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重返天庭打工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一章:《桃花愿》外面的世界充满诱惑,专门欺骗涉世未深的女娃娃

重返天庭打工记 西北川子 2145 2021.09.12 22:56

  垂柳见到絮儿的时候,她还是个娃娃。

  絮儿小的时候,肉乎乎的,就像一个行走的肉团子,让人瞧见总忍不住伸手去捏一捏。

  絮儿打小与人自来熟,偏偏不准其他人捏她脸蛋。

  垂柳除外。

  大伙儿纷纷笑道:“絮儿日后怕是要嫁给垂柳了。”

  “那可不,絮儿最爱做的事情,就是粘着垂柳。”

  “絮儿乖乖长大,可别让你的垂柳哥哥等太久咯。”

  “······”

   垂柳手中握着箫,坐在桥上,脸蛋红得就像天边的火烧云。

   絮儿坐在垂柳的膝盖上:“你们快让开,莫要在这里取笑垂柳哥哥。”

   “诶哟,小娃娃真是人小鬼大,竟懂得护短了。”

   “得了得了,天色不早,我们也该回去了,絮儿,你也早点回家,免得让你阿爹阿娘担心。”

   絮儿做了个鬼脸:“我和垂柳哥哥在一起,阿爹阿娘才不会担心。”

   日复一日,絮儿长大了。

  垂柳还是当初的模样,絮儿已经出落得亭亭玉立。他们在隔世的桃林,一起生活将近千年。

  垂柳,是桃林唯一的柳树,是絮儿除去父母,最爱最亲近的人。

   垂柳是絮儿的阿爹从外边带回来的,漫山的绯红,垂柳一抹翠绿格外的显眼又格外的不起眼。

   隔世的桃灵与尘世的桃灵不同。

   尘世的桃灵沾染了风尘气,隔世的桃灵则是单纯,纯粹。

   老族长从来不准他们迈出桃林,前往尘世。

   老族长说,外边全是坏人,出到外面,不死也难免会被教坏。

   絮儿不信。她的阿爹,曾经偷偷跑出去,虽然之后被砍去双腿,但也阻止不了他对外面世界的向往。

   絮儿闲来无事,除了听垂柳吹箫,还有听阿爹与她讲外面的世界。

   絮儿听得津津有味。

   絮儿及笄那日,正好是族里一年一度最为隆重的庆典。趁桃林戒备松散,絮儿拉着垂柳偷偷跑出桃林。

   垂柳劝道:“我们还是回去吧,万一被发现,是要被砍掉双腿的。”

   絮儿不乐意,甩开垂柳的手:“要回去你自己回去罢,反正都已经跑出来了,自然不能放过这个机会。”见垂柳站在原地不动,絮儿宽慰道:“好了,就出去玩一下下,天亮前偷偷回来就可以了,况且还有阿爹阿娘给咱们打掩护。”

   拗不过絮儿的垂柳,最后还是随着絮儿到尘世走一遭。他们遁地千里,来到尘世繁华的都城。

   在桃林,絮儿最喜欢的事情,就是参加盛典。

  因为热闹。而尘世的都城,竟比盛典还要热闹!甚至比阿爹口中的叙述还要精彩。这里,有琳琅满目的商品,有应接不暇的节目,有嘈杂鼎沸的叫卖声······

   一晚上的时间,让要回桃林的絮儿,满是依依不舍。

   尘世对垂柳没有太大的吸引力,他想做的,只有一个——

  永远待在絮儿身边。

   絮儿和垂柳回到桃林,太阳才隐隐爬出山头,大伙儿还在熟睡中。他们偷偷溜回房间,躺在床上,假装睡觉。

   许是昨夜劳累,絮儿不知不觉间就睡着了。醒来的时候,只觉得四周昏沉沉的,空气弥漫着枯萎腐烂的气息。

   垂柳坐在床边,脸色很不好。

   絮儿揉着眼睛坐起:“垂柳哥哥,怎么了?”

   垂柳舔舔唇,欲言又止。

   絮儿心中生出不详的预感,紧紧扯住垂柳的袖角:“难道······我们昨晚出去被发现了!?”

