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未来世界 铭王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苏醒

铭王记 金陵北望 4091 2021.11.29 17:17

  再次睁开双眼,首先映入眼帘的是病房的白色屋顶,轻轻的活动了一下自己的脖子,听觉和视觉缓缓回归。房间中很安静,能够听到病床边体征监测仪器的“滴滴”的声音。转过头,妹妹李悦那张熟悉的小脸映入了李铭的眼帘。

  可能是因为累了的缘故,李悦坐在床边的椅子上,上半身趴在病床边睡着了。室外的阳光透过窗子,照在少女姣好的面庞上,细嫩的皮肤上覆盖着一层淡淡的绒毛,小巧的鼻子轻轻皱起,抿着的嘴唇有些发白,紧闭的双眼时不时的轻轻颤动,锁住的眉头说明少女此时可能是在做着恶梦。

  看到妹妹就在自己身边,李铭才真的放下心来。原来刚才阿星说的都是真的,妹妹还在我身边。想到这里,李铭情不自禁的伸出手,习惯性的轻轻揉了揉妹妹的头发。

  好像是有所感应,也可能是因为睡得比较浅的缘故,李铭的手稍一用力,少女便从睡梦中醒了过来。李悦睁开眼睛,想用手揉一揉自己还有些朦胧的双眼,发现自己的手刚才被脑袋压得有些麻木了,于是晃了晃头,忽然感觉脑袋上有些异样,连忙抬起头向病床上看去,正好对上李铭的目光。

  “呀!哥!你醒了?”看到李铭睁开的双眼,李悦高兴地叫了起来。

  李铭笑了笑,想要“嗯”一声,一张嘴却感觉喉咙里面很干,一下子没能发出声音。轻轻的咳了两下。

  “哎呀,哥你是不是嗓子干,你等下,我去给你倒点水喝,妈应该还在值班室跟大夫说话呢,我这就去告诉妈你醒了!”说完,李悦站起来,转身向病房外跑去。

  不到一分钟,病房的门被推开,李铭的母亲宋振华从门外快步走了进来。“儿子!你醒了?”看到李铭睁着双眼斜靠在病床上,宋振华快步走到床前,抓起李铭的手,“儿子,怎么样,有什么感觉。”

  看到母亲焦急又欣喜的表情,布满血丝的双眼,李铭的心头一热,眼圈也红了,嘴里发出轻微而沙哑的声音,安慰道:“妈,我醒了,没什么事,你看,这不是都好呢嘛!”说着还抬起手臂活动了一下。

  这时医院的大夫也进了病房,来到床边,查看了一下李铭的身体体征监测装置,确认一切数据都很正常,叮嘱道:“病人现在刚刚苏醒,可能身体还有些虚弱,在他昏迷的这一天多时间里,一直都没有进食,也没有喝水,所以口腔和咽喉会很干,但是不要大量喝水,尤其不能喝凉水,给他少量多次喝一些温开水。另外现在还不能大幅度的运动,还要再观察观察,我回头开个单子,再去做几项检查。等结果出来了再看一下。”

  “谢谢大夫”,看见儿子苏醒过来,宋振华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和大夫说话的语气也客气温柔了不少。

  “好了,没什么事的话我先去其他病房检查一下,下午上班的时候我再过来,等到检验科那边下午上班了,你们带着单子,让李铭做几个身体检查,放心吧,他的身体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啦。”大夫点了点头,然后就离开了病房,留下李铭的母亲宋振华和妹妹李悦照顾李铭。

  “儿子,你感觉怎么样?”大夫离开了病房,宋振华就来到了李铭的身边,看着儿子的脸,关切的问道。

  “放心吧,妈,我没事儿,”喝了两口温水,李铭的嗓子也没有那么干了,说话变得顺畅起来,“刚才大夫不也说了嘛,我只是昏迷了一天多而已,其实身体好的很,下午检查结果出来你就知道了,放心吧。”

  “那就好,那就好啊,”看着儿子确实没有什么大碍,宋振华长出了一口气,“之前看见你出了车祸,可吓死我了。后来到了医院反复检查,没发现你受伤,我这刚松了口气,结果你老是醒不过来,我这心又提起来了。你个兔崽子,净让我操心,噢对了,你这会儿醒过来了,我得和秦怡她们说一声,你住院这两天,你秦阿姨一直在这陪着我,张庆博一放学也会来这里呆上好久,要不是高三复习紧,估计他夜里也要在这陪着。刚你张叔顺路过来,接了你秦阿姨出去吃午饭,我让她给我带饭来着,我这就给她打电话说一声。”说着,宋振华站起来掏出手机,因为病房里还有其他病人,怕打扰到其他人休息,她一边按着屏幕一边走了出去。

