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重返天庭打工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八章:《桃花愿》每个人身体里,都有一个神秘人

重返天庭打工记 西北川子 2349 2021.09.09 23:42

  小白睁开眼,四周除了黑只剩黑,唯有顶头洒下来的微弱光辉,照在他们身上。

  这里是哪里?

  地狱?

  对了,年年哪去了!

  小白刚想起身寻找知年,身下便传来动静。

  “啊——”

  知年揉着耳朵坐起身。

  “小白,大晚上的不要一惊一乍的好吗?”

  小白被滚落在地,趴在地面。

  “你才是呢,乌漆麻黑的别吓狗行不行!”

  知年揉揉眼睛,打个哈欠,朝四周巡视。

  “这是哪?”

  小白借着微弱的光辉走回到知年身边。

  “不知道。”

  知年摊开掌心,一团火红的火焰蹭地从她掌心冒出。

  知年周边的黑暗被稍稍驱散。

  黑暗的后面,依旧是黑暗。

  知年惊呼:“这里莫不是无尽地狱?小白,咱们好像死了!”

  小白:“……”

  既然死了,至少要有死人的觉悟吧。怎么他觉得知年十分兴奋呢。

  知年抱起小白站起身,端着火焰朝前行进。

  黑暗吞噬的周围,安静得只有知年的脚步声,以及她和小白的呼吸声。

  前方,是未知的道路,不知终点的尽头。

  知年嘴角微微上扬。

  眼下,估计是惊喜要比惊吓多得多。

  小白趴在知年地肩膀上,警惕着四周。起初他以为这是地狱,年年也说是地狱,现下看来,这里不似地狱这般简单。说不定,周围全是危险。

  知年不似小白这般紧张,她随性走在黑暗中,像是饭后消食,悠闲散步。

  黑暗里,无论知年往哪里走,都是平坦的道路。

  小白受不了知年在未知的环境中这般随意,道:“年年,你这般漫无目的地走来走去,也不是办法。”

  知年挑眉:“怎么,害怕了?”

  知小白者,莫过于知年。

  小白狗驱一震,紧张地辩解道:“才……才没有呢!莫不是年年你……你害怕!才……才说是……是我害怕!?”

  小狗狗能有什么坏心思呢,他只不过是怕黑而已。

  知年忍笑:“真是只心口不一的狗狗。小白,你可要抓好我哦,这里这么黑,你若是走丢了,我怎么寻你?”

  小黑狗在黑夜中,宛如一体。

  小白登时从知年的肩膀钻进她的百宝袋。这样,起码安全些。

  小白道:“年年,要不你把袋口封了?”

  知年轻笑:“小白,你狗虽小,但胆子可不可以大些?瞧你被吓得。”

  “我……我才没有被吓到!”

  赌……赌上狗生的尊严。

  “得得得,小白最勇敢,那~接下来,小白还会不会勇敢呢?”

  小白无邪地眨眨眼。

  接下来?

  接下来……是要做什么……吗?

  知年停下脚步。这里,比她想象中要大上许多,的确要听小白的话,不能漫无目的地走。

  知年深吸一口气。

  小白从百宝袋探出头,瞧见知年一副蓄势待发的模样。接着,就是贯耳的声音。

  “有——人——吗——”

  黑暗被声浪震起涟漪,散成雾气。

  小白拧着眉头紧捂耳朵,直到声浪渐渐散去,他仍觉得脑袋眩晕得厉害。

  “年年!”小白甩甩脑袋,朝知年抱怨:“下次你要喊,麻烦提前告诉我一声。”

  好让他有所准备。

  知年掩嘴故作惊讶:“诶呀!我忘了!”

