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重返天庭打工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桃花愿》有时外出办事,也是旅行的一种方式

重返天庭打工记 西北川子 2419 2021.08.28 21:53

  知年扯了扯嘴角:“相······相公,你怎么会在这?”

  天杀的,为何赤绯会出现在此!?

  他听见了什么!?

  听了多少!?

  知年眼下,只能是敌不动,我不动,敌不乱,我不乱。

  “在房里睡了一觉醒来,就怎么也睡不着了,原想去看看娘子,却见娘子摸黑出了门。”

  赤绯说完,和知年小白一起陷入了沉默。

  林子里,寂静得只剩尴尬。

  赤绯还是没能忍住,他打破沉默:“娘子,你刚刚问野猪妖的事情……都是真的吗?我真正的娘子她······真的失踪了?”

  “······”

  知年和小白无言。

  眼下,他们只有说得少,才能让赤绯与丹绛深陷痛苦的真相保持距离。

  “说来惭愧,化成人形前,都没曾见过我那位娘子的模样,因此才将娘子错认。所以······”

  “······”

  “所以……我连自己真正的娘子失踪了都不知。呜呜呜呜呜······我真是一位差劲位失败的相公!”

  赤绯抬臂掩面而哭。

  赤绯一哭,知年和小白开始不知所措。

  他们见过女子哭,也见过男子哭,但没见过男子像女子那般哭得悲痛欲绝。

  知年安慰女子,算得上是老手,安慰男子也可以像兄弟一样,一切尽在喝酒中。

  面对赤绯,她竟无从下手。

  几日的相处,赤绯对她这个娘子,可以说是掏心掏肺。她知道,赤绯是因为错认她为丹绛才对她这般好,但赤绯对爱人的心,是绝对的真心实意。

  这样的真心,在三界可谓是少之又少,即便是知年,也不舍得辜负。

  她想起过往的自己。

  曾经的她,也拥有过这样的真心。

  只是,后来这颗真心被辜负了。

  许是觉得他们之间有相似之处,她不忍赤绯的真心被伤害。

  眼下被发现,唯一的解决办法,只有那个。

  至于任务结果,只要她把丹绛找到,赤绯和丹绛定会喜极而泣,对她连连道谢。

  指不定,还会在祈愿斋面前美言她几句。

  随后,祈愿斋感念她完成的任务有了进步,或许还会给她涨工钱,进行嘉奖也说不准。

  没错,祈愿斋有奖惩制度。

  祈愿使完成一次任务,祈愿者的满意度程度和任务执行地点的完好程度,就是奖惩的指标。

  虽然知年不知道祈愿斋是怎样收集这些评定标准,反正每次到她,几乎都是投诉。

  知年不禁产生怀疑。

  祈愿斋究竟是不是故意的。

  知年抬手拍了拍赤绯的肩膀:“赤绯公子,请勿过度伤心,你这般伤心,若是被你娘子知道,定会忧心。你难道希望她忧心?”

  赤绯用宽袖擦了擦泪水:“我虽不忍她忧心,但我会担心她。”

  “赤绯公子,我很理解你现在的心情。所以,我这不就是来帮你了吗?”

  “年年,你莫不是要……”

  小白以为,知年会捏个昏睡诀,然后让赤绯睡过去,让他忘记今晚发生的事情。

  怎么事情发展,又一次出乎他的意料。

  知年语重心长:“小白,无论是欺骗人,还是欺骗妖,那都是违背道德的做法。”

  小白在心中冷笑,道德从知年嘴里说出,还真别有一番意味。

  知年将自己和小白的身份如实告诉了赤绯,同时也将丹绛的事情简单地、稍微改动地告诉了他。

  “所以,你推测娘子出去是为了给我寻找礼物,然后一不小心迷了路。之后,你便接到了娘子归家心切的愿望,前来寻找娘子。因娘子不想我担心,便让你先假扮成她?”

  “没错。”

  “可你不是说娘子失踪了吗?”

  “呃······迷路约等于失踪。”

  “还能这样理解?”

  “当然!失踪仅仅是个大方向,小方向所指的,便是迷路。”

  “那······知年姑娘,你打算如何替我寻找娘子?”

  知年瞥了一眼小白。

  小白乜了一眼知年,表示收到指示,随即故作一副高深。

  “正所谓天机不可泄露,祈愿斋做事从来不许他人过问。你啊,就安心地在家等着,等着你娘子平安归来。”

  赤绯着急道:“发生这样的事,我如何能安心?万一娘子她······她遇到危险该怎么办?”

  知年:“······”

  小白:“······”

  知年向小白挑了挑眉。

  小白汗颜,硬着头皮道:“遇道‘危险’未必事件坏事。”

  “怎么可能未必是件坏事呢!?”赤绯一听,瞬间急了。

  就连知年,也不由诧异。

  都遇到危险了,不是坏事,还能是好事?

  小白举爪示意赤绯切莫过于激动,他道:“你难道不知林子里还有一种名唤‘危险’的小妖怪吗?威风的威,显露的显。”

  知年:“······”

  想不到,小白胡诌的能力,竟不比她差。

  只是——

  这样……赤绯能信?

  “还有起这种名字的妖怪,那他会不会很危险?”

  知年:“······”

  好吧。

  万幸,赤绯信了。

  “错!刚好与你所想的相反,威显最爱帮助的就是那些迷路的非人,所以你的娘子不会有危险。”

  “那威显会带我娘子走出困境吗?”

  “······呃······不······不会!因为威显从不认路。所以,还是需要我们亲自去将你娘子寻回。”

  “那大概何时找到?”

  小白扶额,一副苦恼的模样:“这便是让我最为头疼的地方。不过你放心,我和年年一定会尽快将你娘子寻回。”

  小白说得无比恳切,像极那些坑蒙拐骗的骗子。

  偏偏赤绯很吃这一套,他双手作揖,双腿一跪:“知年姑娘,小白兄,请受小灵一拜!”

  说完,头狠狠地砸向满是小石粒的泥土地。

  看得知年和小白的心不由一抽。

  对自己真狠。

  小白连忙将赤绯扶起:“赤绯公子无需客气,这些本就是我们该做的。眼下,你已知道真相,我们也该事不宜迟地出发去寻找丹绛了。是吧,年年。”

  知年看着小白越演越入迷,嘴角不由抽了抽。

  “······是。”

  赤绯起身,向知年和小白拱手一拜:“小灵预祝知年姑娘,一路平安,马到成功。二位,辛苦了!”

  知年抬手回礼:“赤绯公子暂且保重,在家等着好消息便是!”

  随即,她抱起小白,踮脚跃到空中,捏了个御风诀,咻地一下飞走了。直到十里之外,知年才停下落到脚下的林子中。

  “小白,看不见,你竟是这样的小狗狗。”

  “……”

  还不是和你学的。

  近墨者黑,懂不懂!

  小白环顾四周:“这林子真大,年年,接下来你可有头绪?”

  知年将小白放到肩膀:“没有。”

  “那怎么办?难道咱们真要像无头苍蝇那般乱找一通?那要找到何时?”

  “小白,你就放心吧,咱们一定不会像无头苍蝇,不然我岂不是辜负你刚刚无比认真的胡诌做戏了?”

  小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