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重返天庭打工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悯生愿》娶妻要娶贤,难道你娘亲没告诉你!?二

重返天庭打工记 西北川子 2227 2021.08.14 22:42

  小白用爪子踢了踢抽搐不止的只六,担忧道:“年年,咱们真的要这么残忍?”

  一刀下去,总好过意识清醒地等待鲜血流尽。

  知年若无其事地将胸口的剑拔出,锋利的刀刃上,干净如新。

  “哪里残忍了。”

  这般没有自知之明地来调戏她,甚至还想娶她为妻,贪财贪色,毫无底线,这点代价,能算什么。

  “毕竟是个凡人。”

  知年恢复原本的模样,将剑扔到地面,面不改色地道:“小白,你当真是眼瞎了。”

  小白惊觉,生怕知年又冒出要吃他的话语。

  他忙解释道:“才······才没有呢!”

  “哦~,当真?”知年阴险地咧嘴一笑,眼冒红光,像极了猛兽盯着手无寸铁的猎物。

  小白一阵哆嗦,垂头撇开目光,却被只六的尸首猛地吓了一跳:“这是······”

  “嘻嘻,这下承认自己眼瞎了吧。”

  小白:“······这······这不过是我大意罢了。”紧接着,他继续打量只六的尸首:“年年,难不成建城里的子民,都已经······”

  “没错,如你所想······小白,这两个手镯,哪个更好看?”

  “年年,现在是关心哪只手镯好看的……”

  话未训完,小白被知年的装扮惊掉下巴。

  珠光宝气的知年。

  穿金戴银的知年。

  恨不得将所有珍珠宝石往身上放的知年。

  粗俗的富贵之气,迎面而来。

  小白汗颜:“年年,好歹是新婚之夜死了丈夫,你这样不太好吧,至少也该假装伤心伤心。”

  “小白,做狗狗呢,没必要这般认真较劲,这里除了我只有你,难道要我哭给你看?这不是白费力气么。”

  知年将镯子分别套在手上做对比。

  “那你现在丧夫,也不宜装扮得过于光鲜亮丽。况这些珠宝首饰本就是只六的。”

  还一点都不衬你。

  “小白,你这话就不对了。首先,丧夫和我打扮完全没有冲突,我呢,是只六的遗孀,他生前的财产,自然全归我所有。”

  “你这么说,我倒是觉得你有谋财害命的嫌疑。”

  “随便你怎么觉得,我都无所谓。你可知道,只六为了娶我,不顾一切地把他的父母兄姐全给杀了。他这么努力,我怎能辜负他的好意。”

  知年打个哈欠:“可惜啊,这点东西,还真是有点少,拿出去还不够抵债呢。”

  小白悠悠地走到知年脚边,无奈叹气。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知年:“……”

  事实如此,知年无言以对。

  小白仰头问:“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知年将首饰摘下,然后和衣躺上床:“有句话说得好,红颜祸水,祸国殃民。”

  说完,随手将被子扯到身上。

  小白跳到知年身旁:“你不收拾一下再睡?”

  门口还躺着一具尸体呢,明天丫鬟进来瞧见,不被吓晕他就不是狗。且不说这些,只六惨死,若是传出,多多少少对知年有不好的影响。

  不是说他担心知年的名声,而是怕知年在建城的风声不好,会影响他们的行动。

  虽然他并不知道知年接下来的行动会是什么……

  知年的名声,早就在千年前,被天庭传出的流言说得一文不值。

  知年和小白,对此认为——

  名声是什么?

  能吃吗?

  没了它就不能生存了吗?

  答案显而易见。

  名声的好坏,都不如自身强大的实力。

  实力,足以说明一切。

  “不急,明天慢慢收拾也不晚。”

  知年的眼皮困得直打架,说完就睡过去了。

  ……

  “六娘,六娘,六娘……”

  知年回神,目光放回至客人身上。

  “想什么呢,这么出神。”

  “还能想什么,小别胜新婚,才半日不见,六娘就想相公想得紧。这只六到底是什么魅力,能让六娘这般惦记。”

  “你自然不懂,毕竟这是夫妻之间的秘密。”

  这话听起来像打趣,实则暗含嘲讽。

  知年淡笑不语。

  那日早晨起床,倒在房间门口的只六的尸体,已经被小白处理干净。

  红帐一放,进来帮忙梳洗的丫头,鬼知道床上躺着的是人是狗,权当只六前一晚太累,不便打扰。

  “六娘,不是我说你,大喜过后的第二日,你就早早起来开店,为何不闭店多休息温存几日?”

  知年回答:“我们家不过是小本生意,哪敢休息。”

  “六娘这话言重了,瞧你这身打扮,果然人长得美就是好。这身首饰放在六娘身上,可谓是大放异彩!”

  知年扶了扶发髻:“不过都是些大家都有的寻常宝贝。”

  客人相视一笑。

  “寻常宝物大家是有,但也戴不出六娘这效果,就更别说那些稀奇精美的宝贝了。若是戴在六娘身上,天下美物岂不是都要在你面前黯然失色了?”

  “是啊,是啊,不知六娘何时戴给我们瞧瞧,好让我们开开眼界。”

  “稀奇精美的宝贝?”知年看着满脸期待的客人,垂头掩嘴扑哧一笑:“二位也太瞧得起我家那位了,我们不过是寻常人家,手头上有的,大家都有,何来稀奇精美的宝贝。”

  客人显然不相信知年的话,脸色也冷了几许,略带失望道。

  “六娘这话,说得像是真的一样。”

  “就是,不瞒你说,我们俩是店里的熟客,不该说出去的事情,我们绝对不会随随便便说出去。”

  知年支着下颌,一副听不懂的样子:“诶呀,你们都在说些什么呀,都把我给说懵了,都说了好几遍了,我和相公不过是寻常的生意人家,还能有什么事情瞒着你们?”

  客人对视一眼,脸色的笑容愈发地挂不住。

  也是,这种事岂会随随便便地告诉他们。

  可越不告诉,就越证明流言是真的。

  “既然如此,那我们便不多做打扰了。”

  沉声不悦地道声再见,两人一前一后地离开了。

  这边客人前脚刚离开,知年就憋见躲在门处探头偷看的帽娘。

  知年双手环胸,状做无意:“不打算进来坐坐?”

  帽娘闻声,连忙离开。

  知年勾唇淡笑,拿出算盘算起了账。

  与其说是算账,还不如说是计数。

  每日的收入,简单得不得再简单,弄得知年一天下来,无聊得不知打了多少个哈欠。

  打哈欠间隙,帽娘忍不住地出现在知年面前。

  看气势,是要质问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