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崔家嫁女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六章 最后的晚餐

崔家嫁女 一叶丁香 3700 2019.04.04 06:00

  祁景墟将于明日离开燕州,因此燕王妃特地为举行盛大的送别宴,还破例邀请了崔厌一家,可能是觉得反正要分别了,见一见也没事。霜雪也是定于明日启程回木易县,本想推辞的,一是要收拾行李,二是她不知道要如何面对祁景墟。崔厌说什么也不肯,软磨硬泡,说什么难得重新得到燕王妃的信任,当然不能扫了她老人家的兴。更何况就算不去燕王府,他们也要为她举办送别宴的,所以不耽误时间,同时也要向燕王妃辞行才算有礼节。霜雪无奈只能随她们去了燕王府,这次她可老实了,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眼睛就盯着眼前的美食,可不敢到处观察了。燕王妃看到后很满意她的表现,心想早这样多好,可祁景墟的表现,她就不开心了。几乎整场宴会,祁景墟都盯着霜雪看,没怎么理身边的秋菱,而这次以两府联姻,共同抗击西乌,也没达成协议。燕王妃把这全怪罪到霜雪头上,要不是她,她的外甥肯定会以大局为重,绝不可能拒绝这么好的条件,看来不能这么放任自流了。她给边上嬷嬷使了个眼色,嬷嬷立即会意离去。不一会儿,一个侍女上来给崔厌斟酒,脚下不知勾到什么,整个人连同酒壶往霜雪身上扑去,整壶酒都洒在霜雪身上。霜雪浑身湿透了,祁景墟见状连忙冲过来,脱下外套将霜雪围起来,侍女跪着请罪。秋菱也跟了过来,怒火中烧却强忍着,她踹了侍女一脚,向霜雪道歉,并要带她去换衣服。霜雪想着也只能这样了,湿漉漉的,难受不说,也不能见人,便和秋菱一起去了。

  宴席散了,西奈在等霜雪,却见秋菱郡主派人来说要留霜雪住一晚,请教些木易县的风俗。西奈觉得奇怪,秋菱不是一直看不惯霜雪,怎么会留她住一晚呢。奇怪归奇怪,也只能先和崔厌先回去。

  却说霜雪,被秋菱带去换衣服,越走越远,她觉得有些不对劲,不肯再走,却被秋菱命令两个老婆子押着走。她们直接来到一个黑灯瞎火的地方,秋菱命人把霜雪扔进去。霜雪拼命反抗,大声喊道:“秋菱,你怎么可以目无王法,无缘无故把我关在这里,你会收到惩罚的。”

  “哈哈哈,笑死人了,在燕州,我母妃就是王法。怎么会无缘无故呢,你罔顾了燕王府对你的招待,肖想了不属于你的东西。燕王府和楚王府本是同气连枝,两家长辈早就有结为姻亲的想法,却被你给破坏了。所以,我就是灭了你,也没人敢说什么。晚上你就好好的在里面呆着吧,在燕王府长辈面前好好反省自己的罪过。把门锁上,我们走。”秋菱咬牙切齿讲完,吩咐仆人离去。

  “会不会被楚王爷发现,要是被他发现了,就不得了。”一个仆人小心翼翼地提醒。

  “放心,这里离楚王住处最远,又是燕王府禁地,一般没人敢靠近这里。她就是叫破了天,也没人理她。”秋菱自信满满地说。

  可怜霜雪,浑身湿漉漉被关在这个阴深地地方,夜晚凉风吹,喷嚏打个不停。她见屋里有些亮光,就往里走,原来是燕王府祠堂,亮光就是供奉地蜡烛。她抖了一下,这个地方阴气很重,心想秋菱就是想吓唬她。她找了个靠近烛火地方坐了下来,双手抱膝,把头埋进去,整个人没入阴影之中。

