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304年之新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一章:又见“颜大公子”

304年之新晋 海燕之南 2612 2019.06.27 06:37

  吃过晚饭后,我和祖逖以及一众将官向新建的营房走去。

  【为了让五千多人有地方住,在决定招兵当天就开始安排人修建可以容纳五千人的营房。由于时间紧,建造得比较粗糙,但遮风挡雨的功能还是有的。】

  我们走着走着,我身旁的一个王府护卫大声喊道:“前方是何人?”

  吓我一跳,这时大家的注意力才转到护卫喊话的方向。

  难道军营重地还能进贼?我们一行人看见前方几个人在瞎转悠。

  护卫接着上前问道:“你们是什么人?在营房转悠干什么?”

  当这些人转过身后,我发现还是熟人。这里是军营,可不是颜府后院,我疑惑的说道:“颜大公子?”

  “王爷?这是军营,王爷在这里干嘛?”

  “额,这是我琅邪国护国兵军营,我作为琅邪王,你说我在这干嘛!这里是军事重地,你们这些闲杂人等是怎么混进来的?”

  “什么是闲杂人等?我来找我哥,我亲哥,也要王爷你同意吗?”

  “要!你如果在别的地方找亲戚本王管不着,但是在军营重地找亲戚,就得按军营的规矩来。未经允许,私入军营,祖中尉,按律该怎么处罚?”

  “回王爷,按律当关禁闭一天。”

  边上的颜旭,听到自己妹妹和王爷的对话,吓得愣住了瞬间,当听到祖中尉说关禁闭一天,赶紧回过神解释道:“小妹你认识王爷?启禀王爷,舍妹年少无知,性格莽撞。但我俩性格相近,我们两兄妹自幼情感深厚,她才来军营寻我。希望王爷念在小妹是初犯,请饶恕她这次。”

  “令妹?颜大公子?”我故作惊讶的问道,毕竟在别人身份没揭穿之前就揭穿别人很不好。

  “看什么看!兄长不用恳求这个只知吹牛的王爷,我不怕他!”颜大小姐说完留给众人一个大大的白眼。

  “小妹不得无礼,还不快向王爷赔礼道歉。”颜旭听到妹妹的话,急得脸都绿了,马上焦急的道。

  “哼!当个王爷就不让别人兄妹相见了,真是岂有此理!”

  我讲理讲不过你行了吧,我和颜旭讲道理。

  “颜营将,是你放令妹以及这些闲杂人等进来的?”

  颜旭边擦汗边说道:“是末将所为。”

  “好吧,念在令妹是初犯,而且还是女儿身,她的罪责本王这次就不追究了,但是你犯的错,去向祖中尉领罚吧。还有这些闲人,与你同罪。你可服气?”

  和颜大小姐计较?我看还是算了吧!

  “末将知罪,定当下不违例。谢王爷宽恕舍妹的罪责!”颜营将刚出一口大气。妹妹的一句话差点把他吓趴下。

  “我不服,王爷为何歧视女子,是我求我哥放我进来的,我愿意替我哥受罚。”

  妹妹能再单纯点不?这是颜旭现在很想问的。

  “颜营将犯的错,将由他自己承担,谁也不能代替。”

  “冷酷无情的王爷!哼!”

  颜营将现在只想把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妹妹拉走,今天放她进来就他是这辈子最大的错误。

  “恩?”我有点真生气了,我这么仁义无双的王爷,居然被说成冷酷无情,我冤不冤?

  哎!颜旭一声哀叹,于是赶紧双膝跪下说道:“求王爷恕罪,都是末将的错,今天就不该放舍妹进来。”

  “没关系,本王不和小女子一般见识。”

  “我不服,王爷不公平!我要代我哥受罚。”

  “哟呵!还有主动要求受罚的,那好吧,你和他们一样,关禁闭一天。出来以后希望你不要再提如此无理的要求了。要我怎么说你呢?傻得太执着了!”

