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崔家嫁女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桃花运

崔家嫁女 一叶丁香 3123 2019.03.21 10:19

  崔厌也算上过私塾,跟夫子学习过经典史籍,奈何天生有些愚钝,只能死记硬背。机缘巧合下结识了一位占卜师傅,从此迷上了占卜之术,学占卜倒是比学经典史籍快多了。但他只能私下学,因为他父亲对他管教甚严,非要他继承崔家传统,四书五经必须烂熟于心,一生目的目的就是考取功名,光耀门楣,以至于他一拿起六书就头晕眼花,完全不知讲什么。后来他父亲早逝,他也就解脱了,从此和他师傅专心研究占卜算卦之事。

  崔厌也算鸿运亨通,无意之中为燕世子占一卦,竟然全中,从此燕王妃十分推崇他的占卜之术,再加上崔厌对燕王妃言听计从,燕王妃更加倚重他,凡事都要崔厌占上一卦。他从此发达了,有了自己的府邸,和燕王府交往密切,燕州人对他恭敬有加,他就自以为了不起。从小的自卑和如今自大合在一起,成就了他这荒诞的样子。

  崔厌发达后,又撞上好运,崔老爷找到他,要他继承崔家家产,他理所当然地认为自己该娶个妻子,来帮他打理家产,最重要的是燕王妃也同意他取一位妻子,帮他管理家产。所以他思来想去,认为最好的办法是来崔府挑一位妻子,假如他的几个堂妹果真如传说中那么美丽的话,那他就两全其美了,既补偿了崔府的损失,又娶到美丽的妻子。这番亲自见面之后,崔厌对堂妹的美貌非常满意,更加坚定了他之前的想法,这也是他认为的最佳补偿策略。他来的次日就悄悄地和崔夫人提起此事,崔夫人自是满口答应,这样崔家家产就还在自己的手上。崔厌认为堂妹们要按顺序出嫁,自然而然就相中了婷婉,崔夫人却提醒他:“侄儿,我很高兴,你能看上婷婉,不过婷婉已有心上人了,可能快来提亲了,你还是另外挑一个吧,我觉得婷欢性子不错,你可以考虑一下她。”

  崔厌听崔夫人这么一说,重新更换了目标,婷欢性子太跳脱,不适合,婷珊长得不好看,不合适,这样一下子就挑中了霜雪。霜雪的美貌仅次于婷婉,性子也稳重,是婷婉之后的不二选择。崔厌在心里挑好之后,越想越觉得霜雪灵动可爱,似乎一下子爱慕她了。崔夫人举双手赞同,想着崔老爷偏爱霜雪,让霜雪留在崔家,崔老爷肯定非常开心。一下子两个女儿都有着落,这让崔夫人万分欣喜,精神抖擞,也更加喜爱崔厌,越看越顺眼。

  这天,崔厌本来一早就和崔老爷在书房说话,一来就恭维崔老爷的藏书,拿起书,一眼没看,一个劲地讲他在燕州的府邸有多漂亮。弄得崔老爷非常厌烦,崔老爷在书房就是为了清静,除了霜雪,他不允许任何子女进入他的书房。可是又不能下逐客令,当崔老爷得知,崔婷欢准备去卫姨母家,婷珊是跟屁虫自然同去,婷婉和霜雪也很久没见到卫姨母了,四姐妹达成一致意见决定立刻出发去卫姨母家。崔老爷就鼓励崔厌和几位堂妹一起去卫姨母家玩一趟,顺便了解一下木易县风情。

  崔厌天生不适合读书,更适合到处溜达,便欣然同意,和四位堂妹前往卫姨母家。一路上,崔厌对充满当地风情的小物件,流连忘返,喋喋不休夸地赞。好几次,故意靠近霜雪,问她喜欢哪个,他想送些小礼物给她,以表达他的谢意。霜雪自然不知道他和崔夫人的密谋,对他的行为大惊失色,断然拒绝。霜雪说见面礼已让她感激万分,万不能再让他破费了。婷欢和婷珊对他烦透了,只管加快脚步,希望能摆脱他。婷婉和霜雪出于礼貌,不得以应付着。

  “哇,是沈公子啊。”婷欢激动地叫起来,拉着婷珊的手使劲摇;婷婉和霜雪快步追上婷欢,一起制止道:“婷欢,注意你的言行,再大街上大呼小叫得,像什么样子。”

  “姐姐,你们快看,前面那个就是沈公子,他是不是风华绝代啊,实在太帅了,每次看到他,我都激动不已。”婷欢语无伦次将沈公子指给婷婉和霜雪。

  霜雪看过去,只见不远处,金社长旁,立着一位公子。那位公子朗眉星目,长身玉立,气宇轩昂,俊俏风流,的确风华绝代,真是一见公子误终身。只见沈公子对霜雪投来微微一笑,和金社长耳语几句便朝她们走了过来。