  半夜,忽然有个黑影进入祠堂,东翻翻,西找找,脚步很轻,只发出些细微地声音。他来到烛火旁,想扭动烛台,霜雪听见异动,猛地一抬头,见到有个黑影在自己前面。那个黑影刚要动手,见忽然冒出来一个人,也被吓了一跳,她见霜雪“啊啊”大叫,急忙上去捂住她地嘴巴。霜雪见自己嘴巴被捂住,便伸手去拍打,没打着对方,重重地打在祭祀台地香灰缸里。地面裂开一个大洞,霜雪和黑影双双坠入。他们来到一个地下室,烛火通明,黑影扯下自己地面巾,霜雪一见是祁景墟,悬着的心终于落下来。“你怎么在这里。”两人同时问对方。

  “我被秋菱骗到这里,关起来。”霜雪气愤地说。

  “我姨母真是越来越过分了,滥用私权,公私不分。”祁景墟冷峻地说。

  “你呢,打扮成这样,来这里干么?”

  “找木牌,我和祁云几乎翻遍了燕王府,就是没有找到那两块牌子,只有这个地方没来了,明天就要离开了,晚上过来看看。还好我来了,否则你在这里冻一个晚上,怎么受得了。”祁景墟关心地说。

  “我没事了,还好是夏天,衣服都干了。我听秋菱说这里是燕王府禁地,看来是有收着什么见不得人地东西。我们找找吧。”说着两人往地下室深处走去,没走几步,就“嗖嗖”地射出好多箭,祁景墟带着霜雪避过,来到一堵石门前。两人研究了半天石门,石门很重根本推不动,石门外也没有任何异样,看不出有什么机关,只有一战照明用地灯。祁景墟去转了转灯,石门竟然缓缓打开了。两人走了进去,里面是一间布置地比较精致地房间,房间地嘴中央供奉着两块木牌。霜雪一眼就认出了是崔厌在研究地那两块,开心的忘乎所以,直接伸手去拿。祁景墟一把抓住她的手,将她拉回,说到:“这里布置地有些名堂,供奉台上肯定有机关,别急,我门四周先看看。”霜雪点点头,见四周对方着很多书籍,拿起其中一本,翻阅起来,讲地是燕王府钱氏地历史,霜雪不敢兴趣,又放了回去。见祁景墟盯着手上的书发呆,便走过去,想看看是否发现了什么。“有发现吗?”霜雪问。

  “霜雪,你信我吗?”祁景墟忽然没头没脑的问了一句。

  霜雪觉得奇怪,但是她没问,只是点了点头,虽然心里还是有些矛盾,但是她基本上已经偏向了祁景墟,更何况从认识至今,祁景墟确实是一个可信的人。

  “方家是被燕王灭了,这和你母族有关,但我希望你不要插手这件事,交给我处理。”祁景墟盯着霜雪一字一句的说。

  霜雪听了有些诧异,真没想到母亲一家是被燕王灭了,可是祁景墟这么说就不怕被误会吗,毕竟燕王妃是他的姨母。霜雪静静的看着祁景墟一会儿说:“好。”祁景墟笑了,心想这傻姑娘除了对自己的感情稀里糊涂的,对其它事情倒是清楚明白,对他也是打心眼儿信任。祁景墟合上书籍,从衣袖里掏出两个木牌,把两个供奉的木牌拿下了,把新的放上去。此时从四面八方射出了很多箭,几乎要把他们两射成刺猬。祁景墟揽过霜雪,转个圈,用随身带的小刀把大部分的箭甩了出去,还是有箭深深插进他的背部。他拼尽全力向后滑移到安全地带。

