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未来世界 铭王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铭王记

金陵北望

  • 科幻

    类型
  • 2021.11.23上架
  • 32.62

    连载(字)

113位书友共同开启《铭王记》的科幻之旅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雪夜

铭王记 金陵北望 3391 2021.11.23 18:49

  “警告!警告!检测到宿主生命体征快速减弱,确认中……确认结束,宿主生命体征衰亡进入不可逆阶段,执行脱离程序……”

  “啊!我的头好痛!山君!你……你因何弃我而去?”

  “哼,项籍,你知道你为什么会败给我刘邦吗?因为你不够无耻!”

  “呸!刘季,你个无耻小人!我项羽化作厉鬼也不会放过你!天亡我,非用兵之罪也!”

  “哈哈哈,项籍这小子居然自刎了!卧槽?这什么玩意儿?”

  后世史书载:汉五年,高祖逐项籍至乌江岸,籍伤重,遂自刎。其天庭有星光激射而出,直冲霄汉,冥冥不知所踪矣!

  ……

  两千多年后,华夏,金陵。

  一间单人宿舍里,满头大汗的李铭正斜坐在桌前,那台一年多前老娘淘汰给他的老爷机摆在面前。此刻,他正在玩王者农药,而且是高难度的单手操作!右手食指和无名指分别操控方向和技能,腾出来的另一只手正在……挖鼻孔!

  当然,现在李铭一个人独处,也不用担心挖鼻孔这种不雅的动作让自己帅哥的人设崩塌。至于额头的汗水,现在正是小寒节气,天寒地冻,自然也不是热的,而是因为相伴多年的头痛再次发作,疼的!眼下的这把游戏也是想要放松一下,缓解缓解!

  “奶妈!不要管猴子,奶我就行!麻蛋不会玩儿拿什么C位!还特么挂机?”

  “叮咚”一声,屏幕顶端一条信息跳出——张庆博:铭哥,啥时候到,饿啊!

  切,这个胖子,就知道吃!不急,打完这把!

  右手小指划过,切掉信息,李铭不屑的撇撇嘴:“兄弟们,守住高地,咱们塔占优,再挺五分钟超级兵就推了他们!四打五拿下这把也够我吹上一波!”

  “叮咚”!没一分钟,屏幕顶端再次亮起提示——老娘:小兔崽子,给你十分钟,不然……

  “卧槽!”李铭余光一瞥,大惊失色!

  母上大人怒了!这可不是开玩笑的!

  “同志们,对不住了,给你们一个史诗级的三打五机会,加油吧!我先撤了!”

  顾不得擦去脑门上的汗水,李铭一把抓起床头的羽绒服,“咣当”一声摔上房门,如同一只脱缰的野狗,朝楼下狂奔而去……

  元旦刚过不久,一场小雪降临金陵,晚高峰时段,街上的行人明显多了不少。难得一见的雪景让人们喜出望外:热恋中的情侣甜蜜的相约,借着雪夜的美好氛围,或焦急或羞怯的准备让彼此的关系更进一步;单身狗们则刚刚从平安夜的羡慕嫉妒恨中挣脱出来,一边暗自舔舐着心头的伤口,一边呼朋唤友走出狗窝,嘴上说着和兄弟们一醉方休,心中却幻想着一场暧昧的邂逅就发生在巷口。

  鼓楼广场旁,百年名校金陵大学的校门前,进进出出的学生们兴致勃勃的谈论着新年的第一场雪,仿佛暂时忘记了即将来临的期末考试。在往来的人群中,李铭步履匆匆的从校园内跑出校门,熟稔的和门卫打了个招呼,然后抬头左右看了看,看到斜前方一辆荣威停在路边,车身贴着“滴滴出行”标签,打着双跳灯。李铭低头瞄了一眼手机屏幕,确定了车牌便小跑着奔了过去。

  “师傅你好,手机尾号****,到狮子桥步行街,谢谢!”李铭坐进车子,边系安全带边和司机说道。司机挂挡起步,李铭在车上拿起电话找到发小张庆博的号码拨了出去。

  铃声响起半秒钟不到,电话就被接通,很明显对方的手机就拿在手里。一个清脆的女声从话筒里传来:“哥——你到哪了?张叔叔一家、赵教授他们都到齐了,我和妈把菜早就点好了,就差你了,你说说你,这是生日宴会,结果你个过生日的没到,我们在这里干坐着很尴尬的好吧!人家服务员都来问了几次要不要走菜了,你到底什么情况啊你,出门了没?到哪里了?还要多久?……”

  “小妹?这不是庆博的手机嘛?”连珠炮似的话语差点把李铭噎个半死,自己的宝贝妹妹发飙了,赶紧哄吧:“抱歉抱歉,都是我的错,让小妹久等了,刚才在做模拟试题,忘记时间了,这会儿我已经在出租车上了,十五分钟,不,十分钟,十分钟内准到!……”

  电话里好一通安抚,才以寒假期间两顿麻辣烫为代价哄好了妹妹,李铭挂了电话,长出了一口气。麻蛋,这个胖子又卖我!