  “他来了,来了,婷珊你快帮我看看,我今天美不美。”婷欢忙整理起自己的衣服和妆容。

  金社长走过来,向崔家姐妹介绍沈公子:“沈公子是楚地人,新近才来木易县,沈公子诗文沈博绝丽,一首《江南曲》惊艳了我们的诗社。”

  “我知道,我知道,”婷欢连忙说:“嫁的瞿塘贾,朝朝误妾期;早知潮有信,嫁与弄潮儿。我都背得滚瓜烂熟。”

  “多谢婷欢姑娘喜爱。”沈公子朱唇玉启,声音优雅动听。

  “好诗,好诗。”崔厌听完,照例恭维几句,崔氏姐妹连忙介绍他们的堂兄。沈公子彬彬有礼地问候了他们堂兄妹,并邀请他们斗诗时务必观赏指导。

  “沈公子才华横溢,必折桂冠,我们姐妹一定到场领略公子风采。”霜雪一口答应下来。

  此时,王疏言和祁景墟正从另一头过来,看到她们姐妹,就过来打招呼。王疏言一见到婷婉,眼里就容不下其他人,他亲切地问候婷婉:“你上次回去之后,我甚是挂念,不知道是否痊愈了?”

  “谢谢,我已经大好了,没事了。”婷婉微微一笑,感激地说。

  “嗯,看你面色红润,应该无碍了,那就好。”

  霜雪见状稍微退开一步,方便他们说话,祁景墟过来和她打招呼,却发现了一旁的祁沈。两人顿时大惊失色,一个脸色刷白,一个脸色通红,祁景墟似乎非常生气,而沈公子先是有点心虚,不一会儿就恢复镇定,还向祁景墟点头致意,接着向霜雪告辞而去。霜雪看在眼里,十分好奇,这两个人分明认识,场面却这么尬尴,肯定有故事了。祁景墟见霜雪微笑着和祁沈告别,眼里散发着浓浓的兴趣,一转身挡住了霜雪的视线,冷冷地说:“别对他感兴趣,离他远一点,否则你会后悔得。”

  “你是特意来和我吵架得吗,我和谁交朋友,你管地着吗?”霜雪见他莫名其妙地对她发号施令,就来气。

  “你和谁交朋友,我都不管,唯独他不行。”祁景墟见霜雪很是介意,更是怒火中烧。

  “你和他有过节吧?”霜雪尝试着问。

  “不要好奇我们的事。”

  “好好,就你神秘兮兮,再见。”霜雪管自己就走了,婷婉见状和王疏言告别,连同妹妹和崔厌追上去。

  “霜雪,刚才那人是谁,为什么你们一见面就吵架。”崔厌问。刚才霜雪只顾吵架了,也没介绍崔厌,见崔厌问起,随口说了一句:“一个无关路的人。”

  “霜雪别生气了,祁王爷还救过你呢,如论如何要对人家客气点。”婷婉劝道。

  “祁王爷,可是楚地的祁王爷,刚才真是失礼了,我应该去问候他得。”崔厌一副后悔莫及地样子。

  霜雪正在气头上,懒得理他。

  一行人很快就到姨母家了,卫姨母亲切地把她们迎进来,特别是婷婉和霜雪不常来,卫姨母拉着她们姐妹说个不停。婷婉把崔厌介绍给卫姨母,卫姨母连声夸崔厌少年得志,前途不可限量。崔厌十分正式给卫姨母行礼,用一堆美丽的辞藻来赞美卫姨母的府邸及各种装饰品。这让卫姨母受宠若惊,直夸崔厌是个有礼貌的孩子,让他多来走动走动。

  崔婷欢向卫姨母讲起路上遇到沈公子的事:“姨母,您知道吗,我们刚才遇到沈公子了,金社长把他介绍给我们,他长得真是风度翩翩,声音低沉好听,他还邀请我们来参加斗诗大会给他助威。”

  “沈公子,真是这个夏天,木易县最炙手可热人的物了,每个人谈起他的诗文,都顶礼膜拜呢。听说他还未成亲,年纪也适当,有人说他准备在木易县寻一门亲事呢。”卫姨母的话真是给外甥女们无限希望。

  “有才华当然好,但是也应该有自己的家产,否则亲事就不容易。”崔厌在旁边说。

  “你是占卜官,当然不知道什么叫情怀,生活除了将就还有诗和远方,有情饮水能饱,知道吗?”崔婷欢一向看不上崔厌,见他还要贬低沈公子,当然不肯了,不过,这句话恐怕是崔婷欢这辈子讲地最有水平地一句了。

  霜雪为了缓和他们两人的气氛,连忙问:“姨母,您知道斗诗会在哪里举办吗?”

  “哦,在凌波度的涤音舫,月圆之夜举行。”卫姨母回答。

  “那姨母务必让金社长给我们留几个好位置。”崔婷欢向卫姨母撒娇道。

  “好好,到时候让你们姨父和金社长说一说,崔厌侄儿到时候也一起来吧。”卫姨母满口答应,并邀请崔厌。

  崔厌当然满心欢喜地点头同意,等回到崔府后,就和崔夫人汇报了一切,夸奖卫姨母持家有道,热情好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