头,有一扇黑漆石雕蝙蝠大石门,祁景墟按了一下蝙蝠的右眼,门“吱呀”一声开了。他们走了进去,是个大房间,点了无数油灯,很明亮。霜雪环顾一周,发现四周画满了画像,画像下详细记载了画像之人的事迹。霜雪仔细看了看,尽然发现很多崔家先祖和方家先祖的画像,历代祖先为红楼贡献了自己的生命。这完全出乎霜雪意料之外,她怎么也没想到崔家和红楼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她转了一圈,来到一个石门前,石门前有个大圆盘,上面有六个凹槽,看样子是有六块牌子被人拿走了。祁景墟走过来,站在她身后,说:“这个石门后,就是红楼的秘密所在。可是百年来从没人打开过,就连当年的楼主也没有打开过,谁也不知道后面是什么。”

  “红楼以前不是为皇上收集情报的吗,难道你们皇家的人也不知道里面是什么?”霜雪问道。

  “红楼只提供情报,里面收着什么真没有人知道,直到红楼被破,方家被灭门,皇家才知道红楼底下有东西,却没人进来过。竹林的奇门遁甲,无人能破,因此破败下去。我也是最近才破了此地机关,发现了这里面有大量的崔家人的画像,所以请你过来看看。”祁景墟解释道。

  “我父亲从未提起过红楼,我也是第一次见到我这么多祖先的画像,才知道红楼和崔家有联系。至于这几个凹槽上的东西,我就更不知道了。”霜雪老实说。

  “霜雪,我带你来,并不是要你拿出什么东西。我只是想让你明白,红楼、崔家有莫大的关联,但是这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也不清楚,但是我隐隐觉得,和你有关,所以你要对每一个接近你的人要有所警惕。人心很复杂,外表看起来都光鲜华丽,是很难看到心底的阴暗。还有这六块牌子,如果哪天落到你手里,你千万要隐藏好,或者干脆丢了,这样才没有危险。”祁景墟谆谆嘱咐。

  “你难道不想要这六块牌子吗?”

  “想要,但是不论里面是什么东西,和你的安全比起来都不重要。”祁景墟说完注视着霜雪。

  霜雪古怪地看着祁景墟,以她和祁景墟相处地经历来看,她是绝对想不到,祁景墟会钟情于她,可是刚才那话听起来,如果不是对她有意思,那就是她的安全另有用途了,肯定是这样,霜雪暗自点点头。

  “为什么不直接问我父亲,他是崔家唯一的传人,也许会知道些什么。”霜雪问。

  “很抱歉,令尊脾气古怪,比起他,我更信任你。还有听说,你那个奇怪的堂兄崔厌将继承你们崔家,记住绝对不能让他知道,崔家的秘密,否则,崔家将招来杀身之祸。”祁景墟告诫道。

  “我知道,他那样子不适合当崔家传人的,这件事,我答应了,我可不像某人言行不一,我绝对不会对你失信。”霜雪承诺到。

  “斗诗会,你似乎和祁沈聊的很欢,完全无视我的警告。”祁景墟阴沉着脸,似乎很不高兴。

  “沈公子温文尔雅,有惊世之才,却被某人害得背井离乡,有家回不得。”

  “霜雪,我不知道祁沈和你讲了什么,想来也没有好话。我奉劝你,祁沈的样貌和才华,的确能吸引人,但是知人知面不知心,你最好不要和他深交,否则后悔药可没地方买。”

  “祁王爷,我想您应该没有权力,规定我该和谁成为朋友,不该和谁交往。”

  “你~~~~~~~”

  祁景墟没再说话,摘下随身携带的玉佩,放到霜雪手上:“你救我一命,我铭记于心,我不日将离开红楼,以后若需要相助,拿此玉佩来红楼,或是楚王府,本王一定鼎力相助。”

  霜雪拿着玉佩,有些惊疑不定,自己是否不该如此质疑他。两人慢慢退出暗道,回到小茅屋,霜雪结结巴巴地问:“你,你就要,离开红楼了,是不是以后就不来了?”

  “怎么舍不得我吗?”祁景墟戏谑地说。

  “才没有呢,就是以后少了一个唱反调的人,我想我的心情会愉快很多。”霜雪夸张地说。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出了竹林阵,来到未央湖。两人一起出现的场景,惊艳了全场,男的英俊,女的俏丽,谁都没想到,崔家二小姐竟和楚王有如此好的交情。此时卢老爷上前恭维道:“两位站在一起真是一对璧人,郎才女貌,正如我家那盆黄蔷薇,开得刚刚好,祁王爷您看我啥时候给您送过来。哦,也可以送给王大公子一盆,王大公子那对正是情谊浓厚之时,应该送大红的蔷薇。看来,小小的木易县就有大喜事了哦。”

  祁景墟听了上半句,还没回答,见卢老爷说王疏言,向王疏言看去,只见王疏言一往情深的望着婷婉,可婷婉还是落落大方,态度自如,祁景墟和卢老爷点点头走开了。霜雪说了句误会了,也管自己走了,她实在受不了万众瞩目的感觉。霜雪去找了婷婉,看看婷婉是否从王疏言那里问出什么。结果婷婉说,王疏言知道这件事,但是和沈公子的话有出入,沈公子好像做了什么对不起祁景墟的事情,祁景墟才把沈公子赶出燕州的,具体是什么事,王疏言说自己也不是很清楚,祁景墟对那件事讳莫如深,不允许别人提起半个字。但是王疏言保证自己的朋友是正人君子,不可能做出绝情绝义的事。最后婷婉对霜雪说:“你看,总是有误会的存在,才有不愉快的结果。但是我们也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何事,所以无从评判谁对谁错,那么就当都是好人看待好了。”

  尽管多方打听,霜雪还是没有得到满意的结果,但是她也有自己的结论,一方对这件事绝口不提,肯定是有不能为人知的,另一方却能坦诚相见,足见心无愧疚,那么显而易见,霜雪偏向了沈公子。虽说是理智分析后的结论,还不如说,这就是爱情的力量。

  突然,不远处,积聚了一大群人围观,霜雪以为发生了什么事,和婷婉过去看了一下。原来是崔厌正拦住祁景墟,自我介绍,然后向祁景墟行个正式个跪拜礼,又当众把祁景墟从头到脚夸了一遍。祁景墟想直接走开,结果崔厌再次把他拦住,对自己的失礼深深自责一遍,把燕王妃的教导重述了一遍,接着把燕王妃夸了一遍。霜雪见祁景墟一言不发,冷冷的看着崔厌,要是别人早就被吓跑了,崔厌竟然能顶住这压力,侃侃而谈,不知该佩服他的涵养好,还是说他没有眼力。终于等到崔厌停下来,祁景墟说了一句:“讲完了,就请自便吧。”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了。霜雪拉着婷婉赶紧走开,免得崔厌看见叫住她们,那就不只他一个人丢脸。

  红楼之行,霜雪是怀着满满的希望去,带着满满的失望回来。她觉得她们一家子就是去红楼丢人现眼的,两个小妹妹丑态百出而不自知,崔厌傻里傻气却自得自满,崔夫人逢人就说期盼有个女儿能在红楼安家。而她自己不但没见着心仪的人,也没弄清楚想弄明白的问题,整天就光看家里人出丑了。想想红楼地下室的情形,崔家真是不该如此走向落败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