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304年之新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家事

304年之新晋 海燕之南 2337 2019.05.26 19:51

  刚准备洗洗睡了,才来到这个世界一天,我连个洗漱间都不知道在哪里。正在我发愁去哪里找洗脸盆、洗脚盆之际。

  “咚咚咚!”敲门声响起。

  “谁?”

  “奴婢们来伺候王爷洗漱。”屋外有个女声回答道。

  “门没锁,进来吧!”

  我现在好歹也是琅邪王了,怎么还想着自己找洗脸盆呢,真是的,哎!

  随着门推开,四个漂亮的小女生鱼贯而入。他们在后世最多是初中生大小,都是可爱型的脸,有两个还有一点点婴儿肥。身材平平,也不知是前身不缺乏母爱还是被王妃调教的。

  闭着眼睛享受完婢女的伺候。哎,作为拥有二十多年穷屌丝灵魂的我,表示这样的日子很容易会让自己堕落。

  “你们四个以后去王妃那里伺候就好了,每天早晚,芝儿来给本王梳头就好。”我指着刚才给我整理头发,前身的记忆里叫芝儿的女孩说道。

  本来四个人都不想用的,集合两世的记忆,实在没有弄这一大把长头发的经验。

  但是其他三个就被吓得赶紧跪下。

  “求王爷恕罪,奴婢们伺候不周!”刚才领头进来的灵儿一脸惊恐地说道。

  看来前身在下人们的眼中并不像宋典说的那么好啊!

  “本王没有怪罪你们,只是以后本王这些事可以自己做,把本王说的如实告诉王妃就好。”

  “谢王爷!”

  “没事了,你们下去吧!”

  “奴婢告退!”

  ……

  第二天是八月初九,早晨起来先安排人把王老大人送出城,安排我们家的小赵云宋典亲自护送。

  “陈伯,府里上下准备一下,明日我们全部离开洛阳,去本王的封国琅邪,这里留几个门房就行了。对了,现在王府有多少财产?”

  作为穿越者,搜索了前身所有的记忆,居然不知道自己家有多少钱,只知道很有钱。也不知道上一个司马叡是什么时候穿越过来的,说不定这具身体还是没被穿过的。主要是前身对钱没兴趣,从小锦衣玉食,啥都不用愁,钱对他确实没多大实际意义。

  “回王爷,洛阳王府有钱二千万,布万匹,其余古玩珍宝和典籍若干。”

  啊!这么有钱啊,现在一文钱买一个馒头的时代,两千万钱就相当于后世两千万用了。而且还没有后世几十、几百万的房子那种高消费品。现在的钱可全是硬通货,硬到什么程度?两晋一百多年没造过一文钱,就可以想见现在的钱有多值钱。

  “洛阳越来越乱了,安排府里几个得用的伙计,行事隐蔽点,到洛阳找找铁匠、木匠和医者,有愿意随我们一起去琅邪的统统带上,家人愿意去的也全带上。还有找找年龄十六以下的乞丐,男女不限,有家人的不要。”

  匠师一直是古代我们国家被歧视的人物,很多朝代都把他们编成匠户,社会权利比普通平民还不如。经历过工业革命洗礼的灵魂,可是知道匠师的宝贵。

  为什么只找小乞丐?收集小乞丐主要是想建立一支可靠的武装,但现在是逃亡时期,人带多就不叫逃亡,该叫出游。但看着混乱的洛阳,我只是想尽力做点事,让可怜的人少几个是几个吧。

  现在的洛阳很危险,我作为一个皇室的遥远的旁支,加上前面十多年在洛阳的独善其身,自己根本没有什么势力,当权者只要一个小小的念头,就能令我灰飞烟灭。

  安排完这些后,我想去厨房找点吃的,这年头的人一天只吃两餐,都没有吃早饭的习惯。他们的早饭都是到晌午才吃,也就是后世十来点钟的样子。

  到厨房门口时,早起的下人们已经开始在拾掇吃食,食物的香味缓缓飘来。这时我看见一个熟悉又陌生的背影在灶台前忙碌着。

  熟悉是因为她是麒麟儿的亲生母亲,都造出来两个小人儿了,说不熟悉说得过去吗?

  至于说陌生。她以前经常和前身腻在一起,才有了两个儿子,然后就被王妃经常借机责难。她地位卑微,对王妃的责难毫无办法,只能在人后说王妃的坏话来发泄心中的不满。

  这些不满传到前身耳朵里后,令前身非常愤怒。

  慢慢的开始对她日渐疏远,疏远到如今陌生的感觉。

  历史上最后还把她嫁给一个姓马的家伙。

  这个小人物悲哀的一生,罪魁祸首就是历史上的司马叡。他的始乱终弃,让无依无靠的她走向悲哀。这个时代还没有像房玄龄老婆那种的忌妇,后院的关系没有那么不可调和。

  “秀儿,是你吗?”秀儿是荀宫人的闺名,是前身司马叡刚认识荀宫人时的称呼。

  忙碌的身躯听到我的呼唤后明显一顿,像被施了定身法一样。慢慢的,双肩轻微的抖动。她想转身,却像是身后有什么恐怖的事物一般,头艰难地转过45度角,棱角分明的侧脸上一行清泪无声地滑落脸颊,伴随着她哽咽的低声哭泣。

  “这里不是王爷该来的地方。”

  我快步走进去,双手扶住那颤抖的双肩,让她慢慢转过身来。

  还是前身记忆中那张脸,但是明显已经开始有了皱纹。不,这些不是皱纹,是心裂开的痕迹。

  “秀儿受苦了!是我让你受苦了!”

  我握着她那双柔若无骨的手,无骨是无骨,但茧子有点膈手,这让我对前身的嫌弃无以复加。无论什么理由,自己的前身也不该抛弃这个可怜人。

  “我没受什么苦,就算受苦也是我咎由自取,和王爷无关!”

  “我记得你不会煮饭、也不会烧菜,只会用牛粪生火。”

  “这些下人做的粗活,是小女子应该会的,以前我不会,只因我曾经有很多非分的想法。”

  那些所谓的非分的想法,在前身的记忆里,她只是想找个依靠,一个家。

  “都是我的错,从今以后,本王就是秀儿的依靠,永远的依靠。管事,一会儿告诉总管陈伯,秀儿从现在起是本王侧妃,一应待遇与王妃同。”

  “诺,属下遵命。”站在一旁的管事赶紧答道。

  “王爷,秀儿只是北地一个普通的民女,我没有资格做侧妃。”秀儿听到我对管事说道话,眼中波澜不惊,依然平静的说道。

  “需要什么资格,在我琅邪王府,我说有资格就有资格。”

  “其他小事,也许会和王爷说的一样。但封侧妃,恐怕宗正大人不会同意。”

  “额!还有宗正在管着这些事呢。就算没有官方的侧妃册封,但在本王心里,秀儿已经是侧妃了,王府所有人也会把你当王妃。没问题吧!”

  “秀儿谢王爷!只是可怜我那从出生就没见过的两个小儿,呜呜呜!不知道他们长多高了?有没有被人欺负?呜呜呜!”

  “爱妃不哭了,爱妃放心吧,他们在王妃处抚养,长得胖嘟嘟的。有本王在,没人会欺负他们,也没人敢欺负他们。晚上一起吃饭就可以看见他们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