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重返天庭打工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一章:《桃花愿》宴席没有主角能叫宴席?道贺是最基本的礼貌二

重返天庭打工记 西北川子 2153 2021.08.31 23:37

  小白很郁闷。

  他以为他终于可以有肉吃了。

  哪怕是带肉的骨头,他都已经很满足了。

  结果到头来,却是空欢喜一场。

  小白觉得,他们真的可以像知年说的那样,先吃一顿,然后再自己找上门。

  小白沿着知年的手臂爬到她的肩膀:“年年,你在打什么坏主意?”

  “我没有打坏主意,怎么,让人带路就是打坏主意?”

  她在小白心目中的形象,何时越来越差了?

  小白诧异:“啊!你当真是单纯想让人家带路?”

  知年:“······”

  “年年,好好的,你抽什么风?”

  知年:“……”

  小白是吃不到肉骨头,产生了臆想?

  “我才没有抽风,留着她本来就有用。”

  “有什么用?”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知年按美妇所指的方向走进桃林深处。

  一路上,他们见到不少桃姬桃郎。

  个个人比花娇,面若桃花。

  桃姬桃郎看见美妇被五花大绑飘在知年身旁,虽然诧异,但却不敢出声。他们掩嘴站在一旁,垂首窃窃私语。

  美妇现在,巴不得挖地三尺把自己埋下去。

  好歹,她也算是个领班,虽然依旧是奴才,但也是奴才的老大。

  眼下,她出丑的模样,被手下甚至同级看见,指不定他们在背后会怎么嘲笑她。

  幸好,桃夫人喜静,她的住处,除了一位贴身侍女,无其他闲杂人等。

  越往深处走去,美妇涨红的脸色才得以缓和。

  桃夫人的贴身侍女——絮儿,正在林子浇花。

  桃林里所有的桃姬桃郎,包括美妇和絮儿,都是身着桃红色的翩翩衣裙。

  男戴玉冠,女绾倭堕髻。

  絮儿见有陌生人靠近桃夫人的寝居,忙放下手中的花壶,上前拦住知年。

  “絮儿姑姑,救救我。”美妇见到絮儿,心中的委屈全部涌上心头,连忙开口唤道。

  “你怎么被绑成这样了?碧朱。”

  絮儿难以置信地看着碧朱,不由大吃一惊。

  碧朱有口难言,只能用幽怨的眼神瞪了知年一眼。

  一个眼神,足以让絮儿知道一切:“不知碧朱是如何得罪姑娘?不如,姑娘将她放了,絮儿代姑娘教训碧朱。”

  “她没有得罪我,是我抓了她,还拿桃夫人的名声做威胁。”

  知年瞥一眼碧朱,继续说道:“她怕桃夫人名声受损,在我的胁迫之下,带我寻来了这里。”

  碧朱不似起初那般嚣张,反而变得小心翼翼:“他们指名道姓要见桃夫人,还威胁我,絮儿姑姑,碧朱实在没法。”

  絮儿稍稍瞪了碧朱一眼,失望地摇了摇头。

  “不好意思,桃夫人已经歇下,不见外客。”

  小白嗤声:“看来桃夫人,金贵得很,咱们都寻上门来,还不是连一面都见不着。”

  碧朱微微扬起下巴,得意道:“我早就与你们说过,桃夫人不是你们想见就能见的!”

  碧朱话音一落,絮儿不着痕迹地剜了她一眼。

  碧朱意识到自己多嘴,脸色登时变得煞白,眼神因心虚,变得飘忽不定。

  絮儿面带笑容,得体和煦地对知年道:“姑娘,还是请回吧。”

  “不要!既然来了,岂能不见一面。”

  知年绕过絮儿,径直往桃夫人的寝居走去。

  越是小心翼翼,就越有诈。

  越有诈,知年就越好奇。

  絮儿连忙追上去,结果和碧朱一样,被知年的红线缠住,只能站在原地一动不能动。

  桃夫人的寝居不大。

  十里桃林,漫天桃花中,有一间大小适宜的竹屋。屋后,是漫野的鲜花。

  鲜花百花齐放,争奇斗艳。

  竹屋前十步开外,有碧绿的池塘以及一座弯弯绕绕的九曲桥。

  桃夫人的寝居,景色宜人,风光无限。

  “姑娘!你不能进去!桃夫人说不见客就不见客!”

  知年没有理会絮儿,慢悠悠弟走在九曲桥上,欣赏着风景。

  小白发出感叹:“这桃夫人,可真会过日子。”

  知年道:“能举办桃花宴,吸引三界妖怪慕名前来,其品味自然不会差到哪里。”

  “怎么这么吵?”

  一道温柔如水的声音,让知年和小白一同循声望去。

  竹屋里,走出一位年纪与知年相仿,貌比天仙,唇不涂而朱,眉不描而黛的美女子。

  她与絮儿一般,穿着桃红飘飘的衣裙,乌发如瀑,随意却不凌乱地散落而下。

  絮儿见到她,忙道:“夫人,他们死活要见您,拦也拦不住。”

  桃夫人忙走到知年面前,盈盈一拜:“请姑娘高抬贵手,放了妾身的两位丫头。”

  没见桃夫人之前,知年以为桃夫人是半老徐娘,这一见面,没想到竟是这般年轻。

  这第一印象,怎么看都是和善、极易相处的主。

  絮儿和碧朱为什么会这么紧张?

  知年倚在九曲桥的护栏上:“终于见着桃夫人了,殊不知为了见您一面,我连威胁你家丫头的伎俩都用上了。”

  “妾身常年身子不好,她们是怕妾身被扰了清休。如有见怪,请姑娘海涵。”

  “那我可否进去坐坐?”

  “自然,姑娘请。”

  桃夫人一边说,一边不自觉地瞥向絮儿和碧朱。

  知年抬手勾了勾手指,绑在絮儿和碧朱身上的红线,骤然消失不见。

  絮儿瞪了眼碧朱,连忙走到桃夫人身旁,搀扶着桃夫人。

  碧朱垂首,努了努嘴,内心既是惧怕又是不甘。她怏怏地转身,随后快步离开。

  走进竹屋,桃夫人招待知年坐下,并让絮儿去沏茶。

  “姑娘面生,第一次来?”

  “桃夫人怎知我是第一次来?难道桃夫人认得出桃花宴里的每一位客人?”

  “自然,他们是妾身的贵客,妾身怎敢不将他们放在心中。”

  “桃夫人将每一位客人放在心间,不仅是客人们的幸运,也是他们的福气。”

  “姑娘抬举妾身了。不知姑娘是怎么进到这十里桃林里来的。”

  “怎么,夫人是怕我是坏人?”

  “不过是好奇问一问。”

  知年恍然,道“我是一觉醒来,就在这桃林里了。”

  “原来,是有缘人。即是有缘人,那便是贵客了。不知贵客如何称呼?”

  “我叫知年,你可知道我是谁?”

  桃夫人先是疑惑,而后含笑摇头:“不知。”

  “既然不知,那便算了。”

  不知怎么地,她竟生出一丝低落。

  许是习惯了大伙对她曾经的“光辉事迹”倒背如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