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未来世界 铭王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车祸危机

铭王记 金陵北望 3376 2021.11.24 23:42

  一看是老爹的视频,李铭连忙按下了接听键。手机屏闪烁了一下,接通之后,屏幕上出现了李铭老爹李卫国的身影。

  屏幕上的李卫国年近五十,留着短寸头,两鬓有些白发露出。国字脸,高挺的鼻梁,深邃的眼窝,两道剑眉,一双虎目,眉头微皱,双目开合之间仿佛有电光闪过,摄人心魄。一身新版军常服穿在身上,十分合体,肩头扛着两杠三星,完美诠释了刚毅果决的军人形象,摆好pose拍张照就能拿去做招兵广告了。

  “儿子,生日快乐,晚饭吃了没?”

  “爸,正吃着呢,我和妈跟小妹正在饭店,张叔一家还有赵叔也在。”李铭举起手机,屏幕朝外对着桌子转了一圈,让自己的老爹能看到桌边众人。张庆博叫了一声“叔叔好。”张海涛和秦怡、李悦等几人也纷纷和李卫国打了个招呼。

  看到是李卫国的视频,一旁打了声招呼的赵立夫撇了撇嘴,似乎有些不屑。不过他也要承认,李卫国确实帅得掉渣。

  李铭的老爹李卫国其实是中俄混血,李铭的奶奶是俄国人,不过不知是李铭的爷爷基因强大还是李铭的奶奶本身的原因,李卫国的发色和眼睛都是纯黑的,只是深邃的眼窝和高挺的鼻子能够看出一些混血的迹象。这个问题以前李铭也问过自己老爹,据老爹说对于李铭的亲生爷爷奶奶,他也没有任何印象了,从李卫国记事开始,就是自己的养父母把自己带大的。养父是李铭爷爷的战友,李铭的爷爷奶奶去世的时候,李卫国才刚出生几个月。李卫国对于自己父亲的印象,只有一张老照片,那是他和养父二人的合照。至于李铭的奶奶,连一张照片都没有留下来。不过李卫国知道她是俄国人。这一点从李卫国的五官轮廓和微曲的头发也能得到侧面印证。

  “老李,今天是李铭十八岁的生日,况且又是元旦假期,你们部队又有啥紧急任务走不开啊,我看新闻最近也没有飞船要上天啊?”秦怡现在是宋振华的闺蜜,见到李卫国整天不着家,难免替自己的闺蜜鸣不平,把头倚在宋振华脸旁,搂着宋振华的肩膀对着屏幕开口抱怨道。

  “中心这几天有个备战任务,具体内容涉密没法和大家说。估计这次任务春节之前肯定能结束,到时候我请几天假回来。”面对着自己的妻子,李卫国刚毅的脸上露出了柔和的笑容,“媳妇辛苦了。到时候我下厨,好好给你们做几顿好饭,犒劳犒劳老婆大人!”

  “得了吧我的李长官,咱可指望不上你老人家,”宋振华撇了撇嘴,“咱俩结婚快二十年了,我去部队过年的次数比你在家里过年的次数还多,辛亏儿子闺女懂事,我也省心。你过年要真能回来,家里春节期间的一切家务就交给你了!”

  面对妻子的揶揄,李卫国不禁露出了苦笑,随即表态道:“老婆放心,保证完成任务。”

  和妻子聊了两句,李铭收回手机屏幕对着自己,李卫国透过摄像头看着自己的儿子,满意的点了点头,对李铭说道:“儿子,你从小就懂事,家里的事情也能帮上忙,学习上更是没让我和你妈操过心。这些年在部队,爸爸放心得很。今天你就满十八岁了,已经是真正的男子汉了。爸爸相信你将来的成就肯定比爸爸妈妈要强,加油!”

  看着屏幕上老爸的微笑,李铭也不禁有些感动,轻轻吸了一下鼻子,开口说道:“放心吧爸,家里有我呢,你安心执行任务。况且……”

  或许是感觉气氛有些沉闷,李铭忽然嘿嘿一笑,“未来您儿子成就有多大不好说,不过现在儿子的个头可比老爸高了不少啦哈。不过爸您放心,我永远都是您的儿子,您要是想摸我的脑袋或者揪我的耳朵,我一定会乖乖的把腰弯下来,绝不会让您踮起脚来的啦!”或许是仗着自己过生日的缘故,李铭居然大胆的“调戏”了自己的老爸一回。

  听了儿子的话,李卫国一愣,反应过来后笑骂道:“兔崽子,过了十八就翅膀硬了是吧,敢调戏你老爸了,回头我就找你妈给我做主,叫她收拾你!”

  李卫国的作风很正,但绝不是那种刻板的类型。从两个孩子记事起,李卫国就从没有和他们摆过什么老爹的威严,都是和他俩像朋友一样相处的。反而是李铭的老娘更凶一些,李铭小时候调皮捣蛋,没少被老娘打屁股揪耳朵。

  和老爹调笑了几句,李铭笑着挂断了视频通话。这个时候饭店的服务员进来说菜已经上齐了。众人说说笑笑的开始分蛋糕填肚子。边吃边聊了起来。

  李铭中午吃的不多,正拿着一块蛋糕往嘴里送,忽然感觉兜里的手机震动,拿出来看了一眼,是老爹发来一个666元的大红包和一条微信:生日快乐。少喝酒。

  李铭笑着收了红包,抬头看了一眼。宋振华和秦怡正把头凑在一起琢磨着过年的时候去哪里旅游好;张海涛端着酒杯和赵立夫商量着公司跟实验室合作的项目;张庆博把控着公筷,正转着桌子挑选妹妹李悦喜欢的菜肴,屁颠屁颠的献殷勤。于是低头打字和老爹聊了起来。