  “是女朋友吧?你们金大的学生就是牛啊,这是要考研吗?为了学习把女朋友都忘记了,将来怕是有大出息嘞!”司机并没有听清刚才李铭手机话筒里的声音,还以为李铭在和女朋友打电话。

  “考什么研啊,我才高三,今年夏天才高考,刚才那是我亲妹,今天我生日,家里几个亲戚朋友一起聚聚,我光顾着做题,差点忘了……”李铭低声和司机解释了两句。

  刚才他在宿舍做一套高考加强模拟试卷,还没做到一半,脑袋就疼的不行,索性打把游戏放松放松,谁知遇上了一把超长局,要不是老娘来消息威胁,没准儿再过半小时才能分出胜负……

  司机诧异地侧头看了看,“还没高考啊?看你面相蛮沉稳的,不像那些还没进大学的高中生嘞。那你咋从金大校门出来的呢,我还以为你是金大学生嘞。”

  “噢,我妈是金大老师,在学校有间宿舍,离我们高中侧门就隔着一条马路,我在平时下晚自习就住金大的宿舍,省得来回跑呗。”

  一听李铭这话,司机不由得瞪了瞪眼,“那你是教授家的孩子嘞!怪不得,怪不得,金大后边的高中那就是金大附中了吧,乖乖不得了,那可是咱省内最牛的高中嘞,听说里面的学生考的最差的也能上个一本呢!看你这学习的劲头,再加上是教授家的孩子,考金大肯定是手拿把掐嘞,怕是京华、燕大也不在话下吧!”

  “哪里哪里,还差得远呢,”听着司机师傅不知道掺杂了几种方言的杂烩普通话,李铭不由的苦笑,“师傅您帮忙快些,不然回头两顿麻辣烫怕是解决不了问题啦。”

  “前面有点堵车,十分钟怕是有点危险哦!”司机看了看手机导航,“你别看才两公里多点的路,现在正是晚高峰,还下着雪,虽说雪不大,可也不敢开快了。要是红绿灯不赶巧,估摸着十五分钟怕是才能到嘞。”

  “您尽快吧,确保安全的前提下尽量快些,麻烦了啊师傅。”李铭捏了捏眉心,感觉额头又有些隐隐作痛。

  头痛是李铭的老毛病了。从十二岁那年起,李铭就经常头痛,这种头痛平时还好,只是一旦遇到什么让他兴奋或者激动的情况,又或者遇到了一些难题需要开动脑筋去想的时候,常常就会发作起来。刚开始的时候只是一种闷闷的感觉,好像有人用力在自己的脑门上捶了一下。后来慢慢的发展成了针扎般的刺痛。爸妈带着他到医院里看过好多次,也没有检查出什么问题。只当是用脑过度,没什么好的办法,一直就这么拖着。

  后来李铭发现,每当头疼的时候,跑步能够缓解这种疼痛。出一身汗,仿佛头疼也轻了很多,整个身体都能舒缓不少。于是,上高中以后,李铭便进入了学校的田径队,开始练习跑步。

  最开始的时候练习的是长跑,后来教练发现李铭的爆发力十分出众,于是改练短跑。这一练就不得了,李铭的成绩提升的飞快,百米成绩突破了11秒,最快的时候曾经在市高中运动会跑到10秒89。学校的教练疯魔一般三天两头往李铭家跑,苦口婆心的劝说李铭的爸妈希望能同意李铭报考国体大,走竞技体育这条路。

  按照李铭教练的说法:李铭这先天条件,系统练个四五年,进十秒大有希望,将来奥运会百米拿牌都有戏啊。市教委、国体大咱都有熟人,保证一路绿灯,护着他全运亚运奥运一条龙滴干活!

