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重返天庭打工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七章:《桃花愿》主角死了,还是可以继续剧情的

重返天庭打工记 西北川子 2220 2021.09.08 23:10

  知年在桃林惩罚桃姬霞儿的事情,很快传遍整个桃林。

  竹屋。

  絮儿焦灼地来回踱步。

  “惩罚桃姬,简直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这个知年,分明就是故意的!?赖在这里不愿离开住上房便罢,竟还将桃林缴得天翻地覆!”

  桃夫人坐在上首:“莫不是为了那个丹绛?”

  絮儿咬牙切齿,双手紧握,指甲因愤怒陷入掌心。

  “为了她!?如果她真的为了一个与桃林不相关的人,那今日她所做之事,日后我必定百倍奉还!”

  桃姬桃郎,她的孩儿!伤她孩儿之人,不可饶恕!

  “絮儿这话,听得我好怕啊。”

  知年背手走进竹屋,很自觉地坐在下首的椅子,并给自己倒一杯茶。

  絮儿大惊失色,与桃夫人相视一眼。

  桃夫人稳了稳心绪,略显尴尬地问:“知年姑娘怎么来了?”

  知年浅尝一口茶,支着下颌抬眸看向已经走到桃夫人身旁安静站着的絮儿。

  “我不来怎知你们有没有找到丹绛,我不来怎知絮儿要我百倍奉还呢。”

  絮儿咬唇,想回呛知年,被桃夫人眼神示意拦下。

  桃夫人笑道:“絮儿说的都是气话,她见底下的桃姬桃郎被罚,一时气不过罢了。”

  “哦~,是吗,絮儿,当真如桃夫人所说?不然,我可不敢继续在这里住下去,多可怕呀。”

  知年掩唇故作惊慌,一双秋眸对着絮儿无辜地眨了眨。

  絮儿深吸一口气,心中腹诽:不敢住下去那就快点离开啊!赖在这里装什么无辜!

  知年见絮儿不说话,不用猜便知道她已经气到极点。

  “夫人,看来絮儿说的不是气话,是真的呢。夫人你说,若是慕名而来的妖怪得知桃林的桃姬桃郎、絮儿的性情是这般,还敢来桃林吗?”

  “知年姑娘就爱说笑,不过是气话,何必当真。”絮儿将火气压下,勉强地露出微笑:“知年姑娘有所不知,桃姬桃郎虽是干活的,但平日里,我定是舍不得打骂。”

  自家孩儿,谁舍得骂?谁舍得打?

  知年恍然。她莞尔一笑:“难怪这般没礼貌。絮儿,这就是你的问题了。今日得罪的是我还好,若是得罪别人,怕是连命都保不住。”

  知年肩膀上的小白,一双眼睛亮晶晶,他看着知年绝美的侧颜,在心中想:得罪你,比没命更可怕。

  瞧瞧惩罚桃姬的方法,啧啧啧,简直让人丢脸丢到家。

  女孩子家家,名声比什么都重要。

  絮儿一口银牙差点咬碎,忍了片刻,才皮笑肉不笑地道:“知年姑娘教训得是,絮儿谨遵姑娘教诲。”

  知年笑笑,转而对桃夫人问道:“夫人,你说丹绛会不会是失忆了?”

  知年用余光憋向絮儿。

  絮儿神色如常,眼底却透出惊慌。

  桃夫人反问:“知年姑娘何出此言?”

  知年的神情耐人寻味:“不过是突然想到问一问罢了。”

  桃夫人面露担忧:“若是真如知年姑娘所说,那事情怕是麻烦了。我让人在桃林里找了大半,都说没见过名叫丹绛的姑娘。知年姑娘,结果怕是不如意。”

  知年起身,不以为然地笑道:“没事,若真是没找着,我就当来这桃林玩一圈,终究不亏。”

  临走之际,知年不忘叮嘱:“絮儿,记住好生管教那些桃姬桃郎,下次,再惹到我,可不会再手下留情。”

  絮儿这下再也忍不住,若不是桃夫人拉住她,她恨不得立马追上去给知年瞧瞧她的厉害。

  她看着知年离开的背影,没好气道:“那是自然!也请知年姑娘别多管闲事,管好自己罢!”

  知年走远,絮儿一把甩开桃夫人的手。

  “你拉着我做甚!”

  桃夫人温声劝道:“稍安勿躁,你此时与她硬碰硬,于你能有什么好处?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眼下咱们对她还不够了解,还是小心为好,切不可着了她的道。”

  絮儿走到另一旁坐下,一口茶喝下,待火气慢慢消去,冷笑道:“既然如此,我便给她来阴的,既能探她的底,还能给我的孩儿出口气。”

  她要让知年知道,惹到她,是知年这辈子做的最错的一件事。

  走在回寝屋的路上,小白问:“年年,你去竹屋为的就是惹絮儿生气?没别的事情要做?”

  明明已经知道对方身份,为何不快刀斩乱麻,把事情解决,将丹绛带回到赤绯身旁,他们也好完成任务。

  “别的事情?”知年沉思片刻:“好像还真有别的事情要做。”

  “我就说嘛,你肯定还有……”

  “小白,我好像有点犯酒瘾了,咱们去喝酒吧。”

  桃花酿的桃香,缱绻在知年的心中,萦绕在脑海里。

  她现在急需一口清冽满含桃香的酒水,满足心中的缱绻和脑海里的萦绕。

  小白:“……”

  “喝酒喝酒,喝什么酒!早不犯,晚不犯,怎么偏偏这个时候犯!难道除了喝酒之外,就没别的事情了吗?”

  知年凝眉,再次沉思。

  “我也觉得奇怪,难不成这里的酒……”

  “嗯嗯,这里的酒是不是有问题?”

  “这里的酒才是真正的好酒!?”

  小白垂头叹气。

  他放弃了。他说的,和知年想的,完全不在同一个点上。

  “喝完酒呢?你又打算做啥?”

  知年朝宴席快步走去:“吃饱喝足当然是好好地睡一觉。”

  “……”

  夜幕降临,宴席散去。

  碧朱搀扶着知年进屋,将她放到床上盖好被子便悄然离去。

  知年一个翻身呼呼睡过去。

  小白对知年无奈摇摇头,蜷着身体在知年身旁趴下,没过多久,就开始眼皮打架了。

  小白强撑睡意。

  怎么好好的,这么困?

  “年年,年年,年年……”

  小白轻唤几声知年,见没有回应,再也忍不住睡过去了。

  一盏茶后,房门下一团黑烟从外涌进,游离地向床上的知年和小白爬去。

  黑烟将知年和小白包裹。

  知年和小白原本平静的睡容,登时变得痛苦不堪。他们张开嘴,胸口起伏不定,似乎在努力汲取一丝空气。

  黑烟里的知年和小白紧皱眉头,身体出于本能地在挣扎。

  渐渐的,知年和小白挣扎的幅度,越来越小。他们的呼吸,越来越弱,越来越弱,直到断了气息。

  桃夫人推门而进,走到床边替知年把脉。

  她朝门外质问:“你怎么把他们给杀了!?”

  絮儿倚在门边,神情略显得意:“我原本是不想杀他们,奈何他们太弱,一不小心就错杀了。”

  桃夫人走到絮儿身旁,握住她的手:“那你现在可有感觉到不适?”

  絮儿拍拍桃夫人手背,带笑摇摇头:“你放心,我现在好得很,甚至觉得浑身充满了力量。”

  桃夫人略显诧异,带着担忧看向床上的知年和小白,低声呢喃:“浑身充满了力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