  “感谢老爸的大红包,正好刚被小妹碰瓷讹了我两顿,这下资金来源有着落了。嘿嘿,爸你放心,高考结束之前我是不会喝酒的。”

  “嗯,酒这东西对身体其实没有好处,有的时候人情往来场合需要没办法,平时最好别喝。至于烟那就更不能抽了。”

  “那肯定,这点我敢跟爸你拍胸脯,烟我这辈子都不会抽,闻着就呛得慌,平时看到老烟枪我都是绕着走。酒这东西等我上了大学再说。”

  “那就好,我就放心了,看着点妹妹,照顾好妈妈。”

  李铭抬头看了一眼跟秦怡聊得火热的老妈,手指在屏幕上飞快点击:“嘿嘿,老爸,恐怕照顾好老妈才是你最想说的吧,毕竟……赵叔也在啊。不过不用担心,有我盯着呢。”李铭想起以前老爹私下里跟他吐槽赵立夫对老娘“贼心不死”的话,嘴角露出一丝笑容。

  “屁,我跟你妈可是军婚,你妈又是个直性子暴脾气,就老赵那副邋遢样子,你妈哪可能会看上?与其担心这一点,我还不如担心老赵要是真的借着酒劲和你妈胡说八道,被你妈给揍个好歹的呢!”

  李铭看了老爹的回复,联想到平日里自己老娘的威武霸气,不禁打个冷战。咳咳,别说,老爹说的有一定道理啊╮(╯_╰)╭。

  两人又在微信聊了几句,李卫国那边好像有同事过来,手机上叮嘱了李铭几句,李卫国就下线了,李铭回过头来专心填肚皮。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众人全都吃饱喝足了,张庆博起身叫服务员把剩菜打包。生日蛋糕一点儿没浪费,切成了八块的蛋糕一人一块,多出的一块也进了张庆博的肚子,就连秦怡和李悦因为怕胖没吃完的部分也都被他笑纳了,美其名曰不浪费。

  张海涛本来想抢着自己买单,怎奈宋振华不干,一巴掌就把他扒拉到一边去了,大步流星到前台结了账。目睹了自己老娘的“雄”姿,李铭李悦兄妹俩在一旁捂着嘴偷笑,张海涛也只得苦笑着摇了摇头。张庆博拎着打包的剩菜走在后边,错过了自己老爹吃瘪的一幕。

  李铭因为高三抓得比较紧,也嫌来回跑着麻烦,所以要回金大宿舍。单身汉赵立夫也住在金大宿舍,刚好和李铭一路。李铭家所在的小区在市区靠南的位置,和金陵大学是两个方向。张庆博一家则住在离此不远的一处别墅区。因为晚上要喝酒,所以几人都没开车子。现在刚好兵分三路,分别打车回家。此时大概晚上九点不到,雪已经停了,但是路面上还是积了薄薄的一层,再加上狮子桥算是金陵的繁华中心之一,属于老城区,街道不宽,车子行人却不少,往来车辆开的都不快。

  不一会儿,张庆博一家的网约车先到了,上车前张庆博把打包的剩菜交给李铭,正好拿回去微波炉热热就能吃,明天一天的吃饭问题就解决了,省的李铭拿着老妈的饭卡顶着雪跑食堂。李铭接过打包袋,和张庆博一家挥手告别。车子开出去没一分钟,另外两辆网约车几乎同时到达。因为方向不同,宋振华和李悦要坐的车子停在马路对面的公交站台前面一点。宋振华拉着李铭叮嘱这两天注意保暖,别感冒了云云。李悦笑着向对面的网约车司机挥了挥手,示意司机师傅稍等。结果可能是司机会错了意,以为李悦是想让他把车开过来,饭店门口正对的这段马路刚好是虚线,于是司机打开转向灯准备掉头。李悦见状连忙一路小跑朝马路对面跑去,边跑边挥手示意司机等一下。

  正在这时,异变突生。马路对面一辆公交车刚好准备进站,看到站台前一辆网约车打着双跳灯停在那里,公交司机就准备从外侧一条车道绕到前面再进站,结果前面的网约车忽然开启了转向灯,打起了方向想要掉头,这时候公交车如果继续拐到外道刚好跟网约车撞上,吓得公交司机连忙猛踩刹车。结果却忘记了自己正在朝外打方向盘,也忘记了外面的坏天气,此刻的马路地面积着一层薄薄的雪,比较湿滑,公交车轮胎打滑,失去了控制,车头一偏,竟然朝着李悦跑来的方向冲了过去。车上坐着七八名乘客,在感觉到了强大的离心力要把自己甩出去的时候,大声尖叫了起来。

  李悦正朝着网约车跑去,忽然侧面一道雪亮的灯光刺了过来,偏头才发现一辆失控的公交车撞了过来,仿佛被吓呆了一般,竟然忘记了躲闪,反而停住了脚步,不知所措的愣在了原地……

举报

作者感言

金陵北望

金陵北望

呃,主角是有挂的,作者菌是慢热型,习惯交代清楚前因后果,见谅。李铭的挂马上就来哈!   照例求收藏推荐,你的支持是我坚持的最大动力。谢谢。

2021-11-24 23:42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