  李悦走过来站在床前,眼泪汪汪的看着自己的哥哥,“哥,那天晚上可真危险,要不是你,我估计早就被公交车撞飞了。后来你后背砸到那辆小车风挡上,砰的一下,声音好大。之后我才看到,那车子的玻璃全都碎了,当时我以为你起码要断几根肋骨呢,可把我吓坏啦,后来到医院检查你身上居然没受伤,就是醒不过来,你不知道,我心里可害怕了……”说着说着,李悦眼睛里的眼泪再也忍不住了,对着自己的哥哥哭了起来。

  李铭生日聚会那天晚上,李悦站在失控的公交车前完全被吓呆了,如果不是李铭飞身过来救了自己的妹妹,就凭李悦那小小的身子,一台数吨重的大型公交横扫过来,估计李悦绝对是凶多吉少了。

  在李铭住院昏迷的这段时间里,李悦的内心十分自责,总觉得是自己连累了哥哥。原本跳脱的性子,这两天也变得沉默寡言起来,眼泪不知道流了多少。如今看到哥哥终于醒了过来,身体看起来也没有大碍的样子,内心的惶恐和委屈一下子爆发出来,哭的梨花带雨。

  “没事没事,哥不是好好的吗?”见到妹妹哭得伤心,李铭赶忙伸手安慰,“就你哥这体格,别说撞碎块车玻璃,就是撞石头上,那也是一个翻身爬起来,噗噜噗噜灰屁事没有!你看看,这不没事吗!”

  说着,李铭还做了个展示二头肌的弯臂动作。

  “噗嗤……”听了哥哥的话,李悦被逗得笑了出来,“吹牛!”

  看到妹妹笑了起来,李铭知道妹妹应该逐渐恢复了,于是放下了胳膊,“切,你哥什么时候吹过牛,哪天找块石头给你表演一把胸口碎大石,保准看傻了你啊。哈哈,行了,不哭了,不哭了噢,你看你鼻涕泡都哭出来了,我手机呢?给你拍下来发朋友圈里啊!”

  “讨厌,”被自己的哥哥调侃,李悦这两天的担忧和自责终于散去,破涕为笑的轻轻敲了哥哥一下。慢慢恢复了调皮的性格,抽了抽鼻子,拉住哥哥的袖子,“吶,咱们之前的约定你还记得吧,你还欠我四顿麻辣烫呢,现在考虑到你救驾有功的良好表现,本宫酌情考虑给你打个对折,请我两顿就算你过关了吧!”

  “哎呀我去,你还记得麻辣烫呢?!好吧好吧,等我出院就请,到时候叫上庆博一起,叫他买单!”喝过了水,缓和了喉咙的干燥,李铭半坐起身和妹妹说笑了起来。

  “对,叫上庆博哥,那天晚上他居然先跑了,也不说送送我,现在想起来真气死我了,秦姨对他那么宝贝,每个月的零花钱比我一年的压岁钱还多,一定要让他大出血一把!”放下了心中负担的李悦开始和哥哥“密谋”了起来。

  说来也巧,兄妹两人刚商量到出院之后如何出去大吃一顿,狠宰张庆博一把的时候,病房的门被推开,手里拎着一份午饭的张庆博从外面走了进来,身后跟着宋振华和秦怡。

  一进门,看到半坐起来的李铭,张庆博语气夸张地大声说道,“铭哥!你老人家终于醒过来了,可想死我了!怎么样?大夫说有没有啥问题?啥时候可以出院?我刚去给悦悦带的午饭,多买了俩包子,纯肉馅儿的,正好给你垫垫肚子先,等咱们出院之后再好好庆祝一下,可这石头城的馆子随便挑,我请客!”

  进门之后,张庆博把打包的午饭放在床头,对着李铭李悦兄妹俩拍着胸脯,全然不知道刚才屋里的兄妹二人正在谋划着如何宰他两顿。看着床边的张庆博,兄妹俩相视一眼,挤眉弄眼之间,嘿嘿嘿的齐齐笑了起来,笑容里带着别样的味道,把张庆博笑的一哆嗦,抬手指着二人,“我靠,李铭,你这笑容看着好阴险,又琢磨着要害朕呢?悦悦呀,你咋也学你哥这么笑呢?咱可不能被你老哥给传染喽哇!”

