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304年之新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败家王爷

304年之新晋 海燕之南 2011 2019.06.10 00:52

  “法正,有请葛医士。一会去查查那个王府管事刘孝,看他有没有在王府建造时贪墨财物或者收受贿赂。”

  “属下领命!”

  不一会,脚步虚浮的葛洪来到近前。

  “属下参见王爷。”

  “葛医士为何脚步漂浮?不知有何不适?”

  “回王爷,属下刚才在王府药房发现不少五石散,用了一包,感觉身轻如燕,精神好得很,怎么能说是脚步漂浮呢?王爷要不要也来一包?”

  “五石散?我就不需要了,葛医士可曾经常服食?”

  五石散,大名鼎鼎的魏晋时期的毒药。

  “以前只服食过一两次,不过感觉对身体挺好的,吃过以后浑身燥热,快活似神仙啊,哈哈!”

  “打住,以后千万别再吃了,现在你的感觉全是假的知道吗?这些石头不是可以随便乱吃的,而且有瘾,多吃几次后,你就离不开五石散了。而且还会破坏你身体的五行运行,你会慢慢生病,最后病死。”

  “这是真的吗?有这么严重?”

  “真的,比真金还真。你见过吃五石散长寿的吗?”

  “这倒是没见过,王爷可别欺我年青见识少!”

  “信不信随你,反正你的身体是你自己的,等你见得多了就知道我没有骗你了。”

  看着他不想相信又有点害怕的表情,希望他能听得进我的话吧。

  “先不说这个了。我们知道处理一般的外伤,主要有清创、上药及包扎三步。现在战场上的外伤,断骨的还要先正骨,但作战负伤的最后活下来的只有十之一二,知道为什么吗?”

  “不知道。难道是清创没做好?或者是药物无用?”

  “因为清创没有清干净,伤口上会聚集很多我们看不见的小东西,这些小东西很坏,能引起伤者生病,最后伤者大多其实是病死的。”

  “王爷是怎么知道的?”

  “这时常识,你不知道?”

  “我可没王爷博学,怎么知道这个常识。”

  “现在不是说常识的时候,我想说的是现在的药物对这些小东西基本没什么用。但有种东西可以消灭这些小东西,让伤者能够大都安全的活过伤口恢复期,这个东西就是酒精。”

  “什么是酒精?是我们平时喝的酒吗?”

  “是,知道喝酒为什么会醉吗?就是酒里的酒精麻痹了你的大脑,喝得太多时自己说过什么、做过什么自己都不知道了,就是酒精的作用。”

  “我知道了,王爷会做酒精?”

  “当然会!”

  “天啊!还有王爷你不会的吗?”

  “我不会治病,不会炼丹,也不会喝醉!哈哈!”

  “王爷酒量就比我多那么一点点,不用老挂在嘴边吧!”

  “这不是重点,稚川不用上心。酒精就能消灭这些小东西,但现在我们喝的酒里面酒精太少了,用来清创,根本达不到消灭那些小东西的目的。我这里有几张图纸,你拿去叫木匠作坊给你做成模具,然后叫打铁作坊帮你铸造,最后拿给酿酒作坊,叫他们按照这份说明蒸酒,蒸出来的就是能消灭那些小东西的酒精了。”

  “好嘞。属下遵命。这就去。真是迫不及待看看王爷说的这个酒精的效果。”

  “呵呵,很快就能看见效果了,赶紧去吧。”

  ……

  忙完这些,都快到吃晚饭的时候了。

  这时就看见两个夫人搀扶着老太妃,款款而来。后面蹦蹦跳跳的跟着两个小家伙。

  “母妃这是……?”我疑惑的望着两个夫人。

  “嘘!母妃这是被气着了!”王妃说道。

  我一听就毛了,这是谁家?在琅邪王家,我是琅邪王,工匠们被欺负还可以说是惯例。现在连老太妃都有人敢欺负,王府还有欺负老太妃的惯例?

  “谁?是谁敢让本王母妃气着的?啊?”

  看我大声的喊话,两位夫人只有摇头苦笑,两个小家伙可是比刚才老实点了。

  老太妃眼睛都没完全睁开,眯着眼斜瞅了我一眼,缓缓的说道:“在琅邪王府,还有谁敢气老身啊?老身的好王爷!”

  “啊!母妃这话是何意啊?”

  从回到开阳到现在,还没一天,我干啥了?能气着老太妃?

  这时王妃实在看不下去了,忙解释道:“我们本来在后院打麻将,可是听总管来禀报,说王爷要买粮,六十万斛,要花钱六千万。要建开阳书院,给学生提供每月千斛粮。还要建工坊,要花钱五千万,粮万斛。妾身这还是只捡重要的说。”

  “咱们不是有钱吗?钱放家里是不值钱的,要花出去。”我试着解释道。

  这时老太妃更气了,怒声道:“好你个败家王爷,真是崽卖爷田不心疼啊!从你爷爷那辈起,我们家每年省吃俭用,这么多年才省下这么点家当。你这才半天时间,就花掉了一半。你说你怎么对得起你爷爷和你父王?”

  “额!儿这不是为了以后如果我琅邪国要是遇到灾荒什么的时候,老百姓能有口吃的嘛!”

  “哼!少拿百姓来糊弄老身!”

  “母妃,这真不是……”

  “王爷!”这时王妃打断我的话,然后说道:“王爷您还不赶紧向母妃认错!王爷想忤逆吗?”

  啊!忤逆就是不孝,这个罪名可不得了。在封建的家国天下里,上下几千年,有不以忠义治天下的,但是没有不以孝义治天下的。大晋的天下尤其重视孝义,晋律里明文规定,不孝等同造反,死罪,遇赦不赦。

  “儿错了,母妃!”

  “哼!”老太妃依然不领情。

  “母妃,要不咱们花两千万钱给父王修一修墓,您看怎么样?”

  老太妃脸色终于缓和点了,悠悠的说道:“你父王都走了十五年了,哎!这十五年,我和你父王都是那么的孤独!”

  看老太妃神色缓和,我又试着劝道:“母妃!您看,要不我们只花一千万钱给父王修墓可以吗?”

  修个墓花两千万,我真想给自己两耳刮子,心疼钱啊!这才是真正的败家好不好!个人觉得,崇敬先人,修传都比修墓强,还惠而不费。

  “嗯?”老太妃又郁闷了,大手大脚瞬间就花掉一万万一千万钱了,给自己爹修墓话两千万都舍不得。真不知道怎么生出这种儿子来的,真想回炉重新造过。

  这时两个夫人赶紧来拉我,意思很明显,叫我少说两句。

  “母妃,儿看气氛这么凉,儿不是想活跃活跃气氛嘛。母妃,来吃饭了。麒麟儿,赶紧过来吃饭。先说好,不准挑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