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304年之新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回家路上

304年之新晋 海燕之南 3108 2019.05.31 07:04

  八月十日辰时。理想起步的地方,洛阳南门码头。

  为了不引起别人的注意,王府三百多人分八批出城,将分别乘坐四条大船,出洛阳后再汇合。

  我们第一批只有十几个人,到达南门码头的时候,祖逖一家已经早已等候多时。没有多礼,我们只是互相点头示意,然后正准备一同上船。

  “奉上官命令,严查出境者。你们一伙人,这是要离开洛阳吗?”一队张大都督的兵丁堵住我们上船的路后嚣张地说道。

  怎么还是这个剧情?你们当兵的不烦,看官大人们都要烦了!

  “我是琅邪王,奉命前往本王的封国,你们张大都督好像还管不到我吧?”

  为了尽快离开,我撒谎奉命离开,反正他也不可能去查我是奉了谁的命令。

  “还请王爷见谅,我们张大都督确实下过命令,禁止王爷离开洛阳。”

  “为何?张方还专门针对我下命令?张方还真把洛阳当他家的了?”

  “具体为什么请恕小的不知,不如请王爷亲自去问问我们张大都督?”

  “放肆!”

  这两个字本来是我想说来着,被人抢先了。我正在想是谁在抢我的话,我要让他闭嘴。

  看着抢我话的来人,平原王司马干。

  这我没意见了。

  他身后还跟着几十个平原王府护卫,

  “叔祖,您老怎么来了?”

  “小子,不是我老人家说你,我不来你还能离开洛阳吗?”

  “额!可能、也许、大概能离开吧!”我心虚的说道。

  “哈哈!昨天意气风发、挥斥方遒的小子哪里去了?啊!小子,在一边看着吧!”

  “张大都督的手下?”平原王接着对堵住我们的兵丁说道。

  “小的参见王爷!小的是张都督亲卫营都伯。我叫……”

  “本王管你叫啥!是阿猫、还是阿狗?与本王何干?谁给张方的权利,可以禁止我司马家的人离开洛阳了?啊?”平原王马上打断都伯的话后霸气说道。

  都伯的脸和脖子马上就被憋的通红通红的,跟刚从开水里捞出来的大虾似的。

  “小的不知。”都伯鼓足勇气后说道。

  “既然不知,就赶紧滚回去问问,问不清楚就别再回来了。听到没?”

  “王爷,小的也是奉命行事,您看!”都伯还在坚持的说道。

  “看什么看?我平原王、当朝太保的话不管用了是吧?”

  “请王爷恕罪,小的没有这个意思,小的……”

  “恩?再啰嗦!你信不信本王现在就把你们全部抓起来,然后叫张方来领人并赔礼道歉?”平原王又打断都伯的话后说道。

  平原王挥手间,后面的护卫整齐的前踏一步。

  “小的知道了,小的告退!”都伯看到平原王护卫有动手的架势,立马服软说道。

  “哼!”

  “多谢叔祖援手之恩,小子以后定当厚报。”

  “当谁稀罕一样,还不赶紧滚,滚得越远越好。”

  “小子遵命,马上就消失,还请叔祖保重,后会有期!”

  “聒噪!”

  ……

  我和祖逖一家迅速上船。很快,起锚升帆,船只向着东方徐徐前进。

  王老大人一家在洛水途中等着我们。

  汇合王老大人以后,我第一件事就是请老大人过船看看我的身体状况。看完后老大人惊奇的眼神不停的上下打量我,看得我都有点不好意思。

  “王爷昨晚有什么奇遇吗?何以现在不但侵入经脉的寒气已经全部消失,经脉还强健了不少,生命力超强。”

  “也没什么,昨晚我打坐了一会。”

  我可不敢说关于五行真气的事,怕引起不必要的误会。

  “真是不可思议,道家的打坐我也小有研究,怎么从来没听说过有这种奇效啊?”

  “可能是各人的心法不一,导致效果略有不同罢。”我胡扯道。

  “可能是吧。”

  “昨天老大人开的药我还需要吃吗?”

  “不用吃了,王爷身体好得很,什么药都不需要再吃。”

  治病的药不用吃,平原王的神药还得吃,早上刚吃了一份,身体明显感觉精力更旺盛了,我心里想道。

  这时,葛洪在边上拿着一本古籍聚精会神的看着。

  “稚川,王府的炼丹典籍还行吧?”

  “行,真是太行了。好多我师傅当年想找的典籍都有,老王爷真是个大大的好人啊,呵呵!”

