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重返天庭打工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九章:《桃花愿》凤凰的羽毛,恶鬼的眼睛

重返天庭打工记 西北川子 2202 2021.09.10 17:35

  知年将小白塞进百宝袋,顺带从里面掏出一把羽毛团扇。

  羽毛团扇通体火红,由大大小小的红色羽毛编制而成。

   羽毛灵动飘逸。

  羽毛上,长满了眼睛。眼睛带着各种情感——

   悲伤,兴奋,高兴,传情,恼怒,喜极而泣······

  小白伸出脑袋:“年年,这扇子眼生得很。”

  知年把玩手中的扇子:“这扇子是我自己做的,第一次拿出来用,你自然眼生。”

  前段时间,祈愿斋特别流行做扇子,知年恰巧闲来无事,也做了几把。手中这把,是她最满意的一把。

  小白惊呼:“年年,你的手艺何时这么好了?扇子的羽毛和眼睛竟做得如此栩栩如生。”

  知年安安静静在亭子里做扇子的时候,他不是在林子里抓蝴蝶,就是偷偷跑去市集装可爱去蹭好吃。

  好在当时知年的注意力不在他身上,没有瞧见他圆滚滚的肚子,不然知年非得让他装可爱装得卖力点,好给她多带些好吃的回来。到那时别说肉了,他能有一根带肉的筒骨都已经很不错了。

  在知年心中,小狗狗吃什么肉呢。

  小狗狗就应该吃骨头。

  “诶~,小白,说你眼睛不好使,非要嘴硬与我抬杠。这羽毛和眼睛,是真的。”

  小白揉揉眼。

  扇子上的眼睛们,开始在眼眶中打转,直到一起对上小白的目光才停下。

  小白和眼睛们无声地对视着。

  约莫片刻,眼睛们犹如圆月变弯月,对小白显露笑意。

  小白没能从它们的笑意中寻到和善的感觉,反而觉得它们似是附和知年,嘲笑自己。

  小白龇牙,朝眼睛们怒吠几声。

  眼睛们登时收回笑意。它们当中,有些受到惊吓,有些不甘示弱地瞪了回去,有些则不以为然。

  知年轻轻敲了敲小白的脑袋:“你可别吓着它们,我还要它们帮我找人呢。”

  小白委屈:“谁让它们笑我。话说,你去哪里寻来这么多眼睛?”

  “除了地狱道,还能是哪里。”

  无尽的黑暗,只有处在地狱的恶鬼才能看清前方的路。

  知年为自己的先见之明,沾沾自喜。

  小白诧异:“恶鬼的眼睛!?年年,炫耀也不带你这样炫耀的。这些眼睛的邪气,明明感觉就是一般般。”

  眼睛们听见小白的评价,全体不由自主地对小白露出鄙夷的目光,顺带狠狠地剜了他一眼。

  知年道:“既然是恶鬼的东西,不用时,自然少不了结界。况且,扇子的羽毛也能压制一部分邪气。”

  小白圆圆的眼睛,满是好奇:“究竟是什么羽毛,这么厉害!”

  “凤凰的翎羽啊。”

  小白:“······”

  “年年,你做把扇子跑去地狱道挖眼睛,跑去丹穴山拔凤凰的翎羽!?”

  知年不以为然的点点头。做事情,要努力做到最好。做扇子也一样,自然要做把厉害的。

  “凤凰没有追着你算账?”小白问。

  知年用扇子掩嘴笑道:“他是想,可不敢,毕竟羽毛被我拔得太难看,估计很长一段时间,只能安静地待在丹穴山好好养毛。”

  小白:“······”

  论知年拉仇恨的能力——

   不敢称霸第一,至少也名列前茅。

  “好了,扇子向小白炫耀得差不多了,该做正事了。”

  小白:“······”

  “对我有什么好炫耀的。”

  “有。可以凸显出小白的无知。”

  小白:“·······”

  “真是无趣的炫耀。”

  “嘻嘻。”

  知年俏皮一笑,顺带解开扇子的结界。

  扇子解开结界那一刻,通红如火的羽毛,登时变成沉寂的幽蓝。羽毛上的眼睛,飞快地在眼眶打转,呼之欲出。

  待眼睛们安静下来,眼眶已是通红,突出的眼球,眼神皆是疯狂的暴戾与无尽的怨恨。

  “哇咔咔,我终于出来了!”

  尖细的声音,阴森刺耳。

  扇柄上,出现一张带着渗人的笑意的嘴巴。乌青的唇色,如钢钉的獠牙,满是唾液的黑色长舌垂挂在嘴外。

  小白跳到知年的肩膀上,十分惊奇:“说话了!”

  “是耶。”知年同样惊奇。

  小白惊讶:“你不知道!?”

  “这扇子我也是第一次用。”

  “喂,这里是哪里!?”扇子问。

   知年摇摇头:“我要是知道,就不会拿你出来了。”

   知年手中的扇子:“嘁,没用的东西。”

   “砰——”

   小白:“······”

   扇子上的眼睛,挂着被知年揍出的泪水。它紧咬舌头,闷声忍痛。

   外表绝世大美人,实际却是母老虎。

   世间的女人,果然不能只看表面。

   知年晃了晃扇子,扇子的舌头也随着晃动:“这舌头咬着不疼?”

   扇子含泪咆哮:“要你管!”

   知年笑道:“还蛮有脾气的。话说,你是谁?听声音,倒有点像秃了的凤凰。”

   “不像不像,分明像怪物。”小白道,顺带忍不住提醒一句:“还有年年,你别忘了,凤凰秃了,是拜你所赐。”

   扇子嗤声:“什么凤凰不凤凰的,我是由恶念幻化而生,哪里有恶,哪里便有我。”

   “哦~!原来如此。那我知道为什么你的声音这般像凤凰了。”

   小白疑惑:“为什么?还有,他的声音一点也不像凤凰!”

  年年对凤凰是有什么执念吗?

   “凤凰的翎羽是被我拔掉的,所以他恨我,连带着翎羽都对我产生了恶念。啧啧啧,可惜可惜,他还是打不过我。”

   小白鄙夷:“这些恶念分明来自扇子上的眼睛。还有你的得意洋洋从何而来?”

  “我哪有得意洋洋。这分明是自信。”

  知年看着扇子:“喂,你可有名字。”

  扇子回答:“我才出来第一天,何来的名字。不对,我不是你制作出来的吗!?为何你要问我名字!?名字应该是你给我起才对!”

  知年略显失望:“瞧你凶巴巴的,竟是把没有主见的扇子。”

  小白:“……”

  扇子欲哭无泪:“那真是对不起,没有主见的我实在不好意思。”

  知年对着扇子出神,约莫片刻,灵光一闪:“叫恶翎扇如何?”

  小白道:“年年,人家本来就是恶灵。”

  扇子附和:“没错没错!你这名字起了当没起!”

  知年摇头:“说你们没文化绝对没错,我说的恶翎不是你们口中的恶灵。我所说的翎,是翎羽的翎。”

  小白和扇子对视一眼:“有区别?”

  知年点头:“有!总之,就这么决定了,你日后就叫恶翎扇,死都不改。”

  恶翎扇嘴角抽抽。原来被起名字的它,是没有选择的。

  小白表示身同感受。毕竟当初他也是这样过来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