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重返天庭打工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重返天庭打工记

西北川子

  • 玄幻言情

    类型
  • 2021.08.11上架
  • 22.00

    连载(字)

135位书友共同开启《重返天庭打工记》的玄幻言情之旅

见习叶小强 见习书友20200104133153542

本书由起点女生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悯生愿》珍惜生命,不然你会后悔的一(跪求收藏)

重返天庭打工记 西北川子 3056 2021.08.11 08:33

  南陈国,建城,郊外。

  行岚退却了。他的决心还不够,仍无法勇敢直面死亡。他的头套进绳圈,双脚怎么也无法往前踩空一步。

  山顶风光无限好,阳光和煦,蓝天白云,群山泛出青翠,偶有飞鸟,一派生机勃勃,一扫心中阴霾。

  他想挣脱地狱,却不敢为此付出代价。

  懦弱,实在懦弱!

  行岚紧紧握住绳圈,双腿在微微颤抖。踌躇之际,脚下登时一空,整个人仅靠脖子的绳圈吊着。

  行岚被勒得舌头外垂,翻出来的白眼若隐若现,脸色涨得犹如猪肝一般的红。他的手垫在脖子下,想以此减轻痛苦,双腿胡乱蹬着。

  “救——命——”行岚从嗓子眼努力憋出两个字,余光瞥见处,原本在脚下的横石不知为何移至脚边之外。

  行岚冷汗直冒,脸色青紫交替。他忍住痛苦晃动身体,用腿去够横石。

  腿到用时方恨短,行岚努力了,偏偏天爷终究要带他离开美丽的世界。

  临死之前,他悟出一个道理——

  珍爱生命,请勿随意自杀。

  时下正值初春,山顶的风仍带着冬日的凛冽。

  行岚放弃挣扎,放空之际,山崖边,绯红身影张扬飞舞。知年迎山风,坐横石,手执执壶,悠然惬意饮小酒。

  “神女知年,藐视天规,亵渎先神,残害同僚,即褫夺神籍,贬入祈愿斋,领世间之情痛,悟不可为之事,直至圆满才可重返天庭!”

  直至圆满?

  怕是遥遥无期。

  知年咧嘴自嘲一笑,伸个懒腰,绝美的面容晕上一抹浅浅的红晕:“舒坦!”

  “少喝点,你什么酒量难道不知!?”小白从知年斜挎在身的百宝袋飞出,坐在知年身旁发出一声叹息。

  知年将小白提到眼前,打个酒嗝,秋眸蒙上醉意。小黑狗乌黑发亮,肉嘟嘟的身体上有一对短小有力的翅膀。他模样憨态可掬,漆黑如黑珍珠的眼睛纯洁无瑕

  “下酒菜。”

  “不是!”小白狗毛怒冲,举爪咆哮。

  人烟稀少的山顶,出现一位妙龄女子和一只可爱的小黑狗,行岚死气沉沉的双眸生出希望的光亮。顾不得细想,他变得激动起来。

  救命稻草!

  老天开眼!

  “救——命——”

  知年循声望去,嘴角微微上挑,调侃道:“啊咧咧,上吊自杀的山神,少见,少见。不知山神因何故想不开?”

  “救——命——”

  知年探耳:“你说什么?可否能说得大声点?”

  “他说救命。”小白无奈摇头:“既是救命,年年,你就赶紧救他下来吧。”

  知年打量行岚。

  行岚身穿一件洗得发灰的宝蓝色直裰,他生得文文弱弱,面容俊秀。

  从头道脚,无不散发出一股穷酸味。

  知年面露难色。

  “你看起来很不乐意的样子。”小白几乎贴近知年的侧脸,审视道。

  知年为难道:“没办法。小白,你是知道我这里的规矩。打工不易,多份兼职多份活计。”

  “你还好意思说!有谁打工越来越穷!?”小白头冒怒火质问。

  知年毫不犹豫的回答:“祈愿斋的大伙。”

  “那还有谁打工打着就负债累累了!?”

  知年摸着下巴思忖片刻:“好像只有我。所以才需要多一份兼职。”

  小白捂脸:“这压根是两码事。”

  “不,这是一码事。”知年收起执壶,起身来到行岚面前:“五十两救你下来,一口价,坚决不还价。”

  小白:“······”

  五十两,这是救命还是打劫!?

  行岚:“······”

  别说五十两,哪怕是一两他也拿不出。所以,他是不配活下去?

  知年双手环胸,给行岚分析:“生命很可贵的,五十两已经算便宜了。”

  行岚泪流满面。

  怎么可以这样。面前的姑娘,乌发如瀑,发髻随意简单。她眉目如画,明艳动人,说是惊为天人也不为过。这样的女子,不应该为五斗米折腰,何事都与钱扯上关系。

  贫穷,从不会因为样貌而远离一个人。

  生得美的贫困之人是不多见,知年倒霉,恰巧是其中一位。

  小白叹气:“你要不发发好心,破例一次救救他的吧,瞧他多可怜。”

  行岚在心中对小白猛磕三个响头。

  万幸,还有一只狗替他说话。

  知年扭头不乐意:“好心能当饭吃?”

  “不能。年年,对方好歹是位山神,咱们到底依旧归天界管辖,咱们见死不救,万一倒霉,他有个好歹,咱们的工钱就要更加地遥遥无期了。”小白耐心地给知年分析。

  知年略微动摇,深思片刻,道:“行吧,我就大发慈悲地发回善心。”

  小白松一口气。

  他们努力打工,在打工中努力闯祸又如何!

  改变,即当下进行。

  他相信,总有一天,通过他们努力打工、辛勤劳动,定能将债务还清,过上天天有肉吃、天天有钱花的日子,最终取得圆满重返天庭!

  行岚悲伤的泪水,成了劫后余生的喜极而泣。

  他感恩一切,尤其是小黑狗兄。在临死间徘徊过后,仿佛心中所有一切困难都迎难而解。

  行岚,请你鼓起勇气,面对一切·······咦?脚下的景色,何时变得如此渺小?

  行岚上吊的地方,是悬崖边一棵迎风而生的矮松。

  行岚的身影,逐渐变得苍白渺茫,两行热泪仿佛与他悲戚的神情一般,终止不动。

  矮松被连根拔起,压着行岚坠至崖外。

  知年收回脚,骄傲自豪道:“帮人一把,胜造七级浮屠。”

  你确定这是帮人,而不是谋财害命?

  拜托,请不要曲解佛祖的意思。

  小白冷汗直冒,随即咆哮声响彻天际。

  “年年,你这是在做什么!!!”

  知年天真无邪地回答:“听你的话,发善心,做好事。”

  小白欲哭无泪:“我说的发善心做好事不是指这个!年年,你一定是故意的!”

  知年没有反驳,等于承认:“小白,做事情想问题应当深究。”

  “你还有理不成!?”

  “当然!”

  小白无力垂头跪地。终有一天,他不是战死,也不是被杀死,更不是意外而亡。他,终将是要被知年活活气死。

  知年拿出执壶,坐在横石继续喝酒:“送也那家伙真是的,是在太过分了,送错地方就算了,还给我们指了条错路。”

  小白怒吼:“不要岔开话题!还有,谁让你明知道她是路痴还非要听她的话!”

  知年无辜眨眨眼:“小白,你生气了?”

  “没有!”

  “哦。小白,你若要怪,那就怪斋主,非要让一位路痴当祈愿斋的传送者。”

  小白咬牙扭头不说话。

  她究竟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他是否真正生气和他生气的原因!?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