  可惜,李铭的老娘坚决不同意。开始的时候还是婉言拒绝,后来被教练逼得急了,李铭的老娘发过一回飚。

  李铭到现在还记得自己的暴脾气老妈单手叉腰站在客厅的“英姿”ψ(╰_╯):“老江我告诉你(李铭的教练姓江),你就是说破天也不好使!我儿子那文化课成绩在金大附中也能排进前十,正经高考什么学校上不了?搞个屁的短跑!先天条件好的我见多了,当年老娘我的先天条件也是一流滴,《女篮五号》看过没,我就是主角的原型知道不!结果咋样,一身伤病,30不到就退下来了。只能到地方上干个体育老师。练体育想出人头地,可拉倒吧!那机会比中彩票大不了多少!还有你说的什么市教委、国体大,怎么滴?想拿上头的人脉关系来压我啊?!我华姐堂堂金大的教授,就是教委主任来了也不敢和我说半句硬话。至于国体大,我之前在那进修三年,现在的国体大副校长就是我老师,竞体院(竞技体育学院)院长就是我进修时的同学,你去打听打听,就算到了今天,他当了院长也不敢在我华姐面前放一个响屁!你就说吧,还有谁——”

  李铭还清晰地记着当时的情景:平日里古灵精怪的小妹鸟悄儿的猫在自己房间里装作认真学习;老爸一声不吭的带着围裙在厨房刷碗;自己双手下垂站在老妈侧后方,按照想象中慈禧身后的李莲英状,悄无声息的调整着身体姿势和四肢角度;教练张嘴瞪眼,双手放在膝头,在客厅的单人沙发上座出了小马扎的感觉,在吐血边缘犹豫着要不要跪下来唱一首《征服》……

  老娘威武……

  李铭的老娘,全名宋振华,满族,祖籍辽北,据老娘自己说祖上是叶赫那拉氏,属于镶蓝旗。前女篮国家队……替补队员,当然肯定不是《女篮五号》的原型。李铭属于00后,那部电影上映的时候老妈还没出生呢!后来因伤病退役,在国体大进修之后到金陵大学体育系任教。教授职称是几个月之前才评上的,当然只是副的。

  李铭的老爸李卫国在部队服役,属于空军。确切地说,李铭老爸李卫国是一名战斗机飞行员,四十多岁的他是共和国培养的新一代空军飞行员。从入役起就在空军某飞航大队驾驶战机,从J7、J8到后来的J10、J11,李卫国都能轻松驾驭,金头盔都拿了两个。本来J20入役肯定是要优先装备李卫国的所在部队,到时候李卫国肯定是第一批驾驶着国产五代机的飞行员。不过在J20入役前夕,一纸调令把李卫国调到了西北某支部队,部队所在地——酒泉。没错,就是往天上射火箭的那个酒泉……

  因为常年待在部队,李卫国在家的时候不多,总感觉亏欠了自己的妻子儿女,因而家里的大事小情基本都是李铭老娘宋振华说了算,李卫国在家的时候也基本是哄着老婆宋振华。当然不是说老爹就矮了老娘一头(事实上老爹身高比老娘矮大半头),按照李卫国的说法,这是心疼老婆。

  不过据老娘的某前发小儿兼现同事(男)私下向李铭透漏,老爹李卫国是抱着改善自家身高基因的想法趁着老娘少不经事(原话是比较虎,脑子缺根儿弦)的时候,花言巧语抱(骗)得美人归。现在当然要哄着!

  当然老爹李卫国肯定不同意这种说法,不屑地说这是因为该男同事自己对宋振华贼心不死!是赤裸裸的妒忌!不过李卫国希望儿女个子高点倒是真的!

  李铭不负老爹得殷切希望,可能是儿子随妈,他继承了老娘的身高,十八岁生日刚过(确切说就是今天,还没过去),身高就达到了1米84,仅仅比自己的老娘,矮了1厘米,囧!

  咳咳,老娘确实威武……

  天空中的小雪花还在慢悠悠地飘,出租车跟随车流慢悠悠地往前挪,两公里的路,堪堪走了十四分半,才到达金陵美食聚集地之一——狮子桥步行街。和司机道了声谢谢,李铭开门下车,朝着步行街里的一家淮扬菜馆快步奔去。刚转过街角,离饭店大门还有三十多米的时候,一个声音迎面传来:“站住,不许动!打劫!”

举报

作者感言

金陵北望

金陵北望

新人新书,求收藏推荐,你的支持是我坚持的最大动力。谢谢。

2021-11-23 18:49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