  故意忘的。

  小白这么胆小,该喊几声给他壮壮胆。

  小白欲哭无泪。

  这不是给他壮胆,这是要他狗命。

  今夜的小白,是彻底被惊吓的小白。

  知年的声浪消散不久,他开始隐约听见从四周传来渗骨的声音。

  声音分不清是男是女,带着无尽的悲凉与绝望,渐渐在小白的耳边扩散蔓延。

  小白渐渐地听清声音说的话。

  他在说——

  我在~。

  小白一个激灵从百宝袋中蹦出来,手脚并用地紧紧抱住知年的手腕。

  “年年,你可有听见什么声音?”

  知年垂头看了眼挂在手腕上的小白,忍俊不禁道:“听见了。怎么,害怕了?”

  小白嘴硬:“才……才没有!我……我在锻炼,锻炼我的……我的抓合力!”

  知年没有戳破小白。她站在原地仔细听着声音传来的方向。

  她面朝西北方向,仔细听了半会儿,自言自语道:“声音好像是从这边传来。”

  小白咽了口唾沫,望着前方无尽的黑暗,想阻止却口是心非地问道:“年年,咱们朝这个方向走是为何?”

  知年笑着反问:“那我往另一个方向走?”

  小白摇摇头:“咱们能停在这里那也不去吗?”

  知年将小白抱在怀中:“哪也不去怎么离开这里。小白,放轻松,别害怕。”

  “我……我才没有害怕!”

  小白在知年的怀中不由自主地瑟瑟发抖,耳旁绝望空洞的声音越来越清晰。

  知年越朝前迈进,身旁的黑暗愈发的浓郁,火焰照出的光圈在渐渐缩小。

  知年收回掌心的火焰,短暂的黑暗之后,是向四周扩散迸进的火光。

  知年的身后,漂浮着十朵火焰,宛如光圈,神圣且温暖,驱散黑暗,驱散寒冷,驱散恐惧。

  知年的步伐缓慢且平稳,约莫走了一盏茶的时间,在蔓延而出的光圈的映射下,她和小白隐约瞧见立在前方的身影。

  知年微微加快步伐,走到那道身影面前。

  身影虚幻,被绑在十字架上,他垂着头,看不见面容,他身着褴褛的衣衫,头发苍白凌乱,他发出嘶哑悲绝的声音,宛如一滩死水在“呼救”。

  十字架上的人似乎感知到知年的到来,他停下“呼救”,缓慢地抬起头。枯槁的面容,被瘦出高高的颧骨,眼眶下,是如周边一般漆黑的空洞。

  小白被吓得一个激灵,在知年怀里炸起毛。

  那人张了张嘴,寒气从他嘴里呼出,眼眶爬出了一条血红的蜈蚣,沿着他的后背,快速没入黑暗。

  知年开门见山:“你是谁?在此多久?”

  那人看见知年,答非所问。他哈哈大笑几声,嘲讽道:“又是来了一个,很好,很好。”

  知年微微挑眉:“又?难道在我之前还有其他人?”

  “若是没有其他人,我又怎会在此。”

  知年沿着十字架走了一圈,顺带打量架上的人。

  虚无的身影,想必实体定在某处。

  知年问:“你可知这里有没有一位名叫丹绛的姑娘?”

  小白疑惑。

  丹绛不是在絮儿身旁吗?

  桃夫人就是丹绛。

  那人冷笑:“这里人这么多,我哪里记得这么清楚。”

  知年耐人寻味地笑了笑。

  装疯卖傻吗?

  不过,令知年感到意外的是絮儿的胃口,比她想象中还要大。

  知年问那人:“你想不想离开这里?”

  那人许是太久没有活动,连摇头都十分僵硬:“没人可以离开这里。”

  知年略带打趣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你不过是没遇见能离开这里的人,怎就妄下结论说没人能离开这里?”

  那人仰头哈哈大笑几声,嘶哑的声音莫名给四周的氛围添上几分恐惧。

  “既然这样,那你便试试看。试试看能不能找到我,试试看能不能带我离开这里。”

  知年看着渐渐消失的十字架及上面的身影,双手环胸,露出自信的笑容。

  试试就试试。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