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重返天庭打工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六章:《桃花愿》纸包不住火,就像永远没有能憋得住的金坷垃一

重返天庭打工记 西北川子 2273 2021.08.26 23:48

  晏城,郊外。

  桃花林后方被开垦得差不多的荒地上,知年在月色星辰下,举着锄头,肆意挥洒着汗水。

  许是成婚给赤绯带来无限的动力,本应十天半个月才能忙活完的事情,赤绯只用了三天时间就已将近完成,简直出乎了知年和小白的意料。

  现在的赤绯,除了开开心心地布置婚房,就只有开开心心地布置婚房。

  三天时间,知年还没寻得个蛛丝马迹,就要兼并给赤绯搞破坏。

  她要将赤绯做好的一切全都破坏掉。

  为了避免赤绯的怀疑,因此,知年的破坏工程,还不能使用法力。以至于她头一次觉得,搞破坏也是件吃力的事情。

  雨后的土地变得泥泞,泛出青葱的青草味。

  泥泞的土地,令知年将赤绯开垦好的田地恢复如此的工程变得无比费力。

  知年插着腰,望向雨过天晴的夜空,月亮如盘,星星如海,若不干活,定是极美的景象。

  第二日,清晨。

  桃花林中的一声哀嚎惊起了正在熟睡中的知年和小白。

  他们顶着厚重的黑眼圈循声而去。

  知年挠着凌乱的头发来到赤绯身旁:“怎么了相公?”

  “娘子!”赤绯本想向知年诉一通苦水,结果被知年一脸憔悴的样子给惊吓掉双眼:“娘子,你这是怎么了?”

  知年打个哈欠。经过她昨晚的努力,终于在天亮前完成任务。

  “昨晚不知为何突然失眠,约莫卯时才得以入睡。”

  “好好的,怎么会失眠?”

  知年摇摇头:“我也奇怪。”她两眼无神地盯着眼前的一片荒地,突然惊道:“相公,这地······”

  赤绯将知年搂进怀里:“许是被人搞了破坏。还是别管它了,我先扶你回去歇息。”

  “可是这地······”

  “没事没事,娘子你勿要担心。待你睡下,我再从新开垦。”

  呃······

  但愿开垦速度能慢下来。

  不然,别说调查了,晚上还能不能睡觉,都是个问题。

  知年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未时。

  小白在知年醒来之后不久也醒来。

  昨夜知年搞破坏,他就在一旁给知年放风。一起熬夜后,补了一觉,神清气爽。

  小白刚想仰头出声叫知年,就看见她正望着某一处出神。

  小白循着知年的目光看去。

  门槛上,赤绯全神贯注地剪着婚礼要用到的窗花。

  小白的心情,顿时变得难以言喻。

  赤绯为了给心爱的女人一场满意的婚礼,不劳辛苦。

  操办婚礼期间,他从未让他心爱的女子动手帮过一个小忙。

  丹绛深处苦痛,也不希望赤绯为她担心。

  双向奔赴的情感,让心冷了那么多年的知年,有了一丁点触动。

  “年年。”小白爬到知年的耳旁,轻声唤了一声。

  “嗯?”

  “你会找到丹绛的对吗?”

  “当然。”

  年年,如今的你,还会渴望这样的感情吗?

  知年起身,走到赤绯身旁坐下。

  “怎么不出去干活?”

  赤绯放下剪刀,起身进房给知年倒了杯茶:“娘子精神不济,我无心去做其他的事情。”

  知年支着下颌,神情耐人寻味:“不过是失眠,不是什么要紧的事,可别为此误了正事。”

  赤绯摇头:“这个世上,还有什么事情能比娘子还要重要?”

  知年勾唇微微一笑,眼底却溢出难以察觉的讥讽。

  这个讥讽,是她对自己的嘲笑。

  “是吗。”

  赤绯回答得十分认真:“自然!我从不会欺骗娘子。”

  知年轻抿一口茶水:“我信你,相公。好了,我现在已经没事了,你去忙你的事情吧。”

  她也该认认真真地去寻一寻丹绛的踪迹了。

  一连几日,一点线索也没有,接下来,只能扩大寻找范围。

  赤绯握住知年的手。

  “不急于这一时,那些事可以先放一放。你突然失眠,我不放心。”

  知年:“······”

  这有什么不放心的?

  失眠又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

  难道树灵不会失眠?

  知年抽出手:“相公,杞人忧天了。”

  赤绯依旧担忧:“但愿是如此。”随即发出一声叹息:“那荒地,昨日我已开垦得差不多,今日醒来竟恢复如初。你和小白兄又整夜没睡,娘子,你说会不会有妖物作祟?”

  知年:“······”

  小白:“······”

  这种小事,也能联想到妖物作祟。

  不得不佩服赤绯的脑洞。

  知年道:“妖物会这般无趣到来破坏一块田地?”

  “娘子,你忘了吗?山后有个野猪精,最喜欢就是搞破坏,还时不时喜欢到我家门口撒尿。”

  知年:“······”

  小白:“······”

  这野猪精是和你有仇不成?从山后特意跑到你家门口撒尿。

  “为此,我还和它吵了一架,从那之后,他就有事没事跑来我这撒尿。”

  看来,这野猪精也是个记仇的。

  知年问:“那你可有寻到野猪精的气息?”

  赤绯叹气:“现场没有留下任何气息,但我肯定这一定是他做的。除了他,还有谁与我有这般深仇大恨,将我的成果毁于一旦。”

  别说,还真有。

  不过,出于这样做的原因不是与你有深仇大恨,而是为了帮你找老婆。

  小白问:“这和你家娘子失眠有何关联。”

  赤绯神情变得严肃:“小白兄,你有所不知,那野猪精觊觎我家娘子已久,娘子好几次都是因为他的出现,被吓得失眠。”

  知年和小白相视一眼。

  线索……好像来了。

  知年故作回想:“可昨晚我并没有闻到野猪精的气息。”

  “野猪精修为已有千年,隐匿气息于他来说不是难题。”赤绯再次握住知年的手,情真意切地道:“娘子,你别担心,就算野猪精再厉害,我也一定豁出这条命保护你。”

  小白嘴角抽抽。

  怎么听到别人说要保护知年,就如此别扭?

  “你就少担心了,你家娘子已经得到菩萨的点化,野猪精不是她的对手,指不定你还需要她保护呢。”

  赤绯:“······”

  小白继而再问:“野猪精觊觎你家娘子什么?”

  当时的丹绛未化成人形,总不能说是觊觎她的美貌吧。

  赤绯深情地看着知年。

  知年挑唇,带笑迎上赤绯的目光。

  两人热烈的目光,引得小白一阵无语。

  “野猪精觊觎我家娘子的——灵魂。”

  “为什么?树灵灵力不高,按野猪精的修为,你家娘子的灵魂于他来说虽然无害,但也无益。”

  “小白兄,我们树灵的灵力不高,但精质和灵魂是上好极纯的。我家娘子的精质和灵魂,是万年难得一遇的珍品。”

  知年故作恍然大悟地看着小白:“难怪我会被菩萨点化。”

  小白:“······”

  “娘子的灵魂和精质,是纯净得一丝杂质都没有。用于修炼,绝对是事半功倍。”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