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304年之新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九章:护国兵成军

304年之新晋 海燕之南 2825 2019.06.26 07:37

  八月二十四,今天还是琅邪国护国兵成军的日子。

  从九县招来的新兵于昨天已经陆续到来。总共五千五百人,分做三军后,还余下四百人。这四百人我准备再建一营开阳护卫营。

  军营校台上,看着这些面貌生涩,稚嫩,一个个满怀期待的眼神,我也心情也满怀期待。

  不论是后世今生前世,两个人的记忆中都没有在如此多人面前说过话。但自己又想说点什么。

  我站到特制的超级大喇叭前,大声说道:“今天,是我琅邪国护国兵成军的日子。本王,琅邪王司马叡,司马景文见证了这一刻。不论你们以前是谁,来自哪里。从现在起,琅邪国护国兵将是你们唯一的称号。来人,升军旗。”

  台下从人群后方,四个王府护卫抬着护国兵军旗,前方的杨统领举刀开道,就像后世的升国旗一样,踏着正步走来。

  为今天的升旗仪式,昨天在造笔之余,整整训练了他们五个人一个时辰,现在看起来,还是有那么点样子。只是在土面的地上,少了后世军靴与水泥地面或石面上的那种铿锵的感觉。

  在满场五千新兵的注目下,五人稳步走上校台,把绘有盾牌和盾牌下两把钢刀交叉图案,长两丈、宽一丈的军旗挂上旗杆。

  在边上雄壮的战鼓鼓点声中,军旗徐徐上升,直升到五丈高的旗杆顶端。这期间,现场没有一丝一毫的声音,似乎连喘气的声音都消失了。

  “看到了吗?这面旗将是我护国兵的标志,你们要像旗上的盾一样,保家卫国,抵御住所有敌人的任何进攻;也要像盾下的两把钢刀一样,军旗所指,无坚不摧。旗在人在,旗失人亡。”

  “旗在人在,旗失人亡。”下面呼喊的声音汇成无边的浪潮,汹涌澎湃地冲向四面八方,更冲向广袤的天空。

  “本王在这里可以向你们郑重承诺,招兵时候许下的粮饷、一日三餐管饱及免役政策,将对你们所有人永远有效,直到你们退出护国兵的那一天。伤退或阵亡的,免税、免役五十年。”

  免税、免役五十年,这五十年自己家相当于过上了当官的才有的待遇。就算伤残或阵亡的都有这种待遇,这还能有什么后顾之忧吗?下面一个个都满脸喜悦。

  “你们新的军装和甲胄还在制造中,现在你们穿的还是我琅邪国内史府里的库存军装。等新装备制造好以后,将全部换装。好了,本王也不啰嗦了,有请我护国兵中尉,祖逖祖中尉安排军事及训练。”

  换祖逖走到大喇叭前,他尽力平复着情绪,提气发声道:“首先我要感谢王爷给我护国兵安排的这个别开生面的升旗仪式,让我现在还心情激荡。我很荣幸我是护国兵主将,荣幸之至!”

  “下面我就先说说我护国兵的军纪,军人以服从命令为第一准则,所以第一条,不听号令者斩,何谓不听号令……。以上七条斩字军令,望诸位牢记在心,战时触犯以上军令者,杀无赦!”

  “其次,练兵令:每日卯时发起床令,晨跑一个时辰,辰时吃早饭,辰时三刻到午时之前学习识字,午时吃饭,午时三刻开始队列训练,申时四刻开始练武技,酉时四刻吃晚饭,酉时七刻以后跑步一个时辰,亥时睡觉。没有上官允许,所有训练都不得无故缺席。”

  “训练中不听命令者、恣意妄为者、推脱逃避者、欺骗上官者、打架斗殴者、偷逃训练者。以上触犯者第一次关禁闭一天,第二次关二天,第三次关三天。看见校场边那一排排的小屋子没,对!那些矮矮的小屋子就是禁闭室。禁闭室是按王爷的意思建的,说实话,建好以后本将还不知道其具体功效,真想看看你们进去以后是什么感受。”

  “现在本将宣布我护国兵第一批将军名单,现在任命的将军都是代理将军,如果谁不能胜任自己的职务,将会由有能力胜任者来替换你。但我要告诫所有的护国兵士兵及将军们,我护国兵首重军纪,即服从命令是我们所有人的天职。如果对上官的命令有意见,可以保留,留在心里。上官的命令必须执行,到战后或训练结束后再向上官汇报。”

