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304年之新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六章:携美游开阳

304年之新晋 海燕之南 2290 2019.06.11 23:26

  今天是二十日,双日。刚才吃晚饭的时候说好的单日去王妃处,双日去荀夫人处。今天应该去荀夫人那里。哎!对于这个前身丢弃了好多年的可怜女人,除了那天本能的在厨房冲动过后,一直都没勇气去面对。

  一路上总是一直跟祖逖、葛洪他们在一起鬼混。

  不管了,孩子都生两个了,还有什么好怕的,即使那是前身干的事。

  我很快就来到荀夫人的院子。

  “秀儿刚来这里,对这里还适应吗?这里不比洛阳,近海,又是中秋了,风大。”

  “妾身很好!以前小时候在塞北,风更大。王爷知道的。”

  “额,是吗?呵呵!我们先不说这个了。这边王府的管事没有什么对你不敬的地方吧?”

  “没有啊!”

  “如果有不满意的一定要告诉我,我就只有你和王妃两个女人,我不希望你们两个受到任何的委屈。就算委屈我也不能委屈你,这是本王做人的原则,知道吗?”

  “妾身知道,知道了!谢谢王爷。”

  “还有,麒儿、麟儿他们来过这边吗?”

  “还没有。”

  “以后把王妃当姐姐就好,要多走动。你是两个小家伙的娘亲,这是永远都不会改变的事实。没事时就多去王妃那边,和王妃及两个小家伙多亲近。”

  “妾身知道了。以前怎么不知道王爷原来挺啰嗦的!”

  “嫌我啰嗦了?那我再啰嗦啰嗦,明天上午陪我去城里转转,去不去?”

  “去,去,去!天天都这样啰嗦才好呢。”

  “那好,春宵一刻值千金。夫人,我们歇息吧!”

  ……

  第二天即八月二十一早晨,平原王的药果然非同凡响,累了半宿的我依然精神奕奕。现在回想起来都有点走不动道,难怪那么多前辈都倒在了美人的脚下。

  我先去稚羽营给他们授旗,我把展翅欲飞,栩栩如生的军旗交到法正手里,扫过下面安静的站着的孩子们那经过十多天将养,已经开始长肉的瘦弱身躯,以及麻木逐渐消退的每一双眼,还有那缓缓复苏的生命之力。

  “今天是我琅邪国稚羽营成军的日子,本王会命人把今天写入琅邪国国史中。但今天能否光耀千古,让后人们都记住这一天,要靠你们每一个人奋发努力,刻苦拼命。”

  “当你们光芒万丈之时,稚羽营三个字将流芳百世。虽然你们以前是孤儿,但从你们进入王府的那天起,你们每个人都是琅邪国之子,王府就是你们的家,望诸位奋进,本王将时刻关注着你们,与你们同在。”

  “谨遵王爷命令,王爷万岁!”

  孩子们的麻木明显少了很多,江心、秦风和赵兰三个也在放声的高呼,声振四方。

  “我有家了,爹娘啊!你们在天上看到了吗?”

  “我又有家了,爹娘,你们安息吧!呜呜呜!”

  类似的祷告声此起彼伏,久久不息。

  完事后我和麒儿、麟儿两个小家伙跟着稚羽营一起跑步。锻炼完身体就各自回去洗漱。然后叫两个夫人过来一起吃早饭,吃完后王妃带着孩子去识字。

  ……

  我等着秀儿换男装,我决定微服出去看看人们对招兵和建书院的反应。如果带着个异域风情靓眼的大美女,怕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秀儿,你这个是男装?哪个猛男能有如此雄壮的胸肌?”

  我用手在胸部比划一个大大的圈。

  “王爷,妾身已经束缚过了,没办法,真苦恼,哎!”

  “秀儿不用苦恼了,很多人想要这样的苦恼还想不来呢,就这样。我们出发吧!”

  “好的,逛街去喽!妾身好久都没逛街了。”

  看那兴奋样儿,怎么古今皆同呢!

  叫上五个改扮过的护卫,一个车夫在后面跟着,并且吩咐大家,我今天是微服出来,都叫我王公子。

  我们步行出了王府,先去东市。

  “兴建开阳书院令:我琅邪国将于九月初一建立琅邪国开阳书院,现在招收八到十五岁的孩童入学,每月免食宿费。”

  隔好远就能听到内史府书吏在街口对百姓们宣布招收书院生员的命令,老百姓明显对自家孩子能读书识字很有热情。

  “官爷!官爷!谁都可以入学吗?”

  “那是当然,这是我们琅邪王爷亲自下的兴建书院令,不仅谁都可以入学,家有一个适龄孩童不论男女,不入学的,加役十天,有两个不入学的加役二十天,没有上限;送一个孩童入学的免役十天,送两个的免役二十天,直到全免。”

  “谢天谢地,我家三娃可以读书识字了!”

  “我家小四也可以读书识字了!”

  此时群情汹涌,盘古开天辟地以来,平民可以读书识字这还是头一遭,还是免费的。人们高兴过后更多的是不可置信。

  “该谢我们王爷,谢什么天地!”

  “是、是、是,谢谢王爷啊!”

  这时代的百姓出杂役为一户一个月,主要是修桥铺路那些大的公共基础设施。兵役一般是二到三年,但晋朝的中央军都是世兵制的军户,也就是世世代代为兵,所以百姓一般不用服兵役。

  还有就是错役,需要长途跋涉去服役,那是一般郡县的需要那样,王国子民不用错役。

  还有鼓励生育令、鼓励立户令,百姓们最关心的还是鼓励生育令对已经生了,但没成年的,有没有半年粮一斛、布半匹的补助。当听到没有补助时,很多人捶胸顿足,后悔自己家的娃生早了。不过有更多的在心里想着,回家得加把劲,以后出生的就有补助了,嘿嘿!

  走在东市的街上,秀儿看什么都是那么的新奇。这样、那样的小东西买了一大堆,还不停的嘀咕道:

  “这个糖给麒儿、麟儿,那个首饰给王妃。”

  时不时的还要问我哪个更漂亮。我则根据前世的经验,面带微笑,装作认真地对比两件物品。

  “都漂亮,秀儿要是喜欢,都买了。”我一脸认真的说道。

  “可我觉得粉色的这个更漂亮点,还是只买这个好了。”

  “秀儿喜欢就好。”

  “大哥你看我们买了这么多,给点优惠呗!”

  “大姐,前面那家和你的一样,可人家便宜十钱呢!”

  “老板,你的这个珠花样式挺新颖的,但是这个做工,你看这里、这里、还有这里。真不值你刚才说的价,便宜点呗!”

  ……

  “秀儿,在哪儿学来的这么多讲价套路呢?”

  “以前买菜和其他采买的时候,管事就给那么点钱,没办法啊!”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我本来想说我们不差钱的,但是我确实不差钱,差的是心。我只能默默的跟着,看着他一家店一家店的逛着,静静地品味她记忆中的辛酸。

  不一会儿,随从的马车上都装满一小半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