   垂柳摇摇头。

   絮儿紧绷的心绪顿时一松。只要没被发现,其他的事情都不算是事。

  “那是什么?你别苦丧着一张脸在这里吓我。”

  搞得她以为自己的双腿就要不保了。

   垂柳紧紧握住絮儿的手,哽咽片刻,微红着眼眶,道:“絮儿······大伙儿······好,好像出事了。”

   絮儿神情一滞:“出什么事了?”

  垂柳摇头不答。他不知,该如何对絮儿说。

  絮儿抬手指着垂柳,稍稍抬起下巴:“我知道了,你在骗我!对吗?”

  想吓唬她,才没那么容易。

  怎么说,她是被吓大的。

  以前絮儿不听话的时候,垂柳就会吓唬她。

   垂柳依旧没有回答。

   絮儿推了推垂柳:“说话啊!”

  垂柳摇头不语。

  絮儿这才开始害怕。她故作镇静,干笑两声:“要是真是吓唬我,我让阿爹阿娘不给你做饭!”

  言毕,絮儿冷着脸推开垂柳下了床。

  “阿爹~,阿娘~。”

   絮儿直奔父母的寝屋。她站在门外,心跳得厉害。紧张,逼得她难以呼吸。

   絮儿迟迟不敢推门进去。约莫半盏茶时间,她深呼吸一口,才颤着声音轻轻敲门:“阿爹,阿娘,我进来啰。”

   絮儿轻轻推开门,迈过门槛,慢慢走进寝屋。

  自从絮儿的阿爹被砍掉双脚,絮儿的阿娘便和她阿爹分开睡了。

   阿娘睡外间,阿爹睡里间。

  “啊——”

   垂柳过来的时候,絮儿屈腿坐在门槛上,脸埋在圈着膝盖的臂弯里。

   垂柳走到絮儿身旁坐下,轻轻拍抚着她的后背。

   絮儿的身体在微微颤抖,她抬起头的时候,眼睛已经哭红,脸上的泪水,沾湿了臂弯的衣袖。

   垂柳想出声安慰,但觉得眼下安慰又有何用?便把话咽了下去。

   絮儿进房后,缓缓朝里走去。她看见原本躺着阿娘的床上,只剩一条枯萎的树干。

   絮儿深吸一口气,忍住泪水朝里间走去。

   不出意外,阿爹的床上也只剩一条枯萎的树干。

   絮儿再也忍不住,瘫坐在地嚎啕大哭。

   父母没了人形又如何,血缘带来的感觉,从不会骗她。

   絮儿无法自欺欺人,唯一的想法的就是——

   她没了阿爹阿娘。

   絮儿抬手擦掉泪水,抽泣地问:“大伙儿······大伙儿······大伙儿·······”

   垂柳摇摇头。他知道絮儿要问什么。

   絮儿耷拉着脑袋:“为什么······会这样······”

   絮儿说到后面几乎没了声音。

   明明昨天晚上,大家还在欢腾喜庆的载歌载舞。

  垂柳道:“入口好像被破坏了。”

  絮儿垂挂眼泪,一脸震惊,双手紧紧抓住垂柳的手臂:“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他们为······为什么要这样做?我们这一族,与世无争,根本不会得罪任何人。”

  垂柳摇摇头:“他们应该是咱们偷跑出去后不久的时候偷偷进来的。目的,不得而知。族里的大伙儿,都是被吸**气而亡,手段极其的残忍。”

  絮儿捂头难以置信:“我们不过是树灵。树灵修习千年,不抵妖怪修习五百年,他们这样做,有何益处?”

  垂柳叹气,道:“真相是什么,我们目前无法得知。絮儿,我们先将他们安葬,日后再想办法寻求真相。”

  絮儿丧着脸,带着依依不舍的目光望向父母的寝房:“只能这样了。垂柳哥哥,我发誓,我一定要给阿爹阿娘报仇!”

  垂柳没有半分犹豫,应道:“我陪你。”

  “垂柳哥哥,我没有爹娘了。”

  “放心,我还在,我永远都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