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重返天庭打工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章:《桃花愿》宴席没有主角能叫宴席?道贺是最基本的礼貌一

重返天庭打工记 西北川子 2355 2021.08.30 23:48

  美妇走到知年面前,上下打量一遍:“新来的?”

  小白:“不是。”

  知年:“是。”

  美妇微微蹙眉:“到底是还是不是!?”

  知年和小白对视一眼。

  小白:“是。”

  知年:“不是。”

  小白举爪:“年年!”

  知年无比认真:“小白,说谎可是不对的哦~”

  小白欲哭无泪。

  明明是她平时撒起慌来,脸不红心不跳,这会儿难得他撒一次慌,竟反过来教训他。

  小白表示不服。

  更不服的还在后头。

  美妇瞥了一眼小白,道:“这里还轮不到一只狗说话。”

  “噗!”知年忍不住,掩嘴忍不住笑了出来。

  小白乜眼看向知年。

  “······”

  小白一气之下,钻进了百宝袋。

  美妇瞪了眼知年:“笑什么笑!我劝你们最好安分点,乖乖地随我去见夫人。”

  知年美目一转,问:“是桃夫人么?”

  美妇嫌弃地扫了一眼知年,抬手理了理发髻:“问这么多作何,去了不就知道了。”

  知年挑眉:“我自然是要问清楚。我只见桃夫人。”

  她现在对桃夫人,有些好奇。

  美妇冷笑:“你当桃夫人是相见就能见的!?”

  自然不能。

  所以知年更好奇了。她开始耍赖,直接在桃树下坐下。

  “反正我不管,我只见桃夫人。当然,她能亲自来见我就更好了。”

  美妇愠怒:“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知年故作听不懂,挑衅道:“你怎么知道我爱喝酒,不管敬酒还是罚酒,我都喜欢喝。”

  “你!”美妇气结:“你不要脸!”

  “夫人说的脸,指的是什么?不如夫人借我瞧瞧。”

  知年含笑,云淡风轻地看着美妇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红。

  知年在心中唏嘘,被气成这样,一看就是日子过得太顺畅。

  “夫人,与其在这里受气,还不如乖乖把桃夫人请来。”

  小白:“……”

  刚才还是想让美妇带路,现在就改了主意。

  果然,女人的心思,变幻莫测。

  “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要见桃夫人,也要看你有没有这个命!”

  美妇从地上捡起一根桃枝。

  桃枝触手化成一把锋利的长剑。

  美妇手持长剑径直朝知年刺去。

  知年翻身站起,轻细的红线从袖子跃出,

  美妇诧异,转眼就被红线缠住,一个不稳,摔倒在地。

  知年要不是见桃林里还有宾客宴席,不忍打搅,不然她才舍不得早早就将美妇制服。

  喝酒本就是尽兴的事,若是被打搅了,多扫兴。

  美妇在地上挣扎:“简直是反了天了!快将我放开!”

  知年走到美妇身旁,故作惊讶:“你怎知道我做过反过天的事情?”

  美妇:“……”

  她现在,就差被气吐血。

  人不要脸,天诛地灭。

  思来想去,美妇决定不与知年说话。

  免得被活活气死。

  美妇不说话,知年也不强迫她。

  她捏个诀,让美妇悠悠飘起随在她身后。

  既然没有人给她带路,那她只好自己去找桃夫人。

  “你这是要去哪!?”

  知年还没走几步,美妇就忍不住发问。

  知年勾唇狡黠一笑:“你这是在关心我?”

  美妇冷笑,咬牙切齿:“是啊,我是在关心你,免得到时候你后悔都来不及!”

  “此话怎讲?”

  “我说了,桃夫人不是你想见就能见到的。”

  “谁说我要去见桃夫人了。”

  “啊?”美妇诧异。

  “那你要去哪里?”小白探出头。

  “桃夫人有桃花宴,咱们也可以来个桃花全席。”

  小白一听,登时两眼发亮,垂涎欲滴。他问:“年年,咱们有材料?”

  知年瞥一眼美妇:“后面那个不就是咯。”

  美妇:“……”

  小白的眼睛又是一亮,满眼欢喜地看着美妇。仿佛飘在知年身后的,是一大块带着肉的肉骨头。

  “我……我警告你,少在这里吓唬人!我就算是死,也不会带你去见桃夫人!”

  美妇故作镇定。

  想看她担惊受怕,他们还嫩了些。

  知年全然没有理会美妇的警告,自顾自地与小白说道:“血呢,咱们就酿成桃花酿,骨头就留给你,脑袋肚子之类的做成火锅,再寻些配菜,煎炸焖煮外加爆炒都可以。总之,够咱们好好吃上一顿。”

  “年年,我不要只吃骨头,我也要吃肉!”

  “行行行,这次大发慈悲给你吃肉。”

  “耶!好耶!”

  美妇:“……”

  知年继续道:“要找个刀工好些的师傅才行。肉,不能太厚,也不能太薄。”

  小白补充道:“还有这血一定要放干净才行。绝不能浪费一滴。年年,我知道地府里有一位很厉害的刽子手,找他帮忙准没错!”

  “真的?那事不宜迟,咱们现在就出发,吃好喝好,再回来找桃夫人。”

  小白举爪欢庆:“好耶!”

  美妇:“……”

  美妇起初是半信半疑。

  现在,她是越听越不像在吓唬她。

  她想偷偷挣扎,奈何她越挣扎,红线就收得越紧。别无他法,她只能再次出声警告。

  “你要是敢对我下手,届时被追究起来,你想哭都哭不出来!”

  不管人还是非人,再狠的话在恐惧面前完全不值一提。

  知年眉眼含笑:“哦~,是吗。可惜,你看不见我哭唧唧样子了。小白,你说是先放血好呢,还是先把肉割下来?”

  “当然是先放血!年年,我们不是说好了么,不能浪费一滴血。”

  知年掩嘴露出诡秘的笑容:“诶呀呀,一时间太兴奋,竟然给忘喽。”

  “你们……你们这样做,会遭到天打雷劈的!天界……天界一定会严惩你们!”美妇激动道,身体止不住地在发抖。

  知年眺望远方:“小白,去地府怎么走比较近?”

  小白循着知年的目光:“要是送也在就好了,这样方便些。或者,咱们把胧车叫来?”

  “好主意!”

  “等等!”

  美妇越听越渗得慌。

  她细细地想了想,知年不出两招就可以把她五花大绑地绑起,那么她说的八成也是真的。

  既然是真的,自然是保命要紧。

  知年问:“有事?”

  美妇舔了舔唇:“二位且慢,咱们有事可以好好商量。”

  小白不悦:“咱们之间没什么好商量的。”

  吃肉才是正事。

  “别别别,二位不是想见桃夫人么,我……我这就给二位指路。只是,你们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知年问。

  “一定要对桃夫人说我是被威胁的。”

  “事实不就是如此么?”

  “不不不,有些出入,桃夫人喜欢忠心的奴才,一定要对她说你拿她的名声来威胁我,我不甘桃夫人受辱,不得不带你们去见她。”

  “可以。”知年爽快地答应:“带路吧。”

  百宝袋里的小白疑惑了:“年年,咱们不吃桃花全席了?”

  对待吃,他是认真的。

  知年道:“吃了,谁给我们带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