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304年之新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九章:世家

304年之新晋 海燕之南 2210 2019.06.30 10:25

  八月二十六日辰时,在我去即丘之前,从八月二十一就派去各大世家的影卫,有消息在昨晚就陆续送达。由于当时我在研究火属性功法,就留到现在来看。

  牢里的囚犯安排出来修路的,每个县都有被虐死的,只有开阳和临沂,没有死人。要么是干活不给吃的,饿死了。要么是使劲催进度,累死。连累我的晶元值都损失了三十点。

  阳都、费县、缯县的诸葛氏、颜氏和萧氏修路死的比较少,都是死几个人。

  只有即丘县最多,扣了我十三点,我去!这个即丘,还真是个十三点。

  开阳因为有我现场亲自吩咐,没有人整得过分。临沂则是摊上了一个好县令,他叫诸葛恢,字道明,是诸葛家主的弟弟。

  他是诸葛靓的儿子,历史上东晋的“中兴三明”之一,三个字道明的中兴名臣之一。他最大的特点是处理政事很厉害,之前还做过即丘县长。对于安排囚犯修路的事,衙门的事没有人能欺瞒他,所以是除开阳外国内唯一一个进展顺利的县。

  “陈敏,去通知王内史,以囚犯修路的事,除了开阳和临沂,其余县全部暂停。叫各县把囚犯给本王全部好好看着,如果再有囚犯死亡的,不管什么原因,县长县令全部解职,并押赴开阳治罪。”

  “属下领命!”

  该停一停了,再这么搞下去,不知道还要死多少无辜的人。

  ……

  东安袁氏开阳府邸一间偏僻的柴房里。

  “王兄,这几天在王府收集到什么消息?”说话的是在开阳城街上遇到过和王大公子一起的那个袁兄。他爹是袁氏开阳府邸总管。

  “袁兄,这个琅邪王,好像什么都管。最近王府换了两个管事,听说都是因为贪墨被罚去劳动改造了。他还安排王府的荀夫人为王府管事,这个荀夫人也是个啥事都管的,还真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呢。有个叫宋典宋法正的很神秘,经常跟在王爷身边。听说还和王爷去逛过赌场,好像还赢了不少钱,但居然能好好的回来。在下认为这个人和王爷都不简单。”已经是琅邪王府护卫的王大公子说道。

  “这些消息不错,大老板一定会喜欢。还有吗?”

  “王府工坊区最近守卫力量增加很多,十二个时辰不间断守卫。只是我是新人,还从来没有被安排守卫过那边,不知道里面在打造什么神秘的东西。我还听说王爷在安排内史府在清查各大世家的土地,只是在私下查的,没有公开。王爷好像对护国兵期望很高,经常泡在军营里,军营里的兄弟应该比我清楚。”

  “这些消息更有用了,真不枉费大老板安排你进王府啊。我都有点羡慕王兄了。还有吗?”

  “其他的像是去各大世家采购物资,建立暴利契约清查司和建书院、工坊基地这些,都是大家都知道的了。”

  “那好,辛苦王兄了,这些消息我会如实上报给大老板的。王兄早点回去吧,不要引起别人的怀疑。”

  “那袁兄保重,小弟告辞了!”

  ……

  即丘陈氏府邸后堂。

  陈秉正拿着一封信专心地读着,信是陈雄写的。

  信上写到:“护国兵的军制是,伍辖五人,什辖三伍,队辖三什,……中尉辖三军,中尉手下5100战兵,还有军医90人。护国兵练兵:卯时起床,跑步一个时辰,辰时吃早饭,……戌时睡觉。天天如此训练。”

  哼!一群书生练兵,还给大头兵教识字。

  这是要练出三军书生兵?上战场是拿笔还是拿刀呢?

  一日三餐,顿顿管饱。这是练猪呢还是练兵?

  天天训练,这个傻王爷确定是在练兵?不是训牛,就算是训牛,天天练也得练趴下。

  “总管,给陈雄回信,只需要四个字‘静观其变’。”

  “小的领命!”

  ……

  华县刘氏府邸后堂。

  刘氏家主刘铭字广知,与他对坐的刘府总管刘进。

  “石泉庄从二十一撵走了琅邪王的招兵使以后,还有没有什么变故?”

  “据小的安排密切监视的人员回报,司马叡似乎没有任何行动针对石泉庄村。”

  刘家主疑惑了,这个王爷这么好糊弄?把他的招兵使打回去,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

  “没道理啊,在其他县,比如东安。不止招兵,还在每个村开始建民兵了。难道是他在怀疑我们?”

  “应该不会吧,这件事我们做得很隐秘,没有几个人知道的。”

  刘家主始终觉得不对劲,这个王爷应该是把明面的行动改成暗地里行动了。他左思右想后眼睛一亮,问道:“最近府里有新进下人吗?”

  “大公子那边说下人不够用,新进了五个,三男二女。”

  这就对了,这五个人一定有问题。

  于是刘家主吩咐道:“你亲自去处理下,不要让任何人知道。还有,最近府里不要新进下人,任何可疑的人都不要进。我担心琅邪王府已经盯上我们了。”

  “小的这就去处理,保证不让第二个人知道。至于大公子那里。”

  “大公子那里我去说,你一会把他叫过来。”

  不一会儿。

  “爹啊!大晚上的不让人睡觉,叫儿过来干啥啊?”

  被自家老爹打扰了自己和小厮鬼混,刘大公子此时很气愤。

  “最近你是越来越不像话了啊,又弄没了几个小厮?”对于这个独子的德行,刘铭可是再清楚不过了。

  “没有啊!这种小事爹你怎么知道了?是前几天有几个不听话的,我略施薄惩,对!就是略施薄惩了他们一下。”

  对于自己的这个亲生儿子,刘铭是没办法了,只得说教道:“你也老大不小了,还是整天只知道鬼混。再不济,你最少也得多去去你妻子那里啊!到现在还没有一男半女。你是想让我这一房绝后吗?看看你族弟刘昂,孩子都三个了,还在护国兵里是营将。你怎么就不能学学?”

  “爹啊!你是不知道,小厮可是比女子可人多了。嘿嘿!”

  “我这是做了什么孽,生了你这么个破玩意儿。哎!”刘铭很想现在就把这个孽子掐死。

  “爹叫我来就为了这破事?”

  “破事?你这个不孝子,老夫都被你气糊涂了。现在是危险时期,你那边最近就不要想着府里招小厮了,一个人都不准进,知道不?”

  “知道了,真啰嗦!”刘大公子小声嘀咕道。

  “你说什么?”刘铭横眉怒目直视这个从小娇生惯养的独子。

  “知道了,爹!我的好爹爹!”

  “知道了就赶紧滚,我不想再看见你,污眼睛。”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