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何必仙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大老鼠

何必仙 花月圆 2014 2017.01.08 10:00

  风菁儿微微一愣,笑道:“我也不是很会,只是跟师父学些简单的丹药,这种调养身体的,我还是会的。”

  智昆想想也是,调养身体的丹药是最基础的,她又在云修师叔那修炼,云修师叔又贵为天灵宫宫主,他亲自调教的弟子,一定进步很大,别说炼制丹药了,就连修仙都比任何人有优势。他捏起药丸服下,只觉一股舒畅感传遍全身,身子也轻松了许多,他抬了抬手臂,也没有之前的酸痛感了,伤痛少了大半,这药还真是神奇。他高兴地对风菁儿说道:“这药真好,我现在一点都不觉得疼了。”他不知道这是用珍贵的灵气和鲜血制成的仙药,也只有她能炼制。

  风菁儿本来还有些担心,听他这么说,她乐开了花,高兴的说道:“这还有一颗,你也吃了吧。”

  智昆想了想,他的身体之前就好的差不多了,原本只要稍作休息就好了,这药的效果这么好,他现在吃了倒有些可惜了。

  “啊欠”

  冽霓裳捂着嘴巴,怎么办,她真的忍不住了,她的心快跳出来了,他们不会发现她了吧,她竖着耳朵听着。

  “昆哥哥,什么声音?”风菁儿好奇地看向智昆,她显然是听到了异常的声音。

  “是一只大老鼠吧。”他笑了笑,瞄了一眼床底,冽霓裳那偷偷摸摸的样子的确像极了老鼠。

  什么?说她是大老鼠?真是可恶,不可饶恕,等她出去,一定狠狠揍他一顿!可想想自己什么身份,现在竟缩在这床底下畏首畏尾的,她生气地瘪瘪嘴,人在屋檐下,哪能不低头啊,哎。

  风菁儿此时元气还未恢复,也没有感觉到什么不妥,只是沉云阁上还会有老鼠?这可是低于一云层的沉云阁啊。

  “要不要菁儿帮你把老鼠赶跑?”风菁儿看着智昆。

  “我本来也想把它赶走的,但是后来觉得它也挺可怜的,想想还是算了,再小也是生命。”他好笑道,不知道床底下的人听了会怎样。

  冽霓裳咬牙切齿地听着,谁要他可怜啊?等她出去,一定要狠狠收拾他不可!

  风菁儿想了想,也是,再小也是生命,既然昆哥哥都不在意,那也就没事了。她笑了笑,“那昆哥哥好好养伤,我先回去了,万一师父找我可就不好了。这药你记得吃。”说着,把药瓶递了过去。

  智昆接过药瓶,抬起头刚要说话,只见她已经快步走出了房间。他看着门口,想到刚才不经意碰到了风菁儿的手,好凉。他不禁皱起来眉头。

  “怎么,还不打算出来?是在等捕鼠夹吗?”他看向床底,悠悠说道。

  “你说,谁是大老鼠?”冽霓裳从床底下跳出来,没好气的说到,“咳咳,咳咳,咳咳,”床底下的灰尘真是太多了,她不由地猛烈咳嗽起来。

  智昆看她这落魄的样子,真是好笑,他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看向一边,“我可没说是你,你要真这么想,我也没办法。”余光观察着冽霓裳的反应。

  冽霓裳一时语塞,想想刚才躲在床底下憋屈的样子,她气不打一处来,挥着拳头就向他打去。

  智昆见此,身体一闪,快速地抓住了冽霓裳的手腕,他看着冽霓裳气急败坏的样子,这么冒冒失失的人,应该也做不了什么坏事吧。

  冽霓裳没想到自己的拳头会落空,还被逮个正着,脚一滑,上半身倒在了床上,下巴磕得有些疼痛。她吃痛地抬起头,发现他的眼睛此刻正盯着她看,仿佛想要把她看穿一般。而她现在正躺在他怀里,四目相对,不由地让她很是害羞。她挣扎着起来,头也不回地直奔房门。

  “你来我房间找什么?”智昆一脸严肃,她到底在找什么。

  本来奔向房门的冽霓裳听到这话愣着不动了,她的脑袋里飞速地找着一些理由,可是满脑子都是刚在躺在他怀里的画面,她小脸涨红,不知所措。怎么办,有什么好借口?

  “我饿了,来看你这有没有好吃的。”这是她在说话?她简直不敢相信她竟说了这么丢人的话,她羞地跑出房间,头都不敢回。待回到自己的房间,她惊魂未定,拍着胸口,喘着大气,差点被发现了,还好那个智昆也不机灵。应该没有被发现吧。只是,那东西被云青阳藏在哪里了呢?

  哈哈,找吃的?还真是大老鼠啊。看她的样子,真做不出什么坏事,就算想做坏事也已经被发现了,料她也不敢乱来。可能笑得太厉害了,竟不小心牵动了胸前的伤口,他看了看手里的药瓶,将药瓶塞进了胸前的衣衫里。

  他回想着当日在山洞发生的事,依稀记得当时被七巧果树的树枝紧紧缠住,他只想运功挣脱,谁知竟反吸了七巧果树的力量。这吸收了七巧果树的力量,会有什么反应呢?

  他坐起身子开始运功,气运丹田,又将气由丹田一点点传向身体各处,本来受伤的筋骨被气过了一遍之后,从骨子里感到一阵舒畅。他摸了摸隐隐作痛的胸口,这是被七巧果树的树枝伤到的地方,也是受伤最严重的,若是将气引到此处,应该能很快恢复。他这样想着,便开始运功,将气从身体各处汇聚于丹田之内,然后将丹田内的气一点点向上引,慢慢地朝着胸口移去。

  可当气触碰到那伤口,伤口不但没有愈合,反而剧烈疼痛起来,他疼的皱起眉头,汗珠滴滴从额头流下。怎么会有一股气与他自身的气相反抗?而且这股气的力量越来越强,压迫着他,他停止运气。他看了看胸口,再次试着将丹田的气引到胸口,这气一碰到胸口,那股与他自身所相抗的气便被激发了。没错,是从胸口传来的,这到底是什么力量,竟如此强大?

  浮云阁中。

  风菁儿刚打开房门,“噗”一口鲜血吐出。她脸色惨白的扶着门沿,看来这丹药真的不能多炼。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