  霜雪惊呼一声,用手拍拍她的小心脏,还好有祁景墟在,要是她一个人早就被射成肉饼了。她抬头正想对祁景墟说声谢谢,却见他脸色有些惨白,忙问他怎么了,是不是被射伤了。祁景墟摇摇头,说了声快走,两人迅速退出密室。祁景墟重新蒙上脸,带着霜雪,飞檐走壁,几乎是在房顶飘过。霜雪闭着眼睛不敢看,直听风声呼呼的。祁景墟带着霜雪进入他的房间,放下霜雪,他一下子跌坐在椅子上。霜雪刚才就觉得他奇怪了,忙过去检查起来,发现有两只箭深深的插入他的后背,雪已染红了他的夜行衣。她眼眶渐渐红了,如果不是她,他不会受伤,他的背又多了两道疤痕,不同的是,这两道疤痕却是为了她。祁景墟有些动容,从来,大家都把他当成神一样的存在,没有人看到这些疤痕,没有人会为了这些疤痕而伤心,就连他自己都觉得这是理所应当的牺牲。只有她从心里在意他的伤,紧张他的伤,而不是在意他楚王的头衔,因为楚王没有让她折服,只有他的伤牵引着她的心。

  祁景墟拿出一把小刀,烧红了,递给她说:“用酒擦洗箭头周围,然后用刀把箭挖出。”霜雪手抖了半天不敢接,她说:“祁云呢,或是我去找个大夫过来,我不行的。”

  “祁云被我派出去执行任务了,一时半会儿回不来,等他拔箭,只怕我血都流干了。找大夫,只怕你走不出燕王府,而且现在也不宜惊动燕王府的人,否则我们两都有危险。来吧,中箭的位置没有重要经络,你按我说的做就行了,没事的。”

  霜雪觉得祁景墟分析地很有道理,一横心接过小刀,咬着牙把箭头地肉挖开了一些,小心翼翼地把肉从倒钩里挑出来。慢慢的,她见祁景墟一声不吭,心就放下来,安心的按照他说的把两只箭头挖了出来,撒上药粉,包扎好。再见祁景墟时,他疼的满头大汗,嘴里咬着面巾死撑着没有发出一丝声音,他见已经包扎好了,就对霜雪说:“等我醒来。”说完就晕了过去。霜雪扶他到床上趴着,然后等在边上,反正她现在哪里也去不了。今晚所经历的事情,真是难以想象,想想自己天真的以为,大言国还是有理可讲的,没想到在小小的燕州,燕王府就私下肮胀的刑判,果真是离这些权贵越远越好。她盯着祁景墟,他睡着的样子都是那样孤寂,从小就生活在复杂的王府,冰冷和孤傲是不是你保护自己的武器呢,在权力的漩涡里,任何亲情都是奢侈的。

  次日,祁景墟带着霜雪向燕王妃辞行,秋菱吓了一跳,她怎么也想不到,此事竟被她的墟哥哥知道了。祁景墟和燕王妃说:“姨母,霜雪是我的人,没有我的允许,谁也不许动她。昨晚的事情,念在秋菱年纪小不懂事,我就不追究了,但仅此一次,如有下次,霜雪遭遇了多少罪,我就让谁双倍返还。”祁景墟一直盯着燕王妃说,看也不看秋菱一眼。

  “墟哥哥,你怎么会去祠堂那边呢?”秋菱既害怕又不解的问。

  “如果昨晚我不是一时心血来潮想要在离开前,祭拜姨父,发现了霜雪,万一她出了什么事,今天你恐怕就不能活奔乱跳的站在这里了。”祁景墟带着浓浓的警告说。

  “秋菱,女孩子家家闹闹也就算了,如果真是你把霜雪带到祠堂,就是你的不对了;再说祠堂是随便什么人能进的吗,下去,到思过堂思过去。”燕王妃这就算处罚了秋菱。

  “姨母,景墟告退,霜雪姑娘我会亲自护送她会木易县,就不劳姨母挂心了。”祁景墟说完,拉起霜雪就走。

  “景墟,姨母的建议好好考虑,你是个顾全大局的孩子,姨母相信你会做出正确的选择的。”燕王妃的话从身后传来。

  祁景墟没有回答,和霜雪走出了燕王府。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