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304年之新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六章:鲍靓来投

304年之新晋 海燕之南 2507 2019.07.04 07:37

  安排完周访,我刚回到王府,陈敏又匆匆来报。

  “王爷,鲍靓来访。”

  “啊!鲍靓都来了?真是双喜临门啊!快快有请!快快有请!”

  鲍靓可是传说中将来会得道成仙的神仙中人。现在还是凡人的他,也不知道好不好相处。

  陈敏却在心里嘀咕道:“怎么王爷比见着周访来投还高兴呢?”

  不一会儿,一个壮年男子带着一个妇人和一个小姑娘走上厅堂。

  “在下鲍靓,小字太玄,参见王爷。这是在下妻张氏,小女鲍姑。”

  他虽然一副仙风道骨的样子,但看起来完全没有高人的自傲,相反还很平易近人。

  “民妇张氏、小女子鲍姑参见王爷!”两个妇道人家也没有丝毫拘束。

  “三位免礼!我司马景文能请来鲍兄一家,真乃琅邪国之福啊!”

  “王爷过誉了,在下不敢当。”

  “鲍兄千里迢迢而来,听李四说,鲍兄神乎其神,一语就道出他来自徐州。”

  “在下当时只是看他穿着的布料是徐州特产,故而猜测,不想一语中的。”

  额!这么简单,那个李四,出远门都不换身衣服,真是该怎么说他呢。

  “我听他说鲍兄似乎对出仕为官兴趣缺失!不知小王是否有幸请鲍兄在我琅邪国出仕?”

  “李四瞎说的。在下曾在荆州出任过武职,但在下实在对武事兴趣缺失。如果无心出仕,在下就不来琅邪国了。”

  “呵呵,鲍兄真性情。不知鲍兄擅长什么?鲍兄不要见怪,我只是想给你安排你擅长的职位。”

  鲍靓思考片刻后说道:“不知王爷对老子有何看法?”

  “留下五千言道德经就西去的老子李耳?”

  我说完拿出一本散发浓墨幽香的道德经递给鲍靓。这是王府雕刻师刚弄出来的第一本雕版印刷书。

  鲍靓拿着印制精美的道德经,仔细的看起来,并赞叹不绝。

  “王爷的这本道德经抄写得好精致!似乎从头到尾都是一气呵成。”

  “这是印刷上去的,不是抄写的,一天可以印制一千本。”

  “啊!印制书如此神速,那以后读书人可是有福喽!”

  说完鲍靓就觉得这次来琅邪国,应该会不虚此行。

  “不知王爷对这道德经有何看法?”鲍靓说着还扬了扬手中的书。

  “道德经是老子的伟大著作,请恕本王愚钝,对于老子所言的道,本王还不能理解透彻,所以第一版印刷书本王叫人就是雕刻的道德经。本王比较推崇: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故几于道。居善地,心善渊,与善仁,言善信,正善治,事善能,动善时。夫唯不争,故无尤。”

  “王爷崇尚上善若水?夫唯不争,故无尤?”

  “没错,本王希望天下人都善良似水,琅邪国所有民众都‘夫唯不争,故无尤。’,但本王却不能不争。本王得为天下万民争出个天下太平,所以本王希望广纳四方英才,共襄盛举。”

  “好个为天下万民争出个天下太平!据在下所知,道家的主旨皆为导人向善,以致天人合一,道法自然之境。王爷相信道法自然之境吗?”

  “太难了,自然之道,吾辈尚只知皮毛。何以效法?就如常见的,我们往天空抛的物体,何以会落回地面?”

  “这有何道理可言?不是自然而然的吗?”

  “非也,兄所言之自然只是我们看到的落回地面的结果,并未深解其中之意。兄可相信,我们所处之地,是一个球形,我们脚下几万里之外,有和我们同样的站在地面的人。”

  “何以他们不会掉下去?”

  “你站在这里,会掉到天上去吗?”

