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304年之新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三章:护国兵小事

304年之新晋 海燕之南 3257 2019.07.02 07:01

  就在陈雄、袁生和刘昂商量妥当,准备离开之际。

  徐昌从外面走进来,一脸苦相的说道:“三位老兄都在啊?看来小弟来得是时候啊!”

  刘昂主动说道:“小弟我来求教两位兄长的,看徐哥的样子,也遇到难事了?”

  徐昌回道:“哎!一言难尽啊!这年头当兵都不好混啊!”

  “看来徐哥和小弟都是同病相怜啊!现在正好,多个人就多一份力量。有陈兄、袁兄在,我们四兄弟一起干吧!”刘昂说完用眼神询问陈雄和袁生。

  陈雄心情直率,想也没想就说道:“既然徐兄弟对咱们这护国兵也有意见……”

  陈雄话还没说完,袁生就在后面拉他的衣服,并且打断他的话。

  袁生接着说道:“不知徐兄此来,所谓何事啊?”

  徐昌还没说话,刘昂就奇怪的道:“袁兄这说的哪里话?徐兄此来,不正是在咱护国兵混不下去了才来找二位兄长的吗?”

  袁生却面色不变,语气平淡的说道:“哦,是吗?”虽然是和刘昂说话,眼神却是看着徐昌。

  徐昌看着袁生的眼神,知道躲不过去,只得说道:“萧军将太过严苛,小弟这日子真是没法混啊!特来向三位求教。”

  陈雄听着徐昌如此说,也高兴的说道:“既然我们四兄弟目标相同,就应该携起手来,好好的闹一闹才对。袁兄你说是吧?”

  袁生这次没再拦着陈雄,而是在思考徐昌此话的真假。听到陈雄问到自己,他也随口说道:“恩……!是。”

  刘昂见袁生没有反对,兴奋的向徐昌介绍他们的行动计划。

  ……

  护国兵军营某个角落。

  士兵甲向士兵乙说道:“兄弟,我们每天从辰时开始训练,一直到戌时睡觉,中间一个时辰的休息时间都没有。我们又不是王爷的牛和马,天天这样练谁受得了啊?是吧?兄弟!”

  士兵乙反问道:“兄弟你城里来的吧?”

  士兵甲被问得一愣,疑惑的问道:“兄弟这话怎么说?”

  士兵乙眼神充满回忆的说道:“在我们乡下,在家耕地和进山打猎的时候可比这训练苦多了。有时候进一次山,十多天都没有猎到猎物,那日子真是,吃得不像吃的,喝得不像喝的。”

  士兵甲虽然没有耕地和打猎过,但也听说过啊,有士兵乙说得这么夸张吗?于是又问道:“耕地、打猎兄弟我也见过,没兄弟说得这么夸张吧?”

  士兵乙看着士兵甲,满眼不屑的说道:“我看兄弟是没饿着过吧,猎物比我们灵活多了,打不着猎物,只能饿着。那感觉我是不愿意再尝试了,再说了,王爷每天三顿好吃好喝的供着,我们又只有一把子力气,不好好训练,怎么报答王爷?做人要知恩图报知道不,不要做忘恩负义之徒。”

  士兵甲被说得满面羞红,赶紧扯谎道:“额!这个,那个什么,我的袜子还没洗,先告辞了兄弟!”

  ……

  护国兵军营另一个角落。

  士兵A是进过禁闭室的,那酸爽的滋味,令他如今还记忆犹新。但是记住了里面的恐怖,却不意味着怕进去,他就是那种不怕再进去的人。

  “这是什么吃食?要是在我们家里,这种东西喂猪,猪都不吃。”士兵A愤怒的说道。

  他属于一丙营二连,身旁还有一群他的兄弟,士兵B、C、D、E……

  一丙营营将是王府护卫出生的杨明。

  士兵B马上附和道:“就是!就是!粮草官!粮草官给老子出来,是不是你克扣了我们的粮食?”

  不远处的粮草官听见这边的叫喊,急匆匆的跑过来。看了看愤怒的人群,弱弱的问道:“不知各位兄弟,有什么事?”

  士兵A骂道:“谁是你兄弟?我们是你孙子吧?你是不是克扣了我们的粮草?”

  粮草官一脸无辜的道:“我哪敢克扣大家伙的粮食啊!这些都是从王府拨过来的上等粮食啊!我自己家还吃不上这样的粮食呢!”

  “是吗?你家的上等粮食里有沙子啊?”一个长相猥琐的士兵F说着就把满是沙子的一碗饭递给军需官。

  粮草官真不敢相信,自己亲自送过来的上等粮食怎么就变成这样了。于是结巴的说道:“这,这,这位兄弟你的碗掉地上了吧?”

  士兵F更加愤怒了,指着掺杂着不少沙子的饭桶质问道:“谁掉地上了,我看你的才掉地上,你的良心掉一地了。我这是刚盛出来的饭,你把你的狗眼睁大了,看清楚了!”

