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304年之新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初见平原王

304年之新晋 海燕之南 2201 2019.05.24 00:15

  “不知老大人为哪位大人诊病?”

  “太保平原王司马干。他从小不知受了什么伤害,得了一种怪病,常常令他的行为乖戾,不合常理。老朽经过几十年的医治,也不能让他完全康复。几十年下来,我和他也成了无话不谈的老友。”

  司马干是司马懿的儿子,我祖父司马伷的异母兄弟。是司马家到如今司马昭的同辈中硕果仅存的一位老资格。历史上活到公元311年永嘉之乱的洛阳陷落前,活了八十多岁。

  “不知我能否陪老大人一起去看望叔祖,想一想,我都好久没有去看望过叔祖了。”

  “去也无妨,只是他向来对司马家的小辈们不假辞色,到时希望不会令王爷难堪才好。”

  “这点请老大人放心,叔祖的性情我还是知道一二的。”

  “王爷别忙着出门啊,谋天下万世太平的谋略还没说呢!”

  “八个字:以法治国,强军富民。”

  “就这么简单?”

  “就这么简单,不过说着容易,要做到可不那么容易。”

  “前秦就是以法治国之典范,何以二世而亡?”葛洪思考片刻后疑惑的问道。

  “首先我得纠正一点,秦以法治国不是自始皇帝始,而是从孝公与商鞅始,到秦灭亡有一百多年,以法治国并非二世而亡。其次,秦灭六国,主要依靠的就是以法治国之功。第三,我所说之法,并非万世不变之法,世易则法随,灭六国后当初的严刑峻法当适当做出调整,与民休息才是当时之正途。然而二世却反其道而行之,岂有不灭之理。”

  “王爷说得这么空洞,没什么实际用处啊!前秦都灭亡几百年了,王爷想怎么说都行。”

  “也对,靠嘴是不能以法治国的,等我们把以法治国的事一件件做起来,就会离天下太平更近了。对了,我还不知道葛兄来洛阳所为何事?”

  “也没什么特别重要的事,就是我比较喜欢专研炼丹术,想来洛阳寻访古籍。”

  “晚点我再问问府里有没有这方面的典籍,你好好在这里养伤,我陪王老大人去一趟平原王府。”

  “药房在哪边?我对医术也略知一二,我自己弄药。”

  “宋典安排个人领葛兄去药房。”

  “小的遵命!葛先生请!”

  经过乔装打扮,我和宋典还有两个王府护卫装扮成王老大人的随从。我们一行人很快来到平原王府门前,本来两个王府就相隔不远。

  “咦,那几个叫花子,别以为换身衣服我就不认识你们了,你们就算化成灰我也认识。真是好大的胆子啊,在洛阳城,把本公子的手打断,还敢出来闲逛。”

  “洛阳城又不是你家的,凭什么我们不能逛街?”

  “哥,就是他们刚才把我的手打断的,阿大、阿二也被打得到现在还没醒过来。”

  “看你们随从打扮,报上名来吧,本公子不杀无名鼠辈。”王公子的哥哥说道。

  “王大公子没见这是哪里?”

  “平原王府?你和平原王什么关系,难道平原王是你爹?”

  “这我可不敢高攀,我爹已经过世了。”

  “没爹的孩子也敢这么嚣张?你是不知道这是什么世道还是不知道自己是谁?”

  “我知道啊!我是在我叔祖家门口呢。”

  其实这个时代管平原王叫叔祖的没有一百也有五十,宗室里就数他辈分大。

  “呀呀呀!还是一个宗室啊,就算是一个宗室也不该把我弟弟的手打断吧。今天我就教教你怎么做人!”

  “谁要教我司马家的人怎么做人啊?啊?”这时从平原王府出来一行人,为首的是一个精瘦的老头,看起来五六十岁的样子。他首先发话道。

  王大公子看见平原王出来,赶紧一脸献媚地上前套近乎。

  “老王爷这是哪里的话啊,谁敢在您面前教司马家的人怎么做人呢?那不是活得不耐烦了?您老安好,小的们就不打扰您,先告辞了。”

  “不进去坐坐?那好,小子给本王记住,本王不希望再听到说要教我司马家的小辈们做人的话,永远!”

  只可惜老平原王一辈子都没怎么好好做过一件像样的事,话说得再狠,也只是说说而已。这就跟司马昭之心一样,大家都知道。

  打发走两个王公子一行人,我们跟着王老大人一起进入平原王府。

  “老朋友,近来可好?”王老大人先向平原王打招呼道。

  “不好,不好。很久没有你的消息,我都食不下咽。现在看到你好好的活着,我就放心了。”身体清瘦、单薄但精神饱满的平原王悠悠的说道。

  看着两个七老八十的老基友,一股基情四射的感觉充斥全屋!

  “放心吧,老哥我身体强壮得很,最近正好打算去海边转转。”

  “这好好的怎么想去海边?”

  “哪儿好了?从永康(公元300年)年间开始,这洛阳就没消停过,你们家的那些个王爷,就没有几个是省油的灯。让我这个老人家看着都都心惊胆战,夜不安寝啊!”

  “哎,现在的这些小家伙们,哪个不是骄奢淫逸,一朝得势,都自以为天下都是他的了。我也就是靠着这张老脸,在洛阳勉强混着。我只是想看看他们能玩出什么花样来,等哪天我不在了,哎!”

  “老朋友怎么又想不开了,让我把把脉,哎!该吃药啦!”

  “不吃了,吃了几十年,我都快成你的药炉了。反正都治不好。”

  看着这个可怜的老人,他是司马师、司马昭的亲兄弟,自小生活在强大的父兄阴影里,本身又没有什么过人的才干。年青时候还干过奸淫小妾尸体的事,也许在他简单的世界里,死人比活人可靠,死人才永远不会背叛吧!

  “王爷不必如此,如果王爷信得过小子,小子相信可以帮助到王爷?”

  “你小子是谁?”

  “小子家住琅邪王府。”

  “哦,小觐子家的那个小子?啊,不知不觉都长这么大了!看来我真的是老喽。你怎么不学无术到给人看病了?”

  “嗯?”王叔和冷哼一声。

  “老朋友,我不是说你,你医术通神,是人间的活神仙,不会和我老人家一般见识吧。”

  “哎!服了你这个老不修的。”王叔和无奈道。

  “王爷又没病,小子这不算看病,况且小子也没学过医术。小子只是想帮助王爷。”

  “小子,你爷爷当年还不错。不过这些年我们司马家的子孙们,一代不如一代你是知道的。”

  “额!王爷不用这么直接吧,我也在那后面的几代里排着队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