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304年之新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七章:琅邪国教

304年之新晋 海燕之南 2113 2019.07.04 09:57

  难道是宿命的安排,鲍姑才到王府没一会儿,最近都不见人影的葛洪就出现了。

  “咱们琅邪国有国师了,当然是喜事。就是这位鲍靓鲍兄,这是他夫人张氏、女儿鲍姑。稚川一起来喝两杯?”等葛洪来到近前,我向他邀请道。

  当葛洪的小眼睛从鲍姑身上扫过后,马上双眼放光。这可是不修边幅的葛洪难得的露出局促和紧张外加激动的表情。

  “稚川怎么了?最近牛痘事业把你忙坏了?还不和鲍兄打声招呼!”

  “哦!小侄葛洪拜见鲍叔。”

  “怎么是鲍叔?那稚川岂不是也要叫我叡叔了?”我立马调侃葛洪道。说完才发现,这小子反应很快嘛!叫叔和鲍姑就同辈了,叫兄和鲍姑就成叔侄,关系就扯远了,有才!

  一会儿酒宴摆上后。

  “鲍兄,稚川,来都满上。我们今天一醉方休。”

  “王爷,我不用了。男人应该以事业为重,开阳城周边的牛痘还没种完,军医队也还没开始学习医术,时不我待啊!我葛洪决定以后再也不饮酒了。”

  “有志气的年轻人,就是不知你说的种牛痘是什么东西?”鲍靓赞赏道。

  “鲍叔,说起这个种牛痘啊!这可是咱们王爷的伟大发明,牛痘是牛身上长的天行花斑疮。人种牛痘后,只有轻微的不适,然后一辈子都不会再得天行花斑疮了。”

  “这个牛痘真这么厉害?那以后开阳城就不会再有人得天行花斑疮了?”

  “那是当然,我们还打算在琅邪国九县全部都种牛痘。”

  “九县都全部种上?那要不了几年,琅邪国人口必将翻番。真是苍生之福啊!稚川在主导此事,也是稚川之福啊!”

  “小子只是跑腿的,经不起鲍叔的夸赞。呵呵!”

  一顿饭吃得宾主尽欢,葛洪相当于半个主人,向鲍靓介绍着琅邪国的一切新奇事物。

  我看到鲍姑看葛洪的眼神越发明亮,鲍靓看葛洪也是老丈人看女婿,越看越顺眼。我也是真心替葛洪高兴,命中注定的缘分,很美好!

  看来历史上鲍靓之所以因葛洪沉稳好学和不慕名利,才收葛洪为女婿。那是鲍靓对现实已经绝望,只想一心修道成仙的心态影响而致。现在两个人的命运都发生了些微的偏移,有大好的将来在等着他们,择婿的标准自然转变成欣赏年轻有为、积极向上的青年了。

  ……

  在开阳城朱雀大街边,有一幢高大的建筑。叫观海阁,是老王爷当年建来看风景的。

  阁楼高五层,五在古代是个吉祥的数字。其实九更好,但没有钢筋混凝土的时代,修九层难度太大。花费也更多,五层以上,每加高一层,成本就得翻倍。

  现在观海阁作为琅邪国师鲍靓的驻地。牌匾“观海阁”上方新挂了一个“琅邪道”三个字,表明这里已经是琅邪道属下的观海阁。

  城里的各大告示栏,两天前就挂出了道观开业的信息。道观的全称是敬天法地神圣琅邪道,不过大家为了好记,普遍都叫琅邪道。

  道观里有以轩辕皇帝为原型做的玉皇大帝雕像,以老子为原型做的太上老君雕像。还有很多如月老、送子观音、观世音娘娘、文曲星君、武曲星君、财神等等后世经过完善后的各路神仙都有。可以说老百姓来了这里,可以做到有求必应。

  在确定道观地点,用具采购的过程中,全程葛洪都忙前忙后。鲍姑就跟在葛洪后面,基本动动嘴就够了,这期间自然少不了葛洪在鲍姑面前各种显摆,把自己先到开阳几天,熟悉那么一丁点的优势发挥得淋漓尽致。

  开业在即,葛洪就傻傻地站在观海阁门前,鲍姑的旁边。

  “鲍姑,今天来的人真多,一会儿里面肯定很热闹!”看着路上挤满了人,葛洪没话找话的说道。

  “恩!”鲍姑礼貌性的回道。

  没办法,这两天这个葛兄弟似乎热情过头了,让爽朗的一个小姑娘都有点拘束了。

  “鮑姑,快看!王爷都亲自来了。”

  “看到了!真是的,我早看见了。”小姑娘都有点鄙视葛洪了。

  “稚川,最近可好啊?”我故意问道,只是想把葛洪的注意力转移过来。

  我其实在边上都看了好一会,只是葛洪的注意力一直都在鮑姑身上,我也被他忽略了。

  “啊!属下最近很好啊。”

  “很好的话就开始剪彩吧!”

  随着周围观众的喝彩声响起,道观的剪彩仪式也很快结束,没有领导讲话,只有爆竹的欢闹。

  剪彩结束该求财的进去求财,求姻缘的、求子的都各自进去找自己的仙师。

  “稚川,没事了,跟我回王府,有事找你。”我拉着葛洪就要离开。

  “王爷,不要啊,我在里面还兼职给人算命呢。我都拜鲍叔为师了,师傅的道观开业,我不能离开啊。”为了爱情,我们的葛洪什么都能扯。

  真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啊!

  我靠近葛洪,在他耳边小声说道:“走了,别瞎扯。本王答应你,以后帮你向人家提亲怎么样?”

  为了让你在人家小姑娘心里不要产生厌烦情绪,我容易吗我。

  “真的?”

  “我何时骗过你,连鲍国师都是我在洛阳的时候就派人去请的,你说真不真。”

  葛洪现在很纠结,真心不想离开。不过想想王爷之前也没骗过自己。于是纠结半天,最后不情不愿的说道:“好吧,我就相信王爷一回。”

  我们回到王府。

  “我说稚川啊!追求女孩子得张驰有道,让女孩子对你保持好感很重要,死缠烂打是没用的,知道吗?”我苦口婆心地劝道。

  “听起来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不过,王爷追求过几个女孩子?”

  “额!到目前为止,一个都没有。”

  现在的两个夫人,搜索了前身的所有记忆,也没有追求的记录。都是靠身份水到渠成得来的爱情,跟天上掉下个林妹妹差不多,而且刚好砸到司马叡头上。

  “啊!没有,那我岂不是上了王爷的大当了?”葛洪悲伤的哀嚎道。

  “没这么严重,至少我答应为你提亲是可以做到的。其他的另说。”

  “那王爷可不能反悔,我葛洪今生非鮑姑不娶。”

  “放心,本王到现在为止有让你失望过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