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重返天庭打工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悯生愿》做娘的告诉你小秘密的时候,很可能是在讲你爹的坏话

重返天庭打工记 西北川子 2237 2021.08.15 22:31

  只六生前喜爱养鸟,什么画眉,百灵,黄雀数不胜数。

  太阳初上,日照东方。

  院子外,鸟儿叽叽喳喳地叫着。

  小白醒来的时候,知年已经不在身边。他灵活地跳下床,走出寝房。

  知年在院子里,逗鸟逗得不亦乐乎。

  时间又过好几日,知年不是在铺子里当个闲散的掌柜,就是在后院里惬意地捧着茶逗着鸟。

  像个老大爷,好不惬意。

  不知道的,还以为知年放下所有,过上隐世闲情的生活。

  小白坐在知年的脚边,仰头看着她,每次做任务都这样,她总是让他摸不清猜不着。

  “你葫芦里药,还要卖多久?”

  知年吹着口哨,拿着逗鸟棒与笼中的画眉“互动”,鸟儿轻巧地在笼中跳来跳去,声音清脆悦耳。

  她瞥一眼小白:“什么要卖多久?小白,你的话我怎么听不明白呢,我不过是卖卖胭脂和逗逗鸟罢了。”

  “少在这里给我装傻,你啊,就是想偷懒,对任务不管不顾。”

  “谁说我不管不顾,我这不是还在这吗。”

  “你人是在这,心却不在任务上。”小白阴阳怪气道。

  知年蹲下,揉揉小白圆圆的脑袋。

  小狗能有什么坏心思,它不过是想得到主人的注意力。

  近来,她一直忙着逗鸟,竟忽略了小白。

  小白一定是吃醋了。

  “我的心即便是在任务上,现在我也什么都做不了。归根结底,还是要看行岚。”

  “要不你去刺激刺激他?让他恢复丢失的记忆?”

  “这不是还没到时间么。”

  小白:“刺激行岚还要看日子?”

  “不但要看日子,还要看东风。”

  所以,他们只能干等着,待在建城什么都不做?

  直到时间到了,东风来了?

  那得何年何月?

  知年看出小白的忧虑:“放心吧,不会等太久。”

  “你有办法?”

  “当然,不过这个办法——”知年勾唇,望向天空

  “也要等。”

  “啊!?”

  搞半天,还是等!

  “小白,‘等’这个字,不仅仅只代表无能为力,同时还代表着希望。就好比一壶酒,你等得越久,酒的味道就会越醇香浓厚。”

  “这两者有联系?”

  小白不得不承认,自己想事情想问题,脑袋转得并不是很快,毕竟只是个狗脑子。

  知年神情缥缈:“有,当然有。”

  帽娘在店里的那日,着实是被知年吓得不轻。

  她以为,知年不杀她也要抽掉她一根筋,谁知结果却是得到无情的嘲笑。

  她想生气,又不敢生气。整个人被冻得僵坐在椅子上。

  知年抬手一挥,本是已铺上的霜气沉沉薄冰的店面,霎时恢复原本的模样。

  帽娘惊诧的同时,身体在抖动,牙齿不受控制地直打架。

  知年将案上的茶递给帽娘。

  帽娘颤着双手接过。

  茶杯传出的暖意,在帽娘的指间、掌心传递蔓延至心中,渐渐的,帽娘身体开始回暖。

  帽娘忙将杯中所盛茶水喝下。说来也奇怪,喝完茶,竟顿时不觉得冷了。

  小小的一杯茶,竟如此神奇,再说这茶水,茶香四溢,唇齿留香,令人情不自禁地去回味。

  这等上好的茶,她长这么大还是头一次喝到。想到这些,对只六的嫉妒再次涌上心头。

  帽娘将茶杯递回给知年,她现下已经不敢嚣张,但不代表她就会给知年好脸色看。一是她耍了自己,二是她死对头的妻子。

  知年见帽娘仍然摆着一张臭脸,并不恼。

  她从未希望建城的子民会在她的捉弄或惩罚下有所改变。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尤其是深入骨髓的本性,从内心生出的欲望,岂是一朝一夕能改的?

  最根本的解决方式,就是连根拔起。

  知年打趣道:“好歹我也是给了你一颗珠子的人,你就这般对待你施予的人?”

  帽娘冷笑:“你还送了我一场极为难忘的冰窟体验,那我是不是还要跪下来谢谢你?”

  “你若是想,我也不拦你。”

  “你!”

  帽娘深吸一口气。

  “若是没有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急什么,咱们再聊会儿。”

  “咱们还有什么好聊的,你想知道的我都告诉你了。”

  她才不想继续留在这里,万一知年改变心意,她想逃都难。

  却不知,若是知年真想抓她,哪怕她逃到天涯海角,即便是上天入地,知年也能轻而易举地将她捉回来。

  “所以,作为交换,我告诉你一些你想知道的事情。”

  知年敢肯定,帽娘绝对会对她的家底充满好奇。

  但是,她要说的,可不是这些。

  行岚啊,行岚啊,你虽然失忆,但到手的愿望,她知年是绝不会就此放过。

  没有祈愿,她日后怎么回天?

  知年的一句话,勾起帽娘的好奇心。

  “你······你想和我说什么?”

  “你就不好奇,我和你们城主的关系?”

  “……你和城主……什么关系?”

  知年微挑嘴角,故作神秘:“我和你们城主是什么关系,我不好明讲,但你要知道,你们城主既然能让你们共同富裕,自然也能让一个人变得富可敌国。”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帽娘眉头紧拧。

  知年是话中有话?

  “自然是字面上的意思,重点是,看你怎么理解。”

  知年相信,事关钱财,帽娘一定不傻。

  帽娘的双手,握成拳头。

  知年的话,越是仔细研读,她的后脊背就越发寒凉。

  那日,行岚突然与他们约法三章,不允许他们再向他伸手索要财物。

  他们自然是不愿意,但行岚态度果决,不容他们反对。现在想想,如果这份约定的建立,是为了让某人独享他的财富,这样的解释也是成立的。

  若是这样,那就不公平了。

  帽娘越想越气,越想越气。

  不知是不是在知年面前吃瘪,气愤没有占据完帽娘的大脑。

  “我凭什么相信你的话,你可有证据?”

  “没有。但是,有时候没有证据,就是最好的证据。”

  知年点到为止。

  见不得人的事情,何来证据?

  知年将身体前倾,附在帽娘的耳边:“不管你信,还是不信,刚刚那些话,你一定要答应我绝对不能传出去。不然,我和行岚都不会饶了你。”

  “那你为什么还要告诉我。”

  告诉她,岂不是害她?

  知年神秘勾唇一笑:“我觉得你会感兴趣,所以就当做是我刚刚捉弄你的赔罪。”

  “我还有一事不解。”

  “你说。”

  “为什么是你?行岚为什么选择你。”

  知年坐直身体,耐人寻味地道:“这个嘛,谁知道呢~?可能,是因为我长得太美了。”

  帽娘:“……”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