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304年之新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一章:秋祭

304年之新晋 海燕之南 3010 2019.07.01 00:10

  八月二十七日,孔子的诞辰,今天是琅邪国秋祭的日子。

  “江心,快起床了,还有你们,全都得起床了。今天是王爷秋祭的大日子,我们稚羽营第一次在外人面前露脸,大家都打起精神来。把军装穿好,绑腿打好,虽然你们还小,但是不能让外人小瞧了咱们。”

  “啊!傅先生,什么时辰了?”江心一睁眼就焦急的问道。

  “寅时四刻。”

  “啊!这么晚了呀!大家快起床了,要迟到,没时间了!”萧婉儿抢着说道。

  “你们两个小鬼头,有我在这里,怎么可能让你们迟到。不过赶紧起床没错。”

  自从二十四日萧婉儿进入稚羽营后,就和江心成为好朋友。整天跟在江心后边,形影不离。

  两人都孤苦无依无靠,很快就成为无话不谈的闺蜜了。

  但她们也有自己的坚持。江心口中说得最多的就是琅邪王,都快把琅邪王当神来崇拜了。萧婉儿口中则多是他哥哥的光辉事迹,毕竟能进护国兵,而且是带兵140人的军官连长,让她感到很自豪。

  ……

  本来按这时的习俗,要到十月初一寒食节才是比较重大的祭祀节日。我为了自己地盘内人心的向背,才选在孔子的诞辰日,举行祭祀活动,以笼络人心。

  为了今天,我还专门找内史府负责礼仪制度的官员给我培训过。一套繁琐的祭祀仪式下来,腰都快给累断了。这古代忽悠老百姓的活还真不轻松,难怪老百姓们看着都有种高大上的感觉。

  天刚蒙蒙亮就开始这套程序。就这一身盛装就被打扮了半个多小时,从王府正门出来,入眼黑压压全是人头。进行过两次刺杀的刺客也不知道在没在人群里。

  看着道路两边身形瘦弱但挺拔的稚羽营孩子们,在他们坚毅的眼神中,我觉得琅邪国未来值得期待。

  祭祀大队人马缓缓来到城中心的社庙。我在万众瞩目下,稳步踏上高台。

  “天地何来,万物何生。和实生物,同则不继。汤武革命,应天顺人。惟德是辅,敬德保民。圣哉夫子,如岳之耸。……。敬祷夫子,克鉴斯诚佑我琅邪,以昌以隆。”

  一篇祭文念完,然后是那些繁杂的流程,直到日上三竿,才基本结束了这场自虐之旅。不过看着老百姓崇拜的眼神,心里还是有一点小兴奋。

  ……

  祭祀仪式结束就是从各大世家邀请来的饱学之士开始讲学。

  首先是临沂王氏的主事人王旷先发言,作为一代书圣王羲之的老爹,其文学修养是毋庸置疑的。一通声情并茂的古文说来,让听者昏昏欲睡。其主要观点就是儒家的仁义礼智信,以及他们家引以为傲的孝义。他们家王祥公的卧冰求鲤,可是传颂少年不朽的经典。

  其他即丘陈氏和东安袁氏及缯县徐氏则都支持黄老之学,提倡无为而治。这点我倒是听出来了,他们都希望我做个放权的闲散王爷,我能无所作为最好,好让他们尽情发展。

  但世家的发展将侵占百姓利益,像即丘姚兴那样的,九县里还有不少。虽然百姓已经被他们压榨惯了,但我可不会惯着他们。

  “法,将是本王治理琅邪国的唯一准则。有法必依,执法必严。以法治国将是我琅邪国从今以后需要长期坚持的国策,这个长期是多久?本王希望是永远。如果有事情紧急又无法可依者,按成例处理,无成例者,就需要大家制定新律法来规范秩序。”

  “难道王爷想效法前秦以猛于虎之严刑峻法治国?”袁氏家主开口问道。

  “非也,我大晋之泰始律,难道诸位不知,还是有某些人不愿知之。对于那些违反泰始律规定,侵占过多百姓利益者,本王希望他们收敛一点。人在做天在看,如果天不惩罚,到时自有人来惩罚。”本来想说本王来惩罚的,但是前面是天罚,后面换上我的话,有浓浓的造反味道。

  泰始律是公元268年颁行全国的晋朝最高法律,也叫晋律,这部律法历史上后面的各朝都在沿用,直到隋朝建立,编撰了《开皇律》,才结束晋律的历史使命。

  因为编纂工作完成于泰始年间,所以一般都叫泰始律。

  泰始律相较前面几个朝代的律令已经改得较为宽松了,但律法从出生那天起,就是为限制人的欲望而生。

  这就与世家大族无限增长的欲望相悖,所以我才说有些人不愿知之。

  “王爷刚才祭祀的是孔子,但孔子一直提倡的是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王爷何以建书院反其道而行之?”陈氏家主对我以前放出的观点质疑道。

