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304年之新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二章:大兴赌坊(二)

304年之新晋 海燕之南 2659 2019.06.23 00:55

  “真是九点,刚才我不是……,怎么可能,绝对不可能!你……。”荷官看到是九点以后,整个人都处于崩溃的边缘,念念叨叨的自言自语,说完眼睛死死的盯着我。

  一个“你”字,似乎想问我是不是我在搞什么鬼,可是他说不出来,因为他也不知道到底为什么机关会失灵。

  这个事有点大,不是他一个小小的荷官能做主解决的。他赶紧说声稍等、抱歉,然后就跑后堂去了。他得禀报老板,让老板决定这一局该怎么解决。

  “怎么跑了?还没赔钱呢!我的五百钱哦,别想赖掉!”看着荷官跑向后堂,程大又咋呼起来了。吸引了全场赌客的眼光,让程大很是洋洋得意。

  “就算他跑了,大兴赌坊也跑不了!即丘陈氏也跑不了!”赌坊老板说着就稳步走到赌桌边。

  赌坊老板叫陈六,是即丘陈氏的族人,具体和陈氏家主什么亲戚关系就没人知道了。

  “胡三儿,把他们赢的钱赔给他们。”陈六吩咐他身后一个小个子道。

  这个叫胡三儿的小个子长了一张猥琐的脸,一双小眼睛闪烁着恶毒的光芒。他看向谁,就会令谁毛骨悚然,似乎被一头恶狼盯着。

  “既然大家兴致这么高,我们大兴也不会扫了大家的雅兴!胡三儿,你摇骰子,陪他们玩几把。”陈六大气的说道。

  这时旁边知道或者见识过这个胡三儿厉害的都坐不住了。这个胡三儿可是给大兴镇场子的,只要他出手,就没有输过。

  人称“琅邪赌神”。

  “小伙子,琅邪赌神一出手,你们没有任何机会的。依我看,你们已经小赢一点了,就收手吧!”旁边一个四十多岁的大叔劝我说道。

  “是啊,小友,小富即安才是正途。赶紧把赢的钱拿回家改善家人生活才是正经。”一个头发胡子花白的老人家苦口婆心的对我说道。

  “这还没开始呢!怎么就全是这么说,说不定我有机会再赢点小钱哦。”对于身家上亿的王爷,赢个几万钱都只能算小钱,何况现在才赢了几千钱。

  “好了,哪儿来的那么多废话。要赌的继续,不赌的可以起来了。”看着我们在聊天,现在的正主胡三儿不乐意了,嚣张的说道。

  他没敢说叫不赌的滚蛋,毕竟他也只是给陈氏打工的,老板在旁边,他也不能替老板做主叫人家滚蛋。

  “继续吧!”我随意的说道。

  这时法正和另外五个护卫也玩不下去了,应该说整个赌场其他桌都没有人玩了。开玩笑,三爷出手,这可不是经常都能看见的。大家都围拢到我们这一桌来,挤得里三层外三层的。法正他们来得早,离我相隔两个身位。

  ‘上次三爷出手是什么时候来着?想想,好像都半年多以前了。’有赌坊的常客在心里这样想道。

  “老规矩,我开始了!”胡三儿说完就拿起骰盒就开始摇晃起来。

  “下注吧!”

  我听出来了,4、5、6十五点。

  “十五点一千钱。”。

  其他人纷纷下注十五点。

  看着我们的下注,胡三儿微微一笑,暗道:“这小子有点门道,我如此专业的手法他都能听出来。但是这没什么。”他的手在骰盒上,按动机关。

  “准备开了啊!”

  “等等,我十五点再加注一百钱。”

  我在说话的时候我一直放在赌桌上的手继续轻轻敲了一下桌子,从他开始摇骰子的时候我的手就没停止过敲击桌面。只是平时敲击没有附带真气,这最后一下,把胡三儿刚才弄成1、2、3的骰子弄回4、5、6。加注只是为了分散他的注意力。

  “可以了吗?没有再下注的了吗?那我开了啊!”胡三儿很不耐烦的说道。

  看着胡三儿的表现,和刚才的荷官也没什么区别啊!赌神的称号怎么来的?