  “当然不会。”鲍靓说完后,眉头皱成一张千年古树皮,沟壑纵横。

  “那是因为我们脚下的大地足够大,就会拥有很大的一种力,这种力可以隔空束缚住其上的任何物体,就像我们用绳索束缚物体一样。就算我们呼出的水气,都逃不脱大地的束缚。我们烧水时,有水汽上升吧。但这个水汽不会无限的上升,到最后也逃离不了大地的束缚。还有,天上很冷,水汽上升到足够冷的时候,就会重新变成水。当水聚集足够多以后,就会越来越重,就会被大地之力拉回来。下雨就是这么来的。”

  “王爷一下子说这么多,在下一时间实在是难以理解。王爷何以知晓天上很冷?”

  “额!这个,鲍兄爬过高山吗?很高很高的那种,比如百丈、千丈的。”

  “以前年少时爬过泰山,对了,山顶比山脚寒冷。”

  “对啊,千丈以上都看出来比下面冷,按此理。万丈的高空,肯定比下面冷很多。”

  “原来道理如此简单,以前我怎么没发现呢?”

  “所以我们平时遇事多想想,自然之道无处不在,只要我们多观察,多问问为什么,可以效法的自然之道实在是太多、太多了。所以本王才说很难实现道法自然。”

  “既然很难实现,那是道法自然错了?”

  “道法自然当然没错,只是我们前方的路还很漫长,有时候还很坎坷。对了,鲍兄炼丹之时,有没有见过琉璃?其上五彩绚丽。”

  “王爷说的是这个?”鲍靓说着拿出一串琉璃手串递给我。

  “就是这个,可惜五彩的不好用,如果鲍兄能做出无色透明的,本王就可以打造出证明我们是站在球上的东西。”

  无色琉璃就是玻璃了,制作难度不高,烧制温度较高,就看运气了。

  “无色透明的琉璃需要什么东西制作?”

  “石英、碱面、长石和石灰石,混在一起炼制。具体怎么炼制本王就不知道了,可能和你们炼制丹药差不多吧。鲍兄可以试试。”

  “在下也可以顺便炼制一些丹药给王爷,能令王爷延年益寿,长生不老。”

  “是吗?如果是纯草药的丹药,本王可以试试,如果有很多石头或者金铁的,那就算了。”

  “王爷也懂炼丹之术?”

  “不懂啊,不过王府有个喜欢炼丹之术的。鲍兄何以如此说?”

  “在下炼丹只放草药,极少放药石或金铁。说实话,在下对药石和金铁的药效始终持怀疑态度。因为前人对药石和金铁的药效始终语焉不详,而且非常难以炼制。”

  “鲍兄能有如此想法,实在是令本王佩服。用审视的目光去看待前人的言论,才能让我们做得比前人更好。不知鲍兄对道教熟悉吗?”

  “在下少时在龙山中遇见过一个仙人,不知名姓,我的炼丹术就是跟那个仙人学的。在下也可以算作道家子弟吧。”

  “本王想让鲍兄在我琅邪国发展道教,作为琅邪国教,不知鲍兄意下如何?”

  “琅邪国以道教为国教,是我道教之幸,我鲍靓之幸。”

  “那好,本王封鲍兄为我琅邪国国师。专门负责在国内建立道教,并使之发扬光大。本王先给你钱百万,作为启动资金。”

  “在下谢王爷!属下遵命!”

  “来人,准备酒宴,本王要为鲍兄,琅邪国国师贺!”

  “王爷有什么喜事可贺啊?”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我们的葛大仙师来了。

  历史上葛洪在扬州的丹阳师承鲍靓后,鲍靓见他沉稳好学,不慕名利,把他收做女婿,也成就了以后葛大仙师的威名。

  今生葛洪已经在我的影响下,走上了一条全新的道路。但此时的我不知道宿命的安排,会不会把他重新拉到得道成仙的路上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