  看着儿子在那里手舞足蹈,跟在后边的秦怡一抬手就扇在了张庆博后脑勺,“胡说八道什么呢?什么阴险?什么传染?眼看着要满十八了,一天天的没个正型儿!”

  扇完了儿子,秦怡转脸看向李铭,“怎么样李铭,大夫怎么说?你是不知道,你在医院这两天,可把你妈急坏了,揪住大夫不撒手,就差去堵人家值班室的门了。”

  李铭听了秦怡的话暗自点头,嗯,是老妈的风格。嘴上回话:“秦姨,放心吧,大夫说没啥大事,下午再做个检查就可以出院了。听李悦说这两天你一直陪着我妈,辛苦了,谢谢秦姨。”

  “嗐,说这个就见外了,我是振华的闺蜜,你张叔整天在公司忙活,我一个家庭妇女,闲着也是闲着,正好陪着你妈。”正说着,张海涛也从门外走了进来。

  “怎么样,李铭,感觉如何?”

  “放心吧张叔,我就是睡了一觉,这会儿除了饿没其他问题。”不知是不是错觉,李铭感觉张海涛虽然笑着和自己说话,但是眉头微皱,面目之间似乎带着些淡淡的愁容。

  “那就好,年轻小伙子身体就是棒,之前我就和振华说不要担心来着。看你现在的状况,咱们大家也都放心了。”张海涛点了点头,忽然手里的手机又响了起来,看来这两天公司里确实很忙。和自己的老婆秦怡打了个招呼,张海涛一边接通电话,一边向病房外走去,“喂?老赵,怎么样?找到了么?实在不行联系一下他家里人……”

  看着张海涛步履匆匆的背影,眉眼通透的李铭猜到肯定是张海涛所在的公司遇到了什么棘手的问题,就回头看向自己的老妈和秦怡两人,“妈,秦姨,张叔是公司有什么事情了么?我怎么看着他好像挺着急的,要是公司有事就让张叔先回去吧,现在我都没事了,也没必要留太多人在医院不是。”

  听了李铭的话,秦怡撇了撇嘴,“你张叔倒是没什么大事,还不是你赵叔惹的麻烦?就是他俩的那个合作项目的事情,好像是丢了资料什么的。你张叔也不和我说,我也懒得问。”

  赵叔?听到秦怡的话,李铭不禁一愣,对啊,赵教授怎么没在医院?自从赵立夫离婚之后,就主动和以前的老邻居、李铭的老娘宋振华联系的多了起来,李卫国就曾经私下说过“贼心不死”之类的话。赵立夫也确实有事没事喜欢在老娘面前献殷勤。前一阵子和张海涛他们公司合作的那个实验项目忙得不可开交,往宋振华办公室跑的倒是少了些,不过前天生日聚会的时候,他不是说项目已经结束了,而且搞出来一个大成果,还说要给自己这个单身老男人好好地放个大假嘛?

  按照赵立夫理工宅的直性子和对老妈的念念不忘,不说这两天一直陪在医院,起码中午饭的时候绝对会带着饭菜过来看看的,现在却不见人影,可见是出了什么问题。

  正在这时,在外边打电话的张海涛忽然提高了嗓门:“什么?他家里人说他根本没回去?老赵,你问过他女朋友没?我跟你说,这绝对是出问题了,你先别急着报警,我马上过来。”这几句话声音不小,在病房里的几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门外张海涛匆匆挂了电话,推门进来,“秦怡、振华,老赵那边的实验室出了点事情,我得马上过去看看,就先走了,庆博,今天周日,你下午正好放假,就在医院这边帮着跑跑手续。”说完,急匆匆的转身离开了。

举报

作者感言

金陵北望

金陵北望

前两年一哥们儿打篮球把跟腱干断了,住院手术期间我去看望,我俩玩了一上午王者双排。当时感慨还是伤到腿好,能正大光明休假还不耽误玩游戏,这要是把手打坏了不但不能玩王者,说不定还会因为不耽误走路而被拎去单位上班,上哪说理去?   求推荐收藏评论了哈,请多多支持一下。

2021-11-29 17:17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