  在士兵的群起围攻下,粮草官只是不停的浑身发抖,呐呐的说不出一句话来。很快连长出来了,也淹没在汹涌的人潮中。

  营将杨明武力值出众,可是来了也不好直接打人,结果讲理没讲过他们,把杨明讲得火冒三丈却无处发泄。

  最后王全这个代理军将出来,简单了解情况,看看周围几个饭桶。知道是这几个家伙从中使坏后。

  王全一改往日儒雅之气,变得雷厉风行,迅速命令亲卫,将闹事的士兵全部抓起来,关禁闭。视主从关系以及是否有前科,关禁闭一天到三天不等。

  ……

  同时护国兵有五六个营发生类似的事件,萧乾出手也不慢,抓了二十多个关禁闭后,第二军也没闹出什么大事。可是第三军军将诸葛运就没萧乾这么行动迅速,把整个第三军弄得人心惶惶。

  此时三甲一连连长张根和三乙一连连长陈虎趁着训练的空隙,正坐在一起吹牛打屁。

  却听属下来报,三乙一连有个伍长在闹事,和队长发生了冲突。

  陈虎听着就来火了,敢和上官犟?真是反了他了。于是向张根说道:“张连长,要不要跟兄弟去看看,谁这么大胆子?”

  张根看着陈雄怒发冲冠的样子,担心的道:“陈连长,要不要我们先报告营将,看颜营将怎么说?”

  “我的伍长不服我的队长,这么丢脸的事,还要报告颜营将?我看还是算了吧。张连长难道看不起兄弟我?”

  张根现在很想说,我只是好心提醒你,怎么枪头指我这边来了?我冤不冤!于是赶紧解释道:“陈兄难道还不知道兄弟,兄弟完全没那个意思,要不兄弟陪你走一趟?”

  陈雄听着就喜笑颜开,大笑道:“哈哈!这才是好兄弟,走,去会会那个伍长去。”

  来到闹事现场,陈雄二话不说,想直接用武力慑服,结果没在那个伍长和几个同伙手上讨到便宜。还被伤了两个亲卫,这下陈虎就直接毛了,还待再上。

  这时张根赶紧把两拨人隔开,正在张根都快顶不住的时候。张根派去通知颜旭的人终于带着颜旭回来了。

  不止颜旭,听到动静的祖逖都跟来了。祖逖简单了解一下事情的经过,原来那个伍长不遵守纪律,不服队长的劝导,还和连长打起来。

  没什么好说的,伍长和同伙全部扔禁闭室,关七天,之后开革出护国兵。对陈雄的莽撞也进行了批评教育。

  ……

  三军的闹事者,还没在护国兵里掀起多大浪花,就全部被踩平了。

  这次闹得最凶的都是四家的外围帮手,那些以前营将的亲卫们,现在被分到多个营,但没有一个和此次事件有直接关系。最多是认识闹事者,没有任何证据说明有四家核心子弟参与其中。

  按以往的经验,只要士兵闹起来,一般的军队都是很危险的。从东汉末年以来,天下的军队大家都差不多,组织松散,军心混乱。

  三国几十年的乱战打下来,没有打出一支天下无敌的强军。没有强军,大家打仗都在拼人口。拼了几十年,只是把人口越打越少。

  晋朝建立后,武帝虽然统一了全国,但军队的战斗力,灭一个自己把自己快玩废的东吴都拖拖拉拉好多年。

  但护国兵不同,虽然还没有产生强军所必备的信仰。但是人人需要识字,每天三顿管饱,这些关乎士兵切身利益的东西,让绝大多数士兵感受到了护国兵的不同。

  这些感受对士兵的影响刚开始可能只是让士兵不会参与到闹事者的队伍中,以后会发展成主动去制止闹事者,最后会和闹事者战斗,直到不死不休。这样应该才是一支强军和普通军队的本质区别。

  ……

  即丘陈府。

  陈秉手里拿着一张信纸,这是护国兵三甲营营将陈雄的信。

  “家主在上,小子陈雄拜上。二十七日我们四家在护国兵里煽动士兵闹事,但在祖逖的强力控制下,没有对护国兵造成任何影响。小子觉得,护国兵不像我们估计的那样好对付,琅邪王也不好对付。望家主斟酌。”

  “废物,一个小小的琅邪王,小小的护国兵。我陈家的家仆都能灭了他。真是一群废物。”陈秉咆哮道。

  陈秉的自信不是盲目的,他陈家的家兵都有三千人,而且是好吃好喝养了很多年的陈年老家仆。

  ……

  到八月二十七日,葛洪的种牛痘事业终于把开阳城种完,我的晶元值也因此突破了一万点。我期待地看着点亮的万点奖励礼包,前面的两个奖励都令我十分惊喜,不知道这个奖励会是什么好东西呢!

  点击打开,啊!这个面熟,熟的不能再熟了。美洲四宝啊!

  辣椒、土豆、番薯加玉米的种子。这四个东西都来了,王叔和没有如历史上一样的挂掉就够意外的了。现在,这是要让中国人口短期内突破一亿的节奏吗?

  只要把这些种子耕种起来,几年后,我就不会为粮食而发愁了。

  还有因辣椒出现带来的整个辣味美食系统,各种麻辣、酸辣和香辣火锅,想想都抑制不住狂流的口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