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304年之新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一章:大兴赌坊(一)

304年之新晋 海燕之南 2362 2019.06.22 18:38

  看看时间,离午时还有一个时辰。

  把法正叫上,再带五个护卫,该去看看咱琅邪国第三产业的发展状况了,赌坊。

  在路上,法正详细的讲解了这两天私下里查探赌坊的情况。主要是开阳的情况,最大的有两家,东市西市各一家。两家都属于陈氏,东市的叫常胜赌坊,西市叫大兴赌坊。

  “走,先去西市的大兴赌坊瞧瞧。”

  我们七个人经过乔装改扮后就向大兴赌坊走去。

  站在门口,川流不息的人们,就像忙碌的工蜂一样,为赌坊的兴盛添砖加瓦,无怨无悔。

  进到赌坊里面,扑面而来的汗臭味、酒臭味差点把我推回门外。最过分的,中间居然夹杂有脚臭味。

  顶着臭味前行,他们六个也是表情扭曲的坚定的护卫在傍边。

  “老板,来两千钱的赌筹。”法正上前大声喊到。

  由于晋朝不铸钱,现在市面上流通的钱越来越少,大多数交易都被逼回到以物易物的原始阶段。

  为了适应时代实情,赌坊有一间超大的兑换赌筹的房间。大家你拿一袋粮、我拿一匹布的怎么赌。所以都得先在房间里换成筹码,也方便结算。

  “哟!这位爷好大手笔!一来就是两千钱筹码,就是看着好面生啊!”一个赌客忙里偷闲的对法正进行了一番中肯的评价。

  这个时代一出手就是两千钱的,在赌坊虽然也有不少,但都是大主顾了。如果后世谁上桌就拿出普通人几个月的生活费,那也不叫娱乐了。

  “这位爷是第一次来吧?这是两千二百钱的筹码,新主顾的优惠,希望爷今天玩得愉快!”一个小斯赶紧拿着筹码走到法正面前说道。

  “谢谢!这儿没你什么事了。”法正礼貌的回道。

  “公子,我们玩点什么呢?”法正问道。

  “玩点简单的吧!”

  这时不远处一个赌客的大吼声吸引了满场赌客的注意力。

  “怎么又是小,我已经连续压十把大了,你们就出十把小,这怎么可能?摇骰子能这么玩?”

  “这只能怪客官你运气差了。这么多人看着,你的意思是我还能作假喽?”

  “怎么不是?你们看我每次压大的赌筹都是两百钱,就把把开小,肯定有问题!”

  “咱们说话要讲证据,这么多人在这里做见证,你们大家伙有人看到我作假吗?或者你有我作假的证据?”

  周围鸦雀无声,在边上看热闹可以,要为这个素不相识的赌客去强出头,去得罪赌坊却是没人愿意干的。

  那个输钱的赌客却是脸憋得通红,要是他有证据,还在这里胡扯什么。

  “我只是气不过,怀疑你们动了手脚。”

  “既然只是怀疑,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每天都有这么多人怀疑我们赌坊,每个都和你们计较,我们赌坊还干不干了?好了,大家继续,只是一个小插曲而已,无伤大雅哈!”

  赌场又回复原来的喧闹,大家该干嘛干嘛!

  “我去看看那个摇骰子的。你们各自拿点筹码也玩玩吧!”我说着就向前方走去。

  “公子,我们就不用了吧!”法正赶紧拒绝道。

  “没关系,只是随便玩玩,可别当真。如果以后我发现你们谁私下来赌,那就不用在府里待着了。要过瘾就赶紧的。”

  几个人都期待的看着法正,看到法正拿筹码后都各自选一些筹码去自己喜欢的赌桌上。

  我来到刚才大声说话的赌客身边坐下。因为刚才他的激动,他边上的人都离开了,空出来两个位子。

  “兄台不介意我坐这里吧?”

  “我的钱都快输光了,能有什么好介意的?”

  “谢谢!请问兄台,这个是怎么玩的啊?刚才听你说开大开小的,小弟第一次来,兄台给小弟介绍介绍呗!”

  “啊!你是第一次来啊?听说第一次来的手气会非常好,一会儿跟着你下注,说不定我还能扳回来一些本钱。呵呵!规则是这样的,三颗骰子,加起来是十一点以上就是大,十以下就是小。还有旁边那些格子里的是压点数,开出来的点数和你压中的一样,你就可以获得你压上去的五倍的钱。就是这么多,简单吧!”

  “还行,这一局他摇完了,我们可以下注了吧?”

  “可以了。”

  “刚开始少来点,我压十钱小。”

  “啊!才压十钱啊?看公子的衣着也不像如此寒酸的啊!”

  “刚开始着什么急?”

  “好吧!这把我跟你也压十钱小。开了!快开,别墨迹!”他先小声嘀咕,压完就大声对着摇骰子的荷官嚷嚷道。

  开了,结果是233八点小。

  “我去,果真是小,可惜我才压了十钱,亏死我了。”他捶胸顿足的抱怨道。

  “继续!”荷官把筹码赔付完后我说道。

  “各位客官可以下注了!”荷官摇了一会儿骰盒,然后放下骰盒说道。

  由于五行真气的加持,现在我的视力和听力都超级敏锐,我每一局都认真的听,看看到底每个点数自己的声音是什么。

  还别说,不同的点数,最后落下的声音还真有一丝丝的不一样。

  听了二十局以后,我基本每一局的点数都能听出来了。小赢了一点,中间有两局,由于下重注的刚好是荷官摇出来的大小,他在开启之前就变动了骰子我都听出来了。其间我也知道旁边这位叫程大,开阳本地人。结果那两局让程大把底都输光了。

  “怎么样,还继续吗?”

  “那两把把我的老底都输光了,还怎么玩?”

  “没关系,我给你一百钱。让你回点本。”

  “真的吗?那太好了,谢谢!谢谢!”

  “这次你跟着我下注就好了!”

  当我们聊完的时候,荷官也摇好了骰子。

  “各位客官可以下注了!”荷官说道。

  这次我听出来是234九点。

  “我压九点。一千钱!”我说道。

  “我也压九点。一百钱!”程大也说道。

  “买定离手,准备开了啊!”荷官吆喝道,他的手放到骰盒上,盒子上有机关,可以把骰子弄成事先设定好的点数。他暗中就把骰子的点数变动了。

  这么多赌注在九点压着,不动手脚,每个赔五倍,可就要赔死了。

  “等等!”我说道,并且我轻轻一掌拍在赌桌上。

  “九点加注一百钱。”

  “买定离手了啊!还有下注的没有,没有就开了啊!”荷官继续程序性的说道。

  说完就揭开了骰盒。瞬间,所有人都傻眼了。

  2、3、4九点,这是什么情况。边上的赌客们不淡定了,好久没有见到这么刺激的玩法了,一局就赢了赌坊六七千钱。

  压点数压中,赢了赌坊!赌注千钱,那可是十斛粮或者十匹布的钱啊,够普通人一家两个月的生活了。

  我和程大下注的是一千一百钱加一百钱,赌坊给我们两个就得赔六千钱,加上几个跟风压九点的,赌坊这把得赔七千钱左右。

  ‘哈哈!这下有好戏看了!这么大笔钱,就算赌坊日进斗金,要拿出来也会很肉疼的吧!’旁观者幸灾乐祸地想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