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恐怖惊悚 西陵诡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4章 等我 二更

西陵诡事 婳梅 2054 2017.09.14 02:00

  看着跑开的都拉乌梅的背影,我的嘴角泛起了苦笑。

  说真的,我现在实在是没什么事情是值得开心的,从第一次被疯人张他们算计策划进入了回魂湾之后到现在,我就没有开心过。尤其是当我老爸,带我去见了我母亲之后,我的心就一直很沉闷。

  说起我母亲,我的脑海里便闪现出她看我老爸时眼神之中的深情。

  还有那显而易见的痛!

  我有一种预感,这次老爸的外出,肯定是跟我有什么关系,而且,我隐隐约约的觉得,他这次会离开很久。这点从我爷爷那沮丧的神情就不难看出。另外让我最不能理解,也是最不能明白的就是我的母亲了。

  “你知道我母亲吗?”走进都拉乌家厨房的我,望着正在生火做饭的都拉乌梅问道。

  “知道,但是我现在还不能告诉你!”沉默了一阵的都拉乌梅答道。

  “....”

  .............

  陪着都拉乌梅吃了顿饭,晚上七点多了才从她家出来往死人陈家走。吃饭的时候我又问都拉乌梅一些关于万骨谷和回魂湾的事。都拉乌梅说回魂湾的事他们家虽然知道一些,但是却不能说。

  因为什么规矩,然而丢给我一句,想知道可以。

  结婚了她就可以告诉我了。

  气得我直翻白眼。

  不过好在她告诉我不少关于我们东南西北四个寨子和万骨谷的事。原来我们寨子里的人,除了我们几家目前还不确定是不是汉族《因为我们是三千多年前才迁移到野牛山的。》外,其余的苗族人,追根起来他们都不是苗族人。

  而是一个从史前就存在的上古部落。

  根据寨子里祖传的记录,蚩尤时期,在中国第一个王朝夏朝之前这里的苗族祖先就来到野牛山了。后来解放后,政府划分甄别少数民族时,西陵寨和附近三个寨子的人,被确定为未确定民族。

   1965年,由于距离我们直线距离大约八公里外,有个苗寨。

  他们说我们这边寨子里的建筑跟那边的苗寨相仿,于是就把西陵寨和其他三寨的人,划成了苗族。西陵寨在周武王时期一直截止到明朝成化元年末,都是属于一个叫做僰族的僰人部落统领的武器制造基地。

  明朝的时候,寨子里的人主要工作并不是种田。

  而是制造各种各样的冷兵器。

  僰族在山外面,占据了长江上游,常年与各个朝代争斗,一直到成化元年时期,明朝先后数十万大军,上百次的激战,最终才导致僰族消亡。为了防止僰族死灰复燃,明朝采取了不论男女老幼都绞杀和沿途烧毁僰族房屋的政策。

  明朝军队获得胜利之后,当时驻宜宾也就是戎州府掌管军队的一位刘姓的将军,在得知宜宾高县月江境内的野牛山腹地之中,还有不少僰人时他便立刻集结了数万大军进山。

  据西陵志记载,当时大军不熟悉野牛山。

  加上战争过后野牛山里的人,十分的警惕,再者僰族人喜欢把军事设施都建设在高山峻岭之上,因此在大军进入野牛山前,便被人发现。最后被僰族人引导进入了万骨谷。

  近四万人,一夜之间,全成白骨。

  而在万骨谷设下绞杀大阵,导致数万人一夜之间死亡的,便是我们四大家的祖辈以及都拉乌梅的祖辈们。那场以零伤亡获得取胜的战争结束后,从此万骨谷就成为了禁地。

  对于都拉乌梅讲述的这些,除了震撼之外。

  也让我多了许多的疑惑,如果西陵寨和其他三寨都是制造兵器的,为什么现在寨子里一点也看不见制造过兵器的痕迹呢?除此外,一个制造兵器的地方,貌似不需要这么多奇人异仕吧?

  从都拉乌梅的一些话里,我隐隐约约的觉得。

  三千多年前,我们苏家,钱家,张家和陈家的到来,并不是因为什么战争和饥荒之类的。我想应该是当时这里需要建造什么,才会将懂风水的苏家,奇门遁甲的钱家以及会土木和机关建造的张家跟以控蛇为主的陈家找来这里。

  本来我都没往这方面去想。

  可是想到我家门口的水潭,还有都拉乌梅家的天机阁,以及万骨谷和回魂湾等等,这些地方都是我们寨子的禁区。那么这些禁区的建造者又是谁呢?谁又能结合那么多元素进去呢?

  答案显而易见,应该就是四大家的人一起建造的。

  至于建造的用途,这个就不得而知了。

  想想也不对,那就是我们四大家来这里的目的如果仅仅是为了建造地宫之类的,我想建造完了之后,就应该离开才对。再者,为什么我们苏家每一代人就会有一个鬼人?张家有个疯子,陈家有个死人陈,钱家有个奇人钱。这些人如果是来建造什么的话要离开应该没人可以阻拦不是么?

  所以想来想去,我又觉得自己的推断不对。

  “大侄子!来来,这里!”在我走到一处青冈林时,突然,青冈林当中的一草窝里,传来了疯人张那如往昔一般令人讨厌的声音。

  “你在这里做什么?”看了一眼蹲在草屋里的疯人张后的我问道。

  “我在这里等你啊!”疯人张说道。

  疯人张说着便从草窝里走了出来,手里还夹着一支已经抽了一半的香烟。他一出来一边拍着身上的枯草一边对我说:“我算到你今晚要从这里经过,所以我就在这里等你!”

  “你除了算到我要从这里经过你还算到了什么?”我不屑的说道。

  “我算到你小子快有喜事降临了。”疯人张说:“我说得对吧?哼,我告诉你,说起相术我跟你老爸可是差不多的水平,可以说天底下,就没有我疯人张算不到的事情!”

  看疯人张越说越来劲的我,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

  他说的这些我一点都不信。想必疯人张之所以知道我快结婚了,应该是他知道我们苏家的鬼人是怎么来的。至于今晚从这里经过,那就更扯淡了。因为我在去都拉乌梅家的路上就遇见了疯人张。

  而且这货还问我要了一支烟,很明显,他就一直在这里等着我回来罢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