  “开啊!我们王哥都不再下注了,不开等着吃午饭吗?”程大适时嚷嚷道。

  “1、2、3六点,不是……”骰盒揭开,胡三儿看都没看骰子就说道。

  可是还没说完不是十五点,他就再也说不下去了,两只小眼睛瞪得溜圆。死死盯着骰子那4、5、6三个点数,完全一副见鬼的样子,比刚才的荷官显得更惊讶。因为胡三儿比任何人都自信啊!

  其实胡三儿的听觉相比一般人算是强很多了,但是刚才我的动作非常轻微,这种级别的响动,即使祖逖那种武力超群的高手来都不一定能听到,何况胡三儿只是一个普通人。

  胡三郁闷想道:明明自己都改成1、2、3六点了,怎么会在我毫无察觉的时候变回4、5、6的,太邪门了。和刚才的荷官见到的情况一模一样,一次可能是运气不好,两次都这样,还是在我的眼皮子底下做手脚,我居然没发现!

  “老爷,点子扎手,属下没发现他什么时候动的手脚!属下无能。”胡三儿低声的向陈六说道。

  “没关系!不管他赢多少,都赔给他,反正他都拿不走!继续吧。”

  “属下遵命!”

  胡三儿把刚刚这一局该赔的筹码全赔了。

  “继续吧!”胡三儿说着就拿起骰盒准备继续。

  “赢了钱的可以走吗?不想玩了,没多大意思。”我问道。

  反正他们也看不出我是怎么弄的手脚,继续玩下去也没多大意思。难道还靠出老千发家致富?

  “别介啊兄弟!我们跟着你才赢了一把,这样的机会太难得了,您就勉为其难,再玩几把呗!”赌坊老板还没说话呢,前边那个劝我收手的,那个四十多岁大叔焦急的劝我说道。

  因为他刚刚赢了几百钱。

  赌博向来都是投机主义者的最爱,总幻想着一夜暴富。但是能开赌坊的,他们的钱是那么好赢的吗?正常人都能想到的事,爱赌之人却看不到。他们看到的只有某天某天,某某某又赢了多少。那些输得倾家荡产或卖儿卖女的,他们是看不见的。

  “我说大叔,你刚才不是还劝我收手的吗?怎么现在?”

  “刚才不是认为你没机会赢,不是为你着想吗!现在既然你输不了,就该为我们这些输了好久的可怜人着想着想了吧!”

  这是什么歪理?这也说得通?

  “就是!就是!”旁边的附和声此起彼伏。

  额!难道是我的思维脱离群众了?哎!估计这些都是输了不少钱的可怜人,难怪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我不跟你们一般见识。

  “请恕在下不奉陪了,告辞!”

  等我们换完钱,今天总共赢了一万一千多钱,差不多是赌坊五六天的纯收入了。

  ……

  我们一行七人出了赌坊后就朝王府行去,由于刚才听到了陈六的密谋。其实差不多属于人尽皆知的套路,赢了人家那么多钱,怎么可能不派人来找场子。

  拐过街角,前方没有行人,跟随在后方的二十个人就迅速上来将我们围住。

  三个对付一个,看来陈六很在乎这点钱啊!

  “把钱留下,如果乖乖配合,我们主人或者可以给你一场富贵。”

  “你们是大兴赌坊的吧?也配给我富贵?”

  “你别不知好歹!”

  “那还废什么话,法正,给我打断他们每人一条腿。免得继续为恶。”

  这些小喽喽和宋典他们根本不是一个级别,就算再来二十个,也能轻松解决。

  就在宋典解决二十个喽喽的时候,我的眼角余光捕捉到一道熟悉的黑色身影。小个子,大眼睛的形象立马浮现在脑中。

  又是他?等我回头看,已经没有人了,他还潜伏在开阳城。而且对于我的行踪比较了解,我才到赌坊一会,之前可是谁也不知道我会来这里。

  或者只是在赌坊巧合看见我了?赌坊每天进出那么多人,简直查都没法查。

  哎!我的安全我倒是不怎么担心,还是加强王府保卫要紧。

  解决完那二十个人,我们很快就回到王府。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