  说完我就赶紧溜了,要不继续说下去就理不清了。

  ……

  直到军营进入梦乡,我们一行人才离开军营,王府和军营其实只有一墙之隔,没必要住在军营。

  刚进王府大门,法正就匆匆来报,有邺城方面的消息了。

  王浚联军打败司马颖后,外族兵在邺城烧杀戮虐,几乎把邺城杀成空城一座。最后还掳掠了八千妇女北归。

  影丙八月初九从洛阳出发,八月十二就到达邺城附近,王浚大军正在邺城烧杀抢掠。

  影丙就立马开始进行地下工作,收拢不少司马颖的溃兵。当王浚大军撤离邺城时,影丙派了一组五人的小队尾随在大军后面,一路又收拢了司马颖的溃兵二百多个。

  王浚联军行到易水畔,王浚为了正他所谓的军纪,居然下令有藏匿妇女者斩。这一命令直接导致外族兵们,把掠夺来的八千年轻妇女赶下易水。

  不知道外族兵在邺城烧杀掳掠的时候他的军纪去哪里了?

  由于鲜卑兵对王浚严禁藏匿妇女的命令很不满,在易水边把掠夺来的妇女们匆匆赶下水后就撤离了。

  邺城小分队就马上展开救援工作,但由于水下的人太多,依然有四千妇女永远长眠在易水中。救下四千人将于两天后送达开阳城。

  畜生,真是一群没有人性的畜生啊!这四千多妇女的命,还有邺城死难的同胞们。这笔血债我只能先记着,琅邪国离他有点远,真够不着。

  “陈敏,等四千妇女到达开阳,把他们安排进王府制衣工坊吧。”

  “小的遵命!”从外面匆匆进来的陈敏答道。

  ……

  王府稚羽营营房。

  “江心,这么晚了怎么还不睡?”傅秋华问道。

  “傅先生,今天教的字我还没记住,再拿来记一记,很快就好了。”

  “读书识字不是一时半会能成的,得循序渐进。”

  “傅先生您这是?”

  “有心事,睡不着。出来看看你们。你说你们王爷是个什么样的人?”

  “王爷是世上最好的好人。”

  “为什么这么说?”

  “我十多天前还是洛阳的一个乞丐。原来我有家有父母,还有两个弟弟。父母种二十亩地,一年到头还能吃上饭,但是没怎么吃饱过。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洛阳就不停地打仗。我家的存粮也被当兵的搜刮了一遍又一遍。最后父母为了让两个弟弟能活下去,就不要我了。”

  “可怜的孩子,你怪你父母吗?怪他们不要你了?”

  “刚开始肯定怪他们的,但是后来看到和我一样的有一家乞丐,最后一家四口全饿死了。我就不怪他们了,毕竟他们自己都养不活自己了。”

  “好孩子,你能这样想很好。”

  “自从进了王府以后,感觉自己就像是进了仙界。刚开始都不敢相信这一切是真的,我们几个小伙伴使劲吃了三天饱饭,这辈子吃得最饱的饱饭。我们想,就算过两天要去死了,也能做个饱死鬼。”

  “那时候你们肯定以为王爷把你们找来是有什么企图吧?”

  “谁说不是呢,在外流浪那么久,看到的坏人坏事太多了。”

  “那你是什么时候相信王爷是好人的呢?”

  “从王爷给我们取名的时候,我和秦风哥,赵兰姐的名,都是王爷在回琅邪国的船上取的。谁做坏事前还给你取名吗?”

  “那倒不会。”

  “我还记得我们刚进王府那天。王爷有来看过我们一次,说了几句话,后面就匆匆离开了。我还记得王爷当时说的就是我的情况,说我们的父母可能抛弃了我们,但王爷不会抛弃我们,永远不会。”

  “当时我本来想说谢谢王爷的,但不争气的眼泪模糊了我的眼,哽咽卡住了我的喉咙。只看到王爷脸色沉重的落荒而逃。呜呜呜!”

  “小心儿不哭了,你哭得姐姐都想哭了。”

  “恩,我以后都不会再哭了。现在住在仙界,每天都能吃饱饭,还有像傅先生这样的神仙姐姐教我们读书识字。我江心今生,生是琅邪王府的人,死是琅邪王府的鬼。”

  “早点睡吧,明天早上要晨跑。”

  “恩,傅先生也早点睡。”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