  “陈家主此言差矣。若时光能倒流,从今往前五百年,或是一千年,再坐的各位,估计全是你口中所谓的民吧!何以现今堂而皇之坐在这里放言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

  “我琅邪国护国兵九成九来自堂下的贫苦子弟,当国家需要保卫,子民需要守护的时候,将是护国兵冲上去。因此,我琅邪国的根在堂下而不在堂上。”

  “王爷万岁!”堂下响起震天的呼声。

  “王爷如此,如此,真是有辱斯文。”陈氏家主狡辩道。

  “斯文是国泰民安的时候讲的,现在北方的饿狼就要来了,不准备好打狼的棒子,难道要准备以肉饲狼吗?”

  “现在不是国泰民安吗?王爷危言耸听了吧!”袁氏家主说道。

  “从赵王篡位以来,中原战乱不断,百业凋敝,民不果腹。这也能叫国泰民安?前几天,随安北将军王浚南下攻击邺城的鲜卑人,更是在邺城烧杀抢掠无恶不作。我琅邪王府现在就收留了四千被鲜卑人掳去,被鲜卑人溺水而未死,全都无家可归的妇女。这难道这也叫国泰民安?”我咆哮道。

  “王爷口口声声说将要以法治国,前两天王爷颁行的反暴利契约法,依在下看,就过于严苛了。王爷对以往订立的契约完全不承认,王爷似乎是在以强权实施暴政,有违契约精神。”刘家主接着站起来说道。

  “首先本王要确认一点,本王不承认的是那些获利二倍以上的暴利契约,不是所有契约都不承认。其次,契约的精神在于公平、守信。但是那些暴利契约,有哪一条不是你们靠坑蒙拐骗普通百姓得来的?对于这些所谓契约,本王就一句话,永远不认。琅邪国也永远不认。”

  “我临沂王氏也不认。”王旷站出来支持我说道。

  “我阳都诸葛氏、费县颜氏、缯县萧氏都不认。”紧跟着,三家家主也站出来支持道。

  只有其余四家大眼瞪小眼,都不愿支持。沉默的反对着我的强权。

  “你们这是无理取闹。”刘家主词穷的说道。

  这场开阳讲学在主宾皆不欢中散去。

  ……

  散场后袁氏家主和陈氏家主等聚在一起。

  “王爷真是岂有此理,如此重视那些贱民,将视我等世家大族为何物?”陈氏家主首先开口道。

  “视我们如草芥呗!还能是什么?”袁氏家主附和道。

  “我们可不能坐以待毙啊!”徐氏家主接着说道。

  “为了让王爷在歧途上别越走越远,我们得采取些必要的手段了。诸位都是琅邪国的中流砥柱,大家都想想。要怎样才能掌握主动,不任人鱼肉?”陈氏家主又说道。

  “听说王爷在大量购买物资,建那个什么工坊基地,我们可以适当提高木材、石炭和铁的价格,让王爷知道我们的能力。”袁氏家主说道。

  “我家主营的是盐,是该涨涨价的时候了。不能让王爷认为我们好欺负。”刘氏家主说道。

  ……

  结束讲学后回到王府。不一会儿,法正就找来,有洛阳的信息。

  接过信件,封口完好,落款是影甲留下的,还有只有我们两个才知道的密码。信息主要内容是张方在洛阳越发嚣张,逼迫惠帝司马衷更甚从前。和稀鉴的沟通没有取得任何进展,稀鉴自从当年辅佐的赵王篡位,而他自己隐退后,始终对各种王爷有严重的抵触情绪。

  而且从历史上他的性格来看,他性格矛盾并且一生行事都比较低调,难怪到现在都请不动他。

  既然如此用力都不能打动他,暂时只能先搁置,等机会到了,自然能把他招揽来。历史上他最后也是加入东晋阵营的。

  ……

  把莫忧请回来后,由于太晚,到现在还没安置他。

  为了证明莫忧在打造武器上的实力。我把祖逖请过来,在祖逖和法正面前,我把莫忧的得意作品,五把质量最好的刀拿给他们看,他们看过后赞赏不已。当场就要走了两把作为随身佩刀。

  我随后就安排莫忧做张承的副手。

  黑龙会老巢在蒙阴,那是在沂蒙大山里的城市,到蒙阴的路不止崎岖,还险恶。

  现在去搞风险高,收益低,完全不值得。经过反复思考,我最终还是决定先放一放。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