  “当年我父王也只是兴趣使然,让稚川捡了现成的。”

  “比如这个现象,丹砂加热可炼出水银,而水银和硫磺又能炼出丹砂,真是太神奇了,到开阳以后我得立马试试。”

  “好啊,王府的资源随你用。”

  “谢谢王爷,能遇见王爷,真是我葛洪今生的福气。”

  “稚川太客气了,以后我可能还有需要稚川帮忙的时候呢。”我期待地看着葛洪说道。

  “如有用得着洪的地方,王爷尽管吩咐便是,洪定当竭尽全力以赴。”

  葛洪却没有小红帽落入大灰狼手心的觉悟。

  “那本王到时候一定不会客气,哈哈!”

  就凭葛洪在历史上在急救学方面的成就,他是我军医院院长的最佳人选。

  “来,老大人,士稚,稚川,大家干杯!为我们美好的明天贺!”

  ……

  大家在船上也无事可做,只能吹牛加喝酒,打发时间。

  其间祖逖和法正比试了一番武艺,祖逖的武艺大开大合,自有一股子霸气,法正则灵动、诡异。结果两人斗了个旗鼓相当。

  我为了想检验练习五行真经的效果。先找法正来试下。

  “法正,我最近练了一套功法,我们两个来练练。”

  真气运行于手掌,和法正对了一掌。结果法正被打得倒退了五六步。

  “王爷什么时候练的神功?这么厉害!”

  听着他的夸赞,看着他浮夸的吃惊表情,真不知道是五行真经厉害还是他表演得厉害。

  “有没有这么厉害哦?算了,我找士稚兄。士稚兄,我们两个来练练。”

  看来法正当了半辈子的随从,要他认真和我练估计比较难。

  两掌相碰,我瞬间就被打得往后退了七八步,依然止不住那份力道,最后一屁股坐到甲板上。看来五行真经筑基大成也不过如此啊!

  “王爷没事吧?”祖逖赶紧上来扶我起来,并关切地问道。

  “没事,没事!士稚兄你用了几成力道?”

  “三成。”

  “三成力道就这么厉害啊!士稚兄真壮士也!”

  “王爷真的是最近才练的吗?”

  “对啊,士稚兄有什么问题吗?”

  “那王爷真是练武奇才,短短时间已经具备普通武者苦练三年以上的实力了!”

  “啊?有这么厉害,呵呵,呵呵!”

  看来也不是太弱,关键是练得那么快,其实正经算起来,还没练到一天,要是如实说出来,真怕把他们吓着。

  “看来还是士稚兄实在,不像法正那么灵巧,法正,你说是吧?”

  “王爷说的是,小的知道错了。”

  “我知道你跟我很久了,对我的了解算多的,但我已经不是以前碌碌无为的那个人了,希望你以后不要再如此做事。本王需要你挺起胸膛,顶天立地做事,实实在在做人。”

  “小的谢王爷教诲!”

  法正和祖逖经过比试,两人都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两个人很快就凑到一起,到一边吹牛喝酒去了。

  我则是闲暇的时候躲回船舱,写写画画,把这个时代以后会发生的,而且是我还记住的写下来。还有一些后世网上见过的一些小东西的结构图,统统画出来,以后说不定有用。

  ……

  第一天晚上,其他人都喝得醉醺醺的,各自回房休息。我和法正还比较清醒。这时代的粮食纯酿,度数和后世的啤酒差不多。

  “法正啊,本王想把找来的乞丐们单独成立一营军兵,就叫稚羽营吧。本王任命你为第一任稚羽营司马怎么样?”

  “谢王爷信任,小的恐力所不及。”

  “凭你的武艺,当本王的这个亲卫统领绰绰有余。”

  “但他们大多是女孩。”

  “不要对女孩有偏见,先练着,以后武技实在没有进步的本王再考虑安排他们别的出路。”

  “属下遵命!不知王爷想以什么目的训练稚羽营?”

  “首先需要忠诚,绝对的忠诚。其次武技要强,虽然不一定要个个像你这般厉害,但越强越好。还要能识字。”

  “王爷要求这么高,每天十二个时辰的练估计都练不出来吧?要怎么练啊?”

  “本王是这么想的,稚羽营文武皆习,文开始以识字为主,后期看个人的天赋授予兵法。武呢开始练军纪,以后再练军中杀伐的技能。”

  “这样就能练出王爷心中要求的稚羽营?”

  “当然,这些只是大的方向,具体到武技怎么训练那是你的事,能做到吗?”

  “属下能!属下一定尽力为王爷练出一支像我一样忠心耿耿、武技娴熟的稚羽营。”

  “好的,本王等着。”

  从上船以后,白天喝酒吹牛,晚上练习五行真经,两天下来,五行真气又有了实质性的提升。明显感觉自己体内的真气都有筷子般粗细了,比刚开始头发丝粗细强多了。

  外在的表现就是力气增大不少,以前的小身板,一百斤的东西根本提不起来,现在轻松就能提起来了,还有余力能向上抛一抛。

  感觉浑身充满力量,真想再试试现在的武力。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