  “第一军,军将王全,第二军,军将萧乾,第三军,军将诸葛运。新军制由昨天交代各位的执行。下面是营将,第一军甲营即一甲营,营将姜左,一乙营,营将袁生,一丙营,营将杨明,二甲营,营将刘昂,二乙营,营将徐昌,二丙营,营将牛武,三甲营,营将陈雄,三乙营,营将颜旭,三丙营,营将李志。”

  杨明、牛武和李志原来都是王府护卫,现在护国兵初建,先拉来把架子搭起来。

  “末将领命!”

  “开阳城一圈是3600步,今天每个人最少跑五千步,即一圈半,明天跑五千八百步,后天六千四百步。不能完成的今天负责打扫厕所。连续三天不能完成的,直接革退。跑在前两千名的,可以自己选择所属营将。都听清楚了吗?”

  “诺!”千人同时回道。

  “绕城跑一圈半,出发!”

  ……

  半个时辰后,大部分都已经完成任务,提前休息,跑在第一位的是一个瘦瘦小小的小伙,只有几百人还有最后几百步,这些都是前面跑得用力过猛,后面速度下降太多所致,如果分各营匀速跑,半个时辰内应该全都能跑完。

  “你叫什么名字?几岁了?”

  “禀告王爷,小的,小的叫萧成,今年十,十八岁。”

  王爷亲自问自己话,萧成有种幸福来得太快的感觉,说话都不利索了。

  “不用紧张,看看本王不也和你一样?一个脑袋两只手。”我还抬手在他面前晃了晃。

  “呵呵!”萧成忍不住笑了,紧张也消失无踪。

  “这就对了嘛!你来自哪里?家里都有什么人?”

  “禀告王爷,小的来自华县,我自幼父母双亡,家里只有一个妹妹与我”

  “家里只有一个妹妹了?她在华县能自已照顾好自己吗?”

  “回王爷,小的招兵通过后,觉得妹妹一个人在华县不放心,我们两个一起来开阳的。她借宿在一个民户家中。”

  “她多大了?王府有个稚羽营,专门招收十六岁以下的孩童,由王府抚养成人,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叫她来报到。”

  “她十二岁,真的可以吗?那太谢谢王爷了,我想下午请一个时辰假,去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她。”

  “不用请假,陈敏,安排个人一会去接萧成妹妹到王府。对了,你妹妹叫什么名?住在哪里?”

  “她叫萧婉儿,住在城南四海酒楼隔壁,东边的李家。”

  “属下遵命!这就安排人去接萧姑娘。”

  “离吃早饭还有半个时辰,各位营将先来比试比试吧,让大家看看你们的本领,也好让识字学习后的各营选兵做个参考。”

  “我先来!”说话的是三甲营营将陈雄陈子壮。看来他平时在同僚中很有自信。

  “我来会会你。”杨明做护卫很多年,能当王府护卫统领,也是有几分真本事的,至少上次出手伤王大公子的时候我就感觉不一般,这次正好看看他的真正实力。

  随即两人就开始“哼哼哈哈!”的战在一起,比武切磋,两人都没有用兵器,但两人拳脚的罡风把地面的泥土都搅得纷纷扬扬。由于修炼五行真经的缘故,看别人比试就跟放慢动作一样,但依然看得不是十分清楚。边上的其他营将却看得津津有味,还在不停的加油助威。

  只听得“嘭”一声大响,两人狠狠地对了一掌,两人分开,尘埃落定。看到两人脸上的狼狈样,看来是棋逢对手,斗了个旗鼓相当。

  “杨营将好身手,末将输了,末将佩服。”陈雄平复一会儿后说道。

  “陈营将也好身手啊,在王府做护卫这么多年,只有刚开始的时候有人能令末将如此狼狈,末将也只是略胜一筹。这样的感觉已经很多年没有过了,痛快!哈哈哈!”杨明豪爽的说道。

  接下来姜左战袁生,刘昂战牛武,徐昌战颜旭,萧乾战诸葛运,李志战王全,最后姜左、牛武、颜旭、诸葛运和李志胜出。王全风度翩翩,一副儒将模样,自然武技上不如王府护卫出身的李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