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何必仙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镇妖塔漏洞

何必仙 花月圆 2009 2017.01.14 18:00

  塔下的身影时不时窜动着,见这塔门上的结界威力如此强大,急得直绕圈圈。

  “大王,这塔门的结界这么厉害,怎么办啊?”

  “是啊,大王,昨天受伤了一个,今天又伤了一个,我们这都伤了两个人了。这样下去,真不是办法。”

  “对啊,对啊,他不出来,我们又进不去,这可怎么办啊?”

  塔下一群人,七嘴八舌的。

  突然一个身影跑了过来,一边喘气,一边笑呵呵地说,“大王,成了。”

  “好,我们回去吧。”

  此话一出,塔下便空荡荡的,再无人影。

  而此时,处于入定状态的智昆感觉整个人,起起伏伏,飘飘荡荡的,好似奇怪。估摸着入定时间也差不多到了,便解除入定,可当他睁开眼睛的时候,他竟然悬浮万丈高空中!

  一刹那,他又以极快的速度向下坠落,慌乱过之中有一双手尝试着想要抓住他,但是由于重心不稳和他一起向下。他抬头望去,是冽霓裳!

  借着星光,依稀看到她一脸慌张,死死地抓着他,她背后的翅膀用力地扇动着,似乎由于超重了,那翅膀扇的很是费力,却一定也没有延缓下坠的速度。

  速度越来越快,眼看就要掉到地面了,以他们这凡人之躯,从这么高的地方掉下来,必死无疑。他急忙运气,将灵气包围全身形成一道保护屏障。

  “砰”

  一声巨响,两个身体一起重重地摔在了地面上。

  第二日

  “凌瑞,师兄好。”

  只见凌瑞风一般的从李闯身边走过,径直朝着沉云阁奔去,很是赶时间的样子。

  “真是奇怪,这一大早的,慌慌张张的。”李闯挠着后脑勺,吸了口凉气,手上的动作停住了。他看着手腕上深深的伤口,不由得意一笑。

  “哎呦,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对着自己的伤口傻笑的。”袁秦眯着眼睛阴阳怪调地说着,凑了上去看了看那伤口,又长又深,血迹还未干透,“这么大伤口,你还笑得出来啊?”

  李闯有些不大自在,干笑道:“就是说啊,我昨夜练个剑都能把自己伤成这样,想想都觉得佩服自己了。”

  “那你日后练剑可得注意了。”袁秦没有多说什么,他瞟了一眼李闯受伤的右手手腕,难不成左手练剑吗?看来这个李闯有些古怪,但他并不打算揭穿他,一脸看戏的神色。

  沉云阁

  “师父,智昆不见了。”凌瑞冲进云青阳的房间,连敲门和参拜的礼仪都忘记了。

  云青阳本在闭目养神,听到智昆不见了,惊讶的睁大了眼睛,“你说什么?”

  “我今天早上去给他送早饭,塔顶空无一人。我本想他是不是出了塔门,可是塔门上有结界,而这结界也完好无损,弟子,真不知道他会去哪。”凌瑞一脸着急说道,他看着云青阳神色的变化,生怕被责罚。

  云青阳看着凌瑞,紧张地问道,“你可看到塔内有什么别的东西?”

  “弟子并未看到别的东西。”凌瑞如实回答。

  “怎么会呢?”云青阳念叨着,他狐疑地看了看凌瑞,这凌瑞向来对他言听必从的,想必不会说谎,可是这镇妖塔的塔门由他的结界封锁了,若是有人强行进入或者出来,他能第一时间感应到,可是他却偏偏没有任何感应。

  “师父?”凌瑞刚开口,云青阳早已一溜烟的不见了。

  只一瞬间的功夫,云青阳便到了镇妖塔下。

  他看着锁妖符环绕着的镇妖塔,左右看了看塔下空旷的平地,一抹红色,十分耀眼。他走过去细看,那是一滩鲜血。这是谁的血呢?他思索着闭目感应,凌厉的眼睛陡然睁开,在这塔下他感应到了一股很强的妖气。

  他又急忙来到塔门前,用手试探性地触碰塔门上的结界,只是碰到的一瞬间这结界就将他的手给反弹回去了。怎么他一挥手解除结界,进了塔门。

  他四周看了看,这塔顶果然空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他不禁皱起了眉头,额头上的青筋突起。这结界完好无损,这镇妖塔又是极高,到底是怎么出这塔门的,他竟毫无察觉。

  一阵微风袭来,云青阳的衣摆随风飘曳,他看向那扇开着的窗。他快步走到窗边,手一伸便伸出了窗外,左右移动寻找着什么,却是什么都没有。

  “这窗没有结界!”云青阳气得紧要牙根,怒冲冲地看着远处的浮云阁,这镇妖塔的结界竟然会有漏洞,他一个天灵宫的宫主会不知道?这镇妖塔的结界可是一直由历任宫主操控的,难怪当日会这么轻饶了智昆,派他来看守这根本不需要人来看守的镇妖塔,这一切都是个幌子。他还是低估了云修!

  如今,智昆生死未卜,他这十八年耗费的心血就这样没了?他越想越生气,双拳紧握,一拳将窗打碎了,残渣从塔顶向下坠落,偶尔有的触碰到了塔身的结界,被反弹数米。

  此时,智昆吃力的睁开眼睛,看到倒在他胸前的冽霓裳,难怪一直觉得胸口闷闷的喘不过来气。他揉了揉太阳穴,回忆着,要不是昨夜他及时运用灵气做保护屏障,他们现在一定见了阎罗王了。

  他吃力地推了推怀里的冽霓裳。冽霓裳,皱了皱眉,缓缓睁开双眼,对上了他的眼睛,吓得一下子跳了起来,还没来得及站稳,一个踉跄重重地摔在了他的身上。

  智昆被这突如其来的撞击,撞得浑身直痛,他有气无力地说道,“你这么重,不如一剑杀了我比较痛快。”

  冽霓裳白了他一眼挣扎着起来了,“谁重了?是你没用。”说着,傲娇地踢了他一脚,“要死死远点,别污了本小姐的眼睛。”

  智昆吃痛的捂着被踢的大腿,没好气地说道;“要不是我昨天运灵气做保护屏障,你早摔死了。真是没良心。”

  他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看着四周望不到尽头的树木,杂草丛生的灌木,应该是在天山的树林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