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重返天庭打工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九章:《卸思愿》寄人篱下,不如有一间自己的房子一

重返天庭打工记 西北川子 1046 2021.09.20 23:49

  铜锣村不大,百来户人家。

  村尾,一间破败的院落,吃饱喝足的知年正准备捏诀施法,却突然被一道热情的声音打断。

  “姑娘这院子已经坏了很久了,住不了人了。”

  知年回身,院子外站着一位年纪约莫二十出头的少年。少年身体壮实挺拔,他长相虽然平凡,但有着一对斜入鬓角的剑眉和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正气凛然,英气十足,给人一种特别能靠得住的安全感。

  少年身后从山里捡回来的干柴。当他对上知年的目光,就不由自主地看呆了,麦色的脸蛋也泛起红晕。

  世上,竟有如此美丽绝尘的女子!

  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

  不!

  怕是连仙女也比不过她。

  知年和小白对视一眼,对少年可怜,道:“小女子家中落道,父母双亡,原本是想到城里投靠亲戚,结果亲戚早已离世,小女子没法,只能折返回家,谁知路上遇到土匪,将仅有的盘缠给抢了去。”说到这里,知年还用袖子假装拭擦泪水:“小女子走投无路,唯有安身于这间破院。”

  知年说完,少年依旧定定地看着知年。

  在院外的老羊咩了一声,用羊角将顶了顶少年,少年回神立马放下柴火,走到知年的身旁,目光热烈道:“那我帮你吧。”

  知年:“······”

  虽然她是为博取同情才装得可怜楚楚,但弄院子这件事还真不需要帮什么忙。需要帮的忙还在后头。

  小白:“······”

  兄弟,我理解你迫不及待想在知年面前表现,让你们从陌生到熟悉。可你这不是在帮年年,而是在阻止她做正事。

  好印象,不是这样留的。

  这样做,只不过是白费功夫。

  知年忙阻止道:“不用不用,谢谢哥儿的好意,天色不早了,你还是先回家吧,免得家人担心。”

  勾勾手捏个小诀的小事,如若真要眼前这位小哥动手,估计要等个十天半个月才能入住,万一要她帮忙也说不定。

  动手是不可能的。

  少年望着破败的院子,四处一片狼藉,房子吱吱歪歪地铺着一层厚厚的灰尘,一阵风吹来就,就可以将房子吹倒。

  “可这你们怎么住?”

  知年干笑两声:“我先大概收拾,将就地住一晚,明日再仔细整弄。”

  小兄弟,我与你非亲非故,你就背着你的柴火快点回家找亲娘要饭饭,吃饱饱。

  少年原本就是热心肠的,加上知年胜过天仙的容貌,令少年更热心了。

  知年的事,就是他的事。

  “这怎么可以将就!?要不······要不······”少年抬手害羞地挠起了头:“······你先到我家住上几日,明日我多找几个兄弟,用最快的速度帮你将这间小院重新翻修如何?”

  小白站在知年脚边,为少年感到可怜。

  小兄弟啊小兄弟,你喜欢谁不好?

  偏偏喜欢眼前这个女人。

  看人看事不能只能看表面。你们之间,是完全不可能的。

  小白心想,若不是少年突然出现,估计他现在已经躺在舒适的床上了。

  小白摇摇头。紧接着,他几乎咆哮——

  年年,我鄙视你!

  “年年,你不是也希望那少年别插手咱们的事情吗?为何答应得如此爽快!?”

  小白在知年的耳边低声质问。

  他原本以为,知年会决绝地拒绝少年的邀请与好意。

  结果却是令他瞳孔震惊。

  知年好似想都没想,爽快地答应了。

   知年笑道:“插手和邀请是两回事。小白你想想,咱们去他家住,日后就不用愁吃了!”

   小白乜眼看着知年:“你倒是想得美,不过是蹭吃几天而已。”

   为了几天吃的,浪费干活时间。

   果然,知年就是个好收买的,这种事也只有她能干得出来。

   老莽经常叮嘱他,让他盯好知年,免得知年被策反,做出有害祈愿斋的事情。

   这种时候,小白心中往往都是不屑:知年都被策反了,祈愿斋哪来的自信觉得他会站在祈愿斋这一边?

   “小白,你对凡间的人情世故了解甚少。我住那么几天,我和少年的家人自然而然就熟悉了,既然熟悉,日后到他家填饱肚子,也就理所当然啦。”

   小白:“······”

   这是什么歪理?

   什么时候跑去别人家住几天,就可以理所当然地一直蹭饭?

   诶~,能这样想的只有知年了。

   毕竟,她的脸皮不是一般的厚。

   可怜的少年一家人。

   少年在前方带路,喜悦忐忑的他一直想找个话题和知年说话。他放慢脚步,与知年并肩而行。

   “姑娘能来答应来寒舍,是······是我的荣幸。”

   少年挠挠头,心想:那些秀才应该是这样说的。

   知年含笑,恬静道:“哥儿能收留小女子,应该是小女子不胜感激才对。”

   小白:“······”

   少年害羞,显得有些笨拙,他懂。可为什么知年也要装出一副知书达理的样子?他不懂。

   “姑娘不嫌弃我们这些粗人,就好了。”

   知年掩嘴轻笑,一眉一眼都可以画成一幅绝世佳作。

   “世上只有好人与坏人,哪有什么粗人与细人的,心肠好就行了。”

   少年羞红了脸,侧头看向地面。

   知年被少年的可爱劲逗得心里直发笑,她趁少年不注意揉了揉脸,继而又恢复刚才的故作文静:“还不知怎么称呼哥儿。”

   “我······我叫阿牛。不……不是什么好名字。”

   贱名好养活,几乎是每座村给孩子起名的传统。

   “名字不过是用来区分人,哪有什么好坏。小女子名唤知年。”

   “知年······”阿牛低声轻读几声知年的名字,随后道:“好名字!”

   知年掩唇又笑了笑,看得肩膀上的小白直犯别扭。

   “咩——”

   老羊在知年身后叫唤一声,插到知年和阿牛中间,将他们分开。

   阿牛低头看着老羊,问:“知年姑娘,这头羊是······”

   知年抬手摸了摸老羊的脑袋:“它叫老白,我的坐骑。”

   小白:“······”

   知年起的名字,永远都不会走心。

   老白:“······”

  这名字,还真够随便的。

  知年介绍完老白,再对着阿牛介绍小白:“这是小白,小女子的护卫兼当备用食物。”

  “汪汪汪······”

  小白不能在凡人面前吐人语,只能通过几声的狗吠来表达出他的抗议。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