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304年之新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四章:两个悠闲的人

304年之新晋 海燕之南 2334 2019.07.03 06:31

  影丁八月初九从洛阳出发,前往荆州。

  经过跋山涉水,排除万难,终于在八月十二日来到荆州南阳。但是经过打听,影丁傻眼了。

  现在的南阳中部都尉是姓张名秀,祖籍就是南阳本地。既不是鲍靓也不是鲍玄,这可如何是好?

  再继续打听,据知情人士告知,上一任都尉就是鲍靓。现在住在南阳,城南的庐舍中。

  沿着好心人的指点,影丁来到城南庐舍。

  “我去!这叫庐舍?不就是流民窟吗!”影丁抱怨道。

  一路问过去,左转右绕、右转左绕,在影丁快要绝望的时候。

  突然,“鲍府”两个大字闪现在眼前,这是真的闪现。在周围都是低矮庐舍的中间,很突雾矗立着一个高大的竹制牌坊。这是今天到目前为止,他所见到凌乱的庐舍中唯一的和谐,

  牌坊高两丈开外,牌坊下面两间茅屋。周围有竹栅栏围一圈,和牌坊形成一个整体,把两间茅屋围在中间。

  “鲍府”两个大字熠熠生辉。

  “鲍先生在家吗”?影丁站在牌坊下大声喊到。

  半天没反应,影丁刚想再嚎一嗓子时。茅屋的门打开,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姑娘走出来。她大声对着栅栏外的影丁问道:“这位大哥你找谁?”

  “请问小姑娘,这是鲍靓鲍先生家吗?”

  “家父正是,不知大哥找他做甚?”

  “在下是幕名而来,希望能结交鲍先生。”

  “爹,有个大哥慕名而来,想和你交朋友,见不见?”小姑娘转身面向屋内大声喊话道。

  额!如此率真的小姑娘弄得影丁都有点脸红了,这时只听茅屋里响起中气十足而雄厚的话语声:“见就见见吧!反正现老夫也无事,有个小友解闷也不错。”。

  “我爹同意见你了,进来吧!”

  “好嘞!”

  影丁浑身轻快地走进“鲍府”。跨过这一步,就意味着离完成王爷的任务就更进了一步。

  “鲍先生家好雅致!在下李四,慕名前来拜访,先生安好!”

  影丁的名字不可随意暴露,一路走来他又用回了旧名字。

  “呵呵!老夫丢官以来,你还是第一个来我家的客人。”鲍靓自嘲道。

  李四马上出言恭维和劝慰道:“在下荣幸之至,不过人情冷暖自在人心,先生也不必过于挂怀。”

  鲍靓什么人?历史上传说中的神仙中人,他什么人、什么事没见过?于是说道:“观你言行,听你谈吐,绝非升斗小民。来找老夫究境所为何事?”

  但是李四可不这么想啊!他被王爷专程派来请鲍靓,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这个鲍靓有大才吧。看着鲍靓仙风道骨的样子,他就想试试这个鲍先生。于是说道:“鲍先生不妨猜猜!”

  “恩?”鲍靓装出一服微怒的表情,接着说道:“那在下不妨猜猜,小友来自徐州。”

  “啊!先生眼光犀利,令在下佩服。只是在下重责在身,没有把握之前,实在不敢直言相告。但在下可以告诉先生的是,在下绝无恶意”

  听李四这么说,鲍靓怒气也不好装了,于是说道:“无恶意就好,不过看看我家这状况,好像也没什么东西值得别人惦记的,除了老夫这身老骨头。”

  李四的想法是,看鲍先生如此高明,要是直接道明来意,万一请不动,自己就交不了差了。还是先和他打好关系,对他有更多了解后再提招揽的事,也能提高成功的可能性。

  就这样过了三天,这三天影丁来鲍府很多次。和鲍靓聊天、钓鱼,看鲍靓种菜、护花,请鲍靓喝酒。

  十四日晚间,现在的鲍靓可还没成仙,还达不到无欲无求。他被李四整天在眼前晃得终于憋不住了。

  “我说小李啊!这三天来,你对我的了解也够多了吧?怎么样,可以把你此行的目的告诉老夫了吗?”

  “这几日以我之见,鲍先生生性豁达,不拘小节。还很随和,似乎对官场没太多追求,宁愿寄情山水。不知小子说得可对?”

  “不错,然后呢?”

  “那先生是有报效我家家主的想法了?”

  “那得看你家主会不会令我失望了。”

  “不管了,反正我也尽力了。我家家主是琅邪王。”

  “琅邪王?司马伷倒是听说过。现任的琅邪王,请恕老夫孤陋寡闻。”

  “我家王爷和先生一样的随和,我李四保证不会令先生失望的。”

  “看在你保证的份上,去看看吧。老夫是信你,不是你们王爷。”

  “我们王爷绝对比我更值得信任,先生放心吧。”

  “那待我收拾收拾就走吧!也该和这里道别了。”

  ……

  前往庐江郡给周访送信的是内史府循行小史顾阳字明之。

  庐江郡的郡治在舒县,后世的舒城县。这是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城南的龙舒水像一条玉带蜿蜒飘逸,舒县县城就像一颗镶嵌在玉带上的灵珠,灵气蕴藏,光华流光溢彩。

  顾阳一路打听,终于来到庐江主簿的府邸门前。看着朴素的周府大门,顾阳没有太多感慨。

  上前敲门。

  “在下琅邪顾阳,请问这是周主簿的府邸吗?”

  “是,不知您有何贵干?”

  “在下受人之托,想拜访周主簿。”

  “不好意思,家主不在府里。家主在龙舒水边的别院小住。”

  原来咱们的周主簿每月忙完太守府的事务,就会告假去别院小住几天。本来庐江郡应该让主簿操心的有不少,但真落到周主簿身上的却不多。加上咱周主簿能力强,每月都有十多天是在告假。现在是八月底,昨天忙完差事就去别院小住了。

  “那多谢!打扰了!”

  又是一路打听,顾阳终于来到龙舒水边周访的别院。

  远远看去,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帅哥坐在临水的木台上,头顶凉亭,蓑草依依,面前矮几上一张古朴的古琴,一壶酒。琴声飘来,曲调悠长、深沉,余音绕梁。宛如公瑾当面。

  听得顾阳如痴如醉。当一曲结束。

  “周主簿,在下琅邪国顾阳,奉命送一封信前来给周主簿。打扰周主簿雅致,还请见谅!”顾阳大声说道。

  “无妨!无妨!闲散野人一个,请移步一叙!”

  “多谢!”顾阳说着就往周访所处的凉亭走去。

  “这是我家王爷的信,请周主簿过目!”顾阳恭敬的递上求贤信。

  “周公亲启:当今朝廷,选官用人,……”

  周访放下书信,动作很轻柔,整个人却陷入深深的沉思中,表情严肃近乎呆滞。琅邪王的信,把周访所处的环境描绘的全面深刻、字字珠玑。他周访已经在这个环境里挣扎了二十多年,到如今,依然是个可有可无的主簿。

  作为一个想做事实的人,既然王爷把这些都看清楚了,去试一试也无妨。最多是连这个主簿也没得做,很有所谓吗?

  “顾兄请稍候,待我去太守府办理完辞呈,收拾收拾,就和顾兄一道回琅邪国。”

  “太好了,周先生请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