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重返天庭打工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章:《桃花愿》我就扒拉你

重返天庭打工记 西北川子 2337 2021.09.11 22:54

  知年举起恶翎扇。

  “寻个有气息的地方,将这些黑雾吹散。”

  恶翎扇在知年手中颤抖:“等……等一下,我还没做好准备。”

  他才刚醒,一切还需适应适应,这样被知年突然举起,难免会觉得恐高。

  知年嫌弃:“你不是邪念恶灵吗?还要做好准备?”

  恶翎扇几乎咆哮:“废话!蓄势待发懂不懂。而且你把我举得这么高,我……我害怕!”

  知年将恶翎扇放下,与视线齐平:“看不出,你竟恐高。”

  小白也难以置信:“怎么说羽毛还是凤凰的,真是丢脸。”

  恶翎扇深觉今日,是丢脸的一日。

  不对!

  是平生最丢脸的一日。

  偏偏又不能拿知年和小白如何。

  谁让他被握住扇柄。

  “恐高有啥好丢脸的!别忘了,我是住在地狱,不是住在高高的天界!恐高是自然不过的事情!”

  “嘁,这也能算是理由?真是矫情。算了,还是我来寻个方向吧。”

  知年忽略恶翎扇的咆哮,再去举起它,随后二话不说朝四周胡乱扇去。

  随着恶翎扇的尖叫声,扇子的顶端,冒出幽蓝色的火焰。

  飓风,向四周急速扩张。

  飓风吹开浓厚的黑雾,幽蓝的火焰落在地面,犹如一朵朵莲花。荧蓝色的光芒,宛如夜空中的星河,成为黑夜里专属的光亮。

  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幽蓝色的光照亮前路。

  小白紧紧趴在知年的肩膀:“怎么是幽蓝色的火焰?”

  凤凰的火不是应该是火红的才对吗?

  飓风减弱,知年朝前行进。

  “扇子上的眼睛来自地狱,它们受不了凤凰的火焰,所以我将翎羽放到地狱火海泡了几个时辰,火自然变成幽蓝。”

  小白汗颜:“凤凰要是知道你这般折腾他的翎羽,估计恨不得也要将你的毛拔光。”

  知年笑道:“那就要看看他有没有这个本事了。别到时一个不小心,刚长出的羽毛又被我拔光。”

  等等!

  话说回来,火烤凤凰好吃不?

  当下酒菜,应该会不错。

  “这里远比我想象中要大呀。”

  知年一边环顾四周,一边循着地面上幽蓝的火焰而行。她举起扇子:“再扇一下看看。”

  恶翎扇好不容易缓过一口气,又被举起,紧接着上下左右,晃得他头昏眼花只想吐。

  栽在知年手中,还不如安生待在地狱。

  地狱是他家,保护自己靠大家。

  此时此刻,恶翎扇唯一的想法就是——

  地狱的恶鬼简直是太不争气了!

  随着一声惨烈的尖叫声落下,飓风开始慢慢减弱。

  地面上,幽蓝色的火焰几乎堆满。

  小白从身体扯出几根毛毛,丢进火焰。毛毛未触及火焰,火焰似乎就有感知一般,蹭地往上涌起,霎时,小白的毛毛就被地面看似毫无攻击力的火焰吞噬殆尽。

  小白一个冷颤,抱紧知年的脖子:“年年,小心点,千万别……”

  小白话说到一半,知年就一脚接一脚落在火焰上。

  小白诧异:“年年,这火怎么不烧你。”

  知年挑眉,看似毫不在意:“怎么,想看我被火烧?小白,狗狗不可以这么歹毒。”

  小白:“……”

  “我只是比较好奇罢了!”

  知年故作忧伤:“当真?”

  小白咬牙隐忍:“当真!”

  “那等我们出去了,你给我吃,我就信你。”

  “算了!当我是骗你的!我就是一只歹毒的狗!”

  忍无可忍,忍不了了!

  什么退一步海阔天空,分明是退一步蹬鼻子上脸。

  知年掩嘴莞尔一笑:“就是嘛,实诚些又不丢脸,你说是不是恶翎。”

  恶翎扇吐着舌头没有回答知年,扇面上的眼睛皆在眼眶中胡乱打转。

  知年嘁一声,觉得无趣。

  “我是地面上火焰的主人,他们自然不敢烧火。还有小白,若是这点火焰就把我给烧没了,我怎么跳到地狱的火海中挖恶鬼的眼睛。”

  小白:“……”

  祈愿使不彪悍枉知年。她在弱者面前是强者,在强者面前是更强者。三界中,能单独做她对手的,不能说屈指可数,至少也是能数得出来。

  “年年。”

  “嗯?”

  “你是母夜叉吗?”

  “砰——”

  “我看你是真的想成为盘中餐。”

  小白捂头。他说得没错呀,世上除了母夜叉,还能有谁这般厉害?就连天帝,这般尊贵,还不是个惧内的。

  知年停下脚步,小白抬头望向前方。

  幽蓝的火焰泛出荧蓝色的光芒,带有一番别具风格的唯美。

  光芒不弱不强,照亮前方的路,映衬出原本淹没在黑暗中桎梏——

  十字架。

  知年走到十字架前,仰头看着架子上垂头奄奄一息的人:“这次是实体,不是幻影。如何,我找到你了。告诉我丹绛在哪吧。”

  架子上的人,乱发覆在脸上,发出悽悽的笑声。

  小白一颤,转身钻进百宝袋,只露出脑袋和眼睛。

  知年满脸不解:“你笑什么?”

  架子上的人没有止住笑声:“我笑你……笑你单纯,笑你狂妄自大,笑你没有自知之明。”

  知年噗地笑了出来。

  那人听闻,停下悽悽的笑声:“你笑什么?”

  知年轻摇扇子,漫不经心道:“我笑你井底之蛙,坐井观天。对了,你和絮儿一伙儿的?”

  不求她救他,还各种嘲讽,很难不怀疑眼前人和絮儿不是一伙的。

  那人抬头,枯槁瘦削的面容显露于打结的头发之后。他对知年咧嘴,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嘴里的牙齿,早已掉落得差不多,留下的牙齿,漆黑如豆。无论怎么看,架子上的人都已是风中残烛,病入膏肓。

  “你猜。”

  小白在心中连啧几声,腹诽道:都这般了,还敢挑衅知年。怕真的是待在这里太久,都已经不知道外面的世界变了几轮。

  知年最不喜欢的做的事情,就是猜人心思。嘴巴是拿来什么用的?手又是拿来什么用的?

  有想法说出来不行吗?

  说不出来写出来也可以。

  非让人去猜猜猜。

  被琢磨心思的人是爽,是开心,是得到满足。苦的还不是琢磨心思的人。

  知年平日只许人说她聪明,不许人说她笨,想都不能想!但只要让她去琢磨心思,她必定会承认自己的脑子确实存在有不足之处。

  “我不猜,你和那个絮儿就是一伙儿的。她把你弄成这样,你居然还帮她。话说,你是男的?”

  知年说完,伸手就去扒拉那人的下身。

  小白红着脸几乎咆哮:“年年,你在做什么!?”

  “就是,你在做什么!?”恶翎扇激动连带唾沫星子都吐了出来。

  拿它去扒拉人家下身,是几个意思!?

  扇子也是有尊严的!

  最激动的,要属绑在架子上的人:“住手!”

  知年悠悠地抽回手,对那人嘲笑道:“我扒拉你,你连反抗都反抗不了。我看,口出狂言的是你吧。”转而,她朝恶翎扇问